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0章 雄狮虽老,威风不减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天一夜的惨烈厮杀,仓亭大战终于结束了,曹军大获全胜,斩首五万,俘虏十万,缴获的战马、军械、旗帜、锣鼓……不计其数,打扫战场之时,死尸抛入卫水,数十里河面皆赤,下游河道都阻塞住了,战事惨烈可见一斑!

    大战过后,曹军乘胜追击,当天占领了仓亭大营,而后继续北进,一路上摧枯拉朽,没遇到任何抵抗,两天后顺利抵达邺城,屯兵于漳水之畔,形成了泰山压顶之势!

    邺城-东西十三里,南北九里,周长四十四里,设有七座城门,四旱三水,交通便利,城内人口众多,城外良田万顷,号称‘河北第一巨邑’,也是袁氏的老巢,只要攻克此城,北伐就成功一半了!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,曹军并没有攻城,仅派出一小队骑兵,侦查骚扰了一番,而后安营扎寨、修筑壁垒、疏通粮道……摆出一副稳扎稳打的架势,这也不算奇怪……

    其一,邺城-城高池深,粮草不缺,防御体系完整,想要攻克下来,绝不是一件容易事,还会付出巨大代价,自然要认真准备一番!

    其二,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仓亭大战之中,曹军战死两万,负伤者极多,也算是伤筋动骨了,需要好好的修整一下,还有十几万降兵、俘虏,也要改编过来,收为己用!

    考虑以上两点,曹操没急于攻城,而是站稳脚跟、徐徐图之,犹如一条狡猾的巨蟒,慢慢的缩紧身体,让猎物惊恐、窒息、死亡……最后一口吞下!

    这一战术很成功,曹军重重围困,邺城陷入绝境中,人心惶惶,一日三惊,百姓们烧香拜神,祈求平安,官员们眉来眼去,私下串联,大家心里清楚,河北即将易主,要保荣华富贵,必须讨好新主子了!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大小官员、门阀家主,或是暗传书信,里应外合;或是寻找门路,攀扯关系,一门心思的投靠曹营,至于袁大将军吗,已经贴上了‘罪大恶极,我不认识’的标签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将军府-寝室中,袁绍双目紧闭,面如死灰,仰躺在虎皮软榻上,浑身一动不动,似乎依旧昏迷不醒,可是急促的呼吸、转动的眼球,证明他已经苏醒了!

    逃回邺城之后,袁绍就苏醒了,可是他不愿意睁眼,或者说,他不敢面对事实了,仓亭大战,一败涂地,十五万人马尽殁,还有六万将士倒戈,河北再没可战之兵,已经是大厦将倾了!

    河北衰落至此,身为统帅者,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袁绍心如刀绞,恨不得一死了之,可是心痛之余,他也在反思着:自己为什么失败,那里不如曹操呢?

    论出身:袁家四世三公,号称天下第一门阀,曹操不过阉丑之后,宦官曹腾的养孙罢了!

    论人脉:袁家门生故吏,遍布天下,又有士族集团支持,曹操受人歧视,只能自己努力,去拉拢寒门子弟!

    论实力:袁氏轻取河北四州,兵强马壮,钱粮充足,曹操颠沛流离,一城一郡的争夺,家底一直不雄厚,缺少军粮更是常事!

    论政治影响……

    论战略位置……

    论个人相貌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各个方面,反复比较,袁绍都占据上风,强的不止一筹呢,如果说,有一点不如曹操,那就是‘英明果决,善于用人!’

    自己遇到大事,总是好谋无断,以至于错失良机,长安之乱-没有迎接天子,淮南之战-没有救援袁术,官渡之战-没分兵偷袭许昌……简直太多太多了,如果自己抓住一次机会,局势也不至于此呀!

    相反的,曹操英明果决,有放手一搏的勇气,屡屡抓住机会,以小搏大、打败了各路强敌,壮大自己的势力,另外吗,他还有得力属下,萧逸统兵征战、郭嘉运筹帷幄、荀彧、荀攸筹措粮草……自己却没有……

    不是的,自己也有辅佐者,田丰、沮授、逢纪、许攸、颜良、文丑、张郃、高览、蒋奇、淳于琼……或是神机妙算,或是骁勇善战,比起曹营的文武,一点也不逊色呀,他们那去了呢?

    战死沙场、兵败被俘、临阵倒戈……归根结底,都是自己指挥无能,白白断送了河北栋梁,若是田丰、沮授还活着,一定可以运筹帷幄,化解危机的,如果颜良、文丑还在,何愁没有统兵之人?

    一将无能,累死千军,老话说的好:绵羊统领的狮子群,打不过狮子统领的羊群,何况曹营集团,是一头雄狮之王,统领着一群狮子呢!

    “外面情况如何了,曹军是否大举攻城,我军如何应对的,青、幽、并三州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逃避不是办法,事实必须面对,反思良久之后,袁绍睁开了眼睛,寝室内灯火昏暗、药味扑鼻,旁边侍立三个人:袁尚、郭图、审配!

    “大将军放宽心,曹军驻扎彰河边上,正在修养战伤,短期内无力攻城,城内全部动员,凭着坚固防御,可保万无一失!

    青、并两州尚在激战中,我军严防死守,敌军寸步难行,至于幽州方面吗,二公子招募了十几万人马,很快南下救援了,届时里应外合,一定大败曹军!”

    看到袁绍苏醒过来了,三人长出一口气,悬着的心落下一半,至于汇报的情况,也是报喜不报忧,以免刺激到大将军,病情进一步恶化,郎中们交代过了,再吐一次血,神仙来了也没辙!

    真实的情况是,曹军虽没攻城,却不断的出兵骚扰,消耗守军的精神、体力,青州、并州的求援信使,一天能来五六批,全是十万火急的,至于二公子袁煕吗,听说收拾金银珠宝,逃到幽州边界处,再迈一步就出长城了!

    城内人心惶惶,不断有人出逃,甚至去投奔曹营,仅仅两天时间,就搜查了几十封密信,都是门阀家主勾结曹军的,只是投鼠忌器之下,审配、郭图不敢处置罢了!

    “河北四州,风雨飘摇,袁氏的生死存亡,就拜托两位先生了,一定要死守邺城,等待援军赶来,进而扭转局势!

    各家士族门阀,出钱出力,死守城池,谁敢不听号令,立刻痛下杀手,到了这一步,就不必顾忌什么了,万事有老夫承担着!”

    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,到了最后关头,袁绍总算醒悟了,把军政大权交给两位谋士!

    “大将军安心修养吧,我们身为袁氏之臣,死做袁氏之鬼,纵然粉身碎骨,也要死守邺城,这就组织人手,加固城防去,不让曹军前进一步!“

    论起谋略能力,审配、郭图比不上田丰、沮授,可说到忠心耿耿,却是毫不逊色,事实也证明,他们都实践了诺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哎!……呼!呼!”

    两位谋士走后,寝室剩下袁氏父子了,面面相觑,唉声叹气,河北局势危机,他们是最心急的了,却没有良策应对,事到如今,只能报最好的希望,同时做最坏的打算了!

    袁绍心里清楚,自己口吐鲜血、元气大伤,就算能活下去,也无力主持大事了,必须选择一个继承人,对外统兵御敌,对内安抚人心,三子袁尚聪明乖巧,又有英雄之表,算是合适人选了,不过吗,以他的个人能力,能带领河北走出困境吗?

    “父亲不必苦恼,孩儿有一个无双良策,定能击退曹军,转危为安,确保河北四州无恙!

    最近几天,匈奴、乌丸、鲜卑、辽东四镇使者,偷偷的会见了孩儿,他们愿意出兵南下,一起对付曹军人马,只要事成之后,赠送一些金银财宝、娇嫩美女,再割让边界几郡城池……啪!啪!”

    袁尚凑近软榻边,低声诉说计策,正在眉飞色舞之时,一连挨了两大巴掌,打的他头昏脑胀、双颊火红,一头栽倒地上了!

    “袁氏四世三公、门阀之首,为父又是大将军,堂堂正正的汉臣,岂能勾结胡虏之辈,进而引狼入室呢?

    你这个忤逆之子、不孝之子,袁氏一族的败类,速速的滚出去,再也不要见我了,汉家城池绝不与人……滚呀!”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袁绍,从榻上一跃而起,气的须发皆张,一边痛骂袁尚是败类、引狼入室,一边乱摸兵刃,可惜没有摸到,否则非拔刀杀人不可!

    袁绍嫉妒成性、优柔寡断、不识良才、还耳根子软……有很多的缺陷,可是内心之中,一直以汉家贵胄自居,坚守道德底线,那怕白刃临头了,他也不会勾结胡虏、败坏袁氏门风!

    不止是袁绍,其他诸侯曹操、孙权、刘备、张鲁,乃至窝囊的刘璋、刘表,在民族大义上,都是不含糊的,那怕兵败身亡了,也不找外族人帮忙!

    原来的历史上,东吴讨伐山越、西蜀征讨南蛮、北魏出兵匈奴、乌丸、鲜卑……都是民族大义的体现,汉家诸侯之间,打死打生没关系,毕竟都是自家人,外族人谁敢伸爪子,没的说,兄弟齐心合力,先把敌人打出去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息怒!父亲大人息怒……孩儿这就告退……嗖!”

    袁尚身为爱子,自幼娇生惯养,从来没挨过一指头,这次真被父亲吓到了,躲过一只茶杯之后,连滚带爬的出去了,他实在想不明白,勾结胡虏又如何,总比掉脑袋强吧?

    “老夫一世英雄,不曾屈服于人,怎生出一个软骨头呀,河北四州基业,决不能传给忤逆之子,来人呀,速速派出使者,让大公子回到邺城,继承家主之位……咳!咳!”

    寝室之内,袁绍大呼小叫,如同一头发疯的老狮子,齿牙虽钝,威风不减,誓死不做卖国贼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