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3章 对弈饮酒,分取山河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呜!--呜呜!”

    “嗖!--嗖嗖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号角齐鸣,千骑竞逐,大型围猎开始了,汉军、匈奴两队人马,犹如两群凶悍的恶狼,冲进了大草原中,他们东西冲突,南北围挡,弯弓搭箭,射杀猎物,场面异常的精彩!

    两军互相追逐,比箭法、较骑术、赛马力,都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,这是一场围猎比赛,也是一场另类战斗,谁不想人前显胜呢?

    几番追逐下来,人们惊讶的发现,箭法、骑术最为高明,获取猎物最多的人,既不是匈奴勇士,也不是汉家儿郎,反而是两个女人,赵雨、赵嫣然纵横驰骋,箭无虚发,真是羞愧一众男儿!

    “嫣然郡主-草原第一美女,长生天的宠儿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“赵雨夫人-汉家第一女杰,巾帼不让须眉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猎场之上,实力为尊,双方将士挥舞兵刃,高声呐喊,至于心生爱慕者,更是不计其数,可惜呀,她们已经有男人了!

    赵嫣然-匈奴郡主,草原明珠,自幼在马匪群中长大,跟着哥哥杀人越货,抢夺血腥之财,凶悍的犹如一条小母狼,骑射本领相当了得,否则也镇不住部众们!

    赵雨-满身武艺,精妙绝伦,深的二哥赵云的真传,亮银枪下,亡魂无数,穿云箭出,可落飞鸟,提起无愁侯府-六夫人,也是赫赫有名的!

    二人弓马娴熟、容貌秀丽,堪称天仙下凡一般,若能得其一人,已是莫大造化了,萧逸左拥右抱、二者兼得,如此无边艳福,不知羡煞多少男儿?

    猎场上-人喊马嘶,获取无数,此番围猎的主角萧逸、赵浪,却没有参与其中,而是留在土坡上,二人相对而坐,品尝美酒,谈论大事!

    古人云:为兵者-以山林为猎场,为将者-以城池为猎场,为帅者-以天下为猎场,萧逸、赵浪皆是人中龙凤,统帅之才,他们猎取的不是飞禽走兽,而是一世英名,万里江山!

    “久闻萧郎文武双全,不但精通韬略,亦是围棋高手,可有兴趣对弈一局?”

    “自次王有意对弈,小弟自当奉陪了,为了增加乐趣,咱们添一点彩头如何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赵浪虽是匈奴人,却仰慕汉家文化,重金聘请了几位老儒,专门教导自己诗书礼乐,加上天资聪慧,又肯刻苦用功,还学了一手高超的棋术!

    萧逸是一名围棋爱好者,研究过无数棋谱,也曾在天机楼上,打败各路棋坛高手,赢得了‘棋博士’的美誉,自然不怕对方挑战了!

    寻常人对弈博彩,一匹骏马、一辆豪车,或者几百两黄金,就算是惊天豪赌了,萧逸、赵浪英雄盖世,赌注也大的出奇,一个压上:精盐五万斛、布帛十万匹、熟铁三十万斤;另一个压上:骏马五万匹、壮牛十万头、肥羊五十万只!

    没有契约、没有中人、也不用什么担保,顶天立地、胸怀四海的男人,承诺重如泰山,誓言绝无悔改,城池、土地都在弹指之间,何况区区一点财物呢?

    萧逸执黑先行,疾如风、徐如林、侵略如火、不动如山、动如雷霆……下棋犹如用兵,招数鬼神难测,迅速占据了中央,犹如伟大的华夏民族,君临天下,号令四夷!

    赵浪毫不示弱,白棋左右冲突,飘移不定,先占据北方一隅,而后步步逼近中央,就像草原上的匈奴人,一直想要入主中原!

    二人棋逢对手、将遇良才,始终难分胜负,形成了对峙之局,而最激烈的厮杀,就在西北一角上面!

    “萧郎之棋,疾如风火,快如闪电,让人难以招架,不过吗,攻势如此凶猛,难免后方空虚,为了区区一隅之地,舍弃中腹大片江山,恐怕有些不智吧?”

    王者对弈,即是斗勇,更是斗志,赵浪名为说棋,实则暗示对方,不要棋胜不顾家了,你的后方很空虚……

    与中原大地相比,河套平原就是一隅,萧逸屯重兵于此,不去救援曹军主力,置北伐大局不顾,乃是因小失大,如果聪明的话,就该放弃河套,挥师东进冀州!

    “中原势大,实力雄厚,纵然有些闪失,也不影响大局,西北连战连捷,只要再吃几个子,就能赢得这一局了,岂能轻易放手呢?”

    对方的攻心之术,萧逸岂能不明白呢,立刻展开了反击,同样以棋局喻天下,陈述利害关系!

    汉家地大物博,人口众多,论起综合实力来,远在匈奴人之上呢,万全拼的起消耗,这叫做以大欺小!

    在萧逸的计划中,争夺河套平原,不过一场平常战斗,输赢并不十分重要,可对于赵浪来说,就是生死攸关了,一旦遭遇失败,必然万劫不复!

    一场攻心战下来,双方平分秋色,谁也奈何不了谁,而在内心之中,都在暗暗的打鼓,真应了一句话:麻杆打狼,两头害怕!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就看谁的意志更坚强,谁的手段更高明了,萧逸坏坏一笑,摸了几下鼻子,决定给大舅哥一点颜色!

    “对弈之事,必有美酒畅饮,方显风雅之气,我家大司马带来了美酒,又新得两枚酒盏,特请自次王品尝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中军官-小斌上前,搬出一大坛子美酒,香气四溢,沁人肺腑,又拿出了酒盏,斟满美酒之后,分别递给了两人!“

    酒国文化,博大精深,酒具也多种多样的,按材质可以分成:金银樽、青铜觞、牛角杯、白玉斗、青瓷盅……各式各样,任君抉择,可是今日饮酒用的,却是一双骷髅盏!

    两枚骷髅盏-色泽光滑如玉,应是新制成不久,外镶七色珍宝,内嵌黄金薄片,装饰的美轮美奂,尤其斟满美酒之后,显出一种妖异之美,又让人心惊胆战,上面分别刻着字:刘豹、乌维!

    没错的,正是匈奴巨头:刘豹、乌维的头颅,战败身亡之后,落入了萧逸手中,让工匠制成了骷髅盏,今日宴会上取出,用来品尝美酒,别有一番滋味呢!

    “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人生一大幸事,小弟恭祝自次王-纵横驰骋,称霸草原--胜饮!”

    萧逸举起骷髅盏,故意的晃动几下,而后一饮而尽,此举名为劝酒,实则警告对方,再敢与我纠缠不休,它们就是你的榜样了!

    “咳咳!--自家兄弟,何必多礼,愚兄亦祝萧郎-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成为汉家第一英雄--胜饮!“

    双手捧着骷髅盏,赵浪浑身颤抖不止,最后紧闭双眼,一口强饮了下去,后背衣衫全湿透了,至于他的心情吗,上下起伏,五味杂陈!

    要说不怕是假的,刘豹、乌维足智多谋,骁勇善战,统领十万匈奴健儿南下,试图狠狠的劫掠汉土,结果如何呢,全军覆灭,丧命疆场,变成了两只骷髅盏,任人饮酒把玩罢了!

    赵浪的文治武功,与二人在伯仲之间,争霸草原多年,形成了鼎足之势,换句话说吗,刘豹、乌维战胜不了的对手,自己一样打不赢的,而且以‘鬼面萧郎’的心性,绝不会心慈手软,放过一个匈奴大舅哥!

    “刘豹、乌维残暴不仁,经常倚仗强大实力,欺负周围弱小部落,乃是草原上的祸害,本王数次起兵讨伐,试图为民除害,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!

    没想二人如此蠢笨,竟然招惹大汉王朝,又落入萧郎手中,变成了两只骷髅盏,真是罪有应得、大快人心呀!

    能够斩杀二贼,全靠萧郎之功,至于他们留下的草原,理应由大汉朝廷分配,本王只要一隅之地,也就心满意足了!”

    内心受到重挫,赵浪不敢托大了,略加思考之后,为了避免与汉军交锋,决定主动退一步,平分河套平原!

    河套-水草丰美,纵横千里,又分成三个部分,贺兰山下的‘西套’,阴山附近的‘后套’,以及吕梁西侧的‘前套’,自西向东,依次排开,依附在黄河边上,形成了一个河套平原!

    赵浪的分配方案是,前套归汉家所有,重建朔方、五原两郡,恢复往日的边界;至于后套、西套吗,乃是匈奴人的故地,理应归自己所有!

    另外吗,请大汉朝廷册封自己,成为新的大单于,统领匈奴各部落,这个方案公平合理,对双方都有好处,想来萧逸不会拒绝吧?

    “自次王快人快语,小弟也就不谦让了,咱们即是好朋友,也是真亲戚,分配起地盘来吗,自然不会亏待了你,我的意见是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也不必遮掩什么了,萧逸取出一份牛皮地图,指着上面的山川、河流,开始标准界限了,他的划分很简单,也很是合理--“前套是我的、后套是我的、西套也是我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