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7章 空手套白狼,弄来三万兵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荆州北据汉、沔,利尽南海,东连吴会,西通巴蜀,方圆纵横千里,水陆交通便利,物产也很丰富,下属南阳郡、南郡、江夏郡、零陵郡、桂阳郡、武陵郡、长沙郡,襄阳郡、章陵郡,合称为‘荆襄九郡!’

    大汉一十三州,就以土地面积、富庶程度而论,荆州位列三甲之内,仅仅次于冀州,可与益州并列,称得上帝王之资了!

    黄巾之乱以来,四方征战不断,民间十室九空,荆州相对太平一些,百姓们安居乐业,加上中原难民大量涌入,荆州人口不降反升,总数超过了两百五十万,遥遥领先其余各州!

    荆州治所-襄阳城,位于襄水的北岸,城池高大,人口密集,周围丘陵环抱,素有‘铁打襄阳’之称,也是兵家必争之地!

    荆州富庶,襄阳坚固,这样一块风水宝地,若是落入英雄手中,必可成就一番伟业,进可席卷天下,退也称霸一方,可惜的是,它现在的主人是个草包!

    “驾!--驾!驾!”

    “嗒!--嗒!嗒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襄阳郡-州牧府门前,车马云集,人声鼎沸,荆州九郡的文武重臣、门阀家主,尽数汇聚于此,足有数百人之多,不过吗,这些人神色慌张,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!

    刘备带着张飞、赵云,也混迹在人群里面,遇到比较熟悉的朋友,还会驻**谈一会,神色淡定而从容!

    众人进入州牧府,按照官职高低、名望大小,分别在大堂两侧入座,一边品尝香茗,稳定心神;一边默默思考,筹划未来!

    “荆州牧-镇南将军-成武乡侯-刘景升大人驾到,文武百官起身相迎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随着礼仪官一声高喊,从后堂走出三个人,为首一名五旬老者,身材高大,容貌伟岸,头戴紫金宝冠,身披紫色长袍,正是大名鼎鼎的刘表!

    刘表的出身贵胄,乃是汉景帝第四子-鲁恭王-刘余的嫡系子孙,货真价实的汉室宗亲,从小受过良好教育,博览群书、精通音律,被世人称为‘八骏’之一,不过吗,也有人说他优柔寡断、虚有其表,不过是一个华丽的草包!

    这个评论并不精准,刘表主政荆州以来,铺桥修路、建设学府……做了不少利民之事,可惜统军能力太差了,而且胆小如鼠,东大门夏口城-让江东人马占据了,北大门宛城-让曹军人马夺了,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!

    世人评价曹操:‘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’,相对比之下,刘表就是‘治世之清流,乱世之草包’,没有生对时机,自然难有大作为了!

    右侧跟着长子刘,身材修长,容貌英俊,身穿紫色公子衫,无论容貌、气质、衣着、性格……都很像父亲刘表,换句话说,也是一个华丽的草包!

    左侧跟着次子刘琮,今年只有十岁,天资聪慧、知书识礼,素有‘神童’之名,也深受父亲的喜爱!

    两位公子,同父异母,性格、爱好截然不同,为了争夺继承人位置,也是明争暗斗、互不相让!

    “我等参见州牧大人--保境安民,功在社稷!”

    “诸位不必多礼,还请速速入座吧,今日有大事商议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刘表端坐上位,两个儿子站立左右,文武百官上前行礼,一切符合礼仪标准,却也很是死板,就像是地震了、先梳头,至死也要发型不乱!

    另外吗,在大堂屏风后面,隐约有人影晃动,还有叮当环佩之声,那是刘表的续弦夫人,也就是刘琮的生母-蔡氏,一个嫉妒成性、又好弄权的蠢女人!

    “几日前传来消息,曹洪调动人马,有入侵荆州之势,一旦战火燃起,势必生灵涂炭,各位可有退敌良策吗?”

    军情如火,不敢耽搁,刘表难得务实一次,没扯什么风花雪月,而是单刀直入,说起了眼前的危局!

    “曹军势大,不可力敌,莫不如上书朝廷,请求陛下降旨调停,也好不战而屈人之兵,荆襄九郡可保无恙!”

    “许昌路途遥远,时间上来不及了,再说了,请求陛下降旨,还不如求曹丞相,或许可以议和?”

    “曹洪骁勇善战,麾下虎狼之师,不如暂避锋芒,退到襄水南岸,利用天险与之对峙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荆州文武百官,纷纷献计献策,有人主和、有人主逃,还有一些比较委婉的,其实就是主降了,反正都是软骨病患者,没有一个主战的!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曹军屡战屡胜、扫荡诸侯,即将统一中原大地,提起曹丞相的神威,以及麾下百战雄师,天下谁不畏惧呢?

    荆州太平近百年,从来没打过大战,百姓们也不会打仗了,当面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,就连老好人-陶谦、书呆子-孔融都上阵了,唯有荆州不发一兵一卒,民风之柔弱,由此可见一斑了!

    “一退失夏口,再退失宛城,荆襄九郡虽大,又能退上几回呢,难倒要步步后退,一直逃到交州蛮荒吗?

    曹军大举北伐,正与袁氏纠缠不休,没有两三年时间,休想统一中原之地,曹洪不过数万人马,没什么可怕的!

    荆州钱粮充足、军械齐全,马、步、水军也有二十余万,只要稳扎稳打,一定可以挡住曹军,何必未战先退呢?”

    文官中站出一个人,极力主张迎战,正是荆襄名士-蒯越,而他的祖先更有名,就是楚汉相争之时,劝说韩信起兵造反,与刘邦、项羽三分天下的辩士蒯通,可惜韩信没听他的,否则不会惨死未央宫了!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有理,曹洪只有几万人马,还要留一部分守城,就算十个打一个,咱们也消耗的起!”

    “就算打不过曹军,咱们还可以固守呢,荆州的钱粮、军械,可以支撑两年之用,还怕耗不死曹军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了第一个主战的,也就有人跟风了,荆州兵马极多、钱粮充足,何必怕一个曹洪呢,就算是真的投降了,也找一个厉害角色吧,比如说奸雄曹操,或者鬼面萧郎!

    问题又来了,要想抵抗曹军入侵,除了兵马、军械、钱粮,还需一员统兵大将才行,想到这里,众人目光转动,落在一排武将身上:蔡冒、蔡中、蔡和、蔡威、蔡武、蔡花……

    荆州两大望族:蒯氏、蔡氏,前者主政,靠的家学渊源;后者治军,靠的裙带关系,他们都是刘表的小舅子,于情于理,也该披挂上阵、迎战曹军!

    “曹洪胆大妄为,竟敢侵我城池,身为大好男儿,理应保家卫国,杀敌人一个片甲不留,可惜呀,小弟昨日狂奔坠马,不小心摔伤了脚踝,这次沙场立功的机会,只好让给别人了!”

    “末将偶感风寒,浑身酸软无力,夜间汗出如雨,实在难以上阵厮杀,立功机会让给别人吧!”

    “小弟的痔疮犯了,两腿间鲜血淋漓的,犹如妇人每月的……实在骑不了马,也无法上阵迎敌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是一家人,不入一家门,刘表是个华丽草包,小舅子们个个草包,装病、装痛、装傻……用尽各种手段,就是不愿意出征,生怕有去无回了!

    “养兵千里,用兵一时,平时嚣张跋扈的,怎么到了关键时刻,一个管用的也没有呢,真是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既然姓蔡的全怂了,只好姓刘的上阵了,问题是,刘表年老力衰,本身又不通武略,长子刘绮是个窝囊废,次子刘琮年纪太轻,只有一个人能出征--刘备!

    “贤弟久经沙场、经验丰富,又有关羽、张飞、赵云几员虎将,一定可以抗拒曹军,还请不要推辞呀!”

    “承蒙兄长收留,小弟自当尽力,确保荆州无事,不过吗,新野偏僻小城,钱粮不足、甲械短缺,兵马只有数千之众,难以抵挡曹军数万虎狼呀!”

    会议开始之后,刘备一直冷眼旁观,对荆州集团鄙视至极,此时问到自己头上,明义上是推脱,其实九个字:要兵马、要钱粮、要军械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调拨三万兵马,军粮二十万斛,甲胄、兵器、战马若干,以备贤弟出征之用,待到成功凯旋,就表你为南阳郡太守!”

    刘表也是真下本了,为了保住荆州九郡,开始割自己的‘血肉’,喂养这头看门狗,抵抗北方的猛虎!

    “荆州人才济济、猛将如云,小弟初来乍到,岂能担此重任呢,还是另请高明吧”

    “刘使者大仁大义、大智大勇,还望看在荆州百姓份上,不要再推脱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刘备假意不允,又推脱了几次,直到群臣跪地恳求,这才勉强答应下,双手接过虎符、令箭,出城接收三万精兵,以及大量军械、粮草,浩浩荡荡回新野去了!

    短短一个月内,靠着空手套白狼,竟然弄到三万精兵,这就是‘国士’的本领了,有了这样的助手,刘备也要青云直上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