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1章 索取彩礼的办法--抢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官渡大战之后,郭嘉参谋有功,进爵‘洧阳乡侯’,还获得一座新府邸,位于朱雀大街-天字七号,府邸建筑精巧,装饰华丽,左邻右舍也是宦官人家,很符合‘第一谋臣’的身份,不像之前的府邸,周围全是青楼妓院,一股浓重的脂粉气息!

    不过吗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洧阳侯府外表华丽,内部却是一团糟糕,具体来说有三多:美酒多、美女多、麻烦事多!

    郭嘉嗜酒放纵,生性懒散,运筹帷幄天下无双,处理家务一塌糊涂,府里小妾数十人,勾心斗角,吵吵闹闹,又没有大妇主持家务,怎一个‘乱’字了得呀!

    “小的们参见大司马!-公侯世代,吉祥如意!”

    “免礼吧!……嗯?咱们走错门了,这几天都忙糊涂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进洧阳侯府,从来不用敲门,可以直入后宅,这叫做‘通家之好’,可里面的情况,让他大吃一惊,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呢!

    自己印象之中,杂乱无章、吵吵闹闹的样子没有了,府邸干净整洁,秩序井然,各处张灯结彩,房舍粉饰一新,仿佛改天换地一般!

    “一二三四!……五六七八!……跪下!”

    郭嘉的四十多位小妾,身穿盛装,排列整齐,正在学习礼仪,迈步、躬身、万福……盈盈下拜,动作一丝不苟,乖的像小猫一样!

    “啪!……啪!”

    几名中年女官,手持教鞭,监视她们的训练,谁要是出了错误,上去就是一鞭子,下手颇为凶狠,打的小妾们泪眼汪汪,却没一个人敢反抗!

    在侯府的空地上,摆着大量的物品,金砖银锭、美玉宝石、红色被褥、楠木家具、青铜器皿、贴金马桶……一切应有尽有,起码能装十几车,全都包着红绸子,贴着大喜字,似乎是下聘之礼!

    “奉孝知道爱子成亲,提前准备了彩礼,而且痛下决心,全力整顿门风了,此事真是难得呀!”

    看着丰富的彩礼,萧逸满意的点头,看来新的‘公爹’身份,让郭嘉脱胎换骨,终于做了一次正经事!

    “萧郎来的正好,我有事与你商量,府邸里面太忙了,快抽调一些人手过来,婚姻大事不等人呀,相府三小姐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郭嘉从寝室走出来了,小脸干干净净,发髻梳理整齐,身穿大红色吉服,还缀着几个香囊,完全一副新郎官打扮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……你穿着新郎礼服,还有相府三小姐,到底谁要成亲呀?”

    千头万绪,错综复杂,萧逸好半天才明白,洧阳侯府在准备婚礼,那些东西也是彩礼,不过吗,新郎官不是郭奕,而是他的老子郭嘉!

    曹操、卞夫人欣赏郭嘉之才,准备招做曹家女婿,经过一段时间运作,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……双方已经约为婚姻了,婚期定为十月二十九日,仅比郭奕、小静的婚礼提前一天!

    真是好悬呀,幸亏提前一天,要是父子同日娶妻,肯定闹出笑话了,宾客们也分身乏术,无愁侯府、洧阳侯府的婚宴,那个不参加也不行,总不能吃喝到一半,飞身再赶下一场吧?

    卞夫人心细如发,知道郭嘉不会持家,特意调派了人手,帮着安排事宜,准备彩礼,整顿一下莺莺燕燕,算是替女儿开好路了!

    “如此恭喜奉孝了,迎娶相府三小姐,咱们就是连襟了,正好兄弟相称呢!”

    “萧郎太客气了,犬子迎娶令妹,真是天作之合,以后咱们就是亲戚了!”

    萧逸掏出了妹妹的生辰八字,郭嘉也掏出儿子的生辰八字,双方交换之后,就算是缔结婚姻了,简单、利落、快速……二人目光相对,除了欣喜之外,还有一丝的无奈!

    婚姻大事,本有规定:天子一年,诸侯半年,大夫一季,庶人一月,以萧逸、郭嘉的尊贵身份,嫁妹也好,娶亲也罢,起码准备几个月,邀请四方宾客,这才算有面子呢!

    现实情况是,从上门提亲,到举行婚礼,不过半个月时间,实在是太仓促了,其中原因吗:一是双方感情莫逆,省掉了许多麻烦事,二是大战将起,时间紧迫,只能从快从速了!

    官渡大战之后,曹营论功行赏、加官进爵,而后百家争鸣、开设学府,一心追求文治,没有动过武功,显得是风平浪静,就连各路诸侯们,也以为曹营沉迷富贵,没有了进取之心呢!

    萧逸、郭嘉心中清楚,风平浪静是假象,暗流汹涌才是真,曹营一直在抓紧时间,努力恢复战争创伤,尤其是秋收之后,府库丰盈,粮草如山,兵强马壮,军械充足,曹营集团这头猛虎,又要跃跃欲试了,目标就是河北之地!

    可以说,曹营不动则已,动如雷霆,必然是倾巢而出,直捣袁氏老巢-邺城,扫平河北四州,一统中原大地,而且出兵的时间,已经为期不远了!

    官渡之战,袁氏父子惨败,折损了几十万精兵,势力一蹶不振,不过吗,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袁氏称霸多年,底蕴极为深厚,还有四州城池、几百万百姓,以及门阀士族的支持,同样在整军备战,想要一雪前耻呢!

    二虎相争,必有一伤,曹军一旦北伐,必然是恶战、血战、死战……接连不断,多少将士阵亡沙场,多少男儿埋骨异乡,而且兵危战险,刀剑无情,就是萧逸、郭嘉这个级别的将领,也不敢说全身而退呀,运气稍微差一点,恐怕就……

    再说了,北方天寒地冻、风沙如刀,环境恶劣无比,四州之地加在一起,足有数千里方圆,纵然以曹军之强悍,统帅之英明,也要步步为营了,没有两三年时间,恐怕难成大功呀!

    就算顺利消灭袁氏了,北方还有乌丸人、匈奴人、以及辽东公孙家族,他们来去如风,无影无踪,一旦与之纠缠起来,鬼知道要打多久仗,十年八载也有可能!

    正是考虑到这些事,萧逸嫁妹妹、曹操嫁女儿,才会如此的仓促,就是担心战事一起,他们劳师远征,无法回来主持婚礼,或者说,永远也回不来了!

    未来的战争走向,萧逸、郭嘉心知肚明,只是闭口不提罢了,以免亲人们担心害怕,接下来吗,就该谈谈婚事了……

    “奕儿与小静成婚之后,不出三年五载的,必然会生下儿女,那时奉孝就是爷爷了,三代同堂,鸿福无边!”

    萧逸很会要彩礼,郭嘉就算不喜欢坏儿子,看在儿媳妇、以及未来孙子面上,也得出手大方一些吧!

    “奕儿自幼丧母,饱受艰苦,如今长大成人,娶妻生子,老夫也算欣慰了,那是我的亲儿子呀!”

    郭嘉眼含热泪,对于没能照顾好儿子,似乎很是愧疚呢,至于彩礼的事情,一个字也没提!

    “奉孝放心吧,奕儿在无愁侯府,我会视之为弟,妥善照顾,保准让他飞黄腾达、封妻荫子!”

    “犬子顽劣不堪,有劳萧郎费心了,说又说回来了,儿子再是不好,也是我的亲生儿子呀!”

    “除了唉声叹气,乱掉眼泪,你就不想说点别的,再好好表示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表示呀,奕儿是我的亲生儿子,是亲生儿子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人东拉西扯,交谈半天,郭嘉眼含热泪,一口一个亲生儿子,就是不提彩礼之事,萧逸以为他爱子心切,一时失了分寸呢,后来终于明白了,这家伙占自己便宜呢!

    试想呀,郭奕是郭嘉的亲儿子,他娶了小静之后,就成了萧逸的妹夫,双方是平辈人了,那么萧逸与郭嘉的关系……兄弟变成叔侄了!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,萧逸狡猾如狐,一向以坑人为乐,什么时候吃过亏呀,当下小脸发青,拂袖而走,再也不能一起愉快玩耍了,至于妹妹的彩礼吗,一个字--抢!

    “郭祭酒有吩咐了,院子里的好东西,全给无愁侯府做彩礼,弟兄们不必客气了……搬走!”

    “全部搬走了,一件也别落下,快把大车赶过来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做自己的叔父,必须付出代价,萧逸扛起一箱子珠宝,迈步就往外走,随行的数百亲兵,自然是听命行事了,犹如风卷残云一般,迅速抢个一干二净……

    “萧郎!……无愁……有话好好说呀,那是给相府的彩礼,千万别硬抢呀,您是叔父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郭嘉文弱书生,那拦得住几百虎狼呢,片刻之后,院子里空空如也,一双筷子也没剩下,弄的‘鬼才’欲哭无泪,自己真是嘴欠呀!

    万幸的是,这些年在萧逸照顾下,郭嘉也是家财万贯了,不缺金银珠宝、绫罗绸缎,重新准备一份彩礼,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当孝敬未来的孙子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