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7章 创造一个奇迹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神龟预测阴晴,果然精准无比,黎明时分,连续半个多月的秋雨,终于慢慢的停止了,紧接着,一轮红日跳出天际,炙热无比,光芒万丈,照亮了整片大地,而出现在人们眼中的,却是一幅震撼的画面!

    一夜之间,邺城附近数十里区域,全部化成了水泽之国,深处三四丈,浅处**尺,蛙鸣阵阵,游鱼成群,原来的高岗、土坡,也变成了一座座孤岛,仅露出小小的顶端!

    放眼望去,水面上漂满了杂物,树枝、枯草、旗帜、帐篷……人马尸体随处可见,死状更是狰狞恐怖,也有少量的幸存者,或是爬在树梢上,或是挤在小岛中,浑身湿透,瑟瑟发抖!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金银珠宝-比不上一个馒头,尊贵身份-顶不上一件衣物,又冷又饿的士兵们,彻底的失去了理智,为了争夺一点衣食,或者一片逃生的木板,他们不惜拔刀相向、自相残杀,甚至野兽一样的撕咬!

    不少人暗暗的发誓,只要逃得一条性命,他们立刻返回草原上,终生不踏入汉土一步,而且要告诉子孙后代,永远不要与大汉为敌,他们会邪恶法术,可以呼风唤雨、兴风作浪……

    鲜卑人最是惨了,营地的位置最低,又第一个受到洪水冲击,人马死伤不计其数,几乎是全军覆没了,大首领-轲比能也被淹死了,变成了鱼鳖的食物!

    辽东大营情况略好,凭着少许的缓冲时间,以及较高的地势,好歹逃出去一两成人马,余者死于波涛之内了,世子公孙康下落不明,也不知是死是活!

    乌丸人的运气最好了,营地附近有几处高坡,将士们纷纷上去躲避,竟然生还了万余人马,而后捞取水中浮木,以头发、马尾编成木筏,逃到了安全地带去!

    洪水来临之时,蹋顿、袁煕正在营中密谋,感觉大事不妙,二人拔腿就跑,居然也逃得了性命,他们不敢再停留了,勉强聚集了残余人马,直接逃往幽州去了!

    乌丸、鲜卑、辽东十几万人马,可谓是一败涂地了,邺城的情况也不乐观,四面被水围困不说,洪水还冲进了城内,平地水深三四尺,虽说没淹死几个人,却严重影响了生活!

    “呜呜!--洪水突至,乃是天罚,此皆袁氏之罪孽也,弑父屠兄,天理不容!”

    “此乃天灭袁氏也,我等若是执迷不悟,必然没有好下场,不如提早投靠曹丞相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街道、房屋、床榻、家具……全浸泡在污水中,人们只能爬上房顶躲避,没有被褥御寒,没有干柴取暖,一口热饭也吃不上,百姓们哭嚎震天,全在痛骂袁尚失德!

    袁军将士也是一样的,面对着滔滔洪水,加上又冷又饿的,彻底的丧失了斗志,纷纷脱下盔甲,仍掉刀枪,或是偷偷的回家,看望自己的妻儿老小,或者用门板划出城去,准备向曹军投降!

    “堤坝崩溃,洪水泛滥,此必是曹军诡计,谁可以退水、退敌,保护邺城平安无事,本大将军不吝万金之赏!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别无良策,唯有放弃了邺城,前往幽州一带躲避,同时聚拢残余将士,或许可以收复失地!”

    “四面皆是洪水,又有曹军虎视眈眈,那里逃的出去呢,莫不如与曹操谈判,割地称臣、遣送人质,或许有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袁尚也慌了手脚,只好召集文武官员,一起商议应对之策,可是事已至此,就是白起、孙武复生,又有什么办法呢,无非是逃跑、投降两条路罢了!

    文武官员、士族门阀全都明白,洪水围城,兵无斗志,袁氏大厦将倾了,他们现在考虑的,不是如何退敌,而是如何自保,唯一生路就是投降曹军,不过吗,要想保住荣华富贵,必须准备一点见面礼,比如说打开邺城大门,或者割下某人脑袋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”

    “杀!--杀!杀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曹军全线出击,大队人马渡过了漳水,先在四周高处扎营,紧紧的围困住邺城,而后派出大量人手,搜索三部残余人马,顺便打捞战利品!

    早在半个月之前,曹军就移营高处,用来躲避洪水,同时秘密传令将士,砍伐树木,制造木筏,又挑选精通水性、善于驾船的士兵,现在都派上用场了!

    大灾之后,必有大疫,水面上浮尸无数,如果不处理干净,很容易引发瘟疫的,曹军四处打捞尸体,而后扔进深坑掩埋,遇到生存的敌兵,也统统的俘虏过来,留着作为苦力使用!

    不费一兵一卒,歼灭异族十几万人马,这样辉煌的胜利,足以名垂青史了,曹军打扫战场之余,也在深深地佩服大司马,果然是鬼神莫测、无双良将!

    另外吗,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三部人马,烧杀劫掠,无恶不作,漳水两岸百姓深受其害,此时纷纷驾着小船,前来相助曹军,顺便出胸中一口恶气!

    百姓们划着小船,举着长钩,在水中四处搜寻着,找到兵器、盔甲、旌旗,以及生还的战马,全都送到曹军大营,换取一些粮食、布匹,也好贴补家之用!

    如果遇到残存的敌兵,百姓们二话不说,全部杵进河水中,一个活口也不留下,真是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呢!

    以水代兵,大功告成,下一步,就该封堵堤坝缺口,让漳水回归故道了,否则的话,洪水泛滥成灾,就要淹没邺城,里面几十万汉家百姓,可就难以存活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漳水岸边,数千掘子军集结待命,准备了大量的石块、沙袋、绳木桩……用来封堵豁口,萧逸站在高坡上,亲自指挥一切事宜,誓要驯服这条‘孽龙!’

    大雨停止之后,水势平稳了许多,萧逸又派出人手,打开了南岸十二条沟渠,进一步的降低水位,可是封堵堤坝豁口,依旧是困难重重!

    “启禀大司马,豁口扩大,水势甚疾,末将带人投下石块、沙袋,瞬间就被冲跑了,实在难以封堵住!”

    黄鼠神色紧张,上前禀告情况,经过一夜的猛烈冲击,豁口扩大到了二十余丈,河水源源不断的冲出,一天之内不能封堵住,邺城恐怕就淹没了!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,我已有完全之策,一定能够封堵豁口,让弟兄们听令行事吧!”

    萧逸目视滔滔河水,露出自信的笑容,记得十三岁的时候,神州大地爆发了洪灾,万里长江,处处危机,子弟兵们严防死守,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战胜了洪灾!

    为了支援抗洪救灾,自己捐了两个月零花钱,可是一笔‘巨款’呢,还天天蹲在电视机旁,观看封堵豁口的直播,也学了不少知识呢,今日正好拿来一用!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河道上驶来一支船队,皆是三四丈的走舸,上面堆满了大石块,吃水线压的非常低,两侧有十几名水兵划桨,浩浩荡荡,逆流而上,负责指挥船队的,正是河北名将-蒋奇!

    蒋奇出身寒门,自幼以打渔为生,因此精通水性,数日之前,他接到萧逸的命令,搜寻船只,搬运巨石,停在漳水下游待命,就是封堵豁口之用!

    船队来到豁口附近,水手们拔出船底木塞,而后汇聚在一条船上,飞快的向岸边划来,十几艘装满巨石的大船,则缓缓的沉入了河底,而豁口附近的水流,也随之变的缓慢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掘子军搬来大量巨石,先在上面凿出牛鼻孔,而后用铁锁串联起来,依次推入了豁口里面,巨石相连,重有万斤,水流冲击不动,变得更加缓慢了!

    趁此机会,士兵们扔石块、投沙袋,迅速的修补堤坝,两边齐头并进,只用了大半天时间,就完成了堤坝合拢,波涛汹涌的漳水,终于被驯服住了!

    “万胜!万胜!---大司马万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胜利完工之后,将士们挥舞手臂,高呼口号,声音一浪高过一浪,凭着区区几千人马,竟然打败了十几万敌军,而且不伤自家百姓,他们创造了一个奇迹,他们必将青史留名!

    封堵完成之后,萧逸又传下命令,在两侧的黄土堤坝上,大量的种植松柏,以根固土,防止水患,若干年后,松柏累累,枝叶茂盛,两岸皆是青绿之色,‘黄龙峡’的名字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-青龙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