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1章 买贵不买贱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好消息呀,天大的好消息……北坊有一家粮店刚刚开业,一斗米只要五千钱!”

    甄记米店前面,百姓们愁眉苦脸,忍痛购买着高价粮,远处突然跑来一位壮汉,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还背着一个大麻袋,冲着人群又喊又叫,状若疯狂一般!

    看着喊叫的壮汉,百姓们无动于衷,继续的排队买粮食,有人挖挖耳朵,以为自己听错了;有人拍拍脑袋,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;也有耳聪目明的人,认为壮汉是饿疯了,才会跑来胡言乱语的!

    大灾之年,米贵如珠,粮食只会一路疯涨,又岂会突然降价呢,何况是一斗米五千钱,做梦也没这样的好事吧?

    “真的一斗米五千钱,还是上好的新粮食呢,不信你们看一看呀!”

    看到没人相信自己,壮汉打开了麻袋,从中捧出一些粟米,颜色金黄,颗粒饱满,一点杂质也没有掺,还散发一种新粮特有的香味呢!

    壮汉又摸出一张凭证,展示给大家伙观看,上面白纸黑字,清清楚楚写着:‘祖传赤金香炉一枚,做工精美,年代久远,折合一万铜钱,换取粟米两斗,日后手中宽裕,可以原价赎回!’

    “真的一斗五千钱,老子不是在做梦吧,莫非老天爷真开眼了?”

    “以物折钱,价格公道,以后还能赎回去,这才是有良心的商人呢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之后,百姓们争先恐后,直奔北坊,跑的比兔子都快呢,有了便宜的好粮食,谁还买高价的劣粮呀!

    再说了,这是粮店开张第一天,才会这么便宜的,现在不过去购买,没准明天就涨价了,大好机会岂能错过呢?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一些百姓没走,都是刚刚买了粮食,此时心中后悔的,抓着甄记米店的伙计,硬逼着他们退钱呢,互相扭打,吵闹不休!

    “不许跑,全都给我回来呀……丢他妈的,竟敢跟甄家抢生意,真是活的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看着呼啸而去的人群,甄贵气的暴跳如雷,这些粮食卖不出去,自己的房子、车子、妹子……也就统统泡汤了,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甄氏号称‘天下第一财阀’,生意遍布天下九州,从来没遇到过对手,今天岂能示弱呢,甄贵集结了几十名伙计,手提刀枪棍棒,气势汹汹的直奔北坊,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?

    东坊、北坊相距不远,一个经营粮食、丝绸,一个贩卖牲畜、烈酒,双方井水不犯河水,一向是相安无事的,而北坊最大的商家,就是蓟县-梁家-天下第二财阀!

    “一斗粟米只要五千钱,童叟无欺,价格公道!”

    “手头不便的顾客,可以用物品抵价,日后原价赎回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北坊里面,一排新开十几家米店,彩灯高悬,红毡铺地,门面相当的气派,伙计们也很热情,招呼客人、公平买卖,秤砣挂的高高的,分量只多不少呢!

    粮食的品种也齐全,粟米、粳米、小豆、麦子、黄黍,糜子……颗粒饱满,晾晒干净,其中最便宜的高粱米,一斗只要一千钱,深受百姓们的欢迎呢,这东西味道虽不好,吃下去却很扛饿呢!

    甄贵等人来到北坊,准备砸了对方的粮店,可是棍棒高高举起了,又慢慢的放了下去,因为他们惊讶的发现,这些粮店的招牌上,全有一枚‘金元宝’印记,这是蓟县-梁家的标志,商界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!

    梁氏以幽州为老巢,从草原上收购战马、牛羊、骆驼……再卖到汉家内地去,从而获取巨额利润,尤其最近十年,又插手酿酒行业,无愁酒行销天下,赚取无数的钱财,梁氏仅以财力而论,已经不在甄氏之下了!

    甄贵再是狗仗人势,也不敢动第二财阀的买卖呀,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,把事情经过禀告主子,同时暗暗的期盼着,开业大喜过后,梁氏调整一下价格,天下商人一般黑心,他们又岂会例外呢?

    甄贵猜的没有错,开业的第二天,梁氏粮店真的调价格了,可惜不是向上、而是向下,一斗粟米四千钱,高粱只要八百钱!

    闻讯之后,邺城百姓蜂拥而来,队伍排出十几里长,疯狂的抢购着粮食,梁氏粮店也很卖力,伙计三班倒,日夜不关门,绝不缺斤短两,赢得了良好的口碑!

    第三天,梁氏再曝出喜讯,一斗粟米三千钱,买三斗送两升……消息传出来,百姓们欢声雷动,全都称赞梁氏仁义,同时痛骂甄氏-为富不仁,搜刮百姓!

    第四天,梁氏粮店:‘一斗米一千钱,买一斗送两升’,与此同时,大量的车队进入邺城,前后相连,络绎不绝,上面堆满了各种粮食,麻袋偶尔散到地上,士兵们都懒得打扫,只是不断的运进仓库!

    第五天,梁氏又有新举动了,捐献给曹军十万斛粟米,以及大量的豆饼、草料,作为大军征战之用,丞相曹操甚是高兴,设宴款待了-梁小鱼,加封他为‘捐粟侯’,子孙世袭惘替,又书写匾额一块:‘天下第一义商!’

    消息传出之后,百姓们敲锣打鼓,简直比过年还热闹,不过吗,买粮的人却越来越少了,偶尔有几个百姓前往,也是买几天口粮罢了,这就是汉人的一种民族性格--买贵不买贱!

    以前粮食短缺,价格一路疯涨,百姓们担心饿肚子,这才拼命买粮食的,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,一半是饿的、另一半是吓得!

    另外吗,还有一些奸邪之徒,趁机囤积粮食、哄抬价格,想要趁机赚上一笔,也参与到抢购浪潮之中,这才造成了越贵越买的情况!

    现在不一样了,梁氏平价出售粮食,而且价格一路走低,这就给人一种感觉,粮价会越来越低的,越晚买就越合适,百姓们自然不抢购了,一次买个三五天口粮就好!

    每天进城的运粮队,也让百姓们很放心,有人私下估算过,最近运来的粮食,起码七八十万斛之多,足够邺城百姓吃一年了,看来粮荒真的过去了!

    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,邺城的局势平稳下来,百姓们满心欢喜之下,对丞相大人、大司马也是感恩戴德的,不乏立上长生牌位,早晚上香叩拜的呢!

    世间之事,有人欢喜有人愁,那些奸商可就倒霉了,他们典当家产、筹措钱财,大量的囤积粮食,就是想狠狠赚一笔的,如今粮价一落千丈,他们是欲哭无泪呢!

    有些胆子小的家伙,或者担心血本无归,或者被人天天追债,只好也低价出售粮食了,总比烂在仓库里强吧,可是他们越抛售,粮价越是低迷,陪的也就越多了!

    不乏倾家荡产、血本无归的,只好悬梁自尽、跳河身亡了,短短几天时间,从护城河捞出的尸体,就是上百具之多呢,全是以前的粮店掌柜、股东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文武双全、算无遗策,打仗天下无敌,经商更是厉害,当年如果不当兵,早就是天下第一财阀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小手段,不足挂齿,全靠贤弟鼎力相助,事情才如此顺利,以后军粮的采购、运输,还需要梁氏多多出力呢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府邸后宅,萧逸、梁小鱼相对而坐,把酒言欢,庆祝他们取的了胜利,商场与战场一样,都是好男儿驰骋之地!

    当初灾情严重、粮价飞涨,有人就下过定论,没有一百万斛的粮食,无法根本解决问题,一旦爆发大规模民乱,曹军要么大开杀戒,要么就撤出邺城,再没别的办法了!

    萧逸能调用的粮食,只有区区十万斛,典型的‘杯水车薪’,别说救济灾民了,就是供应大军也不够呢!

    不过吗,只要手段高超,一切皆有可能的,萧逸的十万斛粮食,没有省吃俭用的,而且一次性抛售出去,以泰山压顶之势,一举压下了粮食价格!

    说实话,梁氏粮店抛售到第四天,萧逸也心惊胆战了,如果百姓再疯狂抢购下去,存粮可就要见底了,至于不断进城的运粮队,不过是障眼法罢了,表面上一层粮食,里面全都是泥土!

    士兵们故意弄撒几袋子,只是让老百姓安心罢了,以为粮食很充足呢,万幸的是,这个骗局成功了,如今粮价平稳,人心安定,灾情也逐渐的缓解了!

    不过吗,这只是表面现象,一旦库存的粮食耗尽了,又会爆发新的‘米潮’,而且更加严重呢,百姓们认为自己被愚弄,也会对曹军充满怨恨的!

    当务之急呢,就是从士族门阀手中,弄到更多的粮食,从根本上解决饥荒问题,换句话说,双方的较量刚刚开始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