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2章 可怜袁本初,陨落竟无声(上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口令:诛灭曹贼!……袁氏永昌!”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三公子,深夜巡视,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“嗯!-尔等值夜辛苦了,全都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将军府内-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层层严密防守,还有许多明哨、暗哨、巡逻哨……日夜值守,从不间断,犹如铜墙铁壁一般,别说是奸细、刺客了,就是一只耗子也进不来!

    战争期间,防御更严,审配、郭图抽调三千甲兵,驻扎在大将军府四周,还修筑了几道壁垒,可抗千军万马冲击,坚守几个时辰不成问题,这样的守卫之下,可谓万无一失了……除非是:祸起萧墙!

    决心弑父之后,袁尚召集了亲兵、门客、死士百余人,就在自己的院落中,举行一场动员大会,陈诉利害关系,又下了一场‘金钱雨’,希望大家齐心合力,辅佐新主上位,做袁氏的‘开国功臣!’

    这些门客、死士们,都是袁尚的私人部属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堪称生死与共,一旦三公子失势了,他们必然跟着倒霉,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,也愿意拼死一搏!

    再说了,贵胄之家,素来无情,为了争权夺势,骨肉相残者甚多,远的且不说了,就说两汉王朝的皇帝,一半死于非命,至于下手之人,大都是他们的兄弟、子侄、岳父……如今再死一个大将军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接下来,众人刺破手臂,喝血酒、发毒誓,愿意效忠三公子,夺取大将军之位,而后内穿软甲,暗藏利刃,以巡夜的名义,直奔袁绍的寝室,沿途守卫纷纷让行,没有一个人怀疑的,更没人敢阻拦了,大将军的守卫事务,本就是三公子负责的!

    紫木公子也在队伍中,提着一个檀木食盒,里面是一碗刚熬的汤药,热气腾腾的,具有补血、益气、安神……各种神奇疗效,另外吗,里面加了一点‘东西’,可以让人解脱烦恼、进入永眠!

    “嗒!-嗒-嗒!”

    一行人屏气凝神、快步行走,一连穿过十几道哨卡,顺利来到了寝室外,或者说,用‘寝宫’形容更恰当一些!

    袁绍贪图享乐,虽然是个大将军,却过着帝王般的日子,生活十分奢靡,寝室也非同一般,分成主寝、侧寝、用饭室、沐浴室、更衣室……共计十几个空间,犹如一座中型宫殿了,里面雕梁画栋,金碧辉煌,奇珍异宝,不计其数!

    寝室里的人不少,宿卫十二人、仆从十二人、侍女八人、美姬四人、传令官一人、报时官一人……全部伺候大将军的,现在却成了麻烦,要想干掉袁绍,这些人一个不能留!

    “寝室人多眼杂,行事极其不便,咱们要不回去吧,仔细准备一下,明天晚上再来?”

    袁家遗传性格之一,就是好谋无断了,都来到寝室门前,就差临门一脚之时,袁尚居然打起退堂鼓了,小脸上满是犹豫之色,进一步,退两步……

    看到三公子如此胆色,众人不禁一阵泄气,这叫什么事呀,大晚上聚集死士,又是喝血酒、又是发毒誓,本想玩一票大的,搏个荣华富贵呢,结果我们拔出刀子,主事人反而犹豫起来,这样的愚蠢货色,真值的效忠吗?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有进无退,何况众人聚集一起,难免走漏了风声,明日天色一亮,大将军必有动作,三公子再想行事,可就没有机会了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紫木公子走出来,低声劝说着袁尚,不能半途而废,同时示意周围的人,不要再犹豫了,立刻动手吧!

    “嗖!嗖!……刷!刷!”

    百余人皆是亡命徒,为了荣华富贵,这才铤而走险的,到了这一步,就是袁尚想放弃兵变,他们也不答应呀,顿时一拥而上,冲进了寝室里面!

    三更时分,寂静无声,寝室里的侍从、丫鬟、美姬……全都昏昏欲睡,死士们下手极快,先用毛巾堵嘴,而后利刃割喉,一点声响也没发出,迅速解决干净了!

    十二名侍卫倒没睡觉,可是一点防备也没有,见到有人进来了,还以为三公子巡夜,瞬间都做了刀下鬼!

    杀光一众侍从,隐藏好尸体之后,死士们分成两批,一部分换上侍卫服饰,继续的站岗放哨,以免有人闯进来坏事;另一部分手持利刃,强行簇拥着袁尚,来到了内寝门前,袁绍就在里面沉睡,还能听到轻微的鼾声呢!

    百里艰难路,已行九十九,最后一小步,难如上青天……站在寝室门外,众人面面相觑的,谁也不敢闯进去,袁绍统治河北多年,猛虎虽老,余威尚存,谁敢杀一位英雄呢?

    另外吗,大家都不是傻子,懂得利害关系,现在冲进去,手起刀落,砍下人头,固然是大功一件,也闯下了滔天大祸,等到三公子继位之后,难免秋后算账,干掉杀父仇人呢!

    因此上,几十人聚拢门外,却没一个敢冲进去,全用异样的目光,紧紧的盯着袁尚,意思很简单:“里面是你亲爹,由你动手最好了!”

    “嘶!嘶!……啪!啪!”

    二十多年以来,袁尚一直生活在父亲的羽翼下,在他的内心之中,父亲就是一位天神,呼风唤雨,无所不能,真是又尊敬、又畏惧,现在让他冲进去,斩杀心中的天神,难度可想而知了,手软、腿软、心更软……

    咬舌头、抽脸颊、捶心口……各种振作的办法,袁尚全用了一遍,就是鼓不起勇气来,‘弑父’两个字,重如泰山一般,重重的压在心头上,非冷血无情之人,不能为此事也,比如说秦始皇:毒死生身之父,囚禁生身之母,囊杀同母异父之弟……千古一帝,无言可评!

    “梆!……梆!梆!”

    袁尚在犹豫,时间在流逝,一点一点的……五更天到了,玉兔西斜,群星消隐,很快就有人来换岗了,‘弑父夺位’的计划,也就彻底破产了,这些人何去何从呢,总不能告诉袁绍,我们手持利刃,一夜连杀数十人,是为了保护您吧?

    袁绍不是傻子,而且比大多数人聪明,知道情况之后,必然大发雷霆,继而痛下杀手,袁尚是他的爱子,最多软禁起来,好好教训一番,至于别人吗,千刀万剐、挫骨扬灰、诛灭九族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死士们也打退堂鼓了,逐渐向后挪动脚步,打算逃出大将军府,而后远走高飞,或者投靠曹营去,到了这一步,兵变即将破产,除非有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改朝换代之事,的确难下决心,既然三公子不忍下手,就让属下代劳吧!”

    生死关头,紫木公子站出来,抽出袁尚的匕首,藏在自己怀中,一把推开了寝室大门……别人有处投奔,自己无路可走!

    “紫木……你不要杀……哎!”

    看到紫木公子进去了,袁尚伸手阻拦,抬到一半又放下了,只是垂头叹息、沉默无语,他突然想起来了,那柄镔铁小匕首,是自己十四岁时候,父亲送的生日礼物,切金断玉、锋利无比!

    用自己的匕首,杀死亲生父亲,无论是谁动的手,一个‘弑父’的罪名,袁尚逃脱不掉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呼!……呼!呼!”

    寝室里面,袁绍躺在软榻上,盖着一件蚕丝被子,发出阵阵的鼾声,一场仓亭大战下来,消耗他太多心血了,身体十分疲惫,之前喝了一碗安神汤,因此睡得十分香甜,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……

    在梦境之中,袁绍回到了少年时期,身穿劲服,坐骑骏马,手执弓箭,与袁术、曹操、许攸……一群好朋友,驰骋山野,追逐猎物,玩的好不开心!

    可是跑了一会,袁绍发现自己迷路了,误入深山之中,周围白雾弥漫,什么也看不清楚,好朋友们也不见了,只剩自己一个人,东西乱闯,找不到出路,急的他满头大汗,只好停下马来,靠着一颗大树休息!

    那想到呢,一条紫色的毒蛇蜿蜒而下,张开大口咬过来,獠牙正中袁绍咽喉,吓得他嗷嗷大叫,顿时惊醒过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毒蛇!……你是何人,为何在此……紫木?”

    袁绍睁开了眼睛,顿时吓了一跳,寝室灯火昏暗,隐约看到一个人,身穿白衣,容貌邪俊,尤其一双细长眼睛,真比毒蛇还毒呢……这个人很眼熟,似乎是儿子的一名门客!

    “大将军不必惊恐,三公子孝心可嘉,让属下送来一碗汤药,可以安神补脑、帮助睡眠,还请速速服下吧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面露微笑,打开了随身食盒,端出一碗浓黑的汤药,到了这一步,就是扯耳硬灌,也得让袁绍喝下去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