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9章 天残客栈,哑巴小童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嗒!--嗒!嗒!”

    冀州中部-清河郡内,一条山野小路之上,数十名骑手策马扬鞭,正在一路向东疾驰着,他们携带利刃、背负弓箭,穿着曹军将士的服饰,却没有胜利者的从容,反而略显慌张神色,似乎在逃避着什么!

    他们穿密林、过荒野,专门走偏僻的小路,沿途遇到曹军营寨,也是远远的绕过去,犹如避猫的老鼠一般,行迹十分的古怪!

    长途跋涉,人马俱疲,在一条小溪旁边,队伍终于停下休息了,一些人分散开来,手持强弓硬弩,警惕周围的情况;另一些人捡拾干柴,生火取暖,又取出携带的面饼,放在火堆上烧烤着!

    “荒山野岭之中,没有住户人家,只剩一些黑面饼了,还请三公子勉强用一些吧!”

    黑面饼烤好之后,先递给一位青年人,此人面裹黑纱,一路上不言不语的,也不露出面容,显的很是神秘!

    接过黑乎乎的面饼,青年人目露嫌弃之色,一副吃猪食的样子,又摸摸饥饿的肚子,还是解开了黑纱,勉强的啃食了几口,并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,正是神秘消失的--袁尚!

    袁尚文治武功皆不行,却也有一点小聪明,知道邺城守不住了,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,他挑选了二十多名护卫,换上曹军将士的服饰,提前躲进了民宅之中!

    等到邺城四门失守,曹军人马疯狂涌入,局势一片混乱之际,他们偷偷摸摸的出来,混入曹军大队之中,再悄悄的溜出南门,而后逃之夭夭了!

    南门是曹操亲自坐镇,兵马数量最多,防守也最严密了,可是谁也没想到,袁尚如此大胆,敢于逆向突出重围,结果真让他跑掉了,也算是百密一疏吧!

    河北四州之地,并、青、冀尽皆失守了,只剩下一个幽州,还在二公子袁煕掌握中,出乎意料的是,袁尚没有投奔二哥,反而一路向东急行,直奔渤海郡而去!

    袁尚心里清楚,自家二哥心狠手辣、野心勃勃,一直盯着大将军之位,自己若投奔过去了,恐怕不出一天时间,就要人头落地了!

    俗话说:‘狡兔三窟,以防不测’,袁氏四世三公,底蕴极为深厚,岂会没有一条退路呢,袁尚前往渤海郡,乃是有一个大秘密!

    袁绍没有举兵之前,当过渤海郡的太守,而后以此为根本,占据了河北四州,为了预防不测,他把袁氏几代积蓄的财宝,全都藏进了一个山洞中,还绘画成了藏宝图,作为袁氏家族的底蕴!

    袁尚身为爱子,也是内定的继承人,因此知道这个秘密,他准备前往渤海郡,偷偷的取出宝藏,招兵买马,积蓄粮草,再与曹军一决胜负!

    事成的话,可以恢复河北之地,继续袁氏家族的辉煌;若是不成呢,就找个地方隐居起来,做一个富家翁算了,反正凭着家族宝藏,足够自己挥霍十辈子了!

    “呕呕!……该死的曹孟德,占我城池,夺我财富,还逼的本公子狼狈而逃,等我卷土重来,一定食汝之肉、饮汝之血!”

    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,袁尚出身贵胄,自幼锦衣玉食惯了,那吃过粗糙的面饼呀,勉强的咬了几口,划的嗓子眼生疼,根本就咽不下去,反而吐出几口酸水来!

    气的袁尚直翻白眼,把面饼扔到了地上,狠狠地踩了几脚,就像踩自己最恨的几个人:曹操、萧逸、袁煕……还有见死不救的刘表,他若肯出兵偷袭许昌,自己也不会一败涂地了!

    是非之地,不可久留,稍事休息之后,队伍继续上路了,可是没跑出几十里,又中途停了下来,原来袁尚饥饿难忍,逼着手下去找酒肉,还发起了脾气!

    “荒郊野外的,又要躲避曹军追查,有口面饼就不错了,那里有酒肉呢,三公子还是忍耐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我乃四世三公之后,岂能与山村野人一样,吃这种猪狗之食呢,速速寻一些酒肉来,否则打死你们这些奴才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是铁,饭是钢,在饥饿的折磨下,袁尚变得异常疯狂,竟然轮起了马鞭子,抽打随行的护卫们,逼着他们去寻找酒肉!

    一路逃窜,忍饥挨饿,护卫们也很疲惫了,此时又挨到鞭打,岂能没有怨恨呢,又不敢当面顶撞袁尚,只好分成了两批,一部分留下守护,一部分四处寻找酒肉!

    邺城失守之后,袁尚死性不改,依旧的作威作福,护卫们也离心离德了,他们暗中商量过,只等寻找到藏宝地,就结果了袁尚的性命,而后分取金银、各奔东西,过自己的小日子去!

    可是找到宝藏之前,他们必须隐忍着,不能让袁尚出了意外,等到钱财到手之后,一定让他大卸八块、尸骨喂狗,也好出胸中一口恶气!

    “三公子鸿福齐天,前面找到一家客栈,虽然简陋了一些,却有喷香的酒肉,大家正好修整一下!”

    天无绝人之路,一名护卫跑了回来,脸上带着浓浓的喜色,原来找到了一家客栈,而且周围十分僻静,不用担心曹军搜查!

    众人连日奔波之下,早已经疲惫不堪了,而且距离曹军已远,警惕性也放松下了,听说酒肉可以享用,顿时来了精神,快马跑了三十余里,果然见到了一处客栈!

    小客栈位于三叉路口上,分成前后两部分,前面是用饭的地方,摆着七八张原木桌子,门口有几口大酒缸,房檐下挂着腊肉,皆是一些山鸡、野兔、野猪之类的!

    后面是两排矮房子,青石奠基、黄泥砌墙、干草为顶……充满了山野气息,院子虽说简陋了一些,却也收拾的干净,还有渺渺的炊烟升起呢!

    前面挂着一个招牌,上面四个大字:天残客栈,字迹虽然工整,可是笔力不足,仿佛出自幼童之手,而且名字古怪,让人不解其意,旁边还有一副对联,内容同样难解:

    上联:先天已缺后天补,谁知天命?

    下联:真我不失妄我消,其奈我何!

    “嗖!--嗖!嗖!”

    陌生之地,不敢轻入,护卫们分散开来,查看周围的情况,确定没有危险之后,这才陆续进入小客栈,然后吗,他们就明白对联的涵义了!

    “客人们大驾光临,小店是蓬荜生辉,这里有山野腊肉,入口肥而不腻,还有自酿的好酒,喝上一口,回味无穷!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掌柜坐在柜台里,见到有客人进来,立刻热情的招呼着,却不起身迎客,并非他不知礼数,而是没有双腿,膝盖下空荡荡的!

    前面有四名伙计,一个断了左臂,一个折了右手,一个断了左腿,还有一个是独眼龙,正在收拾桌椅、烧水做饭,虽说行动不方便,却也颇为勤快!

    还有一名六七岁的小童,坐在客栈的门槛上,手持一块尖石子,正在地上写写画画的,似乎在涂鸦什么!

    里面六个人,竟有五个残废,难怪叫‘天残客栈’,真是名副其实呀,弄清情况之后,袁尚等人彻底放心了,他们有二十多个武士,对方只是五个残废、一个幼童,而且是手无寸铁,根本翻不起大浪来!

    不过吗,五个残废目光冷静、做事沉稳,应该受过严格训练,身上的各处伤口,也是刀剑留下来的,由此可以判断,他们上过战场,是一群退伍的伤兵!

    河北连年征战,又屡战屡败,伤残的士兵不计其数,或是回到家乡,靠着亲人们养活,勉强的混口饭吃;或是沿街乞讨,倒毙于沟壑之间,其状惨不忍睹!

    这几个人身残志坚,在乡下开个小客栈,能够自食其力,也算伤兵中的另类了!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酒好肉,尽管的全拿上来,大爷们吃喝好了,自然不会亏待你们的,若是服侍的不周到,小心砸了你们的破客栈!”

    护卫们跟随袁尚久了,专横跋扈,欺男霸女,平时没少做坏事,此时戒心稍松,顿时原形毕露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袁尚也解开黑纱,露出了本来面目,而且荒山野岭之中,皆是一些乡野村夫,不用怕有人认出自己!

    “军爷们尽管放心,小店价格公道、童叟无欺,酒菜是出名的好呀,附近来往的行人,全在此处打尖住店的……小艾子去后面,告诉他们‘多用点心’,一定把军爷们伺候好了!”

    看着大呼小叫的‘曹军’,断腿掌柜略有一些疑惑,谈笑间又仔细打量起来,等看到袁尚的面容上,身躯不禁微微一振,又很快的恢复平静了,可是一双眸子之中,露出复杂的情绪……震惊、怀疑、焦虑,以及深深的仇恨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嗖!”

    听到掌柜的呼喊,小童立刻站了起来,却不开口说话,而是闪着一双大眼睛,用手指着小脑袋,示意自己听明白了,原来他也是个残废--小哑巴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