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5章 从来天意最难测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常言道:‘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’,经过仔细的搜寻,反复的对比,整整用了三天时间,丁斐找到一处绝佳地点,也是漳水险要之一--黄龙峡!

    黄龙峡位于漳水上游,地势险恶,河道扭曲,两侧是黄土高岗,从高处俯瞰下去,犹如一条黄色巨龙匍匐在地,而且上下落差极大,水流发出隆隆巨响,真好像巨龙咆哮一般,故而以‘黄龙’为名!

    丁斐仔细的测算过了,此处地势高、水流疾,距离运河旧道又近,掘开了堤坝之后,只要几柱香的时间,洪水就能冲到邺城外围,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三部人马,就是想逃跑也来不及了!

    黄鼠也带人打了洞,地下都是黄色泥土,挖掘起来并不困难,只需要半个晚上,他们就能钻出个豁口,而后河水倾泄而下,自然会把豁口扩大的,堤坝也就崩塌掉了!

    位置选好了,人手备齐了,接下来,就是掘堤的时间了,必须恰到好处,选在大雨要停未停之时,时间选晚了,水势杀伤力不足,时间选早了,洪水一发不可收拾……

    自古天意最难测,何时狂风暴雨,何时雨过天晴,谁又能说的准呢,将士的心都提了起来,人力已经用尽,剩下就看天意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,居善地、心善渊、与善仁、言善信、政善治、事善能、动善时;夫唯不争,故无忧……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黄昏时分-中军帐内,萧逸端坐帅案之后,手捧一卷《道德经》,正在摇头晃脑、高声朗读,一副稳如泰山的架势,读到高兴之处,还发出爽朗的笑声!

    帅者,全军之魂魄也,纵然泰山崩于前,也要纹丝不乱的,统帅气定神闲,士兵就有了主心骨,齐心合力,共渡难关,相反的,统帅若是慌乱了,纵然有百万雄师,也会瞬间土崩瓦解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统帅也是血肉之躯,也会恐惧、急躁、忧虑、怀疑……全凭一颗坚强内心,克服各种负面情绪,胜利者-成为天下名将,失败者-沦为他人笑谈!

    萧逸高声朗读,就是为了安抚军心,至于强大的精神压力,只能自己默默的承担了,真好似百爪挠心、千虫噬骨一般,让人痛不欲生!

    帅案的角落边上,放着一个青花瓷缸,里面铺着细纱、盛着净水,金钱龟就放养其中,欢快的四处游动,追逐着几条小鱼,一点倦意也没有呢!

    这是诚心祈祷之后,天地赐予的神龟,很受萧逸的宠爱,专门放在帅案上,每天亲自喂养鱼虾,还给它起了一个名字:长寿老祖!

    天下大乱,诸侯争霸,英雄、奸雄、枭雄、阴雄……各展才略,龙争虎斗,谁又能笑到最后呢?

    龟者-长寿之物,笑看风起云涌,历经千年不灭,萧逸以此告诫自己,好好睡觉,好好娱乐,每天多吃几碗饭,争取活的长久一些,只要把奸雄、枭雄……全都熬死了,自己就是胜利者了!

    另外吗,神龟通灵,预测阴晴,它玩的很是开心,说明大雨不会结束,掘堤时间还没成熟,这让萧逸颇有心急,以至于内火上升,双目微微泛红!

    七千人马潜伏于此,利用‘灯下黑’的原理,可以瞒过敌人一时,不能瞒过敌人一世,如果袁军察觉到什么,进而大军合围过来,后果不堪设想呢!

    还有一个危机是辛毗,此人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当面揭发萧逸,反而暗暗的相助,不过吗,人心难测,反复无常,谁敢保证他会反悔,不会为了荣华富贵,出卖萧逸的行踪呢?

    多在这停留一天,就多一分危险,而且是灭顶之灾,可是大雨迟迟不见减弱,部下们忧心忡忡呀!

    他们或明或暗,用最委婉的方式,先后劝谏过萧逸,要想摆脱眼前危局,可有两种选择:

    一是放弃原来计划,迅速的撤到漳水南岸,与大队人马汇合,接下来是战是和,可与众将军、谋士慢慢的商议,集思广益之下,总有克敌制胜的办法!

    再说了,曹军北伐以来,其余两路尽皆受阻,唯有萧逸指挥的西路军,攻城略地,屡战屡胜,占领了并州全境不说,还夺回了前套平原,战功无人可比,就算‘以水代兵’失败,也不影响大司马的功绩了!

    二是放下一切顾忌,直接掘开了堤坝,放水淹没敌军大营,只要一夜时间,便可成此大功了,至于死伤一些百姓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翻开青史看一看,秦军灭魏之战,以黄河水灌大梁城,淹死百姓不计其数;韩信破龙沮之役,也是以水代兵,淹没无数城池、田园,谁又责备过他们吗,这叫‘成大事者,不惜小民!’

    黄鼠私下表示过了,只要大司马默许,他立刻掘开堤坝,放水淹没邺城,至于随后的骂名,全部由自己来背负,与萧逸没半点关系,最多是御下不严罢了!

    水淹邺城,骂名千载,甚至会人头落地,这是豁出去性命,也要报答大司马呀,拥有这样忠心的属下,堪称人生一大幸事!

    不过吗,男子汉、大丈夫,岂会用部下的鲜血,染红自己的官服呢,萧逸当场拒绝了,而且传令将士们,没有自己的命令,谁也不许轻举妄动,违令者-诛灭三族!

    至于掘堤放水的时机,只要继续等下去,一定会出现的,除非苍天瞎眼,神灵不佑?

    萧逸的烦恼很多,除了北伐战事之外,还在思念家中的亲人,出征已经大半年了,曹节、甄宓身体恢复的好吗,奶水是不是充足,两个宝贝儿子吃的饱吗,是不是该长乳牙了?

    小静新婚燕尔的,夫妻恩爱与否呢,郭奕是不是又挨揍了;蔡文姬快该生产了,据说怀的小才女呢,希望她遗传母亲多一些,要是像自己一样小黑脸,长大就怕嫁不出去了!

    “秋雨连绵,湿气透骨,还请大司马用些饭食,饮上几杯热酒,也好驱除体内寒气!”

    娇嫩的关怀声中,稻香迈步进入大帐,步伐轻盈,仪态万千,犹如山中精灵一般,手中托着一只炖好的野鸡,一壶烫好的美酒!

    稻香是华佗的高徒,聪明伶俐,心地善良,学的一身奇妙医术不说,还弄得一手好药膳呢,随军征战以来,一直负责萧逸的饮食起居,侍候得很是周到!

    “哈哈!-野鸡炖山参,养气又提神,今天有口福了……咕噜!”

    忙了大半天军务,萧逸正感到饥饿呢,连忙接过了酒菜,一阵的狼吞虎咽,美酒也是一饮而尽,吃饱喝足之后,这才端详起佳人来!

    记得初遇之时,稻香还是豆蔻年华,身材也很玲珑可爱,萧逸经常把她放在马背上,纵横驰骋,呼啸原野,当成妹妹一样宠爱着!

    几年时间过去了,小姑娘慢慢的长大了,身材修长,胸膛饱满,可谓是亭亭玉立,颜值不逊色府中几位夫人,就像一朵初开的花蕾,已经可以任君采摘了!

    俗话说,暖饱思**,看着面前的美人,萧逸也开始心动了,其实二人之间呢,早就是郎有情、妾有意了,侯府上下也把稻香视作七夫人,就连每个月的份例银子,也与甄宓、赵雨、蔡文姬是一样多的呢!

    有花堪折只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,萧逸心火上升、手随意动,轻抚佳人的玉腕,而后四处游动起来,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呢!

    “妾身蒲柳之姿,承蒙大司马不弃,愿意侍奉枕席,共享鱼水之欢--啊!”

    稻香俏脸通红、浑身瘫软,还是努力伸出双手,紧紧抱住了萧逸的腰,女人可以软弱一生,又要勇敢一次,追求自己的幸福!

    再说了,大军出征之时,大夫人曹节就暗示过了,让她抓住一切时机,努力把大司马拿下,千万别便宜了野女人,而且赵雨手持亮银枪,就守在大帐门口,不会有人进来的……

    佳人有约,岂能辜负,萧逸伸出猿臂,把稻香横抱怀中,转身走向了寝帐,接下来,水到渠成,琴瑟和谐,一场鸳鸯戏水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云收雨散之后,萧逸斜披着锦袍,坐回到帅位之上,直觉的神清气爽,浑身说不出的舒服呢,醇酒美人,无双良药,古人诚不欺我也!

    身心欢悦之余,萧逸瞥了一眼青瓷缸,又有更大的惊喜出现,小金龟不在追逐游鱼,而是趴在细沙上,不断的向下挖掘着,准备进入下一轮睡眠,这也就意味着……大雨即将停止了!

    “神龟预测,天助我也……火速传令黄鼠,掘开堤坝,放水淹敌!”

    “诺!-掘开堤坝,放水淹敌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