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7章 百家争鸣(五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儒生们卖弄口舌,空谈心性,政治上毫无作为,大汉倾颓至此,儒家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“腐儒们满口仁义道德,一肚子男盗女娼,不断打压别的学派,手段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“有道伐无道,无德让有德,此乃天地至理,儒家尸餐素位,早该退位让贤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修整,百家学者恢复了精神、体力,又开始了激烈辩论,法、墨、兵、道、纵横、阴阳……几家达成了共识,他们轮番上阵,口伐笔诛,大肆讨伐儒家学派,攻势极为旺盛!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,破鼓万人捶,眼看局势如此,台下的小门派也参战了,跟着摇旗呐喊、制造声势,恨不得打倒儒家,再踏上一万只脚,让腐儒们永不超生!

    ‘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’以来,儒家成为了主流思想,为了扩大自己的实力,不断排挤别的学派,手段上颇为阴损,不少学派断绝传承,或者惨遭吞并,余者也是东躲西藏,苟延残喘,几百年的仇恨、几百年的委屈,这下全爆发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再说了,儒家实力雄厚,渗透各行各业,掌握着官爵、钱财、举荐权、话语权……别的门派要想崛起,必须抢夺这些资源,就像荒野中的狼群,要想成为新狼王,必须打败老狼王,尖牙利爪,决一胜负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

    双拳难架四掌,猛虎不敌群狼,面对凶猛的攻势,儒家节节败退,彻底落入了下风,万般无奈之下,孔融一咬牙、一跺脚,终于拿出了杀手锏……一个人,一个牙酸口臭的人--祢衡!

    祢衡,字‘正平’,青州-平原郡人,门阀士族出身,聪慧好学,才思敏捷,有过目不忘之能,在儒家青年学子中,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,深得大儒-孔融的喜爱,称之为:‘颜回不死,儒家骐骥!’

    人无完人,金无足赤,祢衡固然有才,却是恃才傲物,目无余子,尤其一张大嘴巴,平时不说话则已,开口必然得罪人,因此上,不到万不得已,孔融不愿放他出来,就是怕树敌太多,引来杀身之祸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曾子曰: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谋而不忠乎,诸位皆言儒家之过,可曾反省自身,又是何等模样?

    法家残暴不仁,专以严刑峻法,残害黎民百姓,昔日商鞅连夜奔逃,投宿客栈而不容纳,以自立之法害自身,是否悔不当初呀?

    墨家兼爱,推崇‘非攻’,喜欢行侠仗义,墨子为了救援宋国,孤身入楚,陈述利害,退了百万强兵,回程途中遇到大雨,反被宋人拒之门外,不知心中酸楚如何呀?

    纵横家行走天下,游说诸侯,最杰出莫过苏秦,身为合纵长,携带五国相印,杀的秦人不敢出关……可惜呀,却与燕易王之母私通,游说到人家床上去了,如此艳福无边,真是……嘿!嘿!

    佛家四大皆空,医家悬壶济世,农家耕耘田亩,汝等本是世外高人,与天下兴亡无关,如今也登上争鸣台,莫非要砸毁佛像,扔了医书,撅断农具,换个一官半职的,享受荣华富贵吗?”

    祢衡身材修长,眉目清秀,配上一袭青色儒衫,说不出的风流倜傥,不过吗,一张嘴又酸又臭,调侃诸子百家,一点余地也不留,就连与世无争的佛、医、农三家,也惨遭毒口呀!

    可是谁也不能否认,弥衡的确有才化,言辞犀利,口舌如刀,对于诸子百家的底细,也是了如指掌,不愧是天下第一喷子!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……贫僧身为出家人,理应四大皆空,如今登上争鸣台,即是触犯了贪念,这就回寺面壁思过,清洗罪孽之身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老夫悬壶济世,治病救人,本与功名利禄无关,既然小先生说话了,老夫也趁早离去吧!”

    “富贵如浮云,融化似粪土……农家也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诸子百家,门风不同,有人热衷于功名,也有人喜欢清静,听了弥衡的讽刺,一休大和尚、华佗先生,以及一位农家老者,起身行礼之后,相继走下台去……天下兴亡,与我何干?

    三家学者走下台,却没有离开会场,而是在台下倾听,对于这座争鸣学府,他们很是喜欢的,有心长久居住,教授子弟,也好光大门派学说!

    另外吗,世外高人,也有怒火,三家学者没有反驳,却也不甘受辱,全都瞪大了眼睛,看着祢衡的表演呢,这个无耻的喷子,绝对会有报应的!

    一番言语之下,逼走了三家学派,余者也是瑟瑟发抖,弥衡‘毒舌’之名,真是名不虚传呀!

    不过吗,佛、医、农三家学派,与世无争,口碑良好,他们全都被逼走了,人们畏惧的同时,对于儒家、对于弥衡的怨恨,也在无限扩大中,这是犯了众怒呀!

    “人才!……难得的人才,军中若有此人在,何愁强敌不灭,城池不破呀?”

    百家论战之时,萧逸一直冷眼旁观,看到弥衡的出现,让他心花怒放,激动的浑身颤抖,这样的毒舌之士,堪称一件攻城神器呀!

    玄甲铁骑千里驰骋,野战无敌,杀的诸侯闻风丧胆,可惜对于攻坚战,往往是束手无策,一旦遇到坚固的城池,只能是奇兵偷袭,或者绕路而行了!

    奇兵偷袭,危险极大,稍有不慎,就是全军覆没;绕路而行,耗费时间,而且山河阻隔,也未必有路可行,万般无奈之时,大军只能强行攻城了!

    萧逸爱惜士兵,不愿意白白牺牲,最常用的办法,就是挑衅骂阵、诱敌出城,在野外设下埋伏,一举全歼敌人,不过吗,敌人也不是傻子,宁可躲在城内做乌龟,也不跟‘鬼面萧郎’决战,常常让人又气又无奈!

    再说了,萧逸麾下的士兵,大都粗鄙无文,拙嘴笨腮,拔刀砍人没问题,上阵骂战不在行,翻来覆去的,就是问候对方女性亲属,杀伤力实在有限,萧逸身为大司马,总要顾及一下身份,不能赤膊上阵骂架吧,虽然他很想试试的……

    现在就不一样了,有了弥衡这条‘毒舌’,尖酸刻薄,出口成脏,什么人骂不死,什么城骂不开,到了那个时候,敌人别说做乌龟了,就是想当王八蛋,那也是一种奢望呢!

    尤其是袁绍父子、刘表父子、江东周郎、汉中张鲁、益州刘璋……全都出身高贵,虚荣心强,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,只要弥衡出马骂阵,他们必然不顾一切,出城决一死战……事情也就好办多了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嘿嘿!”

    想到未来的美好事情,萧逸心花怒放,真想放声大笑一番,可是争鸣台上,肃穆庄严,只好强行忍下去了,禁闭嘴巴,双眼眯起,两腮不停跳动,样子极为古怪……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弥衡恃才傲物,又酸又臭的,想要收服这种人物,不是一件容易事呀,可别狐狸没打到,反弄自己一身骚气,必须想个办法,蹂躏其心,挫折锐气,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,以后用着才顺手呢!

    再看争鸣台上,弥衡以一己之力,舌战诸子百家,丝毫不落下风,赶走了佛、医、农三家之后,又对墨、法、道、兵、纵横、阴阳几家下手了,骂的他们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,就连兵家代表郭嘉,也是节节败退呢!

    平心而论,如果出谋划策,运筹帷幄,祢衡远远不及郭嘉,可说到尖酸刻薄,出口成脏,十个鬼才不如一个祢衡,这就叫术业有专攻,人家是天生喷子呢!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步,儒家大占上风,百家节节败退,如果见好就收,无疑是最明智的了,孔融也在偷偷招手,让得意门生回来,很可惜,喷子一旦放出去,那就谁也控制不住了!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九州崩裂,诸侯混战,生灵涂炭,朝堂执政之人,岂能没有过错呢……以在下之见,文武百官,尸餐素位,大汉朝廷,竟无一人!”

    对于弥衡来说,打压诸子百家,已经没有成就感了,要骂就骂厉害的,因此话锋一转,矛头对准了文武重臣,以及大汉丞相曹操!

    “过犹不及,儒家危矣!”孔融一拍脑门,满满的懊恼之色,自己不该放出喷子呀!

    “不知深浅,自寻死路!”法、墨、道、兵……几派学者-眉开眼笑,手舞足蹈,无数经验证明,舌头永远战胜不了刀剑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