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9章 天无二日、土无二王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古人云:‘天无二日,土无二王,家无二主,尊无二上’……大到一个国家,小到一个团体,永远只能有一个首领,袁绍暴毙之后,三子袁尚继位大将军,兼领冀州牧,乃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曹操以小皇帝的名义,又册封袁潭为大将军、冀州牧,这就形成了‘一国二主’的局面!

    一国二主,必起内斗,袁潭也不是傻子,明白这是曹操的诡计,要让他们兄弟争位、自相残杀,借此削弱袁氏的力量,进而各个击破之,问题是,明白是一回事,接受是另一回事!

    自古以来,为了争夺全力,兄弟反目的事还少吗,春秋之时-郑庄公诛杀弟弟叔段,先秦之际-胡亥谋害兄长扶苏,到了大汉王朝,七王之乱,互相杀伐,不都是刘姓一家血脉吗?

    权利之争,你死我活,容不得半点亲情,袁潭现在的情况,无非有两种选择:

    其一,拒绝圣旨,做一个好哥哥,把大将军、冀州牧的位置,让给弟弟袁尚,维护河北集团的团结,如此一来,曹兵可退,袁氏可保,高风亮节,人人称赞!

    问题是,袁尚心黑手狠,对生父尚且无情,何况是一个哥哥呢,一旦河北局势平稳,他完全控制了局势,必然对袁潭下毒手,扫平一切潜在的威胁!

    其二,接受圣旨,再杀掉弟弟袁尚,夺回大将军之位,进而称霸河北,若是这样做吗,难免会背一些骂名,却可以得到实利!

    另外吗,兄弟相争,刀兵四起,必然削弱河北集团实力,曹操若是卷土重来,袁氏一族危矣,上一辈的袁绍、袁术,不就是兄弟失和,让人各个击破了吗?

    “河北局势,动荡不安,待我解决掉家贼,执掌军政大权之后,必然亲往许昌城,拜见丞相大人,迎娶曹氏小姐,以结秦晋之好!”

    因公废私、还是因私废公,袁潭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选择了后者,当即排设香案,行三跪九叩大礼,接受了朝廷圣旨,继位大将军,兼领冀州牧,这就意味着,袁氏兄弟开始决裂了!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在下恭祝袁大将军-扫除内乱,执掌河北,丞相也会有所动作,以助将军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蒋干起身告辞了,他还要偷偷会见袁煕,再送一份圣旨的,兄弟相争多没意思,三袁火拼才是目的!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曹军一路向南撤退,归还了许多的城池,遗留了大量的军械、马匹,还释放了两万名俘虏,皆是身强力壮,经验丰富的老兵!

    袁潭大喜过望,统统的接收过来,编入自己的军营中,随着实力的增长,他的野心越来越大,决裂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了!

    紧接着,辛家兄弟也回来了,风尘仆仆,满脸疲惫,带回两个好消息:

    一个好消息是,二公子袁煕明确表示,长子继位,天经地义,愿助大哥一臂之力,查证父亲死因,诛灭袁氏家贼,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三部首领,也非常赞同此事,愿意提兵助阵!

    另一个‘好’消息是,袁尚自知年轻浅薄、难当大任,愿意把大将军的职位,让给大哥袁潭来做,还派来一名使者王修,敦请袁潭进邺城,举行交接仪式!

    “先大将军病故之时,外有强敌压境,内部人心惶惶,袁氏危如累卵一般,为了挽救危局,三公子暂代大将军,实属迫不得已,并非有意为之!

    废长立幼,有违礼法,河北文武们商定,有请大公子进邺城,接任大将军、冀州牧之位,重振袁氏的雄风,至于三公子吗,愿意退居林下,做一位富家翁足矣!”

    王修三十多岁年纪,面白如玉,身材修长,生得一副好皮囊,乃是袁尚的心腹人,也是一名舌辩之士,极其善于蛊惑人心!

    “哦……显甫有意退位让贤,何不亲来青州大营,把大将军、冀州牧两颗金印送上,莫非抓在手中久了,舍不得放手吗?”

    面对使者的敦请,袁潭端坐不动,还露出了讽刺之色,这种‘瞒天过海’的把戏,也就骗骗三岁小儿吧!

    袁尚心狠手辣、利欲熏心,为了谋夺大将军之位,连亲生父亲都谋害了,又杀了无数的反对者,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他岂会轻易让位呢?

    无非是释放烟雾,想把袁潭骗进邺城,而后伏兵四起、斩草除根,再收编青州人马,如此不用大动干戈,就能解决心腹大患,也算是一条妙计呢!

    可惜的是,袁氏兄弟一脉相传,都是外战外行、内战内行,谋划敌人不咋样,算计起自家兄弟,智商立刻爆棚了,袁潭岂会轻易上当呢?

    “三公子心怀愧疚,不敢与兄长相见,此时身穿单衣、披发赤足,跪在袁氏宗祠请罪,至于大将军、冀州牧两颗金印,大公子入城之后,立刻就……饶命呀!”

    王修口舌如簧,还想再忽悠下去,那知袁潭根本不听,随手招来几名武士,把他捆绑着压下去了,片刻之后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送上,呲牙咧嘴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鼓动唇舌之徒,也敢前来诓我,就用你的人头祭战旗吧,传令全军将士:身披素稿,回师邺城,讨伐弑父之贼!”

    既然斩杀了使者,也就没有回旋余地了,曹军退到了黄河岸边,又交出了黎阳城,袁潭再无后顾之忧,干脆尽起本部人马,打出了讨伐袁尚的大旗!

    为了代表正义性,青州兵马-高举白帆、身披白布,以挂孝讨贼的名义,一路杀回了邺城,就驻扎在漳水边上,做出攻城之势!

    紧接着,袁潭公布了圣旨,宣告接任大将军、冀州牧,执掌河北一切军政大权,让冀、青、幽三州的官民们,接受自己的领导,一同讨伐逆贼-袁尚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无耻逆贼,蛊惑人心,试图篡夺大位,待我生擒此贼,一定千刀万剐、挫骨扬灰,放解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听闻袁潭斩杀使者、起兵造反,袁尚暴跳如雷,又有一丝丝的害怕,自己的大将军之位,乃是阴谋政变、弑父夺来的,名不正、言不顺,人心也不顺服呢!

    袁潭是家族长子,本就有继承权,又得到了朝廷圣旨,册封他为大将军、冀州牧,以此来号召河北军民,具有极大的鼓动性,也会引出极大风波!

    另外有传言说,袁潭与曹操私下议和,还缔结了姻亲关系,获得大量的军械、战马资助,一旦他们联起手来,自己恐怕难以招架呢?

    刀锋入骨,不得不战,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势,袁尚一面调动兵马,加强邺城的防务;一面派出文人墨客,书写讨贼檄文,臭骂了袁潭一番,说他狼子野心,谋取大位,乃是寡廉鲜耻之徒!

    袁谭也不示弱,指责袁尚毒死父亲,篡改遗命,窃取了大将军之位,又残害忠良、滥杀无辜、暴政虐民……共计十二条大罪,骂了个狗血喷头!

    一时间,檄文满天、口水狂喷,双方倾尽全力,不断的互泼脏水,袁氏家族的一些内幕,也纷纷揭露出来了,什么父纳子媳、妻其后母……败坏人伦,难以直视!

    河北军民也糊涂了,不知如何是好,有人支持袁潭-杀回邺城,夺回大位,也有人拥护袁尚-讨伐逆贼,清理门户,原本完整的河北集团,彻底的决裂开来了!

    舆论战打完了,下一步,就该真刀真枪、拼个你死我活了,袁潭、袁尚整顿人马,磨刀霍霍,都准备致对方于死地!

    就在双方剑拔弩张、即将开战之时,局势又发生了变化,二公子袁煕站出来,呼吁保持冷静,不要兄弟相残,为袁氏保留一些元气,而后分派使者,游说袁潭、袁尚二人,最好能坐在一起,心平气和的谈判解决!

    此番提议一出,立刻欢声雷动,河北官员纷纷称赞,还是二公子识大体、重大局,郭图、审配……一群袁氏重臣,也是往来奔波,反复劝说,希望化干戈为玉帛!

    和平之声高涨,袁潭、袁尚心存忌惮,不敢轻易动武了,经过几轮商议之后,决定在邺城之外建一座高台,取名‘骨肉台’,以示手足兄弟、骨肉相连之意!

    而后择良辰,定吉日,袁潭、袁尚双方相见,磋商解决一切矛盾,袁煕则为中间人,担保双方的安全,袁氏一众文武,以及乌丸、鲜卑、辽东三部首领,也会参加会议的,大家群策群力,决定谁做袁氏之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