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4章 日出东方,紫气如龙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啊!……啊!……嗷!”

    无愁侯府-产房中,曹节躺在纯白软榻上,身体‘大’字型展开,痛的汗出如雨,叫的声嘶力竭,因为是第一次生产,她的心中即紧张、又害怕,不禁哇哇大哭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十几名稳婆团团围绕着,一边用毛巾擦拭汗水,鼓励产妇用力;一边轻抚大肚皮,凭着丰富的经验,判断胎儿的位置与情况,与此同时,白布、铜盆、热水、香灰、剪刀……各种生产用具,全部准备齐全了!

    有人管生孩子叫做‘吓人’,真是一点也没错呀,尤其古代时候,卫生条件差,医疗水平低,生产是一件很危险的事,稍有不慎,就会是一尸两命,真可谓儿奔生、娘奔死!

    为了保证子嗣安全,秦汉时期的男人们,都喜欢成熟一些的女人,最好是生育过的熟女,黄花闺女反而不受欢迎,就连皇室、贵族也是一样,一代雄主-汉武帝的母亲,就是在民间先嫁人,生产一女之后,才入宫成为美人,受到汉景帝宠幸的,皇帝尚且如此,何况平民呢?

    产房之中气氛紧张,外边的人也不好受,其中最为煎熬的人,自然是孩子他爹了,得到消息之后,萧逸一溜烟跑回来了,奔跑速度之快,把亲兵都扔在后边了,可是回到侯府之后,却束手无策了……

    “还没生呢?……还没生呀?……怎么还没生哇?”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呢,萧逸还算镇静,坐等着婴儿降生,而后焦躁不安,开始来回的踱步,最后蹲在地上,不停的抓头发,小脸上一片铁青色……

    鬼面萧郎-战无不胜,杀人如麻,就是面对尸山血海,也没紧张过一丝半毫,可是今天吗,他真的方寸大乱了,曹节每惨叫一声,他就浑身哆嗦一下,精神上极度紧张,不停的摸着剑柄,有一种砍人的冲动了!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吗,情况好不了多少,小静、稻香、吕玲儿、孙尚香……都守在产房外面,倾听着惨叫声,这群无法无天的小恶魔,全都吓得小脸煞白,浑身发抖,估计对女人生孩子,已经产生心理阴影了!

    相反的,赵雨、蔡文姬却是一脸的羡慕,又摸摸自己平坦的小腹,眼神中满是幽怨之色,对于已婚女人来说,能够为爱郎生子,即是义务,也是幸福,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那怕一命换一命呢,她们也是心甘情愿!

    另一个孕妇甄宓,暂且送到别处休息了,担心生产的事情,惊动她的胎气,那就麻烦大了,她肚子里的‘小西瓜’,还没有完全成熟呢!

    除了侯府内部人员,还有几名高冠额带、手持笔墨的人在场,他们是鸿胪寺官员,记录婴儿出生情况的,这也是汉家规矩之一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即将出生的小婴儿,乃是萧氏嫡长子,无愁侯府的继承人,他天生富贵、有大气运加身,长大成人之后,必是一位举足轻重、搅动风云的大人物,因此上,朝廷要为他建立档案,包括父母身份、出生日期、是否天有异象……一样也不能落下!

    当然了,这样的特殊待遇吗,只限于皇亲国戚、顶级贵族,还必须是嫡出长子,能够继承爵位的,如果是次子、庶子出生,只需在满月之后,上报名字就可以了,这就是封建礼法、嫡庶之别!

    夜幕降临之后,丞相府的人也来了,因为礼法的问题,曹操、卞夫人不好出面,来的是曹丕、曹彰、曹植、曹熊四位公子,他们与曹节一奶同胞,也是小婴儿的亲舅舅,关系上亲近无比!

    “姐姐怎么样了……小外甥出生没有呢?”

    “姐夫蹲在地上,一个劲的拔头发干嘛?”

    “快点派出使者,回丞相府送信,告诉父母大人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因为储位之争,曹家兄弟之间,已经出现一些裂痕了,明争暗斗,互不相让,不过吗,对于他们的姐姐,四兄弟还是亲近的,因为曹节再是得势,也不会与他们争位,相反的,谁能得到姐姐、姐夫支持,可就如虎添翼了!

    再说了,甥舅亲、辈辈亲,打断骨头连着筋,这种血缘关系,自然亲密无比了,曹家四个兄弟,无论谁成功上位,可能诛杀兄弟,可能防范子侄,却不会亏待外甥的,还会高官厚禄,封妻荫子,帝王也需要亲情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驾!……嗒!嗒!……嗒!嗒!”

    每隔一刻钟时间,就会有一名使者,快马前往丞相府,禀告这边的情况,曹操、卞夫人也在焦急等待中,那是他们的亲女儿、与第一个亲外孙呀,自然是格外看重了!

    此时已是深夜了,许昌城实行宵禁,大街上空无一人,战马一路的狂奔,蹄声仿佛雷霆一般,不知惊醒了多少梦中人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,深夜宵禁之后,任何人禁止出门,达官显贵也不行的,一旦触犯了法令,直接用‘五色棒’打死,而后悬尸示众,这是曹操制定下的,从来没人敢触犯!

    当然了,有一种人例外的-军中信使,军情如火,不敢耽搁,只要使者举着‘鸿翎急报’,沿途的城池、关隘、街道,一律畅行无阻,没有任何禁忌!

    问题是,今夜的使者太频繁了,官渡大战之时,军情十万火急,也不过一夜数报,就让人忐忑不安了,现在可到好了,一刻钟一名信使,前后相联,络绎不绝,这是出了多大事呀?

    有不明真相的人,爬上自家的房顶,想要一窥究竟,放眼望去,许昌城内漆黑一片,只有两个地方例外,汉丞相府、无愁侯府,两个军机重地,全都灯火通明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……天下诸侯皆反吗?

    还有一些胆小的人,开始收拾行礼了,只等天亮之后,立刻逃离许昌城,躲进深山避难去,这种紧张的气氛,实在是太吓人了!

    寻常人生孩子,快的几刻钟时间,慢的一两个时辰,可是从黄昏时分,一直到午夜子时,曹节努力三个时辰了,小婴儿就是不愿出来,把母亲折磨的死去活来,力气也消耗一空,叫声越来越弱了……一层阴霾之气,笼罩在众人心头!

    “不好了!……胎儿个头太大了,夫人又是第一次生产,恐怕难以……妈呀!”

    一名稳婆跑出来了,双手沾着鲜血,满脸的惊慌之色,按照惯例,下一句就是‘保大保小’,可是话还没出口,就原路咽下去了,她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,以及一柄锋利的宝剑!

    “竖起耳朵听好了,不论大人孩子,必须平安无事,要是出一点问题,老子灭你九族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萧逸双眼赤红,手持斩蛟剑,已经快要疯狂了,只要保住妻子平安,无论付出多大代价、砍下多少人头,他也能豁的出去了!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了,请大司马放心,母子都平安无事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看到明晃晃的宝剑,稳婆吓得魂飞魄散,连滚带爬的回去了,别人说灭门,她未必相信的,可是鬼面萧郎的话,比金子还真呢,这位是‘杀神’下凡呀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萧大公子,您就快点出来吧,再要顽皮下去,不知多少无辜之人,要为您来陪葬呢,你老子会杀的血流成河……我的个祖宗呀!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营养匮乏,寻常人家的新生儿,体重也就四斤左右,遇到母亲身体弱的,两三斤也不稀奇,就跟小猫一样大小,婴儿存活率很低的,曹节荣华富贵,锦衣玉食,再加上药膳滋补,胎儿自然大一些了,可是个大则难生,真是弄巧成拙了!

    虽然急的血贯瞳仁了,可是萧逸心里明白,杀人解决不了问题,要想保住妻子平安,必须另想办法,问题是用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我真是猪头呀!”

    无计可施之下,萧逸急火攻心,猛捶自己的胸膛,刚刚打了没两下,又开始砸自己脑袋,不同的是,前者是急得,后者是气的,自己真是猪头猪脑,怀里揣着灵丹妙药呢,怎么忘的一干二净呢?

    今天神鹿报恩,送来一株血灵芝,萧逸放在怀中了,可是方寸大乱之下,给忘的一干二净,刚才猛砸胸膛,这才想起来了,万幸没有砸坏血灵芝,否则都没地方哭去!

    无双灵药有了,神医更是不缺,萧逸、稻香一起动手,开始熬制汤药,血灵芝年份长、药力足,根本用不了一颗,稻香用一柄小银刀,切下了十分之一,放入药罐中煎熬,又放入十几味辅药,至于剩下的灵芝吗,放入一个玉盒之中,以备不时之需,侯府中还有一个孕妇……

    两刻钟之后,血灵芝熬制好了,药汁泛红、浓香四溢,为了保险起见,稻香亲自送进了产房,萧逸则盘膝而坐,五心向天,默默的祈祷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苍天大地,神灵护佑,只有妻子平安无事,我愿意少杀十万生灵、二十万也可以呀……咱们再商量一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夜的痛苦煎熬,已经是黎明时分了,东方泛白,紫气升腾,上下起伏,状如盘龙……一轮红日跃出天际,显得格外妖娆,与此同时,产房内有动静了!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……头已经出来了,慢慢的托住腰……蠢货快拿剪子呀……哇!哇!”

    也许是灵药神奇,也许是祈祷有用了,产房内一阵的喧哗,随后一道啼哭响起,虽然微弱,却很清晰……萧氏大公子出生了!

    “哈哈!-苍天保佑,大地厚爱……我有儿子了,我有儿子了!”

    听到婴儿的啼哭,萧逸长出一口气,双膝跪倒在地,顶礼膜拜上苍,黑白分明的眸子中,隐隐的有泪花闪现……萧氏有继承人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