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9章 曹氏之患,在于萧墙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司马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功勋无人可比,今日受此轻待,真是岂有此理?”

    “曹丞相如此安排,的确有失人心了,莫非要飞鸟尽、良弓藏,狡兔死、走狗烹……此事不得不防呀!”

    “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奋起一搏,咱们挥师西进,占据关中、并州、凉州,再封闭函谷关大门,未尝不能割地为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玄甲大营-中军帐内,马六、大牛、典韦、高顺、宋宪、魏续、张绣、曹性……一个个面露怒色,议论纷纷的,都在为萧逸感到不平,也为前途感到担忧呢!

    出师北伐以来,萧逸的功劳最大了,先是攻克并州,战败匈奴,设计夺回了前套平原;而后东进救援,以水代兵,消灭了十几万异族铁骑,如今胜利在望,邺城指日可破,却被人一脚踢开了,岂非慢待功臣吗?

    邺城乃是袁氏老巢,也是河北第一名邑,里面的金砖银锭、奇珍异宝……可是堆积如山,还有数不清的美貌娇娥,现在放弃了攻城,对于在座将领们来说,等于少了一个发财机会,众人岂能不怨呢?

    怨则恨,恨则怒,武将本就脾气火爆,顿时的爆发出来了,纷纷的指责丞相不公,有伤功臣之心,有人主张联名上奏,强行讨回一个说法,有人建议脱离曹营,干脆割地称雄算了!

    面对众将的激烈言论,萧逸一言不发,脸上更是无喜无悲,只是聚拢幽冥般的目光,紧盯着一副冀州地图!

    冀州沃野千里、户籍百万,又是重要产粮区,仅以繁华富庶而言,冠绝天下十三州,不客气的说,十个并州加起来,也及不上一个冀州,只有荆州、益州勉强望其项背了!

    世人常说:‘得冀州者得中原,得中原者得天下’,这样一块龙兴之地,谁不想弄到自己手中呢,以萧逸的城府之深,此时也怦然心动了!

    问题是,盯上这块大肥肉的,不止自己一个人,自家岳父也是虎视眈眈的,在原来的历史上,曹操平定河北之后,没有委任其他人,而是亲领‘冀州牧’,就算他权倾天下,进封魏王之后,依旧没放弃冀州,反而坐镇邺城,遥控大汉朝廷!

    由此可见,冀州牧的位置,曹操不会让给他人的,别说是自家女婿了,就是亲儿子也不行,除非有一天,奸雄魂归地府了,才会放下手中权柄!

    萧逸投靠曹氏十年了,南征北战,东挡西杀,渴饮刀头血,困卧马鞍间,受了无数的辛苦,也立下无数功勋,如今胜利在望之际,却频频的受到压制,心中岂能没怨恨呢?

    不过吗,无论有多少怨恨,也要暗藏心中、隐忍不发,以江山社稷为重,至于众将‘挥师西进,割据称王’的建议,萧逸也反复考虑过,却无法真的实行,不是没实力,不是没胆略,而是心中不忍!

    一则:曹营集团南征北战,扫荡群雄,马上要统一中原了,如果萧逸割据称王,势必与曹操决裂,刀兵相见,生灵涂炭,中原再次陷入战乱,自己又于心何忍呢?

    二则:十年时间,朝夕相处,萧、曹两氏之间,早已血脉相融、割舍不断了,曹操、曹节、曹丕兄弟……郭嘉、荀彧、荀攸……一旦发生了决裂,萧逸的亲情、爱情、友情都会损失殆尽,代价实在太沉重了!

    不能决裂,只好隐忍,可是心中一口怨气,又实在不吐不快,萧逸摸着小黑脸,思考着应对之策……曹氏最大的问题,不在沙场之上,而在萧蔷之内!

    “子桓奉丞相大人之令,前来拜见大司马,并慰劳一众将军们,沙场征战,劳苦功高!”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曹丕突然来到大帐内,手持一份丞相钧令,后面跟着十几名随从,全捧着金印、盔甲、宝剑、房契……皆是犒赏之物!

    曹操一世奸雄,精通权谋之道,知道自己的手段有伤人心,也害怕激起内部矛盾,因此派次子-曹丕前来,大肆封赏一众将领们,弥补双方间的裂痕,顺便试探萧逸的反应,是否有拥兵自立之心?

    “无愁代全营将士,多谢丞相大人赏赐,恩如天高,德比海深,唯有尽忠职守、奋勇杀敌,方能回报万一!”

    萧逸上前躬身行礼,一副感激涕零之状,心中的不满情绪,一点也没流露出来,而后双手接过钧令,翻看上面的内容!

    奸雄出手,果然大方,马六、大牛、典韦、高顺……一众将领们,或是加官进爵,或是封妻荫子,人人皆有封赏呢,钱财、住宅、良田、美女……更是应有尽有!

    另有黄金十万两,铜钱一百万串,绸缎二十万匹,以及大量的美酒、牛羊,用来犒赏普通士兵,狠狠的下了一场‘金钱雨!’

    其中有一份特殊赏赐,是专门给萧逸的,不是官职、爵位、钱财、美女……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,而是一份‘敕封诏书!’

    敕封萧逸的师傅为:金阙云宫-九穹历御-万道无为-出尘真人,位列道家正神之一,可以盖庙宇、塑金身、设祭坛,朝廷出资奉养,永受香火祭祀!

    萧逸来历神秘,号称开国丞相-萧何之后,却不知其父母姓名,也没有兄弟姐妹、同族亲眷,为此有人四方查证过,却没有任何的线索,还有人冒充萧氏族人,跑到无愁侯府认亲,全被乱棍打了出来!

    也有人私下询问马六、大牛,想要了解一些情况,可是二人支支吾吾,也说不出什么来,他们认识萧逸的时候,已经是十三岁少年了,之前则是一片空白,仿佛从天而降一般!

    世人只知道的,萧逸是幽州-渔阳人氏,曾经当过小道士,有一位恩师法号‘出尘子’,就连无愁侯府的家庙里面,也供奉着老道的灵牌!

    曹操以此为切入点,高高的捧起老道,敕封道家正神之一,萧逸怀念师傅恩德,一直想要有以回报,自然无法拒绝了,如此一来,双方的关系也就缓和了!

    黄巾之乱以来,道家日渐衰微,萧逸继承师恩遗愿,有振兴道家的使命,正好达成一个政治交易:一个统兵征战,开疆拓土,继续做曹氏的能臣;一个利用手中权势,帮助道家复兴,完成萧逸的心愿!

    “恭祝各位将军,沙场再建新功,荣华富贵,公侯万代!”

    “胜饮!-胜饮!--今天大家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萧逸大摆酒宴,与一众将领们庆功,又派人把黄金、铜钱、绸缎、酒肉分发士兵,全军上下,尽情欢乐!

    曹丕也留下来了,四处游走,频频举杯,与将领们联络感情,为自己创造人脉,趁着酒性正浓,众人熏醉之际,他又回到萧逸身旁,偷偷问了一个难题--如何争储?

    曹操出师北伐以来,一方面运筹帷幄,决胜沙场,消灭平生劲敌袁氏,另一方面暗暗观察,考验子嗣,看看谁适合做继承人!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吗,几位公子各有特色,曹丕机敏、曹植聪慧、曹彰勇敢,让他们的父亲也难以取舍,至于谁能得到储位,恐怕还有一番争夺呢?

    曹丕此番前来,一是封赏众将领,收拢军中人心,为自己上位制造声势;二是寻求萧逸的支持,讨教一个办法,也好夺取储位!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得人心者得天下,二公子若想得偿所愿,还需在人心上下功夫,平时尽忠尽孝,做一个好儿子,更要一个好哥哥、好弟弟,大公子的忌日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曹家几兄弟,萧逸一视同仁的,从不参与储位之争,也免的引火烧身,可是现在吗,一报还一报,自己也要政治站队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逸一口饮尽杯中酒,而后贴在曹丕耳边,轻轻的嘀咕起来,后者则面露喜色,频频点头称是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没过几天,萧逸率军出征,开始攻城略地了,人马分成了三路,马六统军攻打广平、巨鹿、常山、中山几郡,张绣统军攻打阳平、平原、乐平几郡,萧逸亲自攻打清河、安平、渤海、河间……大军如潮,浩浩荡荡,横扫冀州城池!

    袁军屡战屡败,人马折损殆尽了,那有力量抵抗着,因此‘萧’字大旗所到之处,各郡、县望风而降,乖乖的归顺了,一点麻烦也没遇到,短短一个多月时间,就拿下了冀州十二郡之地,也截断了袁尚所有退路!

    攻城掠地之后,萧逸屯兵于渤海郡,积蓄粮草,操练兵马,为下一步进攻幽州,做好各种准备,终于要打回自己的老家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夏侯惇、夏侯渊的东路人马,也攻克了青州全境,而后挥师西进,与大队人马汇合于漳水,邺城犹如一座孤岛,陷入曹军的汪洋大海之中!

    同样的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三兄弟,也聚集在了一起,曹氏的储位之争,也要进入**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