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7章 昔日好友,沙场相见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”

    “咚!--咚!咚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日月如梭,光阴似箭,三天时间,转瞬即至,两位故人约见的日子到了,可以把酒言欢、共叙友情;同样的,两军决战的日子也到了,必然尸积如山、血流成河,上午辰时,双方大营响起了鼓号声,连绵不绝,直冲云霄!

    袁军占据了地利,抢占一步来到战场上,在卫水南岸摆下一座‘鱼鳞阵’,旌旗如云,人马如海,盾牌手、长枪手、弓箭手……依次排列,紧紧的聚集一起,又驱使随军民夫,挖掘了三道壕沟,一副全力防守架势!

    背水列阵,兵家大忌,一旦战场上失利,全军只能喂鱼鳖了,不过吗,置之死地而后生,这样也能激励士兵,奋勇厮杀,应该说是一招险棋,不到万不得已,统帅绝不会用的,由此可见,袁氏父子真的拼命了!

    曹军距离较远,可是行动迅速,布下一座‘十面埋伏阵’,骑兵列阵两翼,步军主力居中,弓箭手放在前排……人员间距拉开,正面十分广阔,犹如一张巨大渔网,落入其中,在劫难逃!

    曹军即没挖壕沟,也没设拒马,盾牌手也很少,一副全力进攻的架势,反倒是将士们腰间,全都带着一盘绳子,那是系人头、拴俘虏用的,今日一战,他们势在必得!

    “奉诏讨贼,曹军必胜!--奉诏讨贼,曹军必胜!”

    “河北健儿,护我家乡!--河北健儿,护我家乡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军对阵,齐声呐喊,声音一浪高过一浪,竟然压过了奔腾的河水,这个时候,就看出双方将士不同了:

    曹军斗志旺盛,器械精良,全是年轻力壮之辈,一个个目露凶光,犹如下山猛虎一般;再看袁军一方,斗志低落,甲胄不全,老弱病残占了大半,刚一上战场,浑身抖如筛糠,兵器都握不住了,竟然还有吓晕过去的……

    打仗就像下棋,车、马、炮、卒摆好了,下面该老帅出场了,一阵激昂战鼓过后,两军波浪般分开,无数将校的簇拥下,曹操、袁绍来到了阵前,彼此凝视,情绪复杂!

    今日相见,先礼后兵,两人内穿重甲,外罩宽袍,浑身鼓鼓囊囊的,不同的是,一个喜欢红色,一个喜欢蓝色!

    两军中间位置,搭建了一座凉亭,方圆两丈大小,全部木制结构,因为时间匆忙,装饰略显粗糙,却有一股古朴之气,里面铺了羊皮、摆着坐榻,以供两人见面之用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全军止步,谁也不许靠近,违令者斩!”

    按照约定,双方不带将领、亲兵,却可以带一个儿子,曹操、曹植翻身下马,向着凉亭缓缓走去,他们走出十几步之后,袁绍也下马了,三子袁尚紧紧跟随着,两对父子,沙场相见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双方将士紧握兵刃、鸦雀无声,目光凝聚于一处,骑兵们更是长刀出鞘,弓箭上弦,一旦出现了意外,立刻冲过去救援,今日的双方会面,危险更胜鸿门宴!

    “本初一向可好,小弟这厢有理了……子建见过袁家伯父-万福金安!”

    “有劳孟德挂念,愚兄还算过得去……线甫见过曹家叔父,身体康健!”

    双方见面之后,互相拱手行礼,而后在凉亭入座,以兄弟、叔侄相称呼,犹如通家之好一般,当然了,笑容真诚一点、身体柔和一点,握剑的手再放松一点,那就完美无缺了!

    故人约见,把酒言欢,必须有酒菜的,曹植、袁尚都提着食盒,上前摆好之后,执剑侍立一旁,紧盯对方的动作,目光中充满了敌意!

    “自从洛阳散盟以来,整整十年时间,咱们没有把酒言欢了,今日难得相见,自当坦诚相见、倾吐心事,这些年以来,我一个人很寂寞呀!”

    “孟德言之有理,咱们所处的位置,有亲人、有部下、有恩人、也有仇人,唯独没有朋友,真是高处不胜寒,寂寞有谁知呢?”

    曹操、袁绍对饮一杯美酒,都露出了寂寞之色,猛虎的朋友只能是猛虎,绝不会降低身份,与其他野兽结交的,问题是,一山不容二虎,身为王者,必定孤独!

    尤其今日之战,也是最后决战了,消灭人生宿敌,也失去最后的朋友,失败者-人生路尽,万劫不复,胜利者-孤独终老,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“我们本是好朋友,一起读书学礼、一起骑马打猎、还一起偷过新娘子……为何到了这一步?

    ”我们本是好朋友,一起迈进仕途、一起辅佐朝廷、一起为国讨贼……因此注定到了这一步!

    沙场约见之前,两人准备了许多言语,有互相试探的、有人身攻击的、也有政治辩论的,都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,未战先得三分胜算!

    可是见面之后,一切都用不上了,两人互相凝视,都从对方的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鬓生白发、颊有皱纹,目光充满了沧桑,昔日的少年好友,已经变成两位老人,争斗了一辈子,得到了很多,失去的更多!

    两位少年好友,因为相同的梦想,放弃了友谊,拿起了刀枪,沙场决战,你死我活,这样的人间悲剧,无言以对,无话可说,曹操、袁绍低头饮酒,不再开口说话了,他们怕言语出口,忍不住抱头痛哭起来!

    父亲们沉默了,儿子们该出场了,今日一战,不止是曹操、袁尚两个人的事,而是关系两大家族呢,尤其他们带着的儿子,最有希望成为继承人!

    “朋友情深,犹如手足,和则两利,战则两害,曹叔父何不带兵回去,退回侵略城池,从此以黄河为界,两家分南北而治,即全了朋友之义,又少死许多将士,国安民乐,岂不美哉?”

    袁尚上前一步,试图说服奸雄退兵,如今曹强袁弱,决战胜少败多,最好争取一段时间,以河北的人力、物力,修养五年,就能恢复实力了,修养十年,就该自己统兵南下了!

    “一双朋友之间,的确不好兵戎相见,以免伤了感情,不过吗,天子下诏出兵,身为臣子者,也不能因私而废公,袁伯父可以带三位公子,前往朝廷面君请罪,加上我父亲的帮助,可保全家平安无事,以后居住许昌城中,朋友齐心合力,共同辅佐天子,这才是两全其美呢!”

    论起嘴上功夫,曹植更胜一筹,反驳的无懈可击,真按他的办法来,袁氏等于不战而降了,从此软禁许昌城,做一个富家翁罢了!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,胡说八道,河北四州之地,几十万精锐将士,乃是我父一生心血,岂能拱手送人?”

    “天下土地,皆归汉家,何谈拱手送人呢,另外吗,小弟有些眼拙,只看到一群老弱病残,那有几十万精兵呢,莫非袁兄会撒豆成兵吗?”

    袁尚手按宝剑,一脸愤怒之色,曹植露刃出鞘,气势更胜三分,世人皆言,四公子文采风流,却不知他也精通剑法、善于骑射,还在玄甲军中受过特训呢!

    “呜!呜!……刷!刷!”

    两军几十万将士,全盯着小凉亭呢,眼看两位公子手按宝剑,他们也行动起来了,拔出兵刃,号角长鸣,步步向前推进,做好了决战的准备!

    还有几十名神射手,弯弓搭箭,稳稳瞄准对方统帅,只要一声令下,立刻痛下杀手!

    “退下!--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“退下!--擅动者斩!”

    曹操、袁绍同时举手,制止了各自的部下,一世人、两朋友,饮完杯中酒,再放手厮杀不迟,至于罢兵议和、友好相处,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,天下虽大,却容不下两个英雄!

    “孟德家教甚严,子嗣个个出众,今日一见,名不虚传,真是羡煞愚兄了!”

    “儿子们不争气,是让人郁闷,儿子们太争气了,却让人伤神呢,这个道理,你我都明白!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战,在所难免,饮了最后一杯酒,咱们放手一搏吧!”

    “如画江山,能者居之,无论谁胜谁负,给对方一个葬礼吧!”

    曹操,袁绍互视良久,把对方的身影深深刻入心中,最后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带着儿子返回阵营,今日一见,即为永别了!

    “孟德保重-来世相见,再战沙场!”

    “本初保重-来世为敌,你死我活!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阵营中,一把扯下宽袍,露出里面的重甲、利刃,传令部下将士,擂起战鼓,挥舞旌旗,大决战开始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