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3章 金杯共汝饮,白刃不相饶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甄氏代理家主-甄豫略备薄礼,前来拜见大司马大人,共叙亲戚之情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正在府中,请贵客稍后片刻,容在下进去禀告,其余统统不必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甄豫带着大队随从,抬着许多贵重礼物,来到了大司马府邸,按照‘求见’的规矩,还塞了一枚大金元宝,作为门卫的跑腿钱,顺便想探听一下情况!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门卫接过拜贴之后,迈步进去禀告了,对金元宝一眼也没多看,这让甄豫颇为吃惊,也预感到的事情不好办了!

    常言道:上行下效,有样学样,一名卫兵都能视金钱如粪土,鬼面萧郎的心志如何,也就可想而知了,这样的男子汉,岂是可以利诱的呢?

    “哈哈!-大舅哥登门拜访,小弟有失远迎,还请多多赎罪呀,咱们里面叙话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萧逸摇晃着出现了,醉眼迷离、衣衫散乱,一点大将气势也没有,反而犹如浪荡公子!

    “久闻大司马风流倜傥、不拘小节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呀,小妹有如此佳婿,真是天作之合!”

    甄豫为人软弱,却一点也不糊涂,早就听人说过了,萧郎腹黑皮厚,铁血无情,看似人畜无害的样子,其实杀人从不眨眼,尤其喜欢背后阴人!

    “今日相见,只论私交,大舅哥先请!”

    “尊卑上下,岂能不顾,还是大司马先请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人谦让一番,并肩走进了府邸大堂,只见高朋满座、笑语欢声,果然在举行宴会!

    马六、大牛、高顺、典韦、张绣、蒋奇、贾诩、逢纪……一群文臣武将,已经喝的熏醉了,见到甄豫走进来,纷纷的起身打招呼,显得很是热情呢!

    “豪杰之士,汇聚一堂,能够结识诸位大人,在下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参加宴饮的人,不是悍勇之将,就是智谋之士,甄豫连忙躬身行礼,与众人互相认识一番,心中则是又惊又愁!

    惊的是,萧逸威望如此之高,实力如此之强,这些人联起手来,足以割据一方、称王称霸了,难怪有人私下说:萧郎野心勃勃,有架空曹氏之意呢!

    愁的是,自己今天托关系、走后门来了,如今众目睽睽之下,有些话不好说呀,若是不开口的话,又怕耽误了大事!

    中国人的宴会,内容丰富,博大精深,除了喝酒、议事、联络感情、勾心斗角……,娱乐也是必不可少的,吃喝玩乐,方为盛宴!

    贩夫走卒聚会,吆五喝六,划拳猜令,玩的是一个痛快,贵族们的聚会则不然了,或是欣赏歌舞,或是投壶游戏,玩的即要痛快,也要雅致呢!

    投壶来源于‘射礼’,由于庭院不够宽阔,不足以弯弓射箭,又担心嘉宾醉酒,游戏中误伤了朋友,故而以投壶代替,以乐嘉宾,以习礼仪,捎带赢一些彩头!

    不过吗,大司马府的宴会上,人们从来不玩投壶的,因为萧逸是射雕手,百发百中,从不落空,就算背后投箭、隔物投箭,乃至蒙上眼睛、听声投箭,也是例无虚发,跟他一起游戏比赛,恐怕裤子都要输光了!

    今天玩的游戏,乃是‘击鼓传酒’,众人围坐成一圈,一人手持黄金樽,里面倒满了美酒,另一人蒙面击鼓,鼓声开始之后,众人依次传递金樽……

    鼓声停止之时,金樽在谁手中,谁就算是输了,或者传递过程中,心慌手颤,洒了美酒,一样算是输家的,必须为大家表演节目,或者当庭舞剑,或是吟诗作赋!

    有人说了,我文武稀松、没才没艺咋办,这也没关系的,那就满饮樽中酒,也算是蒙混过关了,不过吗,金樽极为巨大,起码能装一升美酒,寻常人输上几次,也就会烂醉如泥了!

    “咚!--咚!咚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鼓声响起之后,众人屏气凝神,依次传递巨型金樽,也许是第一次与人玩耍,也许是心中有事慌乱,甄豫的手腕一抖,美酒倾洒出来了,成为了第一个失败者!

    “诸位皆是高手,在下技不如人,愿意认赌服输,即兴赋诗一首,以为酒宴之乐:”

    甄豫世家公子,受过良好的教育,虽然性格温和、不通武艺,却是博览群书、满腹经纶,思考片刻之后,当即赋诗一首:

    玉龙斗九天,大雪满人间,

    山如银蛇舞,水似玉兔团,

    愁云映心冷,北风透骨寒,

    惟愿含苞放,登高凭玉栏!

    甄豫做的《吟雪赋》,言辞华丽,对仗工整,算得诗中上品了,武将们纷纷的拍手叫好,而萧逸、贾诩、逢纪几个人,却是沉默不语,仔细的品尝滋味!

    此赋看似描写雪景、期盼春天,可里面的龙、蛇、冷、寒、玉栏……这些字眼中,却蕴含着另一层意思!

    甄豫想表达的是,曹军大举北伐以来,虽然消灭袁氏家族,可是河北士族实力犹存,正所谓‘强龙不压地头蛇’,希望曹营不要太过分了,以免得冷了士族人心!

    相反的,如果萧逸重亲情、明事理,放过士族门阀一马,双方结为政治同盟,那么河北士族集团,也愿意支持大司马取得更高多权势,甚至‘高登天阙、手抚玉栏!’

    这也是士族们商议的,曹操太过强势了,天下无人是其对手,如果把萧逸推出来,让两个人打擂台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!

    无论谁胜谁败,都会削弱曹营集团的力量,士族们也好渔翁得利,如果二人同归于尽,那就再好不过了,古人用两个桃子,就能杀掉三位勇士,如今抛出至尊之位,还不能让萧、曹自相残杀吗?

    能把心中所想,通过歌赋委婉的表达出来,甄大公子也算聪明人了,就是心肠不够狠、意志不够强,否则‘天下第一财阀’的桂冠,甄家还能戴几十年呢!

    “咚!--咚!咚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游戏继续进行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,鼓声停止之时,金樽留在了萧逸手中,而他也选择了赋诗一首:

    跃马人间道,紧握手中刀,

    南山诛猛虎,北海斩龙蛟

    亲情虽可贵,忠义价更高,

    金杯共汝饮,白刃不相饶!

    赋诗完毕之后,萧逸把美酒一饮而尽,饱含深意的看了甄豫一眼,目光中充满了杀机!

    你用诗赋提问,我用诗赋做答,这是警告士族门阀,不要闹事、乖乖听话,自然有你们的好处,否则的话,我即有待客美酒,也有杀人的利刃!

    萧逸其实也明白,如果取得士族的支持,自己的至尊之路,会走的顺畅许多呢,不过吗,自己毕生的夙愿,是建立一个权利集中、人尽其才的王朝,绝不会与士族共天下的!

    再说了,别人给上门的江山,终究没有自己夺来的,保持的更加长久一些,历史上的曹魏政权,就是最好了的例子!

    甄豫明白其中意思,吓得汗流满背,别人说大开杀戒,自己未必相信的,至于鬼面萧郎吗,不由得不信呀,剩下就是何时杀、杀多少的问题了!

    “启禀大司马大人,末将抓获投机倒把、哄抬粮价的奸商,共计一百八十八人,不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正在宴饮之间,曹性带着亲兵们,押送过来一群犯人,全都脖缠铁链、手戴枷锁,个别身上还有血迹呢,估计是被抓捕的时候,发生过激烈的抵抗吧!

    “甄福、甄禄、甄喜、甄贵……你们怎么会……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甄豫顿时大吃一惊,这些人大都是甄家的掌柜,也有邺城的富商、豪强,其中有几个人,昨晚还是甄家座上宾,没想今天就成了阶下囚?

    “大公子救命呀!--曹军突然搜查各处,把咱们囤积的粮食没收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交出粮食,愿意改过自新,只求留一条性命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也看到了甄豫,就像看到救星一样,大声的哭诉起来,希望他上前求情,保住他们的性命!

    “囤积居奇,哄抬粮价、祸国殃民,罪无可恕--斩立决!”

    萧逸没问人数多少,也不管他们的背景、出身,只要触犯了律法,统统一个结果-死!

    “刷!-刷!-刷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钢刀斩落,一百多颗血淋淋的脑袋,瞬间掉到了地面上,呲牙咧嘴,死不瞑目,他们如何也没想到,一场投机倒把下来,荣华富贵没到手,反而陪上了自己的性命!

    “呕!--呕!--呕!”

    血腥气味弥漫,令人闻之作呕,甄豫猛拍着的胸口,这才强忍没吐出来,他现在终于知道了,鬼面萧郎杀人,从来不分场合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