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6章 取名字是一门学问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宛城乡侯-张将军登门道贺,送上无暇美玉十双、南海珍珠五十颗,西凉金沙一千两!”

    “高安亭侯-夏侯将军登门道贺,送上红珊瑚一株、上品玛瑙十枚、西蜀锦缎二百匹!”

    “洧阳乡侯-郭祭酒登门道贺,送上……随身虎纹玉佩一枚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位高权重,善于言谈,一向交际广泛,府门上挂出弓箭之后,立刻引起一片轰动,文武百官纷纷登门,恭贺萧氏长子降生,还携带着各种礼物,即讨取大司马欢心,自己脸上也有光彩,因此上,一个个都下了血本,礼物堆积如山,价值难以估计!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郭嘉这种两手空空,随便拽下一点小玩意,就来蹭吃蹭喝的存在,好在他与萧逸情同手足,为人又放荡不羁,谁也不会怪罪什么,反而奉为一等贵宾,请入侯府大堂上,以最好的酒菜招待!

    问题是,登门的客人太多了,成群结队,络绎不绝,侯府大堂很快坐满了,只好开放客厅、厢房、侧院、走廊……连门洞里都挤满了,摩肩接踵,密密麻麻,怕有数千人之多了,可是宾客继续增加,门阀士族、地方豪强、文人墨客……认识不认识的,有关系没关系的……犹如百川归海,纷纷汇聚而来!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大司马叱咤风云,一言决人生死,一念定人富贵,想要溜须拍马、攀附关系的人,可谓是不计其数,他们平时想送礼,都找不到门路呢,现在有了机会,岂会轻易错过呢,别说是坐门洞里了,就是站马厩、钻厨房、蹲厕所……也是甘之如饴!

    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大总管-宋忠急中生智,就在白虎大街上,摆下了一条流水席,东西相连千余步,美酒美食不计其数,谁来了都可以吃喝,包括平民百姓、来往商旅、叫花乞丐……真是一顿饕餮盛宴呀!

    “萧氏小子诞生,不过微末之事,有劳贵客登门,心里感激不尽--胜饮!”

    侯府大堂上,萧逸身披吉服,一手提着酒坛子,一手端着大海碗,不停向宾客敬酒,小脸上挂满了笑容,今天真是高兴呀!

    “恭贺大司马!--诞下麟子,后继有人,萧氏血脉,连绵不绝!”

    坐在大堂上的人,没一个平凡之辈,都是有爵位、有封地、有权势的顶级贵族,不是朝廷重臣,就是封疆大吏,那些郡守、长史、校尉……俸禄不到两千石的,只能坐在堂下饮宴了,这叫做‘尊卑有别!’

    当然了,侯府自己人例外,小静、稻香、吕玲儿、孙尚香、坏小子郭奕……她们没有官职、爵位,却坐在萧逸身边,肆无忌惮,嬉戏玩闹,活跃着宴会气氛!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大堂内突然安静下来了,因为有一件大事宣布,就是给萧氏大公子,起一个好听好记、与众不同的名字!

    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身份、官爵、住址、衣服……随时可以改变,唯一不会变的,就是自己的姓名,祖宗所留,父母所赐,生前为标记,死后做墓碑,谁敢随意更改,视为不孝子孙!

    纵然万不得已,需要隐姓埋名了,也要牢记本源,图谋恢复姓名,就算自己不行了,也要叮嘱子孙们,一旦有机会了,全家必须认祖归宗!

    尤其秦汉时期,姓名不止是称呼,也是一种身份象征,平民犹如草芥,是不配有姓名的,小时候叫:牛蛋、狗剩、锁子……有个记号就行了,长大成人之后,以职业做称呼,比如张屠户、孙鞋匠、李铁匠……之类,只有士族门阀、豪强大户出身者,才能有姓名、有字号!

    萧氏大公子,乃是大司马之子、曹丞相的外孙,天生富贵、血脉高贵,属于贵族中的贵族,岂能没有一个好名字呢,应该更正一下,就在一个时辰之前,萧大公子有名字了,不过是个乳名--一万!

    曹节喜欢打麻将,尤其喜欢万字牌,在生下儿子之前,恰好摸到了天胡-‘万字一条龙’,心中欢喜无比,干脆就用‘一万’,做了儿子的乳名,或者说,她希望儿子--长命万岁!

    一者:天地之始,万物之母,即为最小,也是最大,有道是:苍天得一,日月晴明,大地得一,五谷丰登,君王得一,江山在手,君子得一,子孙昌盛…………

    ‘一万’这个乳名,取得很巧妙,也大有深意,得到了侯府上下的认可!

    言归正传:凡事最怕认真了,尤其是取名字,除了高端大气、好听易记,还有诸多的忌讳,必然躲避开来:

    首先是‘天子之忌’,大汉传承四百多年,历代皇帝的名字,都是忌讳文字,轻易不能称呼,更不能乱使用了,比如邦、盈、恒、启、彻……给孩子起名之时,统统的不能使用,否则就是大逆不道,有抄家灭门的危险!

    其次是‘尊者之忌’,就是亲生父母、以及双方长辈的名字,比如逸、节、操、丕、璋、植……萧大公子也不能用的,日后书写之时,还要缺少一个笔画,以示尊敬父母长辈,否则就是不孝子孙、违背人伦!

    最后是‘凶戾之忌’,要避开一些不好的字,比如桀、纣、幽、莽、哀……之类,全是倒霉鬼用过的,最好不要沾身了,尽量选用中正平和、吉祥如意的名字,好让孩子一生平安!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玄之又玄,一命格、二运气、三名字、四风水,必须面面俱到,我儿子的名字就是……呜呜哇!”

    萧逸身为父亲,自然有权命名了,而且给人起名字,也是他的爱好之一,当即用最洪亮的声音,准备宣布儿子的名字,那知道异变突生……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嗖!嗖!”

    几条人影猛窜出来,正是几位妹妹,小静捂嘴、稻香抱腰、吕玲儿抓住胳膊,孙尚香年纪最小,干脆和身扑入怀中,四个人齐心合力,不让萧逸说出后几个字……

    无愁侯府的人都知道,大司马文武双全、能征善战,各种本领都是第一流的,唯独取名字的能力,糟糕的一塌糊涂呀,白菜、元宝、牛奔……可谓是惊天地、泣鬼神、惨绝人寰!

    大家非常担心,萧逸又想出了奇葩名字,比如萝卜、菠菜、金砖、银锭……之类,那样子的话,萧大公子以后出门,只能低着头走路了,这样的人间悲剧,大家必须坚决制止!

    “唔!……唔!”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猛虎不如群狼,萧逸再有本领,也拿几个妹妹没办法,再说了,她们还有强大的援军,赵雨、蔡文姬、甄宓……还有背后主谋-曹节,都反对萧逸取名字,那是一种巨大冒险呢!

    就连郭嘉、程昱、高顺、于禁几个朋友,也纷纷委婉的表示,萧郎日理万机,十分辛苦,取名字这种小事情,最好让别人代劳吧,大牛更是把儿子-小牛奔抱了出来,以受害者的身份,向众人控诉萧逸的‘罪行!’

    老婆、妹子、朋友……三股恶势力的镇压下,萧逸只好举手投降,交出了取名大权,自己抱着酒坛子,委屈的痛饮起来,话说自从老婆怀孕,自己就冥思苦想,设定了不少好名字,可惜呀,一江春水付之东流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吗,只要耐心等待,机会总是有的,甄宓的肚子里面,还有一个宝宝的,萧逸暗下决心,只要次子一出生,自己立刻宣布名字,不给别人插手的机会了……呵呵!

    (此处:为甄宓肚子里面,还没出生的萧二公子,整整默哀三分钟,以后只能低头走路了,也许能捡到钱包呢!)

    萧逸拱手相让,取名字的事情吗,只能另请高明了,大堂的贵宾中,不乏高明之士,比如荀彧、荀攸、程昱、毛玠、刘烨……无不满腹经纶,让他们取一个好名字,还是没有问题的!

    给萧氏长子取名字,本身就是一种荣耀,是身份、地位的象征呢,寻常人献上万两黄金,也没这个机会呀,要知道,结下了这份善缘,对于他们的子孙后代,颗是很有好处的呢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之子,日后统领大军,南征北战,必须有一个有威慑力,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到大公子成人,早就天下太平了,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,还是多读书为妙,名字也要文雅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霸道的好!--威风凛凛,鬼神辟易!”

    “文雅的好!--中正平和,平易近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人就会有纷争,这话一点也不假,开始是荀彧、荀攸、程昱……几个人讨论,而后官员们陆续加入,大家唇枪舌剑,各不相让,最后演变成了一场文武之争!

    武将们一致认为,萧氏之后、将门虎子,自然要取一个威风、霸道的名字,勇猛刚强、龙虎彪豹……最为合适了!

    文官们意见相反,萧氏名门贵族,乃是开国丞相-萧何之后,岂能用野兽的名字呢,还是文雅一些的好,比如淡泊明志、宁静致远……这才有品位,有内涵呢!

    一时之间,众人争论不休,开始讲道理,后来喷口水,最后举起了杯盘,互相投掷起来了,大有一决生死的架势……

    “报!……车驾……相府的车驾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反复争辩、僵持不下的时候,侯府中军官-小斌飞奔进来,禀告一个惊人消息:丞相夫妇的车驾,已经来到府门前,他们来看亲外孙了!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