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4章 一缕幽魂归故乡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数万匈奴骑兵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陷入了绝境之中,犹如一头凶猛的困兽,张牙舞爪,负隅顽抗,若是让它反咬一口,那就得不偿失了!

    对付绝境中的猛兽,不能急于下手,而是慢慢的收网,消耗掉它的体力,最后一击毙命,萧逸久经沙场,又是一名优秀猎手,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了!

    因此上,玄甲军没急于进攻,而是挖壕沟、修壁垒,摆出了防御阵型,又把大营迁移过来,死死的堵住山口,与马邑城遥相呼应,形成了瓮中捉鳖之势!

    匈奴人一场惨败,人马死伤无数,也需要喘息一下了,既然汉军不来进攻,他们正好整顿人马、恢复战力,于是乎,双方井水不犯河水,互相对峙起来了!

    “万胜!万胜!……大司马万胜!”

    一场大战下来,将士们疲惫不堪,也付出不少伤亡,萧逸当即传令:犒赏有功之士,金银珠宝、加官进爵、美酒烤肉随便吃……战死者火化成灰,送回家乡安葬,负伤的好好修养,争取早日康复!

    如此厚赏之下,将士们感恩戴德,欢呼万胜之声,响彻了周围十数里,一个个摩拳擦掌,等待着再立新功!

    相对的,匈奴人可就惨透了,没有帐篷安身、没有食物裹腹、还没有药物治伤……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士兵们饥饿难耐、痛苦哀嚎,体力、士气一落千丈!

    无奈之下,刘豹下令杀马充饥,好歹补充一下体力,匈奴人郁闷的发现,没有铁锅、没有木柴、也没有清水……夏昭做的很绝,捣毁大营之时,填埋了各处水井,还烧光了草木,到处黑焦焦一片,什么也没留下来!

    匈奴人逐水草而居,既也不会挖井,也没有挖井的工具,只是挥舞着刀枪,一个劲的乱刨罢了,最后弄出几个深坑,里面全是污泥水,根本无法饮用!

    “吼吼!--吃肉,我们要吃肉!”

    “呜呜!--回家,我们要回家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一旦是饿急了,就会变成野兽了,匈奴人砍倒战马,以生肉充饥,以鲜血解渴,互相争夺,狼吞虎咽,好歹填饱了肚子,反正没有了水草,这些战马也活不久的,不如用来裹腹呢!

    肚子暂时填饱了,出路依旧没找到,马邑山谷是一处绝地,前有雄关挡路,后有追兵紧盯,两侧是悬崖绝壁,大队人马无法翻越,计算跑出三两人,又有什么大用呢?

    汉武帝时期,汉军在此设伏,想要围歼匈奴人马,结果走漏了消息、导致功亏一篑,没想到天道循环、世事难料,四百多年过去了,留给匈奴人的包围圈,终于派上用场了,汉家将士的英灵,也该含笑九泉了吧?

    “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咱们插翅难逃了,不如前往汉营请降,或许有一条活路呢!”

    “萧逸弑杀成性,绝不会接受投降,只会砍下咱们的脑袋,再修筑一座京观,不如拼个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我等不该利欲熏心,出兵劫掠汉家城池,真是后悔莫及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匈奴高层死伤惨重,只剩十几个部落王,勉强的聚集一起,有人主战,有人主降,唉声叹气,互相责备!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外有强敌,内无粮草,兵无斗志,将无战心,除了闭目等死,谁还有办法呢?

    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诸位不必灰心丧气,匈奴人的骄傲-冒顿单于,曾经在大月氏做人质,深陷绝境,危机四伏,不是一样孤身逃脱,最后出兵复仇了吗?

    只要我们团结一心,找到合适的机会,未必不能反败为胜,萧逸这头恶狼,总有打盹的时候吧,咱们先这样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刘豹身陷绝境,依旧斗志不减,把众人聚拢过来,悄悄的商议对策,目光中充满了决然,生死存亡,在此一搏!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里,匈奴人按兵不动,犹如一条负伤的恶狼,躲在山洞中舔舐伤口,等待着出击的机会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石谷的大火,整整燃烧了一天一夜,这才慢慢的熄灭了,里面烟雾缭绕,寂静无声,什么也看不清楚,只有焦糊的味道传出,仿佛化成了一片鬼域!

    又过了一天一夜,黄鼠带人搬开巨石,重新打通了谷口,先放入几匹老马探路,确定平安无事之后,将士们才陆续进谷,查看里面的情况!

    放眼望去,到处一片焦黑色,山石都烧的炸裂了,有的地方青烟袅袅,尚未完全熄灭,散发出刺鼻气味,匈奴人尸体随处可见,全都烧成了焦炭,几乎看不出人形了!

    一些山谷的缝隙里,也摞着许多尸体,他们不是烧死的,而是被烟熏死的,面色乌黑如铁,身体严重扭曲,有人还撕破了喉咙,死状极为痛苦!

    “呕!--哇!哇!”

    “人说水火无情,此言果然不假,如此惨烈的死法,真是太恐怖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鼠等人偷坟掘墓,常年与死人打交道,什么恐怖场面没见过,也被这种惨状惊呆了,很多人呕吐不止,之后几个月时间,一点烤肉也吃不下去,已经形成心理阴影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们对萧逸的畏惧,也上升到一个新高度,鬼面萧郎-星君转世,执掌人世间杀伐,真是一点也不假,若非‘杀神’下凡,谁有如此霹雳手段,弹指间灭杀两万匈奴人,古之名将难以比肩呀!

    乌维的尸体也找到了,就在一处山谷裂缝中,他不是烧死的,也不是熏死的,而是自杀身亡,用弯刀割破了脖子,尸体依靠岩石上,面向北方,死不瞑目!

    在一侧岩石上面,还留有几行血字,乃是乌维的绝命诗,字体歪歪斜斜,充满哀怨之气,已经变成乌黑色了……

    冲天烈焰焚残兵,横剑自刎洗骂名,

    苍天若有垂怜意,一缕幽魂归故乡!

    落款是:草原游子-汉家逆贼-李无伤!

    李无伤是乌维的汉名,自从归顺匈奴之后,就再也没用过了,如今出现在石壁上,可见横剑自刎之前,他心生忏悔之意,承认自己汉家子孙身份了!

    李无伤的一生,可谓是悲剧的一生,如果他不是李家子孙,如果没做匈奴的人质……凭着他的一身武,可以统兵沙场,成为一代名将!

    “飞将军神勇盖世,守卫边关数十年,深受后人敬仰,却有这样一位子孙,真是造化弄人呀!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之下,黄鼠不禁联想到一个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-李广,也是李无伤的直系祖先!

    李广-天生神力,精于骑射,乃是秦将-李信之后,家族世代从军,先后担任上谷、右北平太守,抗击匈奴人入侵,为人善待士卒,骁勇善战,匈奴人异常畏惧,称之为‘飞将军!’

    可惜呀,李广运气一直不好,总是遇到挫折,难以建立功勋,也无法获得侯爵,落下‘李广难封’的故事!

    汉武帝-元狩四年,汉军大举北伐,深入漠北王庭,李广任前将军,中途迷失道路,未能参加决战,因为不愿面对刀笔之吏,于是横剑自刎,用死亡证明了忠诚,军民闻之无不落泪!

    相距离四百多年,李广、李无伤都是横剑自刎,陨落沙场,不同的是,一个名垂青史,世代敬仰;一个遗臭万年,人人痛骂,这对祖孙地府相见,不知做何感想呢?

    “刷!--轱辘!”

    爷爷是英雄,孙子是叛徒,二者不能相抵,感慨一番之后,黄鼠拔出了佩刀,割下了李无伤的首级,准备制成一枚骷髅杯,送给大司马做礼物!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尸身,按理说该千刀万剐的,可是看在‘飞将军’面上,还是挖了一个深坑,草草的掩埋了事,作为一名汉家叛徒,能够入土为安,也算是他的造化了!

    巡视一番之后,黄鼠带人离开山谷,又搬来无数巨石,重新封堵了谷口,告诉周围的百姓们,百年之内不许开启,还留下一座石碑,上刻四个大字:永镇九幽!

    从此以后,黄石谷消失了,改名为九幽谷,方圆数十里内-寸草不生,鸟兽无踪,成为了一处绝地,每到阴天下雨之时,隐约有鬼哭狼嚎之声,从而演绎出无数传说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