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3章 萧郎一怒,剑斩佞臣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嗒!--嗒!嗒!”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萧逸酒醒之后,带着典韦、曹性以及五百亲兵,纵马直奔邺城而去,一则与文武重臣相聚,商议夺取幽州之事;二则献上袁尚的人头,以及两颗黄金大印,也好立功领赏!

    别人立功领赏,都是快马加鞭的,萧逸恰恰相反,信马由缰、徐徐而行,从渤海郡到邺城六百里,还是一马平川的官道,他竟然走了整整十天,也算创下最慢行军记录了!

    事出反常,必有原因,一颗人头、两颗金印,在别人手中是升官发财的宝贝,对萧逸却是烫手山芋,扔了不是,拿着也不是!

    曹操对天盟誓:‘有生擒袁尚者,即为冀州之主’,后来形势有变,再次发布命令:‘追杀袁尚,不论生死,而赏赐不变!’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这条漏网的大鱼,竟然落在萧逸手中,也算是天意弄人吧,问题是,曹丞相的赏赐不好领的呢?

    冀州沃野千里、户籍百万,乃是天下第一大州,得之可以称王称霸,若是落入萧逸的手上,更是如虎添翼一般,足以撼动整个天下了!

    萧逸因为能力太强、功劳也太大了,一直受到曹操的猜忌,如果坐上冀州牧,拥有了更强的实力,猜忌就要变成疑虑了--君若疑臣,则臣必死!

    就算曹操心有顾虑,不敢杀掉第一功臣,也会处处加以防范,慢慢的削掉兵权,最后把萧逸软禁起来,那样可就不好玩了,除非独树一帜、割据称雄,才能保住手中权利!

    萧逸反复考虑过,此时与曹操决裂的话,代价太过惨重了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行此下策,可是不决裂的话,眼前的难关如何过呢?

    有人说了,推掉冀州牧职位,不就平安无事了吗,答案是:君之所赐,臣不得辞,那里推脱的掉呀?

    曹操对天盟誓的,生擒、诛杀袁尚者,即是冀州之主,如果萧逸推辞的话,丞相岂不是食言了吗?

    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何况大汉丞相大人,更是一口吐沫一个钉,如果赏赐没有兑现,势必影响个人威望,以后如何号令三军?如何治理天下万民?

    因此上,曹操再是不愿意,也得咬着牙兑现承诺,加封萧逸为冀州牧,然后吗……一腔怒火,三尺宝剑!

    “太平本是将军造,将军不得享太平,白起坑兵四十万,落得横剑自刎亡,韩信功勋世无双,未央宫中把命丧,为人臣子者,真是进退不得,若无良策,唯有自污?”

    萧逸苦思良久,要想平安无事,唯有设计自污了,就像开国丞相-萧何,因为功劳太大了,只好贪赃枉法、败坏名声,才从刘邦手中逃得一条性命!

    臣子有贪心,也就无野心,君王才会放心,不过吗,萧逸光贪污一些钱财,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,必须犯一个大错误,才能功过相抵!

    “贪污军饷、卖官鬻爵……罪名有点小了,烂醉如泥、贻误军机……似乎还不够分量,实在不行的话,臭揍曹丕、曹植一顿,姐夫打小舅子,也不是啥大罪过呀?”

    萧逸冥思苦想,如何给自己弄一个罪名,可惜没一个够分量的,总不能骚扰百姓、强抢民女吧?

    以萧逸的身份地位,只要勾勾手指头,有的是美女自荐枕席,睡完还不用负责任,何必去强抢呢,恐怕是争先恐后了!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的话,只好杀一个人人厌恶,又有一定名望的人……问题是,这样的人也不好找呀?”

    一路冥思苦想,一路摇头叹气,萧逸几乎要绝望了,直到他策马进邺城,终于见到一个大救星--许攸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夏侯将军下马说话,汝可知打败百万袁军,谁的功劳最大吗?”

    “程军师运筹帷幄,倒也有些本领,可敢与我比功劳吗?”

    “鬼才算什么东西,曹营第一谋士之位,理应归老夫才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攻克邺城之后,许攸可是抖起来了,犹如衣锦还乡一般,每天游走门阀府邸,利用吹牛、威胁得办法,勒索了大量的财物!

    弄一点钱财也就罢了,他还以第一功臣自居,傲视曹营文武重臣,整天的摆臭架子,夏侯惇、夏侯渊、程昱、郭嘉……全不被他放在眼里,而且言语刻薄无礼!

    因为许攸是丞相的故人,也是官场上的前辈,大家不愿太较真了,总是处处谦让与他,那知道,许攸一天比一天猖狂,竟然压到曹操头上了!

    “曹阿瞒听着……若是无我相助,汝能进邺城之门否,既然立此大功,何不酬以三公之位,授予军政大权呢?”

    一次庆功宴上,许攸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直呼曹操的小名,言语狂傲无比,简直嚣张到了极点!

    在许攸的看法中,不是自己背叛袁绍,泄露乌巢屯粮的秘密,曹操是打不赢官渡之战的,自然也夺不下邺城,因此上,自己才是第一功臣,应该受到更高的封赏!

    此言一出,百官大惊失色,无论是官方、民间,直呼一个人小名,都是非常无礼的,就跟骂人差不多了,至于索取三公之位、军政大权,这是要跟丞相大人平起平坐吗?

    好在曹操城府很深,只是微微一笑,就继续与众人饮酒了,可是心腹之人清楚,丞相大人已经动了杀机,只是河北尚未平定,不宜杀戮有功之人!

    这件事情过后,许攸非但没有收敛,反而变本加厉了,丞相大人都退让三分,谁还敢与我比较呢?

    不过吗,人一旦走上装逼之路,就无法停下来了,只会越玩越大,直到把自己玩死为止!

    “哈哈!-能与萧郎相遇,真是三生有幸,还请下马交谈片刻,老夫有肺腑之言相告!”

    许攸在街上闲逛,正好看到萧逸进城,立刻拦住了道路,一脸的傲然之色,文武百官都让自己踩过了,这个也不能放过呀!

    “子远先生当街拦路,不知有何赐教,本大司马军务繁忙,还请长话短说吧!”

    萧逸端坐马上,双眼望天,心里却乐开了花,苦苦寻找的‘倒霉鬼’,自己送上门来了!

    “我乃丞相故友、首功之臣,小辈还不速速下马,向老夫躬身赔罪!”

    “我乃当朝大司马,营中上将军,老匹夫还不速速下跪,向我磕头赔罪!”

    “哇!哇!--真是气死老夫了,黄口小儿不识礼数,白白披了一张人皮!”

    “呸!呸!--真是气死小爷了,无耻老儿背主求荣,岁数都活到狗身上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攸当街拦路,本想踩踩‘天下第一名将’,也好涨涨自己的威风,那知萧逸更加狂傲,根本没拿他当一根葱!

    二人唇枪舌剑,越吵火气越大,许攸一个文弱酸儒,只会乱喷口水罢了,萧逸可是手握宝剑,有了动武的架势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街上的人群慢慢汇聚,都来看二人吵架了,国人本就喜欢热闹,何况是两个大官吵架,几十年也难得一见呀,因此人越来越多,围了个水泄不通!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,手持利刃,莫非要当街杀人不成,今日你要么杀了老夫,要么向老夫下跪认错,否则决不罢休!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手按剑柄,许攸也吓出一身冷汗来,鬼面萧郎杀人如麻,乃是有名的煞星,自己没事招惹他做什么,因此也萌生了退意!

    如果周围没有人,也就溜之大吉了,谁不害怕杀神呀,问题是,闹得动静太大了,周围人山人海的,自己要是认栽了,以后还怎么混呀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攸向前走了几步,还伸出了自己的脖子,准备做一次‘滚刀肉’,丞相大人都让我三分,一个大司马又敢怎样?

    “呵呵!-萧某纵横天下,只拜天地君亲师,余者皆不屈服,老匹夫既然找死,我就成全你吧--杀!”

    萧逸冷笑几声,手中寒光一闪,鲜血飞溅,人头落地……又过了片刻,无头死尸轰然倒地!

    许攸人头打几个滚,停在了一堆粪土旁边,大口张开,双目圆整,充满了恐惧、后悔之色--鬼面萧郎,招惹不得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