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9章 河套平原,生死攸关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匈奴-自次王-赵浪,至书于大汉天朝-大司马-萧逸之前:

    萧郎征战沙场,从无败绩,文韬之深,武略之强,纵然与长平、冠军二将相比,亦是毫不逊色,本王虽为塞外番主,也仰慕将军之威名,故而以嫡妹许之,约为秦晋之好,缔结骨肉之亲!

    马邑之战,凶险至极,将军以少胜多,歼敌十万之众,斩逆贼之首级,保金瓯之无缺,一腔忠义勇武之血,足慰汉家列祖列宗,本王即为至亲,岂能袖手旁观,故而挥师西进,荡平逆贼巢穴,以助将军一臂之力也!

    逆贼刘豹即除,匈奴各部无主,人心惶惶,昼夜不安,为盗者不可胜数,大汉西北疆域,难有安宁之日矣,本王不才,为天下苍生计,愿暂代草原之主,管辖各部,睦邻友好,与大汉永为兄弟之邦!

    事关社稷安危,书中难以尽言,恰好秋风渐起、鸟兽肥硕,本王亲率八万铁骑,与将军会猎于马邑,纵横驰骋,弯弓射雕,畅谈兄弟之情谊,探讨天下之兴衰,岂不美哉?”

    赵浪本是一名马贼,机缘巧合之下,登上了自次王之位,只识弓箭,不通文墨,是一个标准的武夫,没想到七八年过去,竟然练得一手好字,书信也对仗工整,由此可见,此人志向不可小觑!

    “呵呵!-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顽童执弓于树下,不知前有深坑,后有窟窿……世人皆欲得前利,而不知有后患也!”

    萧逸执信在手,一连看了三遍,越看越有滋味,自家大舅哥确实长进了,一封书信透出四层意思:

    其一:假意出兵助阵,实则捞取好处!

    其二:窥视单于大位,试图称霸草原!

    其三:与汉约为兄弟,想要平起平坐!

    其四,名为草原会猎,实则武力威胁!

    马邑之战获胜,全靠萧逸运筹帷幄,将士们浴血厮杀,这才歼灭十万匈奴兵,赵浪坐山观虎斗,不费吹灰之力,就洗劫了匈奴王庭,获取大量的人口、牲畜,现在打起了亲情牌,想要出兵助战之功,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呢!

    自古以来有功必赏,赵浪想要的封赏吗,就是匈奴-大单于之位,问题是,数百年以来,大单于一直由挛鞮氏族人担任,头曼、冒顿、老上、军臣、伊稚斜……于夫罗、刘豹,或是父死子继,或是兄终弟及,都是一脉传承下来,久而久之,草原上形成一种惯例,非挛鞮氏的血脉,不得为匈奴之主!

    赵浪的祖上赵信,又名阿胡儿,本是一名匈奴小王,也就是个小酋长,勉强称的上贵族,却不是挛鞮氏后代,这样的出身血统,自然没资格做大单于了,就算强行坐上宝座,匈奴人也不会心服!

    这种感觉吗,就像是汉高祖-刘邦的白马之盟:‘非刘姓而王者,天下共击之’,本是一句政治口号,犹如廉价的大白菜,吃进排出也就算了,可是谎言说上千万遍,就成了天下至理,谁想打破这句誓言,真不是一件容易事!

    两汉四百余年以来,出过无数的权臣,有代天摄政者,有阴谋弑君者……除了开国六王之外,再没出过异姓王了,就连篡夺社稷的王莽,也不过是一个‘安汉公’,这就是习惯的力量了,深入人心,难以改变!

    匈奴三大巨头,刘豹、乌维全都身亡了,部众也烟消云散,自次王-赵浪一家独大,实力冠绝匈奴各部,完全有做大单于的力量,可惜欠缺一个名分,犹如水中的月影,看的见摸不到,让人心痒难耐呢!

    赵浪反复斟酌,终于想到一个变通之策,匈奴南、北分裂之后,政治上依附于汉朝,要想成为大单于,必须得到汉庭的册封,换句话说,如果汉朝册封赵浪为大单于,或者暂代大单于,就能绕开血统问题,明正言顺的上位了!

    以赵浪的权谋手段,只要成为大单于,就会牢牢的坐稳,再清理干净挛鞮氏,以自己的血脉取代,开创一个新的匈奴王朝!

    河套平原,土地肥沃,水草丰美,只要十年时间,匈奴人就能恢复元气,二十年之后,必然称霸塞北草原,就是重现冒顿单于的盛况,也是大有可能的呢!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吗,匈奴不是汉朝的附庸,而是兄弟之邦了,甚至是大哥,重兵压境,攻破长城,逼迫汉朝臣服,再行‘和亲政策’,乖乖的送来女人、贡品,赵浪的丰功伟绩,就能与冒顿单于比肩了!

    未来二十年的战略,已经完全规划好了,要想真正实现它,还要两个辅助条件:大单于之位与河套平原,一名一实,缺一不可,因此上,赵浪挥师南下,明为相约会猎,实则武力威胁,答应条件-一切好说,若不答应-刀兵相见!

    “嗖!--嗖!嗖!”

    “呼!--呼!呼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沉思片刻之后,萧逸把书信递出去,贾诩、逢纪、曹丕、马六、大牛、张绣、司马懿……众人传阅一遍,又送回了帅案上,原本平滑的羊皮纸,已经是褶皱不堪了,还出现了几处裂口,这就是众人的回应了!

    中军帐内-寂静无声,落针可闻,只有一双双愤怒的目光,以及沉重的呼吸声,若不是赵嫣然在场,需要顾及一些情面,众人已经拔出宝剑、高呼口号,誓与敌酋决一死战了!

    汉人没有傲气,却有傲骨,对待异族政策上,一向是极为强硬的,还喊出了:‘犯我大汉天威者-虽远必诛’的口号,现在也是一样的,那怕内乱未熄、那怕国力不足,可是征讨四方蛮夷,从来没有手软过!

    一个匈奴小酋长,如果称臣纳贡、恭顺乖巧,讨取大汉朝廷的开心,也许给你一个封号,如今强讨硬要、武力威胁,还想与大汉平起平坐,顿时激起了逆反心理,二话不说,抽死丫挺的!

    古人云:攘外必先安内,内部没平稳之前,一般不对外用兵的,如今的北伐之战,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曹军主力受挫于邺城,急需萧逸前往支援,争夺河套平原,必然延误时间,影响北伐大事不说,一旦曹丞相怪罪下来,或者起了疑心,事情可就麻烦了!

    不过吗,事关华夏国运,明知难为也不得不为,萧逸非常清楚,曹军平定河北之后,必然旌旗南指,进攻荆州、江东、汉中、巴蜀……就算进展顺利,也需十年才能成功,若是遇到挫折,统一大业遥遥无期了!

    十年时间,足够匈奴人恢复元气,进而称霸草原,等到这条恶狼-筋粗肉满、爪牙锋利了,汉人再想夺取河套地区,可就比登天还难呢?

    原来的历史上,匈奴人就是趁着中原内乱、诸侯争霸之机,在河套地区站稳脚跟的,又以此地为踏板,联络其他游牧民族,杀进了中原内地,破长安、夺洛阳,席卷黄河流域,造成了‘五胡乱华!’

    永嘉之乱、中原陆沉,男子惨死沟壑,妇孺沦为食物,堂堂的华夏民族,竟然成为了‘两脚羊’,任由异族欺凌,差一点亡族灭种,而拉开这一序幕的,正是匈奴人!

    悲剧不能重演,历史必须改变,这是穿越一族的使命,也是萧逸的毕生信念,一切问题的根源就是河套,只要夺回这块土地,就能御敌于国门之外,甚至以此为踏脚石,扫荡各个游牧民族,天下攻守之势顿变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逸一手握宝剑,一手执狼豪,给赵浪写了一封回信,言语很简单,内容却丰富:

    “尧之都、舜之壤、禹之封,天赐华夏,统御万邦,凡是日月所照,江河所致,皆为大汉之疆域,固然幅员万里,寸土不与他人,谁若想要,人头来换!”

    写完回信之后,加盖大司马金印,让随行的匈奴兵,送回给自次王-赵浪,这就是萧逸的答复,也是汉家将士的态度,想要我们的土地,你得用人命来换!

    “传令全军将士:人不卸甲,马不离鞍,做好一切准备,既然自次王想要会猎,咱们就陪他玩一玩,看谁的弓箭更锋利?”

    “诺!-大汉将士,永不畏战,万里江山,皆为猎场!”

    众将抱拳行礼,纷纷出去准备了,上一战保家卫国,此一战开疆拓土,河套平原,沃野千里,离失数十年之久,也该回归大汉怀抱了!

    安排妥当之后,萧逸余怒未消,目光四处转动,寻找发泄的目标,然后吗……就看到了赵嫣然,人比花娇,光彩夺目!

    “嗖!--啪!啪!”

    跟小母狼相处,不用甜言蜜语,只需武力征服,萧逸轻伸猿臂,一把扛起了美人,在丰臀上猛拍几击,向着寝帐走去,哥哥犯了错误,妹妹理应补偿,此乃天经地义也!

    温床软榻,红浪翻滚,生死大战之前,先来一场热身赛,也是不错的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