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1章 仙鹤顶上红,最毒是人心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父亲勃然大怒,要废黜我的储位,召唤大哥回邺城,这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大哥性刚好杀,又与我素来不睦,一旦成为大将军,必然痛下杀手,一切都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-大将军府后宅,袁尚坐在寝室中,抱着一个酒坛子,时而自言自语、愁眉不展,时而仰头狂饮、痛哭流滴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不过吗,他担心的不是曹军围城,而是祸起萧墙!

    袁氏一门三子,次子袁煕出身卑微,乃是庶出之子,又负过‘重伤’,无法繁衍子嗣,因此丧失了继承权;大公子袁潭、三公子袁尚都是嫡出,可惜同父异母,这些年以来,二人为了继承人位置,明争暗斗,互相怨恨,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!

    袁尚有英雄之表,又是家中幼子,深受父亲的宠爱,加上母亲刘氏貌美,枕头风相当的硬,总是给儿子说好话,久而久之,袁绍招架不住了,内定幼子为继承人,又把长子-袁潭外放青州!

    倚仗继承人身份,袁尚飞扬跋扈,目中无人,有功劳就抢夺,有过错就推诿,还梦想成为天下共主,执掌万里江山,真是美出鼻涕泡了,同样的,他也得罪不少人,结了许多仇家!

    做梦也没想到,万丈高楼、一脚踩空,因为‘勾结胡虏,引狼入室’之事,袁绍勃然大怒,准备改换继承人,对于袁氏集团来说,这也许是一件好事,可对袁尚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了!

    袁尚用小脚趾也能想明白,一旦失去了储位,必然万劫不复,先不说大哥手段毒辣,杀人从不眨眼,就是仇家们的疯狂报复,自己也吃不消呀,届时墙倒众人推、破鼓乱人捶,能留下一具全尸,就算自己烧高香了!

    “我不能失去储位,不能死无全尸……我还要做大将军,还有娇妻美妾、荣华富贵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想到以后的事情,袁尚悲从中来,不禁嚎啕大哭起来,得势狸猫赛猛虎,落架凤凰不如鸡呀!

    “夜深人静,独饮伤身,三公子何故悲伤呢,属下不才,特来解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黑暗中闪出个人影,一身白衣,神韵潇洒,容貌英俊,略带邪气,正是许久不见的紫木公子!

    投奔河北以来,因为献‘玉玺’有功,紫木公子进入大将军府,成为袁尚手下一名门客,又凭着吃喝玩乐、溜须拍马的本领,逐渐成为了心腹人,经常出一些馊主意、坏点子,俨然是袁尚的‘智囊!’

    另外吗,紫木为人低调,不做官、不求名、不逐利,混迹河北好几年了,依旧是一介白身,对于此事,府内众人议论纷纷,有人说他高风亮节、不图富贵,也有人说他明哲保身、躲避仇人!

    躲在大将军府中,还没有安全感,紫木公子的仇人,也就可想而知了,绝对是兴风作浪的厉害人物!

    “父亲要招大哥回邺城,再废黜我的储位,紫木素有谋略,一定给我想想办法,只要渡过此劫,咱们荣辱与共、江山共享!”

    看到紫木公子,袁尚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一脸的祈求之色,只要能活命,他不顾一切了!

    “深受公子厚恩,属下无以为报,自当尽心竭力,现有上、中、下三策,究竟何去何从,还请三公子自决!”

    “生死关头,不顾许多,有办法都说出来吧,只要渡过难关,本公子豁出去了,手刃亲兄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大公子远在青州,手中握有重兵,根本没办法除掉,何况大祸就在眼前,必须当机立断了,要想死中求活,属下的上策是:效仿楚穆王之事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抬起一只手,狠狠地落下去,目视袁绍寝室方向,露出一股阴狠之色!

    “效仿楚穆王之事,你是让我干掉……老天爷爷呀!”

    听完上策之后,袁尚目瞪口呆,久久回不过神来,身为袁氏公子,自幼饱读诗书,自然知道楚穆王的典故了!

    楚穆王-芈姓、熊氏,名商臣,春秋时期楚成王的太子,性格刚烈,精通武艺,喜欢私蓄死士,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物!

    太子过于精明强干了,老爹难免不放心,害怕自己大权旁落,于是乎,楚成王准备废黜太子,另立一个听话的儿子,可惜行事不秘,消息泄露出去了!

    面对废黜的危险,商臣不愿坐以待毙,带领死士包围了王宫,逼迫父亲上吊自尽,而后自立为君,这就是楚穆王,即位之后,商臣内修文治,外拓疆土,成为了一代雄主,在位一十二年,最后善终而死,另外吗,他还很会生儿子,春秋五霸之一-楚庄王,就是楚穆王的儿子!

    商臣弑父夺位、不忠不孝,绝对是一个忤逆子,不过吗,他励精图治,善待子民,深受楚国百姓的拥护,死后名声也不太差,后人评价说:“子圉篡嫡,商臣杀父,天祸未悔,凭奸自怙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的上策,包含了两层意思:其一,明白的告诉袁尚,要想死中求活,杀兄没用,必须弑父,只要干掉了袁绍,他就是新的大将军,执掌河北四州之地,再杀掉大哥袁潭,如此永除后患!

    其二,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,袁尚继位之后,只要励精图治,有所作为,就不怕背骂名了,可以减轻负罪感,再说了,此事十分机密,手脚利索一点,谁又知道真像呢?

    “以子弑父,大逆不道,何况父亲待我不薄,本公子于心不忍呀,还是说说中、下两策吧?”

    沉思片刻,袁尚惶恐的摇摇头,自己贪图富贵,却没有丧心病狂,上策绝不可为!

    “公子忠孝仁爱,属下佩服万分,既然不想学楚穆王,另有中、下两策,也能保全性命,就是要委屈公子了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躬身行礼,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,可是嘴角微微上翘,露出了一股讥讽之意,人性有多丑恶,自己太清楚不过了!

    “中策:甘愿放弃储位,臣服于大公子,从此笑脸相迎,低三下四,再把珍藏的金银珠宝,私宅的娇妻美妾送去赔罪,苦苦哀求一番,或许可免一死!”

    “大哥心狠手辣,报复心强,一旦成为大将军,绝不会容我的,再说了,堂堂男子汉,岂能以妻子送人,此策不可行!”

    “下策:放弃荣华富贵,带着妻子远逃草原,从此隐姓埋名,放羊牧马为生,穿皮裘、啃荤腥、说胡语,也可苟活性命,了此一生!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出身名门,天生富贵,岂能与粗鄙胡人一起,追逐水草而居,何况漠北苦寒之地,每日烧牛粪度日,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,下策更不取了!”

    听了中、下两策,袁尚一脸的恶心,就像吞了一百只绿头蝇,刚从茅房用餐回来那种,真是生不如死呢,另外吗,他突然感觉到,上策也不是太糟糕,或许可以商议一下!

    人性就是如此,不怕一无所有,就怕得到再失去,自己的权势、财宝、美女……岂有拱手让人呢,就是亲大哥也不行,那比杀了袁尚还难受,可是让他亲手弑父,这件事也太难办了,楚穆王的魄力,一般人真没有呀!

    “大将军决心废储,明日必有行动,三公子上策不忍为,中、下两策不能为,如此迟疑不决,必然大祸临头,属下不忍视之,这就告辞离去,从此浪迹天涯!”

    人怕逼、马怕骑,紫木公子转身欲走,名为浪迹天涯,实则逼迫袁尚下决心!

    “紫木不要走,咱们再商议一下,此事真的难办呀……大将军府侍卫众多,防守严密,恐怕不易行事吧?”

    袁尚双拳紧握,满头大汗,似乎犹豫不决,可是言语之中,已经有了默许的意思,既然父子必死其一,那就让父亲先走一步吧!

    “大将军病重期间,外事托付郭图、审配两位谋士,内事尽归三公子,利用这份特权,调动府内侍卫,换上心腹死士,想来没有问题的!

    趁着夜深人静,包围大将军寝室,再送进去一份汤药,让他老人家好好休息吧……明天早晨,灵前继位,您就是新的大将军了,而后收缴兵符、令箭,掌控邺城的局势,如何不从者,统统的杀掉!

    得知父亲病逝了,大公子必然奔丧,只等他一进邺城,立刻安排刀斧手,乱刀斩为肉泥,以绝后患,至于城外的曹军吗,师老兵疲,自然退去,再修养上三五年,河北重振雄风,三公子就是天下共主了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,犹如一只晃尾巴的小恶魔,不断诱惑人下地狱,自从家破人亡之后,他平生最大的乐趣,就是看着别人也家破人亡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,打开之后,露出一些红色粉末,此物名叫红矾,俗称‘鹤顶红’,剧毒无比,见血封喉,乃是杀人害命的必备之物,深受政治家的喜爱,谁用谁知道呦!

    “男子汉、大丈夫,要行非常事,必做非常人,为了天下大业,顾不得儿女情长了……传令下去,调集心腹侍卫,包围父亲寝室!”

    袁尚盯着,又目视父亲寝室方向,内心反复挣扎,终于痛下决心,政治斗争是无情的,既然你死我活,那就你去死、我来活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