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2章 二次北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袁潭身亡之后,杀戮并没有停止,先弑父、后屠兄,已经泯灭人性的袁尚,开始了血腥的屠杀,凡是袁潭的妻妾、子女、朋友、部属……斩尽杀绝,一个不留!

    一时之间,铁骑四出,疯狂抓捕,破家灭门者不知几何,只杀的人头滚滚、血流成河,邺城化成了人间地狱,门阀士族为求自保,纷纷的举家逃难,投奔新主去了!

    审配、郭图苦心劝谏,希望袁尚只除首恶,不要牵连无辜之人,为河北保留一些元气,奈何袁尚已经疯狂了,杀戮带来了恐惧,恐惧就继续杀戮,恶性循环,没有尽头!

    还有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三部人马,就驻扎在邺城外围,自恃助战、灭贼有功,索取大量的金银、布帛、粮食不说,还经常纵兵入城,以‘清剿余孽’为名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!

    只要看到富裕宅院,或者漂亮姑娘,他们就会大喊一声:‘这里有袁潭的余孽’,接着破门而入,抢劫财富,奸**女……最后一把大火,烧个干干净净,就连不少河北官员,也没能幸免于难!

    如此蹂躏之下,短短十几天功夫,邺城变得千疮百孔、破败不堪,三部人马兴致高昂,越玩越是开心,一点撤走的意思也没有!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袁尚才明白了,什么叫做‘请神容易送神难’,有心武力驱逐,又没有那份实力,就连帮手也找不到,骨肉至亲的大哥,已经死在自己手里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袁熙野心暴露,开始篡权夺位了,他一面与蹋顿、轲比能、公孙康日夜密谋,达成协议,以割让土地为代价,取得了武力支持!

    另一面拜访河北文武官员,或是金钱收买,或是武力胁迫,让他们支持自己上位,还亲自去了一趟甄家,重提联姻旧事,迎娶了甄家六小姐,想要得到第一财阀的支持!

    外族难制、人心离散、实力锐减……袁氏骨肉相残的恶果,还不止这几样呢,已经撤离的曹军人马,又卷土重来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--袁氏三个孽子,若是齐心合力、共守基业,老夫想要取胜,恐怕千难万难呢,结果他们自相残杀,真是天作孽、犹可恕,自作孽、不可活,休怪老夫趁人之危了!”

    黄河岸边-曹军大营,听到袁潭身亡的消息,曹操仰天大笑,得意非凡,一面重赏郭嘉,出谋划策有功,另一面调动人马,重新杀奔邺城!

    曹军经过修整,已经恢复了战斗力,此时二次北伐,犹如一支离弦之箭,锋芒势不可挡,迅速夺回了黎阳、顿丘、阴安……冀州南部的大量城池!

    曹军进展神速,其中原因有二:一是在放弃的城池中,预先埋伏了人手,此时里应外合、打开城门,自然非常容易了!

    二是驻守各处城池的,本是青州兵马,袁潭身亡之后,他们准备为袁尚效力,奈何袁尚大开杀戒、清洗异己,这些将士惶恐不安,为了寻求一条生路,干脆开门投降曹军了!

    听闻曹军二次北伐,袁尚惊恐万分,只好故技重施,坚守城池不出,等到敌人自行退去,与上次不同的是,袁潭身死之后,没人与他并肩御敌,也没人骚扰曹军粮道了!

    曹军屡战屡胜,眼看就要冲过漳水,再次攻打邺城了,让人想不到的是,曹操突然传令:全军止步,停止攻击,驻扎高岗,等候军令!

    “已经是深秋季节了,再过一两个月,天气就要转寒了,若是攻不下邺城,岂不前功尽弃吗?”

    “秋雨连绵,地面泥泞,不利于大军攻城,也许等天晴之后,丞相就会进兵吧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命令下达之后,将士们一片哗然,不知为何停下,可是丞相大人的军令,谁又敢于违背呢,只好驻扎漳水南岸,选择山坡、高岗上安营,同时探听原因?

    奸雄之心,深不可测,众人谁也弄不明白,只有曹丕、曹植知道一点内情,就在昨天夜间,有神秘人送上一封密信,上面十六个字:‘暂停进攻,高处屯兵,静待数日,不战而胜’,落款没有名字,只有一条背生双翅、阴险狡猾的贪狼!

    “哗!--哗!哗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秋季节,淫雨霏霏,一连十多天不见晴日,仿佛上天漏洞了似的,只下的人心烦躁,火气直撞上脑门,男人们无事可做,只好待在家里面,睡觉、喝酒、打老婆了!

    邺城守军也是一样,天降大雨,难以作战,敌人又停止进攻了,谁还站在城头淋雨呀,或是躲进帐篷内,每天呼呼大睡;或是坐在城楼里,喝酒聊天骂胡人,对于城外的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人马,他们也是恨之入骨呢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冀州南部的池塘、小溪、河流……处处水满为患,蛙鸣阵阵,而后顺势流淌,汇聚到了漳水中……一时之间,河面剧增,水流湍急,犹如一条咆哮的巨龙,不断撞击两岸堤坝,发出隆隆巨响!

    漳水上游-泥泞的道路上,一支队伍缓缓行进中,约有七八千人马,人人头戴斗笠,身披蓑衣,看不清楚服饰,也没打任何旗号,只是晓行夜宿,默默赶路!

    经过沿途的城池、乡镇,也没人上前盘问,最近战事不断,军队调动频繁,已经见怪不怪了,估计又是某地人马,调来守卫邺城的吧,遇到责任感强的官员,还派人送来牛羊、米面、蔬菜,就是怕饥兵入城,劫掠普通百姓!

    让人想不到的是,这支队伍很老实,既不劫掠粮食,也不入住民宅,就是安安静静的赶路,赢得一片喝彩声,人们自然想不到了,这支纪律良好的队伍,并不是袁军,而是曹军,领军带队之人就是-鬼面萧郎!

    施展诈术,夺取前套之后,以张燕、夏昭为将,负责边疆防御,以陈群代理刺史,处理大小政务,萧逸带着亲兵、掘子军共计七千余人,秘密东进,直奔邺城,准备与大队人马汇合!

    那知刚刚进入冀州,就有坏消息传来,曹军进攻受挫,已经全线后撤了,放弃了仓亭、黎阳……许多重镇,全军退到黄河岸边,还与袁氏握手言和,准备返回许昌了!

    得知情况之后,部下们纷纷进言,战局发生变化,原定计划行不通了,为今之计吗,或者原路返回,退到并州去,或者立刻南下,与大队人马汇合,千万不要东进了,否则不堪设想!

    他们只有七千人马,大半是‘掘子军’,挖坟掘墓可以,冲锋陷阵不行,而邺城附近的乌丸、鲜卑、辽东,以及袁军人马,将近三十万之众,二者遇到一起,无异于以卵击石!

    萧逸略加思考,拒绝了部下建议,计划不变,继续东进,队伍直奔邺城,与曹操相处多年,他很清楚奸雄心思,统一中原,平生夙愿,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,岂会半途而废呢?

    至于撤兵的原因吗,无非是以退为进,引诱袁氏兄弟内讧罢了,这么奇妙的计策,十之**出于‘鬼才’之手!

    大司马军令如山,部下只能提心吊胆的,继续向东行军了,万幸的是,曹军主力撤走之后,袁军正忙于内斗,丧失了警惕性,七千人马偃旗息鼓、大胆穿插,真的来到邺城附近了!

    事实证明,萧逸猜测正确,袁氏集团真的内讧了,三兄弟互相残杀,袁潭人头落地,袁尚近乎疯狂,袁煕包藏祸心……于此同时,曹军大举反攻,发起二次北伐了,兵锋势不可挡!

    局势逆转,机会出现,萧逸一面派出使者,与主力人马取得联系,一面寻找安身之地,准备大干一场,别看只有几千人马,可是巧妙运用的话,就像一枚小箭簇,照样能置人于死地!

    孤军深入,必须潜伏下来,加上阴雨连绵,将士们很是疲惫,也需要好好修整一下,萧逸派人侦查之后,大胆的做出决定--入住青州大营!

    此处位于漳水上游,距离邺城七十余里,本是青州军的大营,袁潭身亡之后,部属被迫投降了袁尚,全都带到邺城去,大营也就遗弃掉了,可是壁垒完整、房屋未拆,还留下不少帐篷、柴草、器皿,正好拿来使用一下!

    于是乎,这支队伍在袁军眼皮底下,大胆的驻扎下来了,每天生火做饭、恢复体力,顺便侦查一下敌情,偶尔有袁军游骑经过,也以为是自家兵马,根本没怀疑什么,这叫做‘灯下黑!’

    七千多人马,对抗三十万敌军,硬碰没有任何胜算,必须借助天地之力,才能扭转乾坤,其中最为猛烈的,莫过于水火无情了,萧逸借助的目标吗,就是奔腾咆哮的漳水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