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3章 可怜袁本初,陨落竟无声(下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深更半夜,突然惊醒,头脑昏昏沉沉的,见到有人送来汤药,又是亲儿子指派的,袁绍也没多想什么,接过来准备一饮而尽,那知药碗送到唇边了,袁绍突然醒悟过来……此事不对呀!

    袁绍繁礼多仪,生活起居犹如帝王,吃饭叫‘御膳’,走路叫‘起驾’,睡女人也叫‘临幸’……方方面面,极为奢华,似乎不如此高调,不足以体现威仪!

    生病吃药也一样的,开出药方之后,精选各种药材,让心腹人来煎熬,汤药熬制好之后,经过数道检验程序,再让两名侍女喝过,确认万无一失了,这才请大将军服用,就连一天喝几次药,几点几时进药,都有明确的规定,一点也不能出错!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,深更半夜-不是用药的时间,盛药的是青瓷碗,而不是白玉碗,周围一个侍女也没有,因为袁尚耽误时间,原本热气腾腾的汤药,也彻底冷却下来了,堂堂的袁大将军,岂能喝一碗冷药呢?

    “宿卫武士何在、值夜侍女何在……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,速速进来服侍老夫!”

    心存疑虑,袁绍不肯喝药了,而是大声呼唤起来,身边一个近侍没有,让他有一点心虚呢!

    “区区一碗汤药,何必劳烦众人呢,属下愿意服侍,请大将军速速服药吧!”

    眼看事情有变,紫木公子上前一步,一手抢过了药碗,一手按住袁绍胸口,就准备强行灌下去!

    “来人呀!……有刺客!……啪嗒!……滋滋!”

    袁绍彻底惊醒了,一边呼喊侍卫救援,一边全力抵住药碗,两人奋力推挡之间,药汁泼洒到了地上,冒出一阵的白烟,而且‘滋滋’作响,可见毒性之烈了!

    “大将军不愿服药,就请领受此物吧,今晚就是您的大限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胆刺客,安敢谋害老夫,宿卫武士何在……老夫的宝刀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眼看事情败露了,紫木公子拔出匕首,恶狼般扑了过去,目露兴奋之色,能够杀死一位豪杰,让他非常有成就感!

    袁绍行伍出身,也有一身武艺的,岂会坐以待毙呢,一边左右躲闪着,一边摸自己的斩将刀,结果来回摸了个空,原来仓亭兵败之后,袁绍心里压力太大了,经常在睡梦中乱摸,侍从们担心伤了他,就偷偷把宝刀拿走了!

    “刷!刷!……救命呀!快来救命呀!”

    以袁绍的武艺,就是赤手空拳,也不会落在下风的,可惜呀,多年的奢侈生活,腐蚀了他的身体,加上有病在身,浑身乏力,行动极为迟缓,连挨了几匕首,鲜血四溅,染红床榻……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强烈的求生欲下,袁绍奋力抵抗着,他认为对方是一名刺客,偷偷的溜进了寝室,只要自己坚持一会,侍卫就会来救援了……可是一柱香过去了,为何不见人影呢?

    紫木公子看似小白脸,其实文武双全,家破人亡之后,更是苦练武艺、图谋复仇,此时看准时机,猛地翻到上面,用匕首直刺心窝,想要一击毙命!

    匕首刺进了肌肉,鲜血滚滚流出,剧痛的刺激之下,也激发了袁绍的潜力,他死死的顶住匕首,继续大声呼喊,双方陷入了僵持中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!-父亲!……紫木快住手……哎!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忍耐下,很快就过去了,您把耳朵堵上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寝室外边,听到父亲的惨叫声,袁尚心痛如绞,几次拔出佩剑,想要冲进去救援,都被死士们阻拦住了,眼看成功在际了,决不能半途而废!

    为了安抚住袁尚,他们夺下了宝剑,又扯下两团衣襟,堵住了袁尚的耳朵,还用人墙挡住了寝室大门,同时聆听里面动静,“我们的紫木大爷,您手脚麻利一点呀,马上就要天亮了!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不要挣扎了,侍卫们早解决干净了,不会有人来救援的,属下也是奉命行事,这柄匕首您认识吧,可是三公子亲赐的呢!”

    “忤逆之子,弑杀生父,天打雷劈,猪狗不如……畜牲啊!”

    儿子的贴身匕首,袁绍自然认识了,那是自己送的生日礼物,却成了要自己老命的凶器,再想到叫喊半天,无人前来救援,袁绍顿时明白了,一下子万念俱灰,身体也没气力了……

    趁此机会,紫木公子双手用力,从左侧第三根肋骨下,把匕首刺进了心脏,鲜血如泉涌出,担心惨叫引来护卫,紫木又拽过蚕丝被子,死死堵住袁绍的口鼻,任由他身体扭曲、手脚抽搐,最后一动不动了!

    纵横天下数十年,统领过十八路诸侯,称雄于河北四州,差一点问鼎天下的袁大将军,就这样子陨落了,死的寂静无声、死的惨不忍睹……可悲!可叹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恭喜三公子!--执掌河北,称霸天下!”

    “恭喜三公子!--执掌河北,称霸天下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寝室大门打开,一身血迹的紫木走出来,单膝下跪行礼,与此同时,死士们也下跪行礼,一夜惊变,河北易主!

    “父亲!……父亲呀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看着下跪的众人,袁尚呆愣片刻,突然嚎啕大哭起来,撕心裂肺、顿足捶胸……又夹杂一丝欢喜,从今天开始,自己就是大将军了!

    杀死了袁绍,事情只成功一半,要想顺利继位,还需要做一些部署,接下来,紫木公子领一部分人,把袁绍衣衫扒掉,用炉灰堵住伤口,清理干净血迹,趁着身体温热,再摆出一个自然姿势,仿佛沉睡中去世一般!

    袁尚领着其他人,在寝室翻出了兵符、令箭、大将军金印,而后以父亲的名义,重新布置了府内侍卫,原来的人马全部调走,又调来三千私人部曲,接管了大将军府防务,袁尚又跑到后宅,找亲生母亲刘氏,秘密的交谈了一番……

    天亮以后,袁尚控制住了局势,这才召集河北文武,正式宣布消息:‘大将军操劳过度,以致旧疾复发,昨夜五更时分,突然吐血三升,暴毙而亡了,临死留下遗命:三子袁尚继任大将军,兼领冀州牧!’

    “大将军!-魂兮回来,享受羹尝!

    “大将军呀!-您撒手西去了,我们怎么活呀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大将军府内-高搭灵棚,庄严肃穆,白帆、白旗、白绫……铺天盖地,府内的树木、家具、水井也用白布盖住了,人人披麻戴孝,个个哭天喊地!

    袁绍的尸体收拾好了,用一具金丝楠木棺材入殓,就停放在大堂之上,棺材盖紧紧闭合着,周围八名武士,身披铁甲,手持利刃,严禁任何人靠拢,更不许瞻仰遗容!

    袁绍的上百名妻妾,跪在大堂东侧,一个个哭的要死要活,尤其是一些小妾们,不乏哭晕过去的,倒不是夫妻感情深厚,而是大将军一死,她们就要集体殉葬了!

    河北的文武官员们,跪在大堂西侧,也在大声嚎哭着,而且声泪俱下、浸湿衣襟,比起小妾们还要悲伤,就是自己亲爹死了,估计也就这样了!

    官员们一边哭泣着,一边偷偷的打手势、递眼神,激烈的‘交谈’起来,对于袁绍的突然死亡,他们可是疑虑重重呢?

    大将军身体强壮,虽说上了点年纪,可是雄风不减,一顿能吃好几碗饭,一夜能睡三四个女人,按照这种情况,再活上二三十年,也不成问题的!

    虽说兵败之后、急火攻心,身体有一些疾病,可是郎中们说的清楚,只要小心调理着,十天半月就能康复了,更不会有性命之忧,怎么突然暴毙了呢?

    再说了,高级贵族去世后,要以盛装入殓,本姓族人、属下官员……轮流上前瞻仰遗容,这才符合规矩呢,现在的情况是,棺材封闭,武士守卫,要说这里没猫腻,真是鬼也不信呢!

    再联想到昨天,袁绍大发雷霆,下令召回长子袁谭,准备改换继承人,结果半夜就暴毙了……种种线索联系下,恐怕又是一场萧墙之祸!

    “大将军突然暴毙,我等五脏俱焚,恨不能以身代之,同赴九泉之下,不过吗,敌军兵临城下,河北不可一日无主,还请遵照遗命,立三公子为大将军!”

    哭嚎半响之后,一名素装妇人站了出来,四旬左右年纪,体态颇为丰满,可谓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,正是大将军夫人-刘氏,也是袁尚的亲生母亲!

    对于丈夫的死亡,刘氏也略知一二了,虽然有一些心痛,却也不是太在意,她现在的心思,就是辅佐儿子上位,保住荣华富贵,再把后宅的‘狐狸精’,全部赶进地下殉葬,她可是争风吃醋好久了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”

    听完刘夫人的话,官员们全停止了哭泣,动作相当整齐,就像训练好的一样,他们都盯着审配、郭图二人,是支持袁尚上位,还是彻查袁绍之死,就看两位谋士态度了!

    一时间,大堂内寂静下来,人们都停止了哭泣,等待事情的发展,审配、郭图面色铁青,一会盯着袁绍的棺材,一会盯着烧纸的袁尚,目光游离不定……

    一方面,袁绍对他们恩重如山、赋予重任,如今主公死因不明,他们作为属下的,应该追查到底,报仇雪恨才对!

    另一方面,强敌压境,风雨飘摇,真的揭露出真相,难免一场内部火拼,河北集团这艘大船,可就真要沉没了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刷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紫木带领一群亲兵冲进来,人人手持利刃,面露杀伐之气,盯着一群文武官员,今日谁敢反对,就做刀下之鬼!

    “哎!-属下恭请三公子,继承大将军之位,执掌河北四州!”

    “属下恭请三公子,继承大将军之位,执掌河北四州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对视一眼之后,审配、郭图还是屈服了,现在就揭露真像,于公于私都没好处,他们一带头跪拜,其余官员也跟风而上,宣示效忠新的大将军!

    就这样子,一片哭嚎声中,在武力胁迫下,袁尚接任大将军,兼领冀州牧,成为了河北之主,准确说,只有半个河北,另一半城池已经姓曹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