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4章 河套平原,一人一半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河套平原,乃是匈奴故土,理应归本王掌控,萧郎倚仗兵戈之威,强夺他人领土,恐怕有失道义吧?”

    赵浪面色阴沉,双目几乎喷火,见过贪婪的,没见过如此贪婪的,就像一条草原恶狼,连皮带肉一起吞呀?

    “自次王此言差矣,河套本是华夏领土,千年前已有定论,汉军重占此地,乃是物归原主也,何谈‘强夺’二字呢?”

    萧逸阴险的一笑,让人取来两卷竹简,皆是颜色黝黑、牛皮编成的古籍,一名《尚书-禹贡》,一名《史记-周本纪》,都是华夏民族的名著!

    《禹贡》叙述了上古时期,洪水横流,不辨区域,大禹治水成功以后,把天下划分为冀、兖、青、徐、扬、荆、豫、梁、雍九州,并描述了各州的地理概况,而河套平原一带,正好在雍州的范围内!

    《周本纪》则记载着,周武王灭商之后,为了加强政治统治,分封了七十一个诸侯国,遍布黄河、长江流域,其中一个同姓诸侯-翟国,就位于河套平原,镇守帝国北疆,护卫天下共主!

    两本古籍证明了,河套自古就是华夏领土,而且白纸黑字、传承有序,历代王朝皆有记载,匈奴人想要反驳,必须拿出更古老的书籍!

    这就有点仗势欺人了,匈奴乃是游牧民族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非常落后,虽然历史悠久,却没有发明文字,甚至没有数字概念,就连自己年龄也不知道呢!

    西汉文帝时期,奸臣-中行说来到草原,很快投降了匈奴人,教他们‘结绳记数’之法,从那个时候起,匈奴人才知道自己的年纪,以及人口数量、牛马的存栏数!

    就算匈奴人拿的出来,萧逸也一点不怕,他怀里还有一本《山海经》,里面的年代更久远,范围也更加广阔,东海、南荒、西漠、北原……幅员百万里,皆是华夏领土!

    “你……欺人太甚了,匈奴人从没有文字,何谈疆域记载呢,至于汉家书籍记载,自然偏袒自己人了!”

    一个拴牛皮绳子、数手指头的民族,如何拿出古籍来,证明自己的疆域范围呢,赵浪气得满脸黑线,同时也下定决心,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也要创造本民族文字!

    知耻后勇,豪杰所为,赵浪回去之后,真的找来一些匈奴巫师,让他们日夜祈祷,与长生天相沟通,费了九牛二虎八个骆驼的力气,终于创造出一种象形文字,并刻在了阴山之上!

    不过吗,这种文字书写困难、结构丑陋,数量也十分有限,根本无法传播开来,最后自生自灭了,若干年之后,学者们发现了这种文字,称之为:‘神秘的阴山刻画!’

    阴山刻画一出现,立刻引起了轰动,国家聚集无数学者,花费了大量心血,终于破译出几句,乃是诉说一个悲惨的故事……

    华夏之地,藏有恶狼,爪牙锋利,嗜血成性,

    恶狼西来,血流成河,夺我土地,杀我部众,

    匈奴子民,泪洒草原,西渡黄河,寻找乐土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匈奴分裂,依附大汉,安置在河套平原上,已经数百年之久了,各部落放马牧羊、繁衍生息,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园!

    萧郎强夺草原,不知会多少牧民-流离失所,饥寒交迫,最终化为累累白骨,你就真的忍心吗?”

    武力打不赢,道理说不过,赵浪打起了悲情牌,双手狂揉眼睛,还掉出几滴眼泪来,为了河套平原,他也是豁出去了!

    “匈奴人四处漂泊、孤苦无依,的确很是可怜呢,不过吗,河套平原,国家所有,小弟不敢因公而废私呢!

    自次王深明大义,何不顺势而为,带领部众迁入汉土,壮者从军,弱者为民,从此两家合二为一,国安民乐,岂不美哉?

    小弟以人格担保,一定妥善安置牧民,让他们居汉土、说汉话、习汉字,融入华夏民族之中,至于大舅哥吗,高官厚禄,子孙世袭!”

    萧逸泪眼婆娑,跟着一起痛哭起来,言语上一点没松口,反而更加厉害了,不但要河套平原,还想吞并匈奴部众呢!

    匈奴人只有几十万,一旦迁移进入汉土,接受华夏文化熏染,最多三代人时间,就会忘记祖先传统,彻底的变成汉家百姓,历史上无数蛮夷民族,就是这么消失掉的!

    “萧郎好狠的心呢,这是要断我传承、绝我根源,彻底同化掉匈奴人!”

    “匈奴本是夏之后裔,同属华夏民族一支,如今返回祖先故土,又有何不可呢?”

    “今天给一句痛快话,河套平原给不给,八万匈奴铁骑,已经磨刀霍霍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十万汉家健儿,何惧区区八万匈奴,每人砍上一刀,就让你们亡族灭种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恐吓、威胁、欺诈、诱骗……二人唇枪舌剑,谁也不肯退让,几次差点拔刀火拼,又互相心存忌惮,只好继续的谈判下去,最后达成了一致:

    前套归还汉家,重建朔方、五原两郡,西套归属赵浪,建立新的匈奴王庭,至于中间的后套吗,成为赵嫣然的私人封地,算是一股缓冲力量!

    匈奴女子地位极高,可以参与军国大事,甚至是领兵征战,尤其大单于年幼、母后胭脂摄政期间,俨然是一个母系国度了,早在赵信城的时候,赵嫣然就有一片草原,以及大量的属民、牲畜,号称‘匈奴第一小富婆!’

    在赵浪看来呢,嫣然是自己的妹妹,嫡亲骨肉,血浓于水,一笔写不出两个‘赵’字,后套草原归了妹妹,也就是归了自己,还是匈奴人的领土!

    在萧逸看来呢,后套是小母狼的,小母狼是自己的,所以归根结底,后套还是汉家领土,虽说暂时姓赵了,只要自己晚上努力一点,多生几个儿子出来,草原以后必然姓‘萧’呢!

    “河套平原,一人一半,契约已定,神灵共鉴,若有违背,天诛地灭--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协议达成之后,萧逸、赵浪相对而立,三次击掌盟誓,又取出一柄匕首,割开河套的地图,一人执一半在手中!

    平心而论,萧逸不想分裂河套,更不想与匈奴人妥协,别看对方是大舅哥,为了国家、民族的利益,大义灭其不算什么!

    问题是,心有余而力不足呀,主力人马东进支援,马邑大营是空架子,真要是与匈奴人决战,必然是一败涂地,一半土地也弄不到了,还是见好就收吧!

    天下之事,随机应变,萧逸的新计划是:占据前套、经营后套、窥视西套,慢慢的渗透,等到平定了河北,再来论个短长吧!

    “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今日惜别,他朝再见--驾!驾!”

    主意打定之后,萧逸翻身上马,带着亲兵们冲下土坡,经过草原猎场之时,一把掠过了赵嫣然,横放在马背上,直奔大营而去!

    现在的第一要务吗,不是谋划军机,不是出兵灭敌,而是抓紧时间生孩子,只有萧氏子孙昌盛,才能占据更多的领土!

    “世人皆言,匈奴人其性如狼,可是依我之见,萧逸才是一条凶恶的狼王,真是吃人不吐骨头……哇!哇!”

    望着离去的背影,赵浪咬牙切齿,又张开嘴巴,猛烈的呕吐起来,席间吃喝的酒菜,全都吐了个干净!

    用族人的骷髅盏饮酒,心里阴影相当之大,只是形势所迫,不得不饮罢了,赵浪隐忍到现在,已经相当厉害了,这比挨几刀还痛苦呢!

    呕吐干净之后,赵浪托着疲惫的身躯,带领护卫们返回大营,当即传令全军:”后退两百余里,前往黄河西岸,离汉军营地远一点!“

    可是渡过黄河之后,匈奴人没有西进,反而安营扎寨,继续的窥视马邑城,监视汉军的一举一动!

    协议达成了,土地也分了,可是赵浪的内心中,一直存在着疑惑,萧逸究竟兵强马壮、有恃无恐,还是故弄玄虚、兵不厌诈呢?

    要想弄清这个问题,其实也不是很难,只要等几天就可以了,汉军如果兵强马壮,必然迅速占领前套,修筑城池、迁移百姓,形成有效的统治,如此一来,赵浪也就死心了,会遵守定下的盟约!

    相反的,如果汉军迟迟不动,没有兵马派出来,说明萧逸在使诈术,并没有足够的力量,若是如此,赵浪立刻挥师东进,猛攻马邑城,至于签订的盟约,不过一张废纸罢了!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前套、后套、西套……皆归匈奴所有,就连并州的城池、土地,赵浪也要抢夺过来,为匈奴人出一口恶气!

    是战是和,是敌是友,就看萧逸的表现了,他能在数天之内,派出一支大军入住前套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