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5章 化贼为兵,屯垦戍边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阴山为背,黄河为弦,人马为箭,城池为盾,北控万里草原,南锁关陇之地,真乃兵家形胜之地,难怪秦皇、汉武两位大帝,不惜耗费无数国力,也要抢占这片土地了!

    就在朔方、五原的旧址上,重新修筑两座城池,隔河相对,互相支援,再修筑八座卫城,几百个壁垒、哨卡、烽火台,形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!”

    马邑大营-中军帐内,萧逸盘膝而坐,聚精会神,使用黄泥、白沙、木块、石子……制作了一座长九尺、宽六尺,比例精准的河套沙盘!

    上面的山脉、河流、草原、沙漠……制作的惟妙惟肖,还利用各种地形,巧妙的搭配,设置了一道军事防线,进可攻,退可守,坚如磐石,稳如泰山!

    防线构思完成之后,萧逸一点也不高兴,反而面带愁云,原因也很简单,沙盘制作的再精细,也不过纸上谈兵罢了,要想变虚为实,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!

    前套地区-依山傍水,方圆千里,要想牢牢的控制住,至少需要五万人马,为了供养这支军队,又需要三倍以上的人口,开垦土地,灌溉良田,源源不断的提供粮草、兵员,否则的话,无根之萍,断难长久!

    问题是,主力大军东进增援,余者不过两三万将士,驻扎马邑、雁门一带城池,已经是捉襟见肘了,那有余力驻扎前套,构筑防御体系呢?

    就算从关中、洛阳抽调驻军,随军人口也无法解决,天下大乱,连年征战,民间十室九空,如何迁移百姓,屯垦戍边呢?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人口,就无法解决粮草、兵源问题,如果沿着秦直道,从关中向北运输的话,路途遥远、艰险难行不说,还要征调无数民夫,每运送一石粮食,中途消耗在四十倍以上,足以拖垮一个大帝国了!

    无兵、无民、无粮--就是孙武、白起复生,也守不住河套地区,那样的话,匈奴人就要趁虚而入了!

    军中游骑禀告,匈奴人并没有离开,而是驻扎黄河西岸,窥视着汉军的动静,而且准备木筏、修理军械,随时杀一个回马枪,对于黄河东岸的土地,他们还没有死心呢!

    萧逸是个三流穿越者,没有作弊器,没有金手指,也不会剪纸为马、撒豆成兵,不过吗,有一句话说的好:有志者、事竟成,只要心思用到了,老天爷也会帮忙的!

    “启禀大司马,有人马自常山郡而来,军中竖一面‘张’字帅旗,前锋已经到达马邑,究竟是战是和,还请速速定夺!”

    “来的正好!--传令下去,让他们在城外驻扎,不得靠近我军营地,再派人送些肥羊、美酒,好好的犒劳一下!”

    “诺!-谨遵军令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隆!--隆!隆!”

    马邑城东-大道之上,一支庞大的队伍在行进中,尘土飞扬,人喊马嘶,前后相连数十里,起码有一二十万人马,缓缓西进,直逼马邑!

    让人惊讶的是,这支队伍不是曹军,也不是袁军,装束杂乱,队列不整,除了身披甲胄、手执兵器的士兵,还夹杂着衣衫褴褛、肩扛农具的妇孺百姓,与其说是一支军队,不如说是一群难民!

    在队伍的最前面,竖着一面杏黄色大纛旗,正中一个斗大‘张’字,殷红如血,龙飞凤舞,底下另有八个字: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!

    旗帜下一员大将,头戴浑铁盔,身披精钢铠,手持三尖两刃刀,坐下卷毛黄骠马,相貌英俊而张狂,正是黑山黄巾首领-张燕!

    张燕,本姓褚,常山真定人,‘天公将军’张角之徒,后改姓为张,剽捍骁勇,敏捷过人,军中称为“飞燕”,张角兄弟战死之后,张燕带领残余部众,继续的对抗朝廷,试图完成黄巾大业!

    不过吗,张燕的运气不好,几次率众举事,全都遇到了萧逸,结果兵败逃亡,部众离散,白白给人做了嫁衣,看在往日交情上,萧逸没有赶尽杀绝,总是给他留一条活路!

    两年之前,萧逸潜伏到河北,收编了几十万黄巾军,渡河南下之时,让张燕带一支人马,继续留在常山、云中一带,倚仗山区地形,与敌军相周旋,扰乱袁军的大后方!

    曹军大举北伐之后,趁着袁军全力御敌、后方空虚之际,张燕再次起兵举事,攻占城池,裹挟人口,占据了常山、云中、几郡之地,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!

    萧逸进攻马邑之前,就派人联络过张燕,让他率众来归,助自己一臂之力,而且许下承诺:保他荣华富贵,封妻荫子!

    不过吗,张燕口头答应了,却迟迟的按兵不动,一是心存忌讳,不想放弃黄巾大业,转而投靠大汉朝廷;二是战局混乱,认为并州的战事上,曹军没有必胜把握!

    直到萧逸大展神威,以弱胜强,斩杀刘豹、乌维两位豪杰,歼灭匈奴十万之众,彻底占领了并州城池,张燕这才心服口服,乖乖的率部来归了!

    “末将恭贺大司马,大败匈奴,扬威塞外,黑山军-五万七千将士,十六万随军家属,已经来到了马邑城,听候大司马差遣!”

    安营扎寨之后,张燕带领十几名头目,前往中军大帐参拜,本来未进营之前,他还想端着架子,争取一些优厚条件的!

    可是见面之后,在萧逸幽冥般的目光下,张燕浑身颤抖,乖乖的下跪行礼,交出了部署的花名册,无论何时何地,老大永远是老大呀!

    十几名黄巾头目,更是瑟瑟发抖、以额触地,根本不敢仰视,在鬼面萧郎的面前,打家劫舍的悍匪们,也变成了乖巧的绵羊!

    “贤弟弃暗投明,主动归顺朝廷,却是再好不过了,从此扒掉贼皮,成为汉家官员,子孙后代,永享富贵!

    我已经上书丞相大人,加封你为平北将军,进爵‘安国亭侯’,照旧统领本部人马,至于大军屯驻之地,也安排妥当了!”

    萧逸端坐帅位,不怒自威,让张燕等人入座饮酒,赐予官印、官袍、盔甲、宝剑……又掏出半卷牛皮,随手扔了过去,正是一半的河套平原!

    身为统帅者,必须即能知人、又会用人,张燕性格彪悍、骁勇善战,就像一匹狂暴的烈马,虽能日行千里,可惜难以驾驭,麾下的几万人马,也是良莠不齐、匪气极重!

    这样的将军与队伍,如果收编进入曹军,难免的不听号令、贻误军机,若是安置地方呢,又怕他们骚扰百姓、祸乱民间,真是让人头疼呢!

    因此上,萧逸想了个好办法,就是‘化贼为兵,屯垦戍边’,让他们驻扎到前套地区,修筑城池、开垦田地,即巩固了大汉边疆,也解决了安置问题,可谓一举双得呢!

    前套地区-土地肥沃,水草丰美,面积也十分开阔,足够二十万黄巾军折腾了,另外吗,他们骁勇善战、野性十足,对付起匈奴人来,也不会吃亏的,如果是内地百姓-勤勤恳恳,老实巴交,会让人吃的渣都不剩了!

    “末将多谢大司马厚待,一定遵从军令、护卫边界,为大汉开疆拓土,再立新功,若有违背,天诛地灭!”

    双手捧着前套地图,张燕带着一众头目们,双膝跪地,大礼参拜,郑重的发下毒誓!

    前来归顺之前,张燕还暗暗担心,生怕夺了兵权、遣散人马,然后给一个虚职,软禁在许昌城中,那样的话,自己要做一辈子‘寓公’了!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受到了重用,封将军、进侯爵、掌兵马,驻扎在前套草原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自成一番格局,太对自己的胃口了!

    当然了,张燕心里也明白,要想自在逍遥下去,必须紧紧追随萧逸,从此以后呢,不听皇帝圣旨,不管相府钧令,只认老大一个人!

    接下来,众人推杯换盏,把酒言欢,一直喝到了日落黄昏,这才宾主尽兴而归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张燕整顿人马,换上了汉军的旗帜、服饰,正式的改旗易帜了,又领取了盔甲、粮草、布匹、精盐……高举旌旗,欢唱凯歌,浩浩荡荡的开赴前套,成为了一支戍边军队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萧逸把马邑之战中,俘虏的三万匈奴人,全都交给了赵嫣然,成为她的部曲牧民,又派遣不少的官吏、文士、工匠……让她驻守后套草原,与前套遥相呼应,守望相助!

    即将离别之际,自然是**、拼命欢娱了,若软的羊皮榻上,萧逸摸着赵嫣然的小腹,给他们未来的儿子,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:萧战--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,想要万里草原吗,就用手中的弯刀,去跟别人争夺吧!

    得知消息之后,赵浪面对滔滔黄河,久久的沉默无语,而后连夜拔营,挥师进入西套,有让人送来五万匹骏马、十万头壮牛、五十万只肥羊……算是输给萧逸的赌注,也有表示臣服之意!

    从此之后,汉匈再无大战,双方开设互市,和平共处……直到若干年之后,赵嫣然的儿子长大,与赵浪的子孙后代,争夺匈奴-大单于之位,河套平原刀兵再起、烽火重燃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