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8章 凤雏出世(上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许昌城南官道-宽阔笔直,土质坚硬,行人往来,很是便利,放眼望去,既有身穿劲装,快马奔驰的武士,也有装满货物,挥鞭不停的商队,人们全力赶路,追逐名利,谁也不肯耽搁片刻!

    川流不息的道路上,一辆古朴的黄牛车,很是引人注目,不是它如何华丽,而是它太陈旧了,也太缓慢了,混在忙碌的行人之中,显得是格格不入!

    拉车的是一头老黄牛,皮毛脱落,四蹄磨损,体型也很瘦弱,只能慢吞吞的行走,牛车也是破旧不堪,白木为底,黑布为篷,没有任何的装饰品,反而缀着几块补丁,至于赶车的驭手吗,弓背陀腰,头发花白,一只眼睛还是瞎的……

    老牛、破车、瞎驭手……这样的奇葩组合,也算是一道风景线了,凡是过往的行人,无不多看上几眼,再嗤笑上几声,究竟什么样的主人,用这种破车赶路,不怕耽误事吗?

    因为天气炎热,车帘高高挑起着,里面坐着两个人,东侧是一位老者,五旬左右年纪,头戴逍遥巾,身穿儒士服,容貌祥和,气质高雅,正在闭目养神!

    对面是一位年轻人,二十出头的年纪,头戴赤铜冠,身穿武士袍,大脑袋、塌鼻子、招风耳、鲶鱼嘴……容貌颇为丑陋,双目同样微闭着,不时有精光闪出,显然在假寐呢!

    另外吗,两人的腰带上,全都挂着青锋宝剑,没有剑穗,没有剑囊,显然不是装饰品,而是杀人的利器!

    汉家民风彪悍,尚武精神浓厚,无论是田间农夫,还是青衫文士,全都会一些武艺的,这也是他们云游的资本,否则的话,出门最多三天,不是死于强盗之手,就是变成猛兽的粪便!

    牛车速度缓慢,却在不停的前进,又用了一个多时辰,终于来到许昌城外,排在行人队尾处,接受盘查之后,才能放行入城!

    “启禀庞德公、士元公子,咱们到许昌城下了,是否即刻进城?”

    独眼驭手勒住牛车,回身请示了一句,说话略带鼻音,平翘不分,似乎是荆州一带的土话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啪!啪!”

    得知到地方了,车帘左右一分,青年人猛地蹿了出来,舒展身体,活动筋骨,还猛跺几下脚丫子,显然是憋闷坏了,紧接着,老者也出来了,神情稳重,不骄不躁,看着身边的年轻人,不禁微微的摇摇头!

    老者名叫庞德公,字‘尚长’,荆州-襄阳人氏,乃是一位博学鸿儒,也是一位山间隐士,生性随和,不喜繁华,平以耕读为乐事,而且交际广泛,喜欢提着后辈才俊,看人的眼光更是一流,号称‘荆襄名士之首!’

    年轻人名叫庞统,字‘士元’,是庞德公的同族侄儿,也是亲传弟子,天资聪慧,刻苦好学,有过目不忘之能,在荆州的青年才俊中,素有‘凤雏’之美称,不过吗,为人性狭,喜欢争强好胜!

    凤雏:小凤凰的意思,还没有展翅高飞,一旦时机成熟,必然会翱翔九天,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,不过吗,凤凰和公鸡一样,都是凶猛好斗呢!

    人无完人,有教无类,为了磨砺侄儿的性子,以免他日后吃大亏,庞德公没少费心思,比如坐牛车赶路,就是教育的方式之一,不过从情况来看,似乎收效甚微呢!

    “从襄阳到许昌七百里,沿途道路平整,又有驿站休息,快马加鞭的话,六七天就可到达,何苦坐在牛车上,足足晃悠了一个多月呢?”

    刚一跳下牛车,庞统就抱怨开了,庞氏也是名门望族,说的上家财万贯了,放着高头大马不骑,反而用一辆破牛车,耽误时间不说,自己的腿都坐麻了!

    “痴儿!--骏马虽快,仅驮一人,老牛虽慢,可负千斤,治国安民也是如此,唯有缓缓而行者,才能走的更长远!”

    庞德公轻抚牛背,解释着自己的用心,不过他心里清楚,侄儿是一匹千里驹,不会甘愿于拉车的,早晚会挣脱缰绳,驰骋天涯海角,就是怕他摔跟头呀!

    说来也是郁闷,庞德公因材施教,培养了大批的弟子,其中几个佼佼者,堪称是‘王佐之才’,足以安邦治国了,唯独对自家侄儿,一点办法也没有,教诲无用、棍棒亦无用,真是屡教不改呀!

    庞统性格急躁,喜欢剑走偏锋,一半是天性如此,另一半是容貌问题,谁叫爹妈不努力,造人时出了问题,弄出一个残次品来……

    庞家子弟之中,庞统是最丑陋的,相貌犹如鬼怪一般,经常吓得小孩哭叫,再加上父母早丧,自幼孤苦无依,没少受同族人的欺负,全靠着庞德公照顾着,这才长大成人,因此上,二人名为叔侄,情同父子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越是容貌丑陋之人,自尊心越是强烈,甚至有一些扭曲变态,因为容貌的问题,庞统没少和族人打架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从不认软服输,而且暗暗发誓,一定要建功立业,以此证明自己--虽无英俊容貌,却有绝世才华!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庞氏叔侄一直隐居山野,四方云游,探讨学问,可是不久之前,庞德公收到一封书信,是大儒-孔融派人送来的,讲述了‘放开学派,百家争鸣’的事情,以及儒家遇到的挫折,希望庞德公前来许昌,助自己一臂之力!

    庞德公生性随和,对于争强好胜之事,本来没什么兴趣的,可是书信中又提到,大司马-萧逸有大量的古籍,乃是无价之宝,要在‘争鸣台’上展示,人们可以随意抄写、研究,弥补自家学派的缺失!

    凡是博学之人,没有不爱书籍的,尤其是珍贵的古籍,庞德公也是一样,反复考虑之后,决定来一趟许昌城,见识一下‘百家争鸣’的盛况,顺手抄写一些古籍回去,也好传授给家乡子弟,至于庞统吗,死皮赖脸跟着来了,说是见识一下英雄豪杰!

    “没有凭证之人,一律不准进城,管你是谁家的公子,老子只认识军令!”

    “想要进城的商队,兵器全都交出来,谁敢留一根绣花针,也按刺客处理--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进城的人很多,士兵也很严格,官员需要凭证,百姓出示路引,外地来的商队,搜查的最是严格了,刨根问底不说,随身兵器一律上缴,放进专门的库房中,离开时才能领取,遇到可疑之人,立刻扣押起来,胆敢反抗者-格杀无论!

    为了保证‘百家争鸣’大会,能够顺利的召开,萧逸调动玄甲铁骑,接管了许昌城的防务,日夜巡逻街道,严格盘查行人,宁可错杀无辜,不许放过一个,命令下达之后,每天砍下十几颗人头,悬挂在城头示众,由此可见,很多人没有死心呀!

    至于死盯着商队不放吗,这是萧逸的习惯问题,他就喜欢化装成商队,深入敌后搞破坏的,当初大闹河北之地,裹挟走几十万百姓,就是最典型的例子,打人一拳,防人一脚,岂能不小心一些呢?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牛车进城很顺利,一点刁难也没遇到,这要归功于庞德公,相貌厚重,谈吐文雅,一看就是博学鸿儒,几句话谈下来,顿时受到城门校尉的尊重,就连私人佩剑也保留下了,这也是大司马-萧逸的命令:尊重百家学士,可以佩剑进城!

    至于庞统吗,直接被无视了,校尉只是扫了一眼,立刻把他归入小厮、仆人、护卫……一类,这位青年的尊容,实在跟读书人不沾边呀,说到底,这是一个刷脸的世界,没颜值等于失败一半了!

    “百姓安居乐业,商旅往来如云,风气清明,治安有序,曹孟德治国之术,的确高人一筹呢!”

    进城之后,庞德公颇为震惊,许昌城的繁荣程度,远在荆州、襄阳之上,人口众多,街道整洁,唯一不理解的是,车辆一律靠右行驶,这是谁定的规矩呢?

    要知道,中原战乱频繁,天灾**不断,民生极为艰苦,南方则相对太平一些,尤其是荆州九郡,没受到战火蹂躏,可是两相对比,许昌城却胜出一筹,这代表着统治者的水平呢!

    “地形依山傍河,城池坚固无比,街道横平竖直,调兵十分方便……如果粮草充足,统帅不是笨蛋,就算有百万之众,也难以攻克此城!”

    同样的城池,同样的街道,在庞统的眼中,想法却截然不同,叔父博学多才,是一位儒家大师,自己钻研文韬武略,推崇的是兵家之道!

    这样也好,越有难度的事情,越有挑战的乐趣,天下英雄豪杰,朝廷文武重臣,荆州襄阳-庞士元来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