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4章 定额制度--粮票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声命令下达,百颗人头落地,处决一众犯人之后,亲兵们把尸体拖走,扔到了城外乱葬岗中,人头装入木笼之中,悬挂在邺城四门,以此警告世人,不要触犯律法、更不要与曹营作对!

    萧逸与诸位将军,南征北战,杀人如麻,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呀,因此上神态自若,继续玩他们的游戏,兴致非常的高昂!

    “呕!--哇!哇!”

    甄豫白面书生、胆小怕事,勉强的坐了一会儿,就起身告辞离去了,刚刚走出大司马府邸,顿时肠胃翻涌、狂吐不知,只觉眼前金星乱冒,一头晕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仆从们连忙抬着大公子,一溜烟的回到了甄家,请来最好的郎中,扎针、拔罐、掐人中、拧大腿……又灌了两斤童子尿,甄豫总算苏醒过来了,可是浑身颤抖不停,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仆人们四处收集消息,总算弄清楚了情况,原来今天上午,玄甲铁骑突然出动,大街小巷、严格搜查,凡是哄抬粮价的奸商,全部抓捕归案了!

    罪过轻一些的,关闭店铺、没收货物,缴纳大量的罚金,再杖责五十大板,三年之内不许经商!

    罪过中等的人,抄没全部家产,杖责一百大板,罚入军中做苦力,永世不得经商了!

    罪重的一百八十八人,押送到了大司马府邸,全部当场斩杀了,他们的抄没家产不说,家眷也贬为奴隶,算是罪有应得了!

    “先是引蛇出洞,而后打草惊蛇,最后斩草除根……真是好深的心机、好厉害的手段!”

    甄豫总算明白过来了,‘米潮’刚开始时候,曹营按兵不动,就是让奸商们跳出来,耗尽家财、囤积粮食,进而哄抬价格,弄的天怒人怨!

    接下来,梁家商队出现了,搅乱了邺城的粮价,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,幕后黑手也纷纷露面了,士族们聚集在甄家大堂,商议各种对策,同时也暴露了身份!

    最后呢,曹营开始收网了,以雷霆般的手段,大肆的抓捕奸商、抄没家产,如此一来,震慑了士族门阀、得到了大量粮食,又换来百姓的拥戴,真是一举三得!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重要消息传来,曹营为了应对饥荒,开始实行‘定额制度’,凡是河北的百姓,必须申报自己的性别、年龄、住址,再按月领取一种叫‘粮票’的东西!

    从此以后,粮食由官府统一出售,百姓必须拿着粮票购买,如果只有金钱,而没有粮票,那就一粒粮食也买不到了,百姓的粮票也有定额:

    成年男子-每月三十斤口粮,成年女子-每月二十五斤口粮,十四岁以下的孩子-每月二十斤口粮,至于六十岁以上老人,官府每月送三十斤粮食,而且不收一文钱!

    除了粮食之外,盐巴、肉类、布匹、蜡烛、食用油……一切生活用品,全部凭票供应,谁敢私下交易,抓住严惩不贷!

    这么绝妙的办法,自然是萧逸想出来的了,在原来的红色世界,六七十年代闹过一场饥荒,生活物资极度短缺,人民政府就是靠着‘粮票’,最大限度的缓解了危机,否则不知要饿死多少人呢!

    这样做有两个好处:一则,杜绝浪费,节省粮食,以后每人一份口粮,谁也别想多贪多占,更别想投机倒把了,否则的话,您就全家人饿肚子吧!

    二则:凭借粮票,控制人力,汉代长期以来,就有隐藏人口的习惯,许多的孩子生下来,就是不申报户籍,以此来减少赋税、躲避劳役!

    如今凭票供应粮食,想隐瞒也做不到了,除非有人饿肚子,如此一来,官府可以多收赋税,掌握更多的劳动力,以后打起仗来,兵源也更充足了!

    此项计策一提出来,受到文武重臣一致拥护,丞相-曹操也是欣喜若狂,一连说了三个‘好’字,称之为安邦治国的良策,还要在全国范围推广呢!

    可以想像得到,凭着小小的粮票,就能控制全国人口、以及粮食的分配,到了那个时候,自己真正的执掌乾坤了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一些大富大贵之人,必然想方设法弄物资,还有一些奸滑取巧之徒,也会为了巨大利润,继续的铤而走险,黑市也就应运而生了!

    这是市场规律决定的,谁也无法强行阻止,原来的红色世界里,也遇到过相同问题,民兵搜查、城管严打、小脚侦缉队满街跑……还是杜绝不了私下交易,这叫做‘需要既存在、存在即合理!’

    既然阻止不了,不如顺水推舟,萧逸私下派出人手,就在邺城隐蔽的地方,开设了十几家黑市,以几十倍的价格,贩卖各种生活物资,尤其是奢侈品!

    一方面获取大量钱财,充做北伐的军费,反正是非法利润,这种钱谁挣不是挣呀,不如抓在自己手中,还能暗中调和市场呢!

    另一方面,肯花大价钱买东西的,不是士族门阀,就是地方豪强,借此削弱他们的经济实力,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好事!

    “人言萧郎狡猾如狐、凶狠如狼、勇猛如虎,果然一点也不假呀,的确是治国奇才,难怪以小妹的骄傲性子,都甘愿给他做妾室呢!”

    一场商战打下来,甄豫输的心服口服,这样厉害的人物,难以与之为敌,还是与之为亲吧!

    另外吗,‘疏不间亲、偷天换日’两策都失败了,‘釜底抽薪’也就没必要了,应该把家族子弟招回来,重新商议一下大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甄豫安排人手,准备快马加鞭,把南下的二十八名子弟招回,那知信使还没出发呢,这些家族子弟就回来了,不过吗,回来的是二十八具血淋淋的尸体!

    “十七公子的队伍刚出邺城百里,就遇到一群黑衣马贼劫杀,公子中箭身亡,伙计们死伤惨重!”

    “九公子在仓亭附近,也遇到了黑衣人劫杀,身中六刀而亡,随身财物洗劫一空!”

    “二十一公子最惨了,与两个小妾在客栈休息,睡梦中就丢了脑袋,身子**裸的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大群伤痕累累的伙计,跪倒在议事堂中哭泣,这次南下收购粮食,本以为是个美差呢,没想到粮食一粒没收到,脑袋反而弄丢了,这是谁下的狠手?

    甄家是天下第一财阀,实力强大,底蕴深厚,敢动这个庞然大物,手段又如此狠辣的,绝不是等闲人物!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心肠、好狠辣的手段,这是要赶尽杀绝呀,真以为甄家是泥捏的吗?”

    老实人也有火气的,数十位家族子弟惨死,让大公子-甄豫几乎疯狂了,虽然他不喜欢堂弟们,认为他们贪婪无厌,可是毕竟血浓于水呀!

    杀人凶手也不难猜,最大嫌疑人就是萧逸了,他有杀人动机、杀人实力、也有杀人的胆量!

    形势危机,局面复杂,到了这一步,甄豫也不知如何是好,一溜烟的跑向后宅,去请伯父大人出山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萧逸不顾亲戚之情,查封了甄家的粮店、商行不说,还暗中派遣人马,劫杀家族子弟二十八人,此仇此恨,不共戴天,请伯父出面主持大事,为甄族讨还一个公道--呜呜!”

    甄家后宅,一座清幽小院门前,甄豫跪在青石台阶上,一边哭诉事情经过,一边拼命叩头不止,真是杜鹃啼血、悲哀至极!

    “隆!--哒!哒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小院的木门打开了,走出一位年近六旬的老者,八字眉、塌鼻梁、鲶鱼嘴、芝麻牙……容貌极为丑陋,正是甄家之主-甄安,也是天下最有钱的人!

    最近几年,甄安厌倦世俗、淡泊名利,一直隐居在小院子里,种花、喂鱼、养鸟、看书……过着悠然自得的日子,若不是家逢剧变,他是不会走出来的!

    “商人者-行五湖,走四海,贩卖货物,汇通天下,手中千金聚散,心头不起波澜,乃是利国利民的职业!

    可是这些年以来,甄家逐渐的堕落了,生活奢靡,为富不仁,一味的剥削百姓,不知道宽厚待人,如今遭此横祸,也是咎由自取呀!”

    走出小院之后,甄安没说复仇的事,反而教训起侄子来,这也是他最烦恼的地方,家族后继无人呀,唯一优秀的血脉,可惜是个女娃子,否则家主之位……

    “甄家做的再不对,罚没钱财也就是了,何必赶尽杀绝呢,二十八位子弟的性命,此仇岂能不报?”

    老实人一旦发火,后果相当的可怕,甄豫现在认准一条了--甄家人的血不能白流!

    “天生万物,岂有不灭,死亡并不可怕,怕的是不知怎么死,可怜甄家二十八位子弟,恐怕到死也是糊涂鬼呢!”

    提起惨死的家族子弟,甄安也是一阵心痛,可是一双老迈的眼睛中,却透露出一缕精光--“此事另有隐情,杀人者绝不是萧逸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