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3章 天寒地冻,大雪纷飞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北风呼啸,阴云密布,一场百年罕见的暴雪,降临到中原大地上,五天五夜,未见停歇……东起泰山、西至秦岭,北及长城、南到黄河,方圆几千里的区域,全都变成了冰雪世界!

    对于达官显贵来说,天降大雪是一件好事,或聚三五好友、围炉饮酒,畅谈天下大事;或携娇妻美妾、踏雪寻梅,领略自然风光,兴致上来了,还会吟诗作赋呢!

    可对穷苦百姓来说,下雪就是一场灾难了,大地冰封,气温陡降,草木枯萎,鸟兽绝迹,这就意味着寒冷、饥饿、疾病……甚至是死亡!

    “咕咕!-大雪五天五夜不停,这是要冻死小爷吗,就是不冻死人,也要活活饿死了!”

    清晨时分,在一阵强烈的饥饿感中,郝轩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透过茅屋的巨大缝隙,看到了外面的漫天大雪,忍不住咒骂了几句,紧紧身上的破皮袄,试图寻找一点温暖!

    郝轩今年十三岁了,是一个眉清目秀、头脑灵活的少年郎,上面有三个哥哥,故而又叫-郝小四,他生活在一座山村中,因为乡亲们大都姓郝,就叫做‘郝家村’,位于冀州-中山郡境内!

    郝家村背靠大山、风景优美,土地也很肥沃,乡亲们种地、打猎、采药……勤勤恳恳的,小日子还算过的去,可是最近几年,天灾**、兵荒马乱,年景也是一落千丈!

    “咕!--咕!咕!”

    饥饿感再次上涌,打断了郝轩的思路,只好勒紧腰间麻绳,又往炕头上挪了挪,试图用温暖驱散饥饿,并非他生性慵懒不做饭,而是灾荒之年,家中已经没粮食了,还不如躺在炕上,可以减少身体消耗!

    寒冬腊月,大雪纷飞,如果没有土炕取暖,不知要冻死多少人呢,这要感谢一个叫‘鬼面萧郎’的,据说此人嗜杀成性,却也救苦救难,这种造价低廉、使用方便的土炕,就是他发明出来的,深受穷苦百姓的欢迎!

    也许是躺的太久了,土炕也逐渐的变凉了,郝轩只好爬起来,往火灶里塞一些干柴,又用黑陶灌煮了雪水,好歹暖暖空虚的肚子,茅屋里空空荡荡的,只剩自己一个活物了!

    记得几年以前,小院里有慈祥的父亲、母亲,有三个强壮的哥哥,还有一头温顺的老黄牛,自己每天外出放牛,日子虽说清苦一些,却也幸福温馨呢!

    可惜呀,天下大乱,诸侯争霸,不断的强征青壮入伍,战火毁灭了无数家园,也吞噬了大量生命,三年之前,大哥战死在了西凉,去年秋季,二哥陨落在了官渡,今年春天,三哥到邺城服兵役,也是一去不回头了!

    两个多月之前,乌丸铁骑南下冀州,沿途劫掠汉家百姓,郝家村也倒了大霉,父母把郝轩藏进了炕洞,侥幸躲过了一劫,夫妻二人却被乌丸兵杀害了,财物、粮食、牲畜……也被洗劫干净了!

    从那以后,郝轩就成了一个孤儿,靠着捕捉鱼虾、采集野菜,以及乡亲们的接济过日子,同样的,他对乌丸人也恨之入骨,发誓有朝一日,尽屠其族,报仇雪恨!

    战乱之中,生活艰难,夏、秋礼节还好说一些,可以采摘一些野菜、野果,勉强的饿不死人,可是寒冬腊月,气温陡降,山中草木枯萎,鸟兽不见踪迹,一点食物也找不到了!

    半个月之前,村子里就全断粮了,人们饥饿难耐之下,只好用草根、树皮、观音土充饥,不乏活活胀死的,场面惨不忍睹,郝轩年少饭量小,好歹活了下来,可也三天没进食了!

    “丢他妈的!-与其活活饿死,不如试试运气,老天爷若是有眼,一定让我熬过去,日后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灌了一肚子雪水,依旧饥饿难耐,趁着自己还有一点力气,郝轩决定出去转转,也许能弄到吃的呢,等到走路虚浮的时候,那就只能闭目等死了!

    村民们渔猎为生,多少都会一点武艺,郝轩提着一柄猎叉,背着祖传的铁胎弓,在满天的风雪之中,向着白茫茫的荒野走去,如果打到一两只猎物,自己就能活下去,如果运气不好,就是一具冻僵的‘路倒’了!

    如果运气再差一点,碰到了饥饿的猛兽,或者饿红眼的流浪者,自己这一身小嫩肉,就要变成口中餐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郝轩的运气不错,在冻饿而死之前,捡到一只冻僵的野鸡,虽说只有一斤多重,可好歹也是肉呀,连忙跑回家中,用粗陶罐煮鸡肉吃!

    对于饥饿的人来说,每一口食物都是宝贵的,鸡头、鸡肠、鸡嗉子、鸡屁股……一点也没有扔掉,就连鸡毛也保存下来了,留着做干粮使用,人饿急了连泥土都吃,何况带腥味的鸡毛呢?

    “二爷爷!二爷爷!--咱们今天有鸡肉吃了,煮的又酥又烂,还漂着好多油水呢!”

    鸡肉煮好之后,郝轩没有狼吞虎咽,而是强忍着口水,用陶碗盛出一大半,向着邻居家跑去……

    自己能活到现在,多亏了乡亲们接济,尤其是邻居一家人,总是省下一点口粮,送给可怜的郝轩,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!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郝轩双目微红,又走回了茅庐中,手中的鸡肉一点没少,不是他中途反悔了,也不是遭到了婉拒,原因很简单,邻居一家四口人,已经冻饿而死了,尸体都变得僵硬了!

    死人不需要食物的,活人还要坚持下去,大口吃光了鸡肉,又喝掉了鸡汤,郝轩积攒了一些力气,用铁铲在附近挖了个大坑,把邻居一家四口掩埋了,好歹让他们入土为安,否则的话,可能变成饥民的食物,大灾之年人吃人不新鲜了!

    今天运气好,捡到一只冻僵的野鸡,可是明天吃什么呢……看着舔的干净的陶碗,郝轩陷入了迷茫之中?

    “咚!-咚!-咚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午时分,村内响起了一阵钟声,郝轩微微一愣,而后撒腿往外跑去,与此同时,村里残存的乡亲们,也纷纷的走出家门,扶老携幼,摇摇晃晃,慢慢的聚集在祠堂外面!

    村民们有一百多人,衣着破破烂烂,人人皆有菜色,记得十年之前,郝家村有一千多人,是附近有名富裕的村子,如今存活下来的,不及十分之一,至于其他的村落,也就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“大雪纷飞,天寒地冻,村里已经没有粮食了,再要这么熬下去,大家只有死路一条,长老们做出决定,让大家外出逃荒,好歹存活下一些族人!

    等到灾荒过去了,大家再返回家园,无论谁存活着,一定要重建村庄,让郝姓一族的香火,永远的流传下去!”

    头发花白、满脸沧桑的老族长,站在祠堂的高处,向残存的乡民们喊话,还有几名须发皆白的老人,拄拐杖端坐两侧,他们是村中长老,也是最高的权威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几名少年抬出一口大锅,开始生火烧水,这是村里最后一口锅了,因为乌丸人劫掠汉地,最是喜欢各种铁器了,更把铁锅视为‘奇货’,比金银珠宝更加看重呢!

    老族长从祠堂的暗格里,摸出了半口袋杂粮,全都倒进了铁锅里,又放进不少草根、树皮、干野果……好歹熬了一些稀粥,让乡亲吃喝之后,才有力气走出去,以后是生是死,就看各人的造化了!

    “列祖列宗保佑!--一路顺风,平安回来!”

    “呜呜!-大家多多保重,如果运气好的话,明年秋天就能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喝完了杂粮稀饭,乡亲们跪倒在地,对着祖宗牌位磕头,祈求护佑子孙们,又互道珍重之后,陆续的离开了小山村!

    天寒地冻,兵荒马乱,野外找不到食物了,人们要想活命,必须去大城邑里面,年轻力壮的男女,可以卖身给豪强门阀,做人家的奴仆、丫鬟,年老体衰的人呢,只能手持藤条、沿街乞讨了!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一些会武艺的男子,不愿意与人为奴,也不愿平庸一生,他们或是从军入伍,或是落草为寇,准备用一双拳头,打出了荣华富贵、朗朗乾坤!

    手持猎叉,背负弓箭,郝轩混在人群里面,慢慢的离开了小山村,途中不断的回头,瞭望生活多年的村子,还有自己的小茅屋……

    祠堂里有人影晃动,那是老族长与几位长老,他们没有出去逃荒,而是选择了留下来:

    一则,他们的年纪太大了,身体也很虚弱,就算是出去逃荒,也要饿死在半路上,还不如留在村子里,起码不做异乡之鬼!

    二则,祠堂里供奉祖宗牌位,必须有人留下守护,那怕是死在这里,他们的灵魂也有归处了,可以护佑逃难的子孙们,让他们平安无事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