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9章 路人甲-叔梁纥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历经千辛万苦,流淌汗水无数,孔融举着夫子灵牌,带领大批儒家信徒,终于逼近了‘争鸣台’,举目望去,无数人影忙碌,工程浩大无比,至于沿途的官员、士兵,纷纷的避让开来,无人敢上前阻拦,甚至有人躬身行礼!

    一路上畅通无阻,让儒生们信心大增,原本疲惫不堪的队伍,也振奋起精神来了,一个个挺直腰板,大步迈向前,不怕扯着蛋,儒家之学-讲仁爱,论忠孝,天地正气,鬼魅避退,铁甲武士算什么,刀枪剑戟又算什么,还不是乖乖的让路吗?

    士兵们退开了、官员们退开了……萧逸又能如何呢,想到天下第一名将,也要乖乖的退让,儒生们就像打了鸡血,浑身充满了力量,这可是无数英雄豪杰,梦中才有的事情呢,他们偏偏就做到了,儒家之威,天下无敌!

    “隆!隆!……鬼面萧郎!……鬼面萧郎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踌躇满志之间,远方出现一条黑线,紧接着,铁蹄铮铮,刀光闪烁,上千名玄甲铁骑,狂风般席卷而来,一股冲天的杀气,震慑了众人魂魄!

    骑兵队伍最前面,有一匹神骏的墨烟驹,奔驰如飞,咆哮如虎,上面端坐一位青年人,头戴紫金冠,身穿百花袍,腰横斩蛟剑,浑身一股邪异之气,让人不敢与之对视,正是当世杀神-萧逸!

    此外吗,萧逸的肩膀上,扛着一块白木板,长七尺,宽二尺,没有任何装饰,外表也很粗糙,像是随手捡来的一块,不知有什么用处?

    “哗啦!……哗啦!……噗通!”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的杀名,天下谁人不知呢,那是无数鲜血浇灌的,别看儒生们吹嘘的厉害,真见到了杀神本人,全都吓的通体冰冷,不断的向后倒退,一些胆子小的家伙,直接瘫坐在地上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!……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相反的,道路两旁的士兵们,以及远处围观的人群,纷纷高举手臂,仰天狂呼,向这位‘大汉第一勇士’,献上无限的崇敬之心!

    “中大夫不待在府中,宴会宾客,高谈阔论,跑来工地上做什么,莫非知道人手不足,想要助一臂之力吗?”

    萧逸高居马上,目光冰冷至极,对于‘束手谈心性,平生无作为’的腐儒,他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!

    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,乃是孝武皇帝钦定,执行数百年的国策,尔等随意更改之,乃是违逆先皇旨意,必然祸国殃民呀!

    夫子-灵牌在此,罪臣下马行礼,诚心悔过之后,立刻拆毁‘争鸣台’,或能减轻一身罪孽,否则的话,千夫所指,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孔融混迹官场多年,还算有一些胆气的,勉强向前走了两步,一边大声斥责萧逸,维护儒家正统地位,一边高举着灵牌,上面黑漆白字:‘御笔钦赐-褒成宣尼公-孔子之神位!’

    孔子开创私学,因材施教,门徒三千之众,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,不过吗,官运就一塌糊涂了,东奔西走,饥寒交迫,屡屡碰壁,如同一条丧家之犬,那是相当的可怜呢!

    ‘成圣者’有一条规则,生前落魄,死后荣耀,孔子去世之后,子贡、子夏为首的弟子们,掀起了一场造圣运动,推崇老师为圣人,道德高尚,十全十美……谎话说三遍就是真理,随着儒家子弟的宣传,久而久之呢,人们也就真相信了!

    ‘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’之后,儒家成为正统思想,相对的,祖师爷-孔子的地位,也就水涨船高了,到了汉平帝时期,为了笼络儒家子弟,御笔钦赐孔子为‘褒成宣尼公’,正式建造神庙,享受香火祭祀!

    华夏民族,敬天地,畏鬼神,上到玉皇大帝,下到土地公公,只要有神位者,无不焚香祭拜,孔子受封为‘公’,建庙宇,塑金身,自然有资格接受跪拜了,这也是儒生们的仪仗,以此迫使萧逸屈服!

    如果萧逸不屈服,那就更好办了,孔融做好准备了,一旦双方冲突起来,自己就冲上去,用手中的祖先灵牌,猛砸萧逸的坐骑,只要夫子灵牌一碎裂,对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

    萧逸是曹营首席大将,此人身败名裂了,曹营集团必然瓦解,汉天子重掌大权之后,必然重重封赏孔家,到了那个时候吗,官职、爵位、田宅、美女……自己想要什么,那就有什么呀!

    虽说手段缺德一点,也对不起老祖宗,可是换来儒家兴盛,以及孔氏一族的富贵,也算是值得了,大不了吗,回去多烧几根香,多磕几个头吧!

    “下马!--下马!--狂徒下马!”

    狗仗人势,狂吠不止,人仗神势,更是嚣张,眼看孔融抬出灵牌,挡住了玄甲铁骑,儒生们也来劲了,上窜下跳,口水喷涌,就跟中邪了一样,大有发疯咬人的架势!

    相对的,远处观望的人群,却是鸦雀无声,尤其一些细皮嫩肉、面带书卷之气的人,双拳紧握,浑身颤抖,目光中满是担心之色,生怕萧逸抵抗不住,真的下马行礼,那就功亏一篑了!

    现在的双方对峙,不止是萧逸、孔融个人恩怨,还关系着诸子百家的命运呢,数百年以来,儒家影响不断扩大,势力遍布天下各州,其余门派势力衰弱,只能一退再退,隐居深山老林、荒野孤村,偷偷的教导弟子,勉强延续门派学说!

    这次丞相府发布政令,‘放开学论自由,重现百家争鸣’,对于诸子百家来说,固然是一件大好事,不过吗,长期的压迫之下,他们实在是害怕了,担心儒家大举反扑,相府承受不住压力,会取消刚发布的政令!

    因此上,诸子百家学派,一边联络门人弟子,准备走出山野,再次参与国家政务,一边派人潜入许昌城,侦查一下局势发展,以免掉进陷阱中!

    萧逸是曹营首席大将,又是曹家女婿,他的一举一动,可以作为政治风向标了,今天的激烈对峙,如果萧逸赢了,诸子百家就会出山,与儒家子弟一较高低,如果萧逸输了,他们只能潜伏山野,苟延残喘罢了!

    诸子百家的兴衰,天下大势的走向,就看萧逸如何应对了,一人兴邦,一人亡国,就是如此!

    “夫子开设私学,教导子弟,传播儒家文化,有大功于天下,理应上前参拜的,不过吗,今天真的不行,因为你们承担不起!”

    萧逸端坐不动,目光如电,在孔氏父子、以及一众儒生身上扫过,充满了戏虐之色,而后举起了白木板,上面一排大字:陬邑大夫-叔梁纥之灵位!

    叔梁纥-一个没本领、没功勋、没著作,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国人对他的了解,更是少的可怜呢,属于‘路人甲’的角色,不过吗,在儒家子弟心中,此人可是大大有名呀!

    叔梁纥,祖上为宋国君之子,后来流落到了鲁国,因为出身贵族,兼会一些武功,成为了陬邑大夫,后来娶妻施氏,一连生了九个女儿,又纳妾一名,生个儿子-孟皮,因为有足疾,不能做为继承人,在子嗣的问题上,一直很是苦恼!

    叔梁纥六十六岁的时候,到乡下收取租赋,遇到了一名贫家女-颜徵在,于是乎,老地主色心大起,就在荒郊野地中,推倒了十五岁的少女,结果春风一度之后,少女生下一个男婴,因为怀孕期间,颜徵在在尼丘山祈祷,故起名为-孔丘,字仲尼!

    说到这个份上,大家都明白了吧,老死鬼-叔梁纥,就是孔子的生父,虽然是‘野合生子’,面子不太光彩吧,可是父子血缘,谁也改变不了滴!

    “你!……我!……气死了……我的祖宗呀!”

    看清木板上的字迹,儒生们目瞪口呆,惊掉了一地下巴,尤其是孔融父子,浑身颤抖,双目喷火,恨不得上前拼命,又不敢挪动一步,倒不是惧怕萧逸,而是怕他手中的牌子,如果不小心碰坏了,他们万死难赎其罪呀!

    儒家以‘仁爱、忠孝’为核心,最看重天理人伦了,孔子德高望重,也让门徒捧成了圣人,可是面对自己的父亲,也只能乖乖下拜了,同样的,孔融身为后代子孙,看到了祖先的牌位,也要夹着尾巴做人呢!

    孔融心里清楚,萧逸举着的木板,就是随手捡来的,不值钱的普通原木,可是写上一行字之后,对于孔氏子孙来说,它就重如泰山一般了!

    “大胆孔文举,见了祖先灵牌,竟敢站立不拜,如此不知礼术,莫非要数典忘祖吗……跪下!”

    萧逸高坐马背,高举白木灵牌,代表着孔氏祖先,大声斥责着子孙,真是义正言辞,底气十足--解恨呀!

    “不孝子孙-孔文举,叩拜祖先灵牌,刚才的失礼之处,还望祖先宽恕,孙儿回家之后,自当抄写《孝经》百遍,以为赎罪之用!”

    纵然一万个不愿意,孔融还是带着两儿子,跪倒在地,三拜九叩,表现的毕恭毕敬,可是在围观者眼中,他叩拜的不是祖先,而是一脸邪笑的萧逸!

    “噗通!……噗通!”

    孔融都跪下行礼了,儒生们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,最后也跪倒在地,向着孔子父亲的灵牌,以及举着灵牌的萧逸,乖乖的大礼参拜,这个哑巴亏吃的,他们真是窝心死了!

    “万胜!-万胜!--大司马万胜!”

    远处围观的人群,突然狂呼起来了,声如霹雳,直冲云霄,双方较量的结果,萧逸大获全胜,狠狠的挫折儒家锐气,经过此事之后,诸子百家出山,再起天下风云!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