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5章 节衣缩食,救济灾民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粟米浓粥,每人一碗,大家排好队伍,依次上前领取!”

    “丞相厚德,赐予衣食,河北百万子民,自当感恩戴德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邺城外围-难民营中,架起了几百口大铁锅,熬煮着浓浓的粟米粥,加上香喷喷的大面饼,一起分发给难民们,务必保证人人有份,不让一个百姓挨饿!

    百姓们出来逃荒,大都携带着锅碗瓢盆,再差也有一个破瓦罐,倒是省了很多事情,领取到食物之后,纷纷的感恩戴德,而后吃的稀里哗啦,一个米粒、一口汤水也不剩下!

    负责熬粥的伙头兵,还要反复劝诫难民们,先用米粥润润肠胃,然后再吃大面饼,否则的话,他们的肠胃受不了,活活撑死可就不好了!

    “天降暴雪,苍生受苦,克扣口粮,天理不容,谁敢贪赃枉法,白刃定不相饶!”

    典韦身披铁甲,手持鬼头大刀,带着一队士兵来回巡视,查看面饼是否够重量,是不是纯粮食做的,还不时拿出一根筷子,插进铁锅里测试米粥,只要筷子立不住的,负责的官员、士兵、杂役……立刻当场斩首,人头悬挂示众!

    这是大司马嘱咐的,担心有官员以次充好,用发霉的粮食、牲口饲料,冒充好粮食给饥民吃,或者故意熬煮稀粥,趁机贪污粮食,而后卖个好价钱,要想杜绝贪污,必须雷霆手段,这就做‘筷俘人头落!’

    好在赈灾的官员、士兵,都知道大司马的性格-心硬犹如铁,杀人似切菜,因此上,一个个遵纪守法,谁也不敢疏忽大意,更加不敢贪污粮食了!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按照籍贯安置难民们,一个郡的百姓,住一个难民营,还有官吏手持笔墨,登记他们的姓名、年龄,职业……这样做有两个好处:

    其一,同乡人居住一起,风俗相同,语言相通,会有一种安全感,人心也容易稳定了,为非作歹的事也少,毕竟熟人不好下手吗!

    其二,统计各郡受灾人数,也好安排救济事宜,等到灾荒过去之后,再让他们返回家园,尽快的恢复生产!

    寒冬腊月,滴水成冰,居住是一个大问题,为了保证不冻死人,萧逸调动数万人马,在空地上搭建帐篷、升起篝火,让难民们取暖之用!

    因为难民人数太多了,帐篷的数量不够用,萧逸又派出‘掘子军’,在向阳背风的地方,挖了不少的‘地窨子’,里面铺上厚厚的稻草,让难民们居住进去!

    地窨子-是在地下挖出个土坑,长一丈五尺、宽八尺、高六尺,四角立起原木柱脚,上面铺设尖顶支架,复盖上稻草、树枝、泥土,形成一个半地下房屋!

    地窨子造价低廉、省时省力,保暖性能也很好,可以抗拒冬季寒风,用来安置难民再合适不过了,一个地窨子里面,足以居住一家五六口人!

    在难民营里面,还挖了不少茅厕,并区分出男、女,以免得随地大小便,弄的营地污秽不堪,对于恶习不改,以及走错茅房的人,一律鞭打十下,以做惩戒之用!
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是,河北百姓识字率大大提升,全都成了文化人,虽然他们大都只认两个字:男、女!

    习惯一旦养成,也就难以改变了,从此以后,河北地方出现一个习惯,就是再穷困的人家,也要挖两个茅房,区分男、女使用之,如果谁走错了地方,按照规矩,抽十下屁股……哈哈!

    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,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,为了救济河北同乡,邺城的原住居民们,捐献出了大量的衣物,也不管新旧、好坏、大小、薄厚,只要能御寒就行了,发放给难民们使用!

    曹操作为大汉丞相,更要以身作则了,亲自下达命令:‘大灾之年,理应节俭,削减自己的待遇,每日仅用两餐,每餐只有两道菜,而且不食荤腥鱼肉,仅以素菜、清汤下饭,夜间也不许加餐了!’

    又把自己使用的金银器皿、锦缎被褥、狐裘大氅……统统的捐献出来了,只留下一床薄被子,几件换洗衣衫,以及丞相必须穿戴的服饰,堪称大汉四百多年来,最为寒酸的一位丞相了!

    丞相大人做出表率,文武群臣纷纷效仿,也把自己的被褥、衣衫,捐献给了难民们,尤其是曹丕、曹植、曹彰三位公子,捐的只剩下一身衣服了,夜晚睡觉的时候,三兄弟只好挤一床被褥!

    故作姿态也好,邀买人心也罢,曹家父子勤俭节约、善待百姓,为他们统治河北四州,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与穷奢极欲的袁氏相比,也真是天上地下了!

    有食物裹腹、有帐篷栖身、还有衣物御寒,难民们终于安置下来了,接下来,就该巡视营地、震慑宵小,进一步的稳定人心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大驾出巡,神通广大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大驾出巡,神通广大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平时外出,总是轻装简从的,不穿华丽的服饰,也不讲什么排场,这样自己舒服一些,也省的骚扰百姓了!

    这次截然不同了,为了震慑宵小之徒、安抚河北人心,拿出了大司马全套仪仗,三十名擂鼓手、三十名长号手、三十名旗牌手……队伍前后数百米,旌旗飘摆,鼓号齐鸣,喊着高昂的口号,可谓是威风凛凛!

    队尾有上百名骑兵,一手持弯刀,一手举长杆,上面挂着血淋淋的人头,都是一些偷盗奸淫、为非作歹之人,一旦被抓捕起来,立刻斩首示众!

    萧逸打扮的也很骚包,拿出上阵厮杀的架势,头戴蚩尤鬼面盔、身穿螭纹寒铁铠、手持血浪斩蛟剑,骑着千里墨烟驹……在五百名亲兵护卫下,前呼后拥,耀武扬威,别说是宵小之徒,就连恶鬼也能吓跑了!

    在几十万难民中巡视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,为了防御刺客出现,萧逸特意穿上了蟒鳞软甲,柔软舒适,坚如精钢,在五十步之外,可以挡住弓箭射击,小斌、曹性手持宝剑,举着盾牌,紧紧的护卫左右!

    “大司马神威盖世!-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菩萨心肠!-救济百姓,功德无量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队伍所到之处,难民们匍匐在地、顶级膜拜,就像见到了神灵一样,欢呼感恩之声,更是响彻了四野!

    当然了,无限的感激之中,也带着深深的畏惧,大家心中清楚,这位马背上的年轻人,就是当世第一杀神,踪迹所到之处,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死在他手中的人命,恐怕比这的难民还多呢!

    “这就是鬼面萧郎,好威风、好霸气,就像魔神下凡一样,我若能在他帐下为将,那就再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难民营地中,郝轩双膝跪地,侧起一张小白脸,偷偷的看着那道身影,心中涌起无限的感恩、佩服、崇拜之情!

    离开家乡之后,郝轩与乡亲们顶风冒雪、翻山越岭,一路上或是给人打零工,或是沿街乞讨,吃苦受罪不计其数,还要躲避山贼草寇、以及别的流民袭击,真是一路行走,一路血泪呀!

    运气好点的乡亲,会被门阀、豪强们挑选中,成为人家的奴仆、丫鬟,虽说失去了人身自由,好歹有一口饱饭吃,运气不好的呢,或是冻饿而死,或是染病身亡……到达邺城的时候,出来逃荒的一百多村民,只剩下三十几个了!

    天寒地冻,难民无数,就像是蝗虫过境一样,野兽、飞鸟、草根、树皮、观音土……凡是能咬的动的,全都吞入肚子里,实在没得吃了,就四处寻找尸体,以死人肉来充饥!

    郝轩就亲眼看到过,一名虚弱的难民刚刚倒下,还没有完全断气呢,就被一群饥民给分食了,你争我抢、血肉模糊,跟野兽没有什么区别,就连眼睛都是红色的!

    因此上,在逃难的路途上,无论是多么疲惫、多么饥饿,他也不敢倒下休息,因为一旦倒下去了,就再也站不起来了,不是成为别人的食物,就是活活的冻死!

    万幸的是,自己来到了邺城,在官府的救济下,喝到了浓浓的米粥,穿上了厚厚的衣服,还住进了牛皮帐篷里面,活下去的感觉真好呀!

    正在感叹之间,郝轩发现了一点异样,不远处有几个古怪汉子,他们衣衫破烂、面容乌黑,背着破旧的包袱,可是目光明亮、肤色红润,一点也不像是难民,身体反而很强壮呢!

    几个人鬼鬼祟祟的,似乎很是害怕,又非常的兴奋,不断的靠近出巡队伍,又利用周边的难民,遮挡自己的身形,最后从包袱里拿出一副小黄弩,稳稳的瞄准了萧逸,只要轻扣扳机,一代名将就会陨落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