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8章 百家争鸣(六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胆狂儒,有眼无珠,老夫执政以来,招贤纳士,网罗人才,谋士如云,武将如云,皆为王佐之才,朝廷安得无人乎?”

    喷子一再的挑衅下,丞相-曹操亲自辩论了,脸上不见喜怒之色,可是语气之间,已经杀机暗伏了!

    “小生见识浅薄,不识天下豪杰,还请丞相大人指明,王佐之才何在呢?”

    大汉丞相接招了,祢衡非但不怕,反而越发得意了,抬头仰天,大嘴一撇,一副目中无人之态!

    “无知狂徒,看仔细了!……荀彧、荀攸、郭嘉、程昱,机深智远,虽萧何、陈平不及也,许褚、李典、乐进,勇不可当,虽岑彭、马武不及也,吕虔、满宠为从事,于禁、徐晃为先锋,夏侯惇天下奇才,曹子孝世间福将,此皆王佐之才,得之可平天下!”

    曹操点评文武重臣,用词恰当,颇有得色,众多王佐之才,尽归自己麾下,谁是天下共主,也就不言而喻了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丞相此言差矣,此等人物,小生尽识之,荀彧可使吊丧问疾,荀攸可使看坟守墓,程昱可使关门闭户,郭嘉可使白词念赋!

    许褚可使牧牛放马,乐进可使取状读诏,李典可使传书送檄,吕虔可使磨刀铸剑,满宠可使饮酒食糟,于禁可使负版筑墙,徐晃可使屠猪杀狗,夏侯惇称为‘完体将军’,曹子孝呼为‘要钱太守’……其余皆是衣架、饭囊、酒桶、肉袋!”

    同样的文武重臣,到了祢衡的口中,立刻从王佐之才,变成了贩夫走卒,真是阴损至极,当然了,他不是一通瞎说,而是各有典故的!

    ‘二荀’正人君子,不苟言笑,与人交谈之时,总是板着面孔,仿佛遇到丧事一般,因此说他们两人,一个吊丧问疾,一个看坟守墓!

    程昱为人谨慎,每在家中谈事,总要关门闭户,以免有人偷听去了,就是夏天也不例外,经常热的满头大汗!

    郭嘉身为谋主,议论军政大事,经常发言盈庭,可惜生性懒散,动口极强,动手极差,总是他出坏主意,让别人去执行,因此说他白词念赋!

    许褚在家乡之时,带领子弟们筑垒自守,因为缺少食物,曾用耕牛与山贼换粮,有过‘手拽牛尾,倒行百步’的故事,虽说勇力过人,毕竟与贼人往来,属于私德有亏了!

    乐进出身卑微,做过衙门小吏;李典腿脚麻利,给人当过信差;吕虔常与工匠交往,爱用自己铸造的刀剑,满宠喜欢豪饮,可惜贪杯误事,于禁用兵谨慎,总是先安营、后出兵,容易贻误军机,徐晃不得志之时,作为一阵子屠夫,专门屠猪宰狗,算是操纵贱业吧!

    至于夏侯惇吗,攻打下邳城之时,让冷箭射瞎一只眼睛,‘完体将军’四个字,乃是莫大讽刺了;子孝就是曹仁,骁勇善战,屡立战功,就是为人贪婪一些,喜欢黄白之物,这才说他‘要钱太守!’

    俗话说:‘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’,一众文武重臣们,或是出身不好,操持过贱业,或是性格缺陷,做事比较怪异,这不妨碍他们施展才能、建功立业!

    可是祢衡抓住一点,大挖众人的**,而且言辞刻薄、夸大其词,硬把一群王佐之才,说成了贩夫走卒,真不愧‘毒舌’之名!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,安敢菲薄重臣,本将军誓必杀之!”

    “请丞相下令,斩杀无礼狂儒,悬首于城门之下,以此警告世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都有自尊心的,受到如此讽刺,重臣们勃然大怒,几位文臣还好一些,只是面色铁青,一言不发,武将们脾气火爆,纷纷拔出了宝剑,准备把祢衡大卸八块、千刀万剐,也好出胸中一口恶气!

    主位之上,曹操面色阴沉,目露寒光,同样的动了杀机,不过吗,争鸣大会,百家齐聚,观者成千上万,因为言论而杀儒生,恐怕引来天下非议呢?

    再说了,曹操是大汉丞相,执掌天下权柄,去跟一个狂儒计较,也是有**份呀,最好的办法吗,就是以毒攻毒,用更加恶毒的言语,好好羞辱弥衡一番,让他知道天高地厚,至于最佳人选吗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满朝文武重臣,到了你的口中,全变成了凡夫俗子,不愧是儒家毒舌,既然如此,你观此人如何呀?”

    曹操向身侧一指,把宝贝女婿推出去了,即是以毒攻毒,对付一下弥衡,另外吗,他也想听一听,毒舌如何评价萧逸!

    “大司马出身名门,文武双全,沙场征战,未遇敌手,也算有些本领吧……不过吗,手段残忍,嗜血成性,把玩‘骷髅盏’为乐事,实在有伤天和了,私人生活上面,也有欠捡点呢,府中少女成群……”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萧逸出道以来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‘鬼面萧郎’的威名,天下人人皆知,祢衡再是狂傲,也有些发怵呢,对方鹰隼般的目光,更是让他胆战心惊!

    不过吗,儒家‘毒舌’之名,可不是白叫的,既然出身、能力、功绩、威望……全都没问题,那就从私生活下手,祢衡一番鼓吹下,把萧逸说成了萝莉控、怪大叔,也算泼了一身污水吧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先生博学多才,见识独特,让人钦佩万分,在下学识浅薄,有一事请教先生,汉高皇帝与开国众臣,都是什么出身呢?”

    在萧逸的眼中,祢衡就是一个娃娃,调皮捣蛋,不服管教,对付这种滚刀肉,好言说教没用,唯有以毒攻毒,狠狠的打一巴掌了!

    “汉高皇帝以及开国众臣……这个嘛,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,只要建功立业,何必在意出身呢!”

    祢衡精通史书,自然清楚汉高皇帝,以及开国众臣的底细了,刘邦是村痞无赖,后来做了泗水亭长,萧何、曹参是衙门小吏,樊哙是屠狗的,周勃是吹鼓手,灌婴是卖布的,夏侯婴是赶车的,其余韩信、陈平、英布、王陵、陆贾……不是自耕农,就是流浪汉,没一个出身高贵的!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大汉高祖刘邦、以及开国众臣的出身,还比不上曹操、以及麾下文武重臣呢,前者全是无赖、穷鬼,后者好歹有几个士族、富户!

    儒家讲究‘君君臣臣’,你骂谁都可以,就是不能骂皇帝,尤其是开国皇帝了,那会以下犯上、诛灭九族,还要背上‘乱臣贼子’的骂名呢,因此上,祢衡含糊其辞,用一句‘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’,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了!

    问题是,刚讽刺了一众文武重臣,说他们出身卑微、操持贱业,现在又说英雄不问出身,这种自相矛盾的说辞,对于一位喷子来讲,绝对是奇耻大辱呀,祢衡面色羞红,气焰也弱了三分!

    “先生刚才一番言语,讽刺满朝文武重臣,能力不足,尸餐素位,不知先生之才,又能做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打人专打脸,骂人骂到死,萧逸步步紧逼,又挖出一个大坑!

    “在下不才,天文地理,无一不通,三教九流,无所不晓,上可以致君为尧、舜,下可以配德于孔、颜,岂与俗子共论乎?”

    喷子的特点之一,拼命贬低别人,努力抬高自己,祢衡也不例外,开始给自己刷色了!

    “呵呵!-大话无用,事实为证,西凉-敦煌郡,尚缺少一位太守,先生能否接此重任,三年小成,五年大治呢?”

    敦煌郡-穷山恶水,民风彪悍,经常发生民乱,官府无力制约,前后派了七任太守,全都没干长久了,四位弃官不做,回家抱孩子去了,三位死于民乱,落了个尸骨无存!

    为了此事,西凉刺史-钟繇,没少向朝廷上诉苦,希望派来一位干吏,处理敦煌郡的政务,问题是,朝廷官员也不傻呀,谁也不往火坑里跳,敦煌太守一职,也就成了烫手山芋了!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文治之事,在下却不擅长,朝廷还是另请高明吧,惭愧了!”

    敦煌郡的事情,祢衡也略知一二,自然不肯往火坑里跳了,只能厚着脸皮,承认本领不济,气焰又弱了两分!

    “先生不善文治,必有武功,西凉诸郡,时常受到匈奴骚扰,先生可否统领一支人马,直捣匈奴王庭,执其单于问罪阶下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……在下体弱多病,受不住大漠风沙,统兵征战之事,还是另请高明吧,惭愧呀!”

    祢衡再次摇头,自己不会武艺,更加不通兵法,出征大漠,激战匈奴,名将李陵尚且全军覆灭,自己恐怕尸骨无存呢!

    “孙氏兄弟,称霸江东,不服朝廷政令,先生口才了得,能否说服他们,倒戈卸甲,以礼来降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……江东猛虎,专横霸道,言辞难以动其心,朝廷另请高明吧,在下很惭愧呀!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征战不断,朝廷府库空虚,连年入不敷出,先生可有办法,聚集钱财,囤积粮草,为大军准备器械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……还是另请高明吧,在下万分羞愧!”

    祢衡回答一次,就要后退一步,小脸通红,气焰全无,如果地上有缝隙,他一定钻进去了,真是无地自容!

    “先生文武不成,高低不就,除了大话欺人,对国家毫无用处,真是一个衣架、饭囊、酒桶、肉袋呀!”

    世上最恶毒的,莫过于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了,萧逸把弥衡说过的话,一字不差的奉还回去了!

    “好!-好!-好!……大司马威武!”

    萧逸每问一句,文武重臣以及百家学者,就跟着大喊一声,摇旗呐喊,站脚助威,看到‘毒舌’挨喷,他们是心花怒放,真是解气呀!

    “你!你们!……气煞我也!……噗!”

    祢衡出道以来,上喷文武重臣,下喷地方豪强,中喷诸子百家,一向是无往不利,万万没想到,强中自有强中手,喷子遇到喷子王,羞愧难当,气火攻心,顿时喷出一口鲜血,人也倒地昏迷不醒了!

    “来人呀!……把他抬下去,好好照顾起来!”

    萧逸轻轻招手,让人把祢衡抬下去,这位儒家‘毒舌’,日后还有大用呢,而后又目视曹操,百家争鸣大会,可以顺利闭幕了!

    “诸子百家,同根同源,皆为神族后裔,炎黄子孙,理应同心同德,治国安邦……自今日起,百家学子有意仕途者,不问出身门第,一律量才录用,无心为官者,可以居住学府,教授弟子,我等取长补短,携手共进,必然天下无敌矣!”

    曹操站起身来,以洪亮的嗓音,宣告争鸣大会结束,同时以博大胸怀,招募百家子弟,全部收为已用!

    “丞相万福!……大汉万胜!……炎黄万载永昌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