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3章 成也漳水、败也漳水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漳水起源于并州境内,上游分成清漳、浊漳,两川相融进入冀州南部,与卫水汇合之后,向东奔入大海,全长九百余里,经过三州六郡二十余县,乃是北方重要水系之一!

    漳水-上游落差极大,下游河道淤积,历史上经常泛滥成灾,冀州百姓深受其害,战国时期,西门豹上任邺城令,利用河伯娶妻的机会,严惩了当地恶势力,又亲自考察水源,带领百姓挖掘十二条沟渠,灌溉了两岸万顷良田!

    从此以后,邺城旱涝保收,再无饥荒之年,人口增长,府库充盈,成为了冀州第一重镇,久而久之,人们只念漳水之益,而忘了漳水之害!

    “邺城-前有大河,后有雄山,左拥渤海,右控吕梁,真乃帝王之宅也,袁氏据此形胜之地,而未能称霸天下,真是阴德丧尽呢!”

    青州大营-中军帐内,萧逸盘膝而坐,聚沙为山、凿沟为河、捏泥丸以塑城池……制作了一副冀州沙盘,上面山脉起伏,城池林立,位置相当的精准!

    数年之前,萧逸陪着甄宓回家省亲,曾经潜伏进入河北境内,对于冀州的地理形势,做过详细的侦查,全都了然于胸中,尤其是邺城防御,内外查看、反复研究,希望找到一点漏洞!

    可是不得不承认,邺城-城高池深,箭楼密布,又有卫城相依托,防御上毫无破绽,只要兵力充足、粮草不缺,就算是百万大军,也难以攻破此城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世间没有不败之军,也没有不破之城,洛阳、长安、寿春、金城……一座座宏伟城池、坚固要塞,还不是都陷落了吗,而邺城的命脉,就在于漳水!

    袁绍占据河北之后,花费无数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……修筑自己的老巢邺城,为求万无一失,还专门请来阴阳大师,堪舆周围的地理形势,是否有不妥之处,得到的答案是:“龙脉潜伏,帝王之宅,若遇天命之主,足以称霸天下矣,然则福祸相依,成也漳水,败也漳水!”

    漳水奔腾不息,灌溉两岸万顷良田,养育了无数的百姓,也成就了邺城的繁华,不过吗,有一利者,必有一害,漳水比较混浊,携带大量泥沙,河床连年升高,对邺城形成了威胁,一旦天降大雨,两岸堤坝崩塌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因此上,修筑邺城之时,特意加高了地基,形成了中间高、四周低的地形,就可以防止水患,也有利于城池防御,算是一举两得呢!

    袁绍又抽调大量的工匠、民夫,重新修补了漳水大堤,以及十二条引水渠,还设置了‘巡河营’,日夜巡视水情,确保万无一失!

    袁绍称霸之时,长子袁潭已经成年了,参与军机大事,知道水患之忧,因此扎营漳水上游,紧紧的靠着河堤,一是偷袭曹军的后方,与邺城遥相呼应;二是看守住堤坝,防止有人搞破坏,也算用心良苦了!

    当时袁尚还年幼,不知道这些情况,也就没防水的意识了,干掉大哥袁潭之后,又抽调走了青州人马,等于拔掉了一根保险栓,再加上冀州百年无水患,文臣武将们也麻痹了,谁也没关注漳水!

    萧逸现在想做的,就是‘以水代兵,攻克邺城’,完成北伐大业,不过吗,此事说来容易,做起来很困难,并有两大难关:

    其一:冀州南部的地形,西北高、东南低,邺城位于漳水北岸,曹军则驻扎在南岸,掘开堤坝之后,水流无法控制方向,一旦冲向了南边,袁军平安无事,曹军可就遭殃了!

    萧逸秘密派人回营,让曹军驻扎在高岗、山坡之上,就是预防万一,生怕淹了自己人,可是如何控制水流,依旧无法解决呢?

    其二,冀州沃野千里、户籍百万,乃是天下第一大州,一旦放出了滔滔洪水,不知淹死多少百姓呢,萧逸只想攻破邺城,不想殃及无辜之人!

    更准确的说,萧逸想淹死的,只是城外的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三部人马,至于城内的汉家百姓,一个也不想伤害的,这就要控制水流量,及时的封堵住豁口!

    萧逸不是全才,也没有金手指,谋划朝堂、征战沙场没问题,开挖沟渠就不行了,必须找一个水利专家,统筹以水代兵之事,手下恰好就有一个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属下拜见大司马,深夜紧急召见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人走进大帐,大脑袋、小眼睛、塌鼻梁……容貌十分猥琐,衣着更是邋遢,满身浓重的酒味,正是军中主簿之一-丁斐!

    丁斐,字文侯,沛国谯县人,也是曹操的同乡人,头脑聪慧,八面玲珑,曾经举过孝廉,还是一位水利专家,对于河流分布、堤坝建设,颇有一些手段呢!

    投奔曹营之后,被任命为‘典农校尉’,专门的管理军屯、民屯,开垦荒地,兴修水利,取得了很大成功,也受到了朝廷的表彰,可惜人无完人,丁斐也有两个缺点,一是贪杯误事,二是爱占小便宜!

    治理军屯期间呢,丁斐的旧病复发了,用一头自家的病牛,偷换了官府的壮牛,算是以公谋私吧,结果让仇家举报了,贪污一头牛而已,也不算什么大事,恰好丞相-曹操整顿吏治,遇到自己老乡犯法,更加不能放过了!

    于是乎,丁斐罢官夺职,关进了朝廷天牢,成功端上了‘铁饭碗’,与此同时,因为欺凌皇室、有失臣节的事情,萧逸也锒铛入狱了,二人比邻而居,又都喜欢喝酒,慢慢的熟识起来,还成了好朋友呢!

    萧逸出狱之后,重掌兵马大权,认为丁斐是个人才,日后必有大用的,就利用一点特殊手段,把他从天牢弄出来了,任命为军中主簿,平时相待甚厚,还经常一起喝点小酒!

    “北伐之战,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邺城一日不破,兵戈一日不熄,然则敌军凶悍,硬拼难以取胜,我想要以水代兵,解决掉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三部人马,可惜遇到一点困难,今夜请先生前来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手指沙盘,描述自己的大计划,以及遇到的两个困难,又搬出一坛美酒、和一箱子马蹄金来,要想让老馋猫出力,必须给一点好处的!

    “属下本是待罪之身,得到大司马相助,这才重新做人,一定竭尽全力,报效知遇之恩,漳水湍急,奔腾不息,要想引导水流方向,可不是一件容易事,属下记得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丁斐言语激昂,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,同时抱起美酒灌了一大口,又把成箱黄金拽过来,直接坐在屁股下面,嗜酒、贪财的老毛病,真是一点没变呢!

    不过吗,专家就是专家,谈起河流情况、掘堤引水,那是相当的厉害,略加思考之后,提出了解决的办法:

    首先是控制水流方向,根据丁斐所知,西门豹治邺之时,曾经挖掘过一条运河,从漳水上游开始,一直到邺城西门内,用来运输货物,十分的方便呢,而且使用了数百年之久!

    到了东汉初年,随着淤泥堆积、地理变迁,运河逐渐难以行船了,为了运输货物,人们在漳水下游,重新挖掘了一条运河,旧运河就彻底荒废了,只剩下一条干沟渠!

    丁斐年轻的时候,曾经游走天下九州,查看山川河流走势,也来到过邺城一带,按照古籍记载的,找到了那条旧运河,风沙掩埋之下,已经不成样子了,可是痕迹依稀可见!

    天降大雨,水流湍急,只要掘开附近的堤坝,让洪水冲击淤泥,就能沿着运河旧道,直奔邺城而去了,不必担心水流倒灌,而乌丸、鲜卑、辽东十几万人马,俱成鱼鳖之食矣!

    其次是控制洪水流量,只淹异族军营,不伤汉家百姓,这可就太难办了,水火从来无情,岂是人力可以控制的,除非是千里神眼、预测阴晴!

    洪水泛滥,一泻千里,很难查看水情的,除非有一双千里眼,从高空俯视地面,根据淹没的情况,判断出何时封堵豁口,如果下手早了,难以淹没敌营,如果下手晚了,邺城也就难保了!

    至于掘堤的时间吗,就在将晴未晴之际,大雨不停,河水泛滥,趁势放水灭敌;大雨一停,河面下降,正好封堵住豁口,以免一发不可收拾,时机的拿捏,必须恰到好处!

    问题是,人有旦夕祸福,天有不测风云,谁有那种本领,可以预测阴晴呢,谁又有千里神眼,可以查看水势变化,一旦估计错误了,封堵不住豁口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“呵呵!--千里神眼、预测阴晴,的确有一些难办的,不过吗,我恰好可以做到,以水代兵,此计可成!”

    听了丁斐的讲述,萧逸略加思考之后,发出了阵阵的冷笑,自己也是上过大学的,上知天文,下晓地理,以及许多自然知识,这次也算学以致用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