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9章 汉家将士,宁死不辱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杀呀!-汉人们造反了,速速禀告大单于,派人前来镇压叛乱!”

    “杀呀!-士可杀,不可辱,弟兄们抄家伙,跟这群草原狼拼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马邑城-粮草库,数十人手持刀枪,正在激烈的厮杀中,一边是穷凶极恶的匈奴人,一边是双目喷火的袁军,原本联合作战的盟友,此时反目成仇了,人人浴血厮杀,比战场上还勇猛三分呢!

    听到激烈的喊杀声,周围的袁军、匈奴人纷纷赶来,毫不犹豫的加入战团,帮着自己人拼杀起来,就这样的,混战规模越来越大,起码有五六百人,挤满了粮草库大门!

    双方厮杀之中,不知谁扔出一支火把,正好落在草垛上,瞬时间,火蛇四窜,遇物即燃,浓烟直冲云霄,双方已经杀红了眼,谁也没功夫救火,结果火焰越来越大,又引燃了粮食库、布匹库、军械库……

    冲天烈焰起于星火,殊死搏斗必有原因,引发这场激烈冲突的,正是一样东西-粮食!

    人马未动,粮草先行,后勤补给的重要,大单于-刘豹非常清楚,因此上,匈奴人进入马邑之后,立刻接管了粮草库、军械库、城门楼……各部要害部位!

    匈奴人信奉丛林法则,没有平均分配一说,谁的拳头大,谁就拿的多,粮草也是一样的,按照各部实力强弱,领取相应的份额,袁军处于仆从地位,领到的粮食最少、质量也最差了!

    人家粟米、白面、有酒有肉,吃的满嘴流油,自己咸菜、豆饼、缺吃少喝,饿的前心贴后背的,袁军难免心存怨气了,加上挨骂受气、受人歧视……时间久了,怨气就变成怒火了!

    战事拖延,消耗巨大,粮食逐渐的不足了,又优先供给匈奴部落,袁军的份额就更少了,原来是咸菜、豆饼、麦麸……还能勉强活下去,这次分给他们的,竟然是一些草料,这是喂牲口的,不是给人吃的!

    袁军小校争辩了几句,结果狠狠挨了两巴掌,都是刀头舔血的人,谁他妈的怕谁呀,加上之前的怒火,一起喷发出来了,于是乎,两伙人拔出兵刃,激烈厮杀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大汉男儿,绝不为奴,杀光匈奴人,夺回马邑城……冲呀!”

    袁军心存怒火,斗志昂扬,一场厮杀下来,反而占据了上风,杀的匈奴人步步后退,眼看就支撑不住了,那知关键时刻,他们的援军到了!

    得知情况之后,刘豹调集三千人马,火速进城镇压叛乱,这些人赶到之后,立刻弯弓搭箭,射杀闹事的袁军将士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嗖!嗖!”

    乱箭如蝗,满天飞窜,袁军猝不及防,又没有盾牌护身,顿时倒下了一大片,余者见势不妙,只好逃回军营去了,而后匈奴人一边救火,一边收拾残局,自己的伤员抬回去救治,至于袁军伤兵们,挨个补刀,一个不留!

    评心而论,叛乱发生之后,刘豹以霹雳手段,果断的镇压下去,避免了事态继续扩大,也算是处置得当了,不过吗,一场激烈冲突下来,匈奴人与袁军间的裂痕,也进一步加深了,离心离德,犹如仇雔!

    另外吗,内讧引发的大火,因为扑救不及时,整整燃烧了大半天,一半的粮食、草料、军械化成灰烬,对于匮乏的后勤补给,无异于雪上加霜了!

    得知结果之后,刘豹暴跳如雷,却也没有好办法,先是找来了高干,狠狠的斥责一顿,让他约束好手下士兵,而后召集各部大王,安排偷袭黄石谷之事,粮草越发缺少,必须立刻行动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啪!--匈奴蛮夷,占我城池,杀我将士,此仇不报,本将军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马邑城-将军府内,夏昭双眉倒竖,一脸的愤怒之气,手中的青花茶碗,硬是一把给攥碎了,瓷片划破了手掌,鲜血流淌而下……

    十几名袁军将校,身披甲胄,手握宝剑,站立在大堂上,一个个怒目圆睁,杀气缭绕,他们是夏昭的心腹人,亲如手足,生死与共!

    在大堂的外面,摆着二百四十八具尸体,血肉模糊,肢体破碎,让人惨不忍睹,正是因为抢夺粮食,被杀害的袁军将士,大量士兵簇拥在周围,一个个面露哀伤、双目喷火!

    匈奴人来了之后,他们就成了奴隶兵,干的是牛马活,吃的是猪狗饭,整天的挨打受气,还被百姓骂做汉奸,根本抬不起头来!

    当兵吃粮,天经地义,在汉家的城池里面,为了吃上一口饱饭,竟然死了二百多弟兄,是可忍孰不可忍?

    “匈奴蛮夷欺人太甚了,咱们调集兵马,跟他们拼了吧!”

    “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有赚,与其忍辱偷生,不如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将校们拔出宝剑,主张以血洗血、报仇雪恨,他是大汉的边军,是保家卫国的战士,不是匈奴人的奴才!

    再说了,将士们驻守马邑城,常年与匈奴人作战,无数的亲朋好友,全都阵亡沙场了,现在做了卖国汉奸,日后有何面目相见地下?

    “弟兄们稍安勿躁,要想报仇雪恨,必须从长计议,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!”

    夏昭身为大将,心志非比常人,满腔怒火之下,头脑还保持冷静,飞快思考各种对策……

    袁军只有两万将士,匈奴却有十万人马,如果硬拼的话,无异于以卵击石,一个人也活不下来,就连马邑城的百姓们,也会跟着一起倒霉的!

    找刺史-高干申诉,让他主持正义,也是一点用没有,自从开城迎敌之后,这家伙就成了一条走狗,拼命的讨好匈奴人,金银珠宝、丝绸布匹送了无数,就连他的几十房小妾,也送给各部大王暖床了,简直无耻到了极点!

    拼命没有实力,申诉没有靠山,两万袁军犹如弃婴,无依无靠,可怜至极,要想死中求活吗,只有一个办法了--联系曹军,临阵倒戈!

    夏昭已经想好了,自己是大汉军人,不是袁氏的奴才,更不做匈奴的走狗,反戈一击,弃暗投明,于情于理也说的过去,何况曹军北伐以来,攻城略地,连战连捷,袁氏已经日薄西山了,大将军袁绍也‘病逝’了,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自己何苦做陪葬品呢?

    如果投靠曹营,即能里应外合,杀掉那些匈奴人,为死难的弟兄报仇,又能弃暗投明,给将士们谋一条大道,而且曹丞相求贤若渴,凭着自己一身武艺,肯定受到重用的,加官进爵、封妻荫子……真是一举三得呢!

    不过吗,夏昭还有一些担忧,在壶口关之时,自己拼死力战,杀伤不少曹军将士,自己若是投靠过去,会不会遭到报复呢,鬼面萧郎的杀名,可是天下皆知呀?

    就算萧逸不计前嫌,愿意接受两万将士,也缺一个联系人呢,两军对垒,交通断绝,谁去联系曹军一方,商议临阵倒戈之事,人家又会相信吗?

    高干主政并州多年,心腹死党遍布军中,还控制着不少兵马,一旦走漏了消息,自己和一群将校们,恐怕死无葬身之地了?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拼死一搏,实在不行的话,我连夜潜入曹营,向大司马负荆请罪吧,好歹保将士们一条活路!”

    想到面临的困难,夏昭一阵的苦笑,此事危险极大,一步也错不得呀,另外吗,临阵倒戈之事,宜早不宜迟!

    对于战场的局势,夏昭看的很透彻,别看匈奴人多势众,又占据了地利,说到运筹帷幄、统兵杀伐,刘豹、乌维、高干……一群部落王们,把他们的脑子加一起,也比不过一个‘鬼面萧郎!’

    汉军迟迟不动,肯定有一番大计划,等到战局逆转、匈奴人一败涂地之时,自己再想临阵倒戈,恐怕也来不及了,那个时候吗,不是孤身逃往匈奴,做一辈子汉奸走狗,就是人头落地,让人家做成‘骷髅盏!’

    “报将军大人,右校王部-中军官李勇,前来登门拜访,说是有大事商议!”

    正在烦恼之间,一名亲兵进来禀报,有不速之客登门了,众人不禁一阵紧张,难道走漏消息了,这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“李勇虽是汉家后裔,却是右校王部落的人,与我一向并无来往,他突然登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闻讯之后,夏昭颇为疑惑,先让将校们退下去,整顿好兵马,随时准备起事,而后换上一副笑容,亲自到府门迎接!

    古人云: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既然有人登门,那就应付一番吧,也许峰回路转,会带来惊喜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