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3章 人民战争,汪洋大海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常言道: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为师教给你们的,都是克敌制胜、升官发财、三妻四妾……的无上妙术,至于能领悟多少,就看你们的造化了,今天的课程是--闪电战!

    闪电战适用于骑兵,在局部地区集中兵力,寻找敌人的薄弱环节,突然袭击,大胆穿插,直取要害部位……这种战术运用的好,攻城略地、杀兵灭国,不过等闲事尔!

    不过吗,闪电战也有一个缺陷,推进速度太快,后勤补给困难,如果一击不中的话,就会陷入绝境之中,不是大智大勇之将,万万不可轻用此法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渤海郡-小道上,杀气腾腾,铁蹄铮铮,玄甲军正在疾速行进着,金狼头大纛旗下,萧逸口若悬河、侃侃而谈,讲解各种战略战术,以及成功、失败的双重例子!

    邓艾、郝昭合骑一匹青鬃马,紧紧的跟在师傅身边,一字一句记在心中,生怕遗漏了什么,自从跟随师傅以来,他们学到很多新奇战术,什么游击战、麻雀战、地道战………千变万化,威力无穷!

    周围的将领、校尉、亲兵也竖起了耳朵,希望偷学一点东西,鬼面萧郎讲授兵法,这种机会极为宝贵,只要学会一成半成的,就够他们受用一生了!

    “师傅传授的诸多战术,哪一种是最厉害的呢,徒儿一定好好学习,以后打败强大敌人,成为天下第一名将!”

    敢提问的才是好学生,六岁的邓艾野心勃勃,幻想着横扫千军、攻城略地,却全然的忘记了,‘天下第一名将’的桂冠,就戴在自家师傅头上,恐怕三、四十年之内,没人能抢的走呢!

    就算若干年后,萧逸不做天下第一名将了,恐怕也只有一种可能,一顶更加沉重的皇冠,取代了原本的桂冠!

    “呵呵!--阵而后战,兵法之常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,世上没有最厉害的战术,只有最厉害的战略--人民战争,汪洋大海,吞噬一切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停止前进!--停止前进!--各部原地待命,谁也不要慌乱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在行进之间,前锋人马突然停下了,原来前面有一条深沟,上面的桥梁毁坏了,将士们只能翻身下马,四处砍伐树木,尽快的重搭桥梁,这种事一天出现七八次,严重的影响了行军速度!

    按照设定计划,玄甲铁骑从清河郡出发,途经渤海、广阳、渔阳……十天之内杀到蓟县,一举拿下袁煕的老巢,进而占领幽州西部!

    而后挥师东进,歼灭乌丸、鲜卑两部人马,打通辽西走廊,再与大队人马汇合,讨伐辽东的公孙家族,彻底平定北方边疆,问题是,玄甲铁骑遇到的困难,可比预计中多多了!

    首先,幽州乃是苦寒之地,山岭纵横,道路崎岖,冰雪也没有融化呢,晚上更是寒风刺骨,不少将士冻伤了手脚、耳朵,战斗力严重下滑!

    其次,袁煕向北逃窜之时,让人拆毁桥梁、堵塞道路,还烧毁民宅、抢夺粮食,想用‘坚壁清野’的办法,阻挡曹军的追击!

    最后,玄甲军是奇兵偷袭,为了隐蔽自己的行踪,只能避开宽阔的大道,专走崎岖的小路,这就增加了行军难度!

    因此上,队伍都出发五天了,才走到幽州的边界,按照这个速度行军,恐怕二十天以后,也到达不了蓟县呢,而随军粮草仅剩下一半了!

    萧逸心里清楚,这样慢吞吞的走法,队伍必然泄露行踪,就算勉强到了蓟县,袁煕也做好准备了,那个时候吗,就不是自己全歼敌人,而是被敌人全歼了,必须另谋良策才行!

    “呜呜!--呜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在思考之间,游骑兵突然吹响了号角,玄甲铁骑训练有素,立刻弯刀出鞘、弓箭上弦,排列成冲锋队形,做好了战斗的准备,莫非遇到敌袭了吗?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远方果然出现了人群,密密麻麻的,一眼看不见边际,却不是偷袭的敌军,而是普通老百姓,男女老少皆有,手中拿着各种农具,在几名白发老者带领下,迅速的靠近了大军!

    难道是饥民暴动了,想要劫掠大军粮草…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,放眼整个天下,谁敢招惹玄甲铁骑呢,简直是寿星佬上吊--活腻歪了!

    “我等皆是乡野百姓,年前遇到了大雪灾,幸亏大司马放粮救济,这才得以活命的,听闻大军行进困难,特来帮助修路,以报恩情于万一!”

    几名白发老人来到近前,慢慢的说清了来意,他们不是来打劫的,而是来报恩的,这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之一!

    接下来,百姓们般石填路、伐木搭桥,遇到难行的河流之时,他们就跳进冰冷的水中,用肩膀扛着门板,硬是搭出一座人桥,让玄甲军迅速通过!

    百姓们还拿出了口粮,送给玄甲军将士吃用,这是他们一点一点的,从牙缝里节省出来的呀,有人还把自家的牛羊杀了,给将士们熬热汤喝,这是他们最宝贵的财产了!

    “乡亲们如此盛情,无愁感激不尽,一定奋勇杀敌、收复故土,让幽州百姓过上好日子!”

    萧逸翻身下马,抱拳躬身行礼,心中更是感慨万千,这就是中国的百姓,勤劳、朴实、热情……只要给他们一分的好,就会得到十分回报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邓艾、郝昭终于明白了,什么是人民战争,有了老百姓的拥护,就会有粮食、武器、兵源……取之不尽,用之不绝,打败一切的敌人,这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!

    可惜呀,历朝历代的统治者,只知搜刮民脂民膏,全不顾百姓们的死活,偶尔有几个‘明君圣主’,也只是招贤纳士、看重有本领的人,对于种田纳粮的泥腿子,绝不会多看一眼的,更不会走进乡村民舍,关心一下民生疾苦!

    因此上,中国历史进入一个怪圈,每隔二三百年左右,就会来一次改朝换代,如果遇到大动荡时期,王朝更迭愈加频繁,最厉害的时候吗,五十年间换了五个朝代、十五位帝王,从未出过千年帝国呢!

    言归正传,在百姓们的帮助下,道路终于打通了,大队人马继续前行,为了表示感谢之意,萧逸写了一份手令,让人火速回邺城调拨粮食、牛羊,凡是捐献东西的百姓,一律三倍的回报之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队伍在一处荒山宿营,安营扎寨之后,萧逸找来了向导官,准备好好询问一下,是否有别的道路,可以通往蓟县的!

    “小人拜见大司马大人--公侯万代,步步高升!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人走进大帐,跪在地上叩首行礼,长的身材矮小、肤色黝黑,一脸的饱经风霜之色,这是常年奔波造成的!

    此人名叫杨波,是梁家的一名高级管事,十二岁就加入商队了,东奔西走,风餐露宿,东到大海,西至流沙,北到草原,南到蛮荒……全留下过他的足迹呢!

    另外吗,此人的记忆力极好,方向感也超强,凡是走过一次的道路,就能清楚的记下来,就算茫茫大漠之中,也能找到正确道路,因此人称:‘活地图!’

    梁小鱼回蓟县去了,准备联络士族门阀,来一个里应外合、内外开花,临行之前把杨波留下,负责给大军带路之用,如果不是此人帮忙,玄甲军要走很多冤枉路呢!

    “从此处前往蓟县,是否有捷径可走,若能寻得,必有重赏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请放心,小人必尽全力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说话之间,杨波以手做笔,在地上画了一幅地形图,幽州的山脉、河流、城池、道路……标注清晰,丝毫不差,不亏有‘活地图’之称!

    画完地图之后,杨波沉思片刻,露出了苦恼的神情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似乎是想到了道路,可又不敢说出来!

    “把你心中所想的,大胆的说出来吧,对了重重有赏,错了既往不咎!”

    萧逸察言观色,立刻猜到了几分,既然倚重于人家,自然要给予信任了,这样才能放开手脚!

    “多谢大司马信任,小人必然以死相报……广阳郡、以及渔阳郡南部的道路,已经被袁军破坏殆尽了,大队人马向前推进,恐怕一个月也到不了蓟县!

    莫不如转而向西,经过范阳郡、上谷郡、再翻越燕山山脉,出现在渔阳郡北部,如此只需七天时间,就能一举拿下蓟县!”

    杨波向左画出一个弧线,这样行军路途略远,可是道路比较完整,也更加的隐蔽行踪,可以做到神兵天降!

    “燕山绵延数百里,环绕幽州的北、西、南三面,山势险要,要塞坚固,又有敌军重兵把守,我军如何翻越过去?”

    萧逸也考虑过绕路,却因为燕山的阻挡,不得不放弃了想法,尤其是居庸关、喜峰口、独石口、古北口……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自己这点兵力无法强攻的!

    “燕山虽然险要,却非没有破绽,南侧的军都山中有一条山涧,乃是雨水冲刷出来的,地形狭窄,乱石密布,小人当面为了躲避强盗,带着商队走过一次,可以通往渔阳郡!”

    杨波露出后怕的神色,当初自己带队走乱石涧,人员、马匹折损了三成,既有落石砸死的、也有落涯摔死的,若非走投无路,真不想从此通过呀!

    “军都山-乱石涧-幽州北部……既然如此,咱们就走这里!”

    沉思片刻之后,萧逸一槌定音,有位大文豪说过,世上本来没有路,人走的多了就是路,自己就走出一条又如何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