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4章 幽州牧、娃娃亲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杀人啦,许攸先生死了--人头落地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邺城大街上,看着血淋淋的人头,人群顿时炸锅了,步步后退,纷纷躲闪,生怕惹到了‘杀神’,成为下一个枉死者,还有人大呼小叫的,可是叫一半又停下了,还猛抽自己的嘴巴!

    萧逸何许人也,贪狼星君下凡,执掌人间杀伐,死在他手里的人,没有一百万个,也有几十万了,堪称当世第一杀神,再杀一个又何妨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
    许攸又是什么人,背主求荣之徒,利欲熏心之辈,名声早就臭大街了,现在有人一剑杀了他,乃是为民除害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围观者慢慢的散开了,有人跑进酒馆里,好好的喝几杯庆祝,也有人回家向亲朋炫耀,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!

    “哒!哒!--嗖!”

    萧逸催动坐骑,一个‘海底捞月’,把人头提在手中,而后面不改色、心不跳,直奔大将军府而去,自己的麻烦终于解决了!

    “恭贺丞相大人,讨平逆贼,一统中原,成就千秋伟业!”

    “河北士族,一向恪守臣节,愿意效忠朝廷,共讨叛国之贼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将军府中-鼓乐齐鸣,歌舞升平,曹操头戴赤金冠,身穿大红色礼服,显得是意气风发,打败宿敌,夺其所有,人生得意,莫过于此!

    参加宴会的,除了曹营文武重臣,还有不少投降官员,以及士族家主,纷纷的携带重礼前来,对丞相大人歌功颂德,顺便试探一下风向!

    河北易主,已成定局,这位新来的统治者,会如何对待降官,是杀戮,还是留用;又如何对待门阀,是压制、还是合作,大家必须弄个明白,也好筹划应对之策!

    别看袁氏灰飞烟灭了,河北门阀集团实力犹存,只要他们齐心合力,一样可以翻天覆地,因此言语之中,也隐含着威胁之意!

    同样的,曹操新的邺城,根基并不稳固,也急需安稳人心,尤其是士族之心,比如做一些政治让步,保证这些人的利益,或者缔结姻亲关系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!

    另外吗,大半年的战争下来,兵员、钱粮消耗无数,国库已经打空了,曹军要想继续北伐,夺取幽州、辽东各地,也需要河北门阀出钱出力!

    “老夫带甲百万,上将千员,平定中原,指日可待,谁敢抗拒天威,必然化作齑粉!”

    “河北物华天宝、人杰地灵,老夫有意挑选一些豪杰,共同参与军机大事,也好扫平天下,早日以乐太平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操精通权谋,看似谈笑风生,实则警告士族们,谁敢对抗老夫的权威,绝对没有好下场的,相反的,如果乖乖的听话,可保荣华富贵,甚至参与朝政!

    一番恩威并施下来,河北士族纷纷臣服,愿意效忠丞相大人,出钱出力帮助北伐,不过吗,曹操心中阴云未散,还受到三件事的困扰:

    其一:袁尚逃脱,无影无踪,此人一日不死,河北大局难定,他若是逃到幽州,与辽东、乌丸、鲜卑再次联合,又要引出无数麻烦呢!

    其二:许攸贪得无厌,屡屡挑衅自己,就像一只讨厌的苍蝇,有心一巴掌拍死吧,又怕世人议论纷纷,若是置之不理,又实在太恶心人了!

    其三,大军北伐以来,萧逸连战连捷,实力也急剧膨胀,自己却年老力衰,有一些压制不住了,一旦形成尾大不掉之势,又该如何是好呢?

    三件事情,犹如三座大山,狠狠压在心头上,让曹操寝食难安,尤其是最后一座大山,恐怕会压制曹家几代人呢?

    “大司马前来觐见--沿途军士让路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前来觐见--沿途军士让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在宴饮之间,外面响起了呐喊声,负责护卫的虎豹骑,波浪般分裂两旁,让出一条大道来,同时单膝下跪行礼!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,傲立在大堂门口,左手握宝剑,右手挽人头,面色阴沉如水,浑身杀气腾腾,正是大司马-萧逸!

    典韦、曹性身披铁甲,手持宝剑,紧紧的护卫左右,仿佛是凶神恶煞,二人各托一个盒子,一个装着人头,一个装着金印!

    “末将奉丞相军令,扫荡冀州各郡县,已经大功告成了,特来回城交令,并送上逆贼袁尚的人头,以及大将军金印、冀州牧金印!

    刚才入城之时,恰好遇到了许攸,老匹夫极为无礼,谩骂有功将士,末将一时失手错杀,还请丞相大人责罚!”

    萧逸把两颗人头、两颗金印送上,讲述了事情经过,而后单膝跪地请罪,小黑脸上颇为委屈,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!

    “袁尚身亡,河北定矣,至于两颗金印,不知花落谁家?”

    “许攸一代名士,竟然死于非命,也是咎由自取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着人头、金印,大堂内响起一片惊叹,士族门阀的小舌头都吐出来了,死死的盯着萧逸,这位就是‘鬼面萧郎’,真是好大的本领、好大的胆量!

    “萧郎为国征战、劳苦功高,本应重重奖赏的,为何做出这种荒唐事,子远乃是老夫故人,虽说尖锐刻薄一些,却也罪不至死呀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老夫岂能饶恕你?

    看到袁尚的人头,以及两颗金印,曹操心中甚喜,此人一死,袁氏集团覆灭,自己再无后顾之忧了!

    看到许攸的人头,曹操心中大喜,这只讨厌的苍蝇,终于被人收拾了,出了自己胸中一口恶气,否则的话,早晚也派人弄死他!

    等看到萧逸身上,曹操已经欣喜若狂了,刚立下大功,又犯下大错,这真是太懂事了,如此一来,自己就不必兑现承诺了,也能名正言顺的,压制一下这条‘贪狼!’

    当然了,曹操心中欢喜,脸上却不露出来,反而一副不徇私情的模样,似乎要重重的处罚呢!

    “大司马无心之失,错手杀伤人命,还望看在功劳份上,从轻发落为好吧!”

    “如今天下大乱,朝廷正在用人之际,还请丞相大人开恩,让萧郎戴罪立功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丕、曹彰、曹植、郭嘉、程昱……以及满营众将,纷纷下跪求情,一则萧逸人缘太好了,不忍让他受罚;二则许攸人品太差了,纯粹死有余辜!

    眼见于此,河北降臣、士族门阀也全都跪下了,萧逸水淹十几万异族骑兵,给他们狠狠出一口气,正好趁机报答一下!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,纵然是老夫的女婿,也决不能例外的,不过吗,萧郎有大功于国,加上文武大员求情,老夫只好法外开恩,小惩大诫一番了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本就不想严惩,正好的顺水推舟了,按照先前的约定,本该加封萧逸‘冀州牧’,改换成了‘幽州牧’,再处罚黄金五百两,作为许攸的丧葬费用,家人也妥善安置起来!

    冀州牧、幽州牧都是封疆大吏,级别上是一样的,以此来奖励有功之臣,也不算违背誓言了,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!

    幽州一带的城池,还控制在袁煕手中,加封萧逸为‘幽州牧’,可以鼓励他奋勇杀敌,早日消灭袁氏残部,另外吗,萧逸的家乡、封地都在幽州,也算一举双得吧!

    处罚的五百两黄金,对于无愁侯府来说,不过是九牛一毛,赔偿许攸的一条性命,也是太值当了!

    至于两颗金印吗,曹操收入自己怀中了,这是明确告诉众人,自己要以丞相之尊,兼任大将军、冀州牧,把军权、政权、治权集于一身,真正的权倾天下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曹军驻扎在邺城附近,修养生息,积蓄粮草,准备明年开春之后,再继续大举北伐,平定幽州、辽东城池,一统中原大地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传来两个消息,一好一坏:

    好消息是,建安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,郭嘉的妻子曹华生下一男婴,重六斤六两,身体健康;同年同月同日,萧逸的二夫人蔡文姬,也生下一个女婴,重五斤七两,母女平安!

    消息传到邺城,萧逸、郭嘉欣喜若狂,设下了盛宴庆祝,并且交换生辰八字,两家定下娃娃亲,群臣纷纷祝贺,礼物堆积如山!

    按照当时风俗,亲家互相取名字,以为秦晋之好:

    郭嘉给女娃取名字:萧伊,乃是出自《诗经》:‘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!’

    萧逸给男孩取名字:郭靖,至于意义吗--呵呵,笑而不答!

    坏的消息是,刘备逃到荆州之后,依靠同宗-刘表的帮助,驻扎新野,招兵买马,还经常骚扰樊城、宛城,对曹军后方形成了威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