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5章 假投降,计中计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常言道:‘功高不如救驾,计狠莫过绝粮’,无论多精锐的人马,只要断绝了粮草,战力也会一落千丈,萧逸准备围困十天,等到匈奴人精疲力尽了,再挥师大举进攻,以最小的伤亡代价,换取最大的胜利!

    有人不禁要问了,匈奴人内无粮草,外无援兵,陷入了绝境之中,只要围困一两个月,就把他们全都饿死了,何必急于发起进攻,还要付出一些伤亡呢,原因有三个:

    其一,曹军主力围困邺城,数次猛攻而不下,战局陷入僵持状态,萧逸占领并州之后,必须迅速挥师东进,形成合围之势,因此不能拖延战事!

    其二,夏昭刚刚投诚过来,两万袁军人心不稳,随时可能出现反复,一旦马邑城内有变,有人偷偷打开城门,放跑了几万匈奴人,可就后悔莫及了!

    其三,人是一种奇妙生物,往往在绝境中爆发,围困五天是病马,围困十天是羔羊,如果围困半个月,到了人吃人的份上,匈奴人就化身恶狼了,一旦发起拼死突围,汉军就算阻拦的住,也会付出惨重代价!

    考虑以上三点,萧逸决定速战速决,十天后发起进攻,结束并州的战事,不过吗,他显然高估了匈奴人,仅仅围困了四天,这些‘草原狼’就支撑不住,派人前来请降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汉天威浩荡,四方蛮夷臣服,犹如群星拱卫皓月,匈奴各部顽劣,冒犯天朝上国,人马死伤惨重,已经心悦诚服了,还请大司马怜悯,宽恕匈奴各部,子孙永感大恩!

    从此以后,大汉永为宗主,匈奴甘做番属,年年纳贡,岁岁称臣,不敢有反叛之心,数万匈奴健儿,愿听大司马调遣,旌旗所指,一往无前!”

    匈奴左、右鼓蠡王,带着十几名大酋长,赤手空拳来到汉营,从辕门一直爬进大帐,磕头犹如鸡吃碎米,为了体现投降的诚意,他们带来三份礼物,一封投降书、一根黄金杖、还有一个活人-高干!

    投降书写在一张羊皮上,全是殷红的字迹,据说是大单于-刘豹咬破手指,用自己的鲜血书写的,里面满是悔过之言,愿意向汉军缴械投降,再赔偿战马十万匹、牛羊一百万头,作为匈奴赔罪之用!

    至于刘豹本人吗,披发赤足,背负荆条,骑上一头小毛驴,前往许昌向汉天子请罪,是杀是剐绝无怨言,若是饶恕不死,就效仿‘金日磾’之例,永远居住在许昌,成为一名大汉臣子!

    骷髅黄金杖,乃是匈奴王权的象征,用来统帅草原各部,如今一并上交,也就意味着:刘豹放弃了权利,请汉朝册封新的大单于,只要人选是匈奴贵族,保留草原领地就可以了!

    高干四肢捆绑,口塞羊毛,一脸的灰败之色,浑身不停的颤抖着,他无论如何没想到,自己侍奉匈奴如父,表现的毕恭毕敬,真到了生死关头,竟成了替罪羔羊,落入鬼面萧郎手中,自己绝没好下场了!

    写血书、交权杖、送人质,匈奴人极为恭顺了,而且他们表示,只要大司马同意了,两天之后-上午辰时,他们就交出战马、旌旗、兵刃,将士列队出谷投降!

    “恭贺大司马-力挫顽敌,扬我国威,大汉领土不失尺寸,功劳簿上又添一笔!”

    “一战灭匈奴十万人马,就是冠军侯-霍去病,也没如此战功呀,必然光照千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营众将眉开眼笑,纷纷上前恭贺,打了这样的大胜仗,不但扬眉吐气、名垂青史,而且加官进爵、封妻荫子,可谓是名利双收!

    至于匈奴人投降之事,大家并不怀疑什么,匈奴人内无粮草,外无救援,每天渴死、饿死、病死不计其数,能够坚持四天时间,已经相当不错了!

    再说了,匈奴人其性如狼,一向是欺软怕硬的,比如汉高祖-刘邦驾崩后,太后吕雉成了寡妇,就收到冒顿大单于一封国书:“孤偾之君,生于沮泽之中,长于平野牛马之域,数至边境,愿游中国,陛下独立,孤偾独居。两主不乐,无以自虞,愿以所有,易其所无!”

    刨绝户坟,踢寡妇门,这样无耻的事情,在民间尚是奇耻大辱,何况于一个国家呢,汉家君臣义愤填膺,有心拼死一战,可惜国力不如人,只能实行‘和亲政策’,继续送粮食、妹子、金子,换取边界和平!

    到了汉武帝时期,综合国力上升,又有卫青、霍去病这样的名将,屡屡出兵北伐,夺取大片土地,匈奴人招架不住,又送来一封国书:“我,汉之外甥,怎敢同汉天子相比,汉天子是我的舅公公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匈奴人的性格,打赢了嚣张跋扈,要女人、要物资,打输了跪地称臣,乖乖的叫舅舅,几百年循环往复,双方已经习惯了!

    “古人云: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大单于悬崖勒马,主动上书请降,避免了两军继续流血,从此化干戈为玉帛,真是一件大好事呀!

    本大司马做主了,答应尔等归降之事,匈奴兵缴械之后,可以回归草原,继续放马牧羊,刘豹前往许昌请罪,大汉天子一向仁慈,曹丞相也尊敬豪杰,居住几年之后,就放他回归草原,继续做匈奴之主!”

    看过投降书之后,萧逸也很高兴,当即设下酒宴,款待一众匈奴使者,表现出了胜利者的大度,以及汉家将军的开阔胸襟!

    就连生死大敌刘豹,也很大度的绕过了,还要放他回归草原,继续做匈奴大单于,真可谓仁至义尽了,不过吗,说这些话的时候,萧逸面带微笑,不停的摸着鼻子……

    “大司马宽宏大量,饶恕我等罪人,匈奴子子孙孙,永感大恩大德呀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本以为能活命就不错了,没想到人家既往不咎,开出了优厚条件,匈奴使者不断叩首,感动的热泪盈眶,都说汉人以德报怨,此言果然不假呀!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双方约定了投降时间、仪式、程序……萧逸还写了一封书信,带回给大单于刘豹,愿意用自己的人格,担保对方生命安全,匈奴使者千恩万谢,跑回去汇报喜讯了!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处理几件礼物了,黄金骷髅仗-做工精细,威武漂亮,符合萧逸的审美观,自然成了一件收藏品,没事把玩一下,或者展示给宾客们,绝对是吹牛的无双利器!

    高干认贼作父,出卖汉家城池,乃是十恶不赦之罪,萧逸曾经发誓,要把他五马分尸、人头做壶,扔进茅坑里面,永世不得超生!

    “驾!驾!--哒!哒!”

    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说到必须要做到,就在中军大帐外面,士兵牵来了五匹骏马,用绳索套住高干头颅、四肢,而后挥舞皮鞭,骏马们一起发力,绳索抻的笔直,硬把身体扯成了五份,血肉模糊,惨不忍睹……

    高干的身体弃之野外,任由狼撕狗啃了,至于他的头颅吗,扔进最大的茅坑里,数万将士轮番‘照顾’,短短几天时间,就成了一片臭气熏天、蚊蝇成群之地,绝对的‘身名俱臭,永不超生!’

    收了黄金杖、灭了叛国贼,萧逸随后秉退众人,独坐大帐之内,面色阴沉如水,目光透露杀机,毁乡之恨,杀师之仇,自己岂能忘记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恭喜大司马-击败匈奴,降伏单于,一战灭敌十万,如此赫赫武功,远胜冠军侯多矣!”

    大帐门帘一挑,毒士-贾诩走了进来,抱拳拱手行礼,一脸和煦的笑容,可是两眼隐藏煞气,显然不是来道贺的!

    “先生此来,是想提醒一下我,刘豹不可轻信、匈奴不可饶恕,至于出谷投降之事,犹如荥阳之战,不过是一场骗局罢了!”

    萧逸何等狡猾,岂会轻信敌人呢,至于接受降书、设宴款待使者,不过是障眼法罢了,看谁骗的了谁?

    楚汉之争初期,霸王项羽神勇无敌,打败了汉军主力,包围了重镇荥阳城,刘邦粮尽援绝,眼看就要束手就擒了!

    生死关头,将军纪信献策,自己换上汉王服饰,乘坐一辆龙车出降,趁着楚军欣喜若狂、麻痹大意之际,刘邦裹挟在妇女群中,顺势逃之夭夭了,而后项羽恼羞成怒,放火烧死了纪信!

    刘豹现在做的,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,不过吗,他有心做刘邦第二,萧逸却不是楚霸王,宜将剩勇追穷寇--才是他的座右铭!

    “以大司马之睿智,自然猜的出来,匈奴人名为投降,实则突围,不过吗,刘豹一世枭雄,也是足智多谋之人,明知假降之计难成,依旧派人来此,恐怕另有图谋吧?”

    贾诩微微点头,人言萧郎:狡猾如狐,凶狠如狼,果然名不虚传,不过吗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再精明的统帅,也有算不到之处,这就需要‘谋主’提醒了!

    “假做投降,明为突围,两天时间,难道说……传令全军将士:人不卸甲,马不离鞍,做好夜战准备,敢有轻敌者--斩!”

    一言惊醒梦中人,萧逸略加思索,顿时醒悟过来了,好一条狡猾的草原狼,若不是‘毒士’提醒,自己恐怕要吃亏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