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7章 可怜的小说家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诸子百家,学派繁多,文武刚柔,各有所长,兴衰成败,各有境遇,不过吗,如果问那个学派人数最少,对世人影响力最低,成员生活最为可怜,答案无疑就是--家!

    家起源于先秦时期,是一个记载街谈巷语、鬼怪故事的学派,其代表作有《伊尹说》、《鬻子说》,位列于诸子百家之一,不过吗,家人数少、影响弱、作用小,一直没什么存在感,称之为‘百家之末!’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一个学派的兴衰成败,取决于它对国家、民众的贡献大小,有利则兴,无利则衰,此乃天下至理,纵观诸子百家,法家治国安邦,兵家攻城略地,儒家拱卫皇权,道家安抚人心………就连阴阳家,还能寻龙探穴、查看风水呢,家又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大争之世,最重实用,家不能富国强兵,也不能开疆拓土,自然不受统治者青睐了,子弟们为了生存下去,只好写一些风趣故事,博取达官显贵、大家闺秀一笑,换取一点可怜的酬劳,问题是,这些大爷不好伺候呀!

    家的工作吗,必须冥思苦想、反复推敲,耗费大量的心血,才能写出一卷好看的故事,即便如此,达官显贵还不满意呢,有时写作速度慢了,或者情节不太完美,家可就倒霉了,轻则一顿臭骂,三天不给饭吃,重则赶出府门,酬劳一子不给!

    有人说了,那就用心写好故事,再加快写作速度,不就平安无事了吗,答案是;那样死的更快!

    人性就是如此,永远都不会满足,比如今天费劲心血,努力写出两卷,明天灵感不够了,只写出了一卷,达官显贵就会想了,家肯定偷懒了,不愿意卖力写作,于是乎,惩罚也就跟着来了,好几天没有饭吃呀!

    另外吗,故事写的太深刻、太感动人心,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,那位大家闺秀看了,伤感的茶饭不思、玉体消瘦,或者跳出绣楼,寻觅爱郎,家又要倒霉了,一个‘淫词****、扰乱深闺’的罪名,就能打的你骨断筋折、半死不活!

    学派之所以没落,子弟也越来越少,一半是饥寒交迫,活活饿死的,另一半吗,就是棍棒交加,硬是给打死的,真是闻者伤心,听着落泪,天地同悲,风雨凄凉……好一个可怜的学派哇!

    即便如此,历经数百的磨难,学派没有断绝,依旧顽强的传承着,终有一日,发扬光大,成为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的大学派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华山-中国五岳之一,位于关中平原上,北临渭水,南依秦岭,山势险峻,悬崖绝壁,远望状如莲花绽开,近观顿觉仙气渺渺,真是一处修心养性的福地呀!

    华山北麓-云台峰下,有一座隐蔽的小院落,三间茅屋,简陋朴素,一堵矮墙,黄土夯筑,还散养着几只鸡鸭,自由自在的觅食,按照隐士的规矩,院门上挂着一块木牌,上面写着主人的名字--白子爵!

    白子爵,今年二十三岁,身高七尺五寸,体型微胖,容貌略佳,就是跟‘帅’字沾一点边,他的家庭情况吗,无父无母、无兄无弟、无姐无妹、无妻无子,典型的‘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连狗都不用喂了!’

    至于他的职业吗,可谓是五花八门:农夫、渔夫、樵夫、木匠、铁匠、花匠、皮匠、泥瓦匠……,样样皆会,样样稀松,此外吗,他还有一重身份,学派第三十七代掌门,也是天下最后一个传人!

    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,

    草庐秋睡足,窗外日迟迟,

    腹中响如鼓,缸中米已空,

    饥寒苦度日,仰天徒奈何?

    正午时分,白子爵缓缓睁开了双眼,起来伸个大懒腰,又摸摸发瘪的肚子,不禁一阵的苦笑,自从隐居华山以来,上山打猎,下河摸鱼,平时种地,可惜本领不佳,总是找不到食物,挨饿也是经常的事了!

    院子里有几只鸡鸭,都是千辛万苦弄来的,用来陪伴度日,好歹有点生气,不到万不得已,决不能宰杀的,再说了,几只鸡鸭下的蛋,是自己活命的口粮,杀鸡取卵的蠢事,家不会做滴!

    “哈!哈!……天无绝人之路,终究饿不死家!”

    怀着些许的希望,白子爵四处转了转,回来时面露笑意,手里多了两枚鸡蛋,关键时刻,还是几个伙伴争气呀,今天的午饭有着落了!

    砍柴、烧水、做饭……一碗鸡蛋汤入腹,人也精神起来了,白子爵来到茅庐中,跪在一个破草团上,点燃三根艾草,叩首祭拜起来,他的面前有一副破木案,上面摆放着师傅的灵位,也就是学派-第三十六代门主-月飘先生!

    诸子百家门主,皆有一个尊称,比如老子、孔子、墨子……家也是诸子之一,好歹有一个称呼吧,比如白子爵的名号:‘庚新居士!’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生灵涂炭,诸子百家,尽皆没落,咱们家一派,更是日渐衰落,等到弟子之后,恐怕再无门人上香了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白子爵本是一名弃婴,生于战乱,命如草芥,随时可能泯灭,后来被师傅捡到了,带在身边,读书识字,慢慢的抚养长大,自然成了一名家弟子,整天东奔西走,四处漂泊,靠着写一些风花雪月故事,勉强的混口饭吃!

    至于他的名字吗,也是师傅给起的,家撰写各种故事,必须的博学多才,对于天文地理、阴阳卜卦……都要通晓一些,根据师傅扔龟壳的结果,这个徒弟的命运:幼时生活不济、青年得遇贵人,中年兴旺发达,不但会光大门派,还能成为子爵一类的官员,因此起名‘白子爵’,也算是讨个吉利吧!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名字,白子爵还是很满意的,可谓高端、大气、有内涵,至于师傅说的‘飞黄腾达、位封子爵’,他是一句也不信的,诸子百家之中,家最没地位了,能混口饱饭就不错了,从没人弄到过官职、爵位呢!

    再说了,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爵位,乃是商、周时期设定的,自从大汉建立之后,废除古制,建立新法,只设有王、侯两种爵位,根本没有‘子爵’之说,除非江山变色,改朝换代,这个愿望才能实现呢!

    五年之前,师徒四处流浪,靠着写一些‘情趣’故事,勉强的混口饭吃,因为写作速度太慢了,惹恼了一位地方豪强,狠狠地挨了一顿棍棒,师傅年老体衰,结果一命呜呼了,白子爵年轻力壮,留下了半条性命!

    受此沉重的打击,白子爵心灰意冷,再不想写作谋生了,草草的掩埋了师傅,一人来到了华山隐居,从此青山白云、悠闲度日,偶尔提笔写些东西,也是当做娱乐罢了,至于家的传承吗,仅此一代而终吧!

    俗话说,天无绝人之路,地有好生之德,数天之前,白子爵去了一趟集市,用采集到的药草,换取一点粟米、盐巴,却听到一个惊人消息,‘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’的时代过去了,如今曹丞相执政,正式颁布旨意:放开学论自由,重现百家争鸣!

    经过反复询问,确定消息为真后,白子爵死灰一般的心,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,家再是没落,再是没啥用处,毕竟是诸子百家之一,如果获得某位公卿赏识,也许能起死回生呢,运气好一点的话,再收几个门人弟子,继续门派的传承呢,百年之后见了师傅,也算有一个交代吧!

    “咕噜!……咕噜!”

    摸着又乱叫的肚子,白子爵一阵的苦笑,什么光大门派、延续传承,不过是借口罢了,真正的原因是:笨手笨脚,无处觅食,再不走出华山,自己就要饿死了,还是去大城市闯荡一番吧,凭着磨练的生存技能,好歹混一个肚圆呢!

    主意打定,白子爵行动起来了,茅屋里一贫如洗,就连米缸都空了,也没啥好收拾的了,只有几件衣服、一套笔墨、几卷竹简……全部打成了包覆,背上就可以出发了!

    至于院子里的鸡鸭,相处日久,颇有感情,也不忍吃掉它们,干脆打开院门,放入深山之中,至于是生是死,就看它们的造化了!

    “师傅在天有灵,保佑不肖弟子,一路平安无事,顺利抵达许昌,登上争鸣台,参加辩论会,与诸子百家门人,争一个高低胜负,也让天下人知道,家的传承没有断绝!”

    向师傅灵牌祷告之后,白子爵离开茅庐,毅然向山外走去,天道循环,盛衰有凭,家的崛起之路,就从今天开始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