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4章 萧郎嫁妹(下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新郎官莫要害怕,小静与我名为姑嫂、情同姐妹,只要你接住十招不败,本夫人就让路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赵雨双臂微微用力,抖出一个漂亮的枪花,其圆如月,其快如风,嗡嗡作响……没有十年的苦练,休想有此造诣!

    “六夫人心地善良,何苦难为于我呢,咱们化干戈为玉帛,来个纸上谈兵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乱颤的枪尖,郭奕拼命的摇头,别说对战十招了,一枪也接不住呀,自己还要入洞房呢,要是扎几个血窟窿,那就不好玩了!

    兵法有云:‘逢强智取,遇弱活擒’,双方力量太悬殊了,硬拼肯定不行了,只能以智谋取胜,可是一时之间,又想不出好办法,谁来帮帮新郎官呀?

    郭奕左顾右盼,四处寻找援兵,大舅哥不可能了,难关就是他设的,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,‘酒鬼’老爹也指望不上了,拽着新夫人-曹华,早就把亲儿子忘了……对了,我还有师傅大人呢!

    “嗖!嗖!……师傅您躲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纵然郭奕的眼神不错,也费了好大力气,终于在人群之中,找到了师傅-贾诩,铜冠束发,青衫遮体,装饰极为朴素,估计周围的宾客们,也不知道他就是‘乱国毒士’吧!

    “咳!……咳!”

    贾诩漂泊半生,好不容易收个徒弟,自然要帮衬一下了,只见他目光转动,打出一个奇怪手势,而后身形一闪,迅速消失在人群中,‘毒士’永远待在幕后!

    “六夫人枪法如神,乃是女中第一豪杰,能否让小弟一步,咱们换别的兵器,各凭本领,输赢无悔?”

    看到师傅的暗示,郭奕顿时有办法了,先是称赞赵雨几句,麻痹她的心理,而后小脸黯然失色,装出一副可怜样子!

    “呵呵!-本夫人自幼苦练,一十八般兵刃,可谓样样精通,想用什么兵器,随便你挑选吧!”

    赵雨手腕一番,长枪犹如游龙,稳稳的挂到架子上,对于自己的武艺,她很有信心的呢!

    “六夫人女中豪杰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咱们就比‘剑’好了!”

    “剑为百兵之王,快如风雨,怒如雷霆,咱们就比剑好了!”

    赵雨迈步上前,拔出一柄青冥剑,随手挥动之间,快如闪电,遍舞梨花,赢得一阵喝彩声!

    再看坏小子-郭奕的,围着兵器架转了三圈,选了一柄最轻的青虹剑,紧紧抱在怀中,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!

    “新郎官,快请拔剑吧!”

    “六夫人,小弟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贱人!我是贱人!……普天之下,谁敢跟我比贱呀……呱!呱!”

    只见郭奕摔掉金冠,脱掉靴子,又撕破了新郎服饰,还爬蹲在地上,学起了青蛙叫,真的在‘耍贱’呢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不是说比剑吗,怎么比起贱来了,这样子真是贱呀?”

    “有其父必有其子,鬼才神机妙算,儿子更是坏的出奇,好一招偷梁换柱!”

    ‘剑’与‘贱’同音歧义,如此一来,六夫人输定了,这是智取之道,果然腹黑皮厚!“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着蹦蹦跳跳的郭奕,宾客们一阵大哗,有人目瞪口呆,有人摇头叹息,还有人拍手叫好,郭嘉更是仰天大笑,对儿子非常的满意!

    比武斗狠,杀人如麻,不过是小勇罢了,也是匹夫之勇,天下间比比皆是,一点也不稀奇呢!

    真正的大勇者,心性坚韧,临危不惧,对于敌人凶狠,对待自己更狠……勾践卧薪尝胆是大勇,荆轲刺杀秦王是大勇,韩信忍受胯下之辱,更是弥天大勇!

    郭奕为了迎娶新娘子,敢在大庭广众之下,学青蛙叫,与人比贱,同样是大勇之人,凭着这样的心性,未来出将入相,前途无量!

    “坏小子,算你狠,本夫人认输了,谁敢有你贱呀……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赵雨银牙紧咬,柳眉倒竖,真是又气又恼,又无可奈何了,身为大司马-六夫人,总不能做一个贱人吧?

    “承蒙六夫人相让,小弟感激不尽,日后若有差遣,一定遵命行事,再说一句,若是大司马亲自守关,世上无人过得去,智、勇、厚、黑、贱……他天下无敌了!”

    凭着腹黑皮厚,郭奕顺利过关了,距离新娘又近了一步,而后鼓起勇气,向第三关挺进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宾客们纷纷簇拥过来,想看看后面的关卡,又是何等情况,就连萧逸也在其中,这次的智、勇、仁……三关,前两个自己设下的,最后一个是小静的杰作,究竟如何凶险,谁心里也没谱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哇?……我的夫人呀,您不能把事做绝呀?”

    怀着忐忑的心情,郭奕一路来到绣楼下,见到了第三关考验,整个人就呆愣住了,小白脸上哭笑不得,‘鬼面萧郎’的妹妹,果然出手不凡呀!

    准确来说,第三关并不难,既不考智慧,也不拼勇气,更没有什么危险,只要用一根手指头,就能轻松的破关了,不过吗,一指一世命,决心很难下!

    第三关放在桌案上,是一份‘终生契约’,全是小静开列的,内容有三条:

    其一,妇唱夫随:二人成亲之后,大事小情夫人说了算,这叫做主妇当家!

    其二,俸禄上交:家中的财政大权,全归夫人一手掌控,丈夫有权利挣钱,却没权利花钱!

    其三,永不纳妾:郭府除了当家女主人,不能有别的妻妾,更加不许有外室,或者逛青楼,否则的话……喀嚓!

    “太霸道了、太强势了、太刻薄了,这样得契约签下,我的终生‘幸福’没有了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郭奕小脸抽搐,真有大哭一场的冲动,这份霸王契约上,第一条没什么,二人相处以来,都是小静说了算,第二条也没什么,小静可是富婆呢,财产都在她的名下,关键是第三条……

    自古以来,男尊女卑,凡是有权势的男人,那个不是妻妾成群呀,就拿身边例子来说,大舅哥-萧逸算是痴情男儿了,尚且有六位夫人,以及几位准夫人呢,父亲郭嘉拥有小妾四十余人,邂逅的青楼女子不计其数,谁又制约过他们呢?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除了皇室的驸马爷,其余的达官显贵,莫不妻妾成群,郭奕生性懒散,却也有一个伟大梦想,就是三妻四妾、红颜无数,享受一下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乐趣,让他签这样的契约,真是比死都难受呀!

    问题是,自己不签契约的话,以小静的坚韧性格,绝对不会出阁的,到时别说三妻四妾,自己一位夫人也没有了,何况木已成舟,婚礼进行到此,郭奕胆敢反悔的话,就要面临大舅哥的疯狂追杀,天地虽大,再无容身之处了!

    郭奕犹豫片刻,只能点头答应,在大舅哥威胁的目光,以及父亲同情的目光中,用力按下了手印!

    “契约已成,神人共鉴,日月不灭,契约不毁……有请大小姐出阁了!”

    一名侍女上前,高高举起契约,让宾客们看清楚,也算做个见证吧,与此同时,禁闭的绣楼大门,终于缓缓的打开了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萧逸迈步上楼,背着身穿嫁衣、头盖红绸的妹妹,在一众宾客的簇拥下,一直送到了侯府大门,再让郭奕接过新娘子,抱上一辆驷马香车,至此,小静算是出阁嫁人了!

    “妹妹嫁人之后,一定要尊敬丈夫,孝顺公婆,做一个贤妻良母!”

    “妹妹出阁嫁人,嫂子们十分不舍,以后多回来看看,莫让我们担心!”

    “哥哥、嫂嫂们保重身体,小妹远嫁他方,不知何年何月,才能再回侯府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出嫁吗,自然要哭几声了,以示依依不舍之情,曹节、甄宓、蔡文姬、赵雨几位夫人,还要仔细嘱托一番,什么相夫教子、恪守妇道、好好持家……之类,最后说完、哭完,该走人了!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新人出阁,苍天保佑,百子千孙……奏乐!”

    悠扬的鼓乐声中,郭奕骑马,小静坐车,依旧是娘子军开路,玄甲铁骑护卫,后面则是陪嫁队伍,萧逸爱妹心切,出手大方,各种陪嫁的物品:金银珠宝、绫罗绸缎、名贵家具、侍从丫鬟……不计其数!

    离开侯府之后,送亲队伍在白虎、青龙、朱雀、玄武四条大街上,好好的转悠了几圈,然后转许昌四门、转各处坊市、街道,让所有人都看到了……一直转悠到黄昏时分,又一次回到了无愁侯府!

    萧逸再次出面,把二人接进侯府中,就在侯府大堂上,叩拜天地、叩拜父兄、夫妻对拜,顺利完成了婚礼仪式,双双送进了洞房……

    “喝!喝!……谁想闹洞房的,与我对饮三百杯!”

    按照习惯,宾客们还要闹洞房、灌新郎的喜酒呢,幸亏萧逸关照妹妹、妹婿,提着酒坛子坐在洞房门口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战败无数敬酒宾客,最后也是酩酊大醉,让几位夫人搀扶回去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