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9章 三子竞技,花落谁家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曹家诸子里面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比较年长,又都是嫡出之子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曹营集团的继承人,也是未来的真命天子,就在三人之中选出了,因此上,群臣屏气凝神,想看看花落谁家,自己也好早些站队!

    三兄弟互相看看,全都警惕起来了,今日之争,非同小可,胜者抱得美人归,距离储位也更进一步,败者空欢喜一场,还可能失去父亲的青睐呢!

    狮子搏兔,尚尽全力,何况是三条小蛇,争夺化龙的机会呢,必须使出吃奶的力气!

    “哈哈!-二哥、四弟稍候片刻,让我先拔头筹吧,也给父亲大人、文武群臣展示一下本领!”

    曹彰性如烈火,第一个走了出来,他今年二十一岁,身高九尺,虎背熊腰,肤色黝黑发亮,犹如一截黑铁塔似的,颚下有几根黄色胡须,故而得个小名-‘黄须儿!’

    除了身材魁梧、气力过人,曹彰的武艺也很好,长拳短打、马上步下,称得上样样精通,能够手格猛兽,此番挥师北伐,更是身先士卒、浴血厮杀,立下不少的战功,受封为‘北中郎将!’

    除夕盛宴,满堂和气,如果舞刀弄枪的话,实在不太雅观了,曹彰目光转动几下,向着大殿门口走去,那里有一对‘僻邪’石雕,昂首挺胸,威武霸气,每只重达七八百斤呢!

    “哒!--吼!--给我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-好!--三公子神力惊人,日后必成一代名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彰围着雕像转了几圈,而后沉腰坐马、气运丹田,一手托住青石基座,一手抓住雕像的前爪,用出浑身的力气,猛地虎吼一声,先把石辟邪抬到腰部,而后扛到了肩膀上面!

    扛着七八百斤的石雕,曹彰回到了大殿之中,脚步异常沉重,踏的地板粉碎,身影所到之处,群臣欢呼喝彩,曹操也手捋长髯、面露微笑,很喜欢这个悍勇的儿子!

    可惜呀,三子有勇无谋,性格急躁,并非守业之子,日后做个大将军,已经是人生极限了!

    “咚!-咚!--隆!”

    曹彰在大殿内走了一圈,并没有返回大门口,而是来到了萧逸面前,把石辟邪扔到了地上,又砸碎一大片地板,累的满头大汗、气喘吁吁,目光中既有尊敬、也有挑衅!

    曹彰痴迷练武,也喜欢与人较量,以打败军中高手为乐,而他最为崇拜的人,就是大司马-萧逸,希望有朝一日打败偶像,夺取‘天下第一名将’之称,故而前来挑战气力,迎娶美人反倒其次了!

    “阳刚有余,阴柔不足,下盘有些不稳,以至气力外散,回去带上五十斤铁砂袋,罚做青蛙跳一千次,两个月内不许饮酒!”

    对于曹彰的挑衅,萧逸根本没放心上,而是当做一名顽童,耐心的教导起来了,就像以前在大营中,手执皮鞭,做错就打,一点也不留情面!

    说话之间,萧逸一手托青石基座,一手抓住辟邪头颅,轻轻的把石雕举过头顶,迈步向大门走去,脚步轻盈,无声无息,最后把石雕放回了原处!

    “大司马神威盖世,就算比起西楚霸王,也不逊色半分呀!”

    “大象无形,大音希声,大司马的一身武艺,渐入炉火纯青之境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抬举石雕,曹彰累的气喘吁吁、满头大汗,还踩坏了大片地板,萧逸举重若轻、无声无息,一点汗水也不见,二人本领如何,立刻分出高下!

    甄道杏目圆睁,小香舌微微吐出,惊的说不出话来了,早听说六姐嫁给天下第一勇士,今日一见,名不虚传,真是好强悍的体魄,好霸道的气势!

    “多谢大司马指点,子文今日受教了,回去一定勤练武艺,日后再向大司马讨教!”

    曹彰躬身行礼,满脸的崇拜之色,有一个追赶目标,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呢,而后回到座位上,果然的滴酒不沾了,就像一个听话的娃娃!

    可以想象的到,今天宴会结束之后,三公子一定会戴上铁砂袋,蹲在地上学青蛙跳了,对于萧逸规定的责罚,他绝对不敢逃避的!

    “小姐国色天香,犹如神女下凡一般,子建不才,粗通文墨,愿意做赋一首,以娱小姐之芳心!”

    曹彰刚刚坐下,曹植又走出来了,他今年也十七岁了,中等身材,容貌俊美,在曹家子弟之中,素以文采而闻名,并有才高八斗之称!

    有人不禁怀疑了,他与大将张绣之女,已经约为婚姻了,怎么还出来撩妹子呢,莫非要始乱终弃不成?

    大家不要误会了,曹植虽然风流倜傥,却是个负责的好男人,他敢向甄道示爱,自然有其原因了!

    古人云:大丈夫三妻四妾,也就是一正妻、二平妻、以及通房丫鬟四名,而平妻与正妻相比,家庭地位几乎一样的,不需向原配夫人行礼,子女也有同样继承权!

    曹植想娶张氏为正妻,再娶甄道为平妻,左拥右抱,比翼齐飞,既不违反封建制度,又能享受齐人之福,简直幸福死了咩!

    名都多妖女,京洛出少年,

    宝剑值千金,被服丽且鲜,

    斗鸡东郊道,走马长楸间,

    驰骋未能半,双兔过我前,

    揽弓捷鸣镝,长驱上南山,

    左挽因右发,一纵两禽连,

    余巧未及展,仰手接飞鸢,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植才思敏捷、出口成章,一首《名都赋》朗诵出来,赢得了阵阵的喝彩,文臣们高挑拇指、赞不绝口,就是当世之大儒,也未必有此文采吧?

    曹操双目微闭,静心倾听,对于四儿子的文学造诣,也是相当的满意呢,不过吗,诗赋虽然不错,多是靡靡之音,少了几分朴实之气,放在太平盛世没什么,身逢乱世可就不好了!

    甄道也在用心聆听,美目不断的闪动,少女总是浪漫怀春,相比刚才的‘肌肉男’,她更喜欢这个大才子,小模样也很俊美,如果琴瑟和谐、共度一生,也是不错的选择呢!

    曹植一首诗赋吟完,心中也颇为自得,目光四处转动着,最后也落到了萧逸身上,同时是一半钦佩、一半的挑衅!

    萧逸文武双全,即能统兵征战,也会吟诗作赋,尤其是一首《笑傲江湖之曲》,大气磅礴,寓意深刻,江东-美周郎都甘拜下风,更是引来无数的崇拜!

    自古文人相轻,曹植也有一个愿望,就是在诗词歌赋上,胜过萧逸一筹,成为天下第一才子!

    咬咬牙、跺跺脚,鼓足了全部勇气,曹植毅然的……回到了座位上,跟有勇无谋的三哥不同,他可是很聪明的,没把握的事坚决不做,更加不会自讨苦吃了!

    萧逸深不可测,如果浑身才气喷涌,再做出一首旷世经典,岂不是弄巧成拙吗,还不如见好就收了,凭着自己的《名都赋》,足以讨取美人欢心,再赢得父亲的青睐了!

    正是抱着这种心思,曹植才回到了座位上,论起对萧逸的崇拜、畏惧,他比曹彰只高不低呢,可惜有一些事情,想躲也躲不开的呀!

    三公子神力惊人,四公子才华横溢,两人都有不俗的表现,接下来吗,就轮到二公子曹丕了,众人屏气凝神,拭目以待!

    只见曹丕神色自然、面带微笑,却迟迟没有走出来,似乎在酝酿什么杰作,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,可是二公子心里明白,自己是外强中干,一点把握也没有呀!

    曹丕天资聪慧,学习刻苦,在文学、武艺上都有不错的造诣,称得上人中俊杰了,可是弟弟们太妖孽了,把他给衬托的平凡了,没有曹彰的悍勇,没有曹植的文采,更没有小弟弟曹冲的聪明伶俐,可谓是门门都会、样样稀松!

    当然了,曹丕也有一样长出:随机应变,腹黑心狠,狡诈程度不逊色父亲,拉拢人心更是擅长,使得不少豪杰之士跟随,出谋献策,用心辅佐!

    辛评、辛毗就在他的身后,自从邺城陷落之后,他们兄弟就投靠了曹丕,坐则同席,出则同车,视为心腹之人,二人心存感激,也是尽心尽力辅佐,充当着二公子的谋士!

    不过吗,二人有谋而迟,不善随机应变,此时浑身冷汗、心急如焚,一时又想不到好办法,这个局面不好破解呀!

    事到如今,曹丕只能自己想办法了,他一面故作镇定、端坐不动;一面目视萧逸,满满的恳求之色,希望他能帮自己一把,再不济也拖延时间,让自己有个缓冲余地吧?

    “四公子才思敏捷、出口成章,不愧是当今才子,末将心中感慨之下,也涌出一首词赋,还望诸位聆听一二!”

    萧逸长叹一声,让人取来了瑶琴,准备再做一次‘文抄公’,在争储的问题上,自己已经倾向于曹丕,自然不能见死不救了,就拖延一会时间吧,能否想出破解之法,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!

    鬼面萧郎,文武双全,时常有经典之作问世,称得上妙不可言呢,因此上,众人无不屏气凝神,想看看大司马的新作之词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