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8章 儒家的反击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,乃是孝武皇帝钦定,执行数百年的国策,怎能随意更改呢?”

    “儒家学说,举世无双,教化万民,功不可没,那些旁门左道之学,岂能相提并论呢?”

    “进谏!……我等进谏!……拼死进谏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‘放开学论自由,重现百家争鸣’的消息传出,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,朝堂上下,议论纷纷,民间学子,奔走相告,尤其是儒家出身的官员,极力反对这件事情,人数之众多,态度之强硬,可谓是前所未有!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学派斗争,残酷至极,一点不弱于战场厮杀,儒家用了几百年,这才压制住了其他学派,岂能让他们死灰复燃,为了维护儒家地位,他们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放弃道德底线,血溅三尺,在所不惜!

    遥想当年,孔子为鲁国大司寇,代理国相职务,上任仅仅七天,就利用手中权利,诛杀了大夫-少正卯,原因是:‘二人开讲私学,招收弟子,发生了学论冲突……’孔子一生仁而爱人,尚且开了杀戒,后代弟子作风如何,也就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自古以来,武将死战,文臣死谏,儒生们的武器,就是手中之笔,短短几天时间,官员、士人、皇族、外戚……纷纷上奏,反对学论自由,坚持独尊儒术,奏折犹如风暴一般,迅速的淹没了相府书房!

    “男子汉,大丈夫,行非常事,立万世名,岂能为几句牢骚话,耽误了军国大事呢?”

    曹操乱世奸雄,心志坚硬如铁,已经决定的事情,绝对不会更改的,至于那些奏折吗,也不能白浪费了,还是物尽其用吧!

    曹操当即下令,宰杀了一头肥羊,剥皮清洗之后,就架在院子里面,用奏折代替柴火,弄起了烤全羊,还美其名曰:‘文’火烤羊,天下无双!

    等到奏折烧尽,肥羊烤熟之后,切割成无数小块,分赐给文武百官,让他们当场吞食,谁也不能例外……曹操此举吗,就是告诫儒生们,自己握着刀把子,谁敢违背相府命令,就跟那只烤羊一样,千刀万剐,死无全尸!

    与此同时,‘争鸣台’的建筑,也开始施工了,萧逸亲自出马,在许昌城东四十里,选了一个依山傍水、风景如画之地,又根据前世记忆,按照大学城样子,设计了一个模型,里面讲台、学堂、宿舍、食堂、操场、区、休闲区……一应俱全,应有尽有!

    萧逸还抽调五万驻军,以及大量的钱财,专门用于建筑工程,务必保证质量、保证美观,这是未来的最高学府,一点也不能马虎,因此上,萧逸驻扎在工地上,亲自监督工程进度,也真是卖力气了!

    一时之间,人流涌动,车马如潮,无数的钱粮、木材、砖瓦、巨石、泥沙……四方八方汇聚而来,士兵们挥汗如雨,日夜赶工,修建速度极快,一座举世无双的学府,迅速的拔地而起了……

    “争鸣台一旦建成,诸子百家重现世间,咱们儒家的正统地位,恐怕岌岌可危呀!”

    工程如火如荼,儒生心急如焚,他们号称‘杀身成仁,舍生取义’,可是真心不怕死的,又有几个人呢,眼看曹丞相态度强硬,甚至要大开杀戒,儒生们嘴上不屈服,心里却暗暗害怕了,只能另想办法,既然奏折无用,那就游行示威!

    游行示威,也是儒家的老手段了,每当官府的政策,与儒家思想冲突,他们就会聚集同伴,围攻官府衙门,利用舆论的力量,迫使对方屈服,当然了,攻击对象必须选择好:

    大汉皇宫不行的,世人皆知,小皇帝是个傀儡,一点实权也没有,大家去围攻皇宫,等于寺庙里面拜道君,纯粹进错庙门了!

    丞相府也不行的,曹丞相手握大权,执掌一切军政事务,说话最有份量了,问题是,这位奸雄心狠手辣,大家围攻过去,等于硬闯阎王殿,那是自己找死呢!

    皇宫不用去,相府不敢去,反复考虑之后,只有一个地方了‘争鸣台’,只要阻止工程,没有争辩之地,诸子百家学派,也就无法翻身了!

    主意打定,一些儒家巨头,迅速串联起来,鼓动门生弟子,准备大闹一场,至于领头的人,就是中大夫--孔融!

    孔融,字文举,孔子的第十九世孙,出仕为官之后,担任过北海相,人称‘孔北海’,交游四方,宾客盈门,影响力非常大,身为孔氏子孙,于情于理,他也该挺身而出,捍卫儒家学派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建安四年-夏,七月十五,黄道吉日,五行属木,利在东方,宜:祭祀、祈福、求子……忌:出行、会客、争吵……

    玄武大街-中大夫府,黎明时分,孔融早早的起床了,沐浴身体之后,头戴儒生冠,身穿紫金裳,腰系白玉带,一副春秋时期-鲁国大司寇的装束,这是孔家祖传的服饰,子孙穿戴几百年了,还会继续流传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孔氏不肖子孙,启禀列祖列宗,奸臣当道,霍乱纲常,上欺天子,下压群臣,今又颁布乱命,威胁儒家根基……后世子孙无能,只有借助先祖之威,震慑奸邪,护卫儒家!”

    整理衣冠之后,孔融带着两个儿子:孔礼、孔乐,来到了孔氏家庙中,焚香上拜,三跪九叩,献上一只羊、一头猪、一壶酒……以‘少牢’的礼节,祭祀列祖列宗,又祈祷了一番之后,把祖先-孔夫子的灵牌请下,要想号召万千儒生,这就是最好的‘旗帜!’

    “子曰: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共之!”

    “子曰:有德者必有言,有言者不必有德,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!”

    “子曰: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孔融举着灵牌,带着两个儿子,迈步走出了府邸,后面跟着几十位仆人,每人举着一面条幅,上面凤飞凤舞,写着《论语》的名句,一边缓缓前行,一边大声诵读……

    孔夫子的名望,随着儒家文化传播,早已深入人心了,夫子灵牌所到之处,行人下跪行礼,表现的毕恭毕敬,还不时有儒生加入,队伍的规模不断扩大!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孔融的游行队伍,已经发展到千余人,既有朝廷官员,也有青衫儒生,大家朗诵《论语》,义愤填膺,誓死捍卫儒家地位,眼看时机成熟了,孔融领着队伍出东门,直奔‘争鸣台’而去……

    还有数万名百姓,跟在队伍后面,等着看热闹呢,这也是汉人的劣根性之一,不过吗,也有一些有心人,想借着这次机会,看看‘开放学论自由,再现百家争鸣’的事情,究竟有几分机会……

    对于这次示威游行,孔融有十足把握,他反复盘算过了,无数萧逸如何应对,都会成为失败者!

    如果萧逸心生畏惧,不敢抗拒儒家权威,孔融就用恶毒言辞,好好的羞辱他一番,出胸中一口恶气……再带着信徒们,拆毁‘争鸣台’,如此一来,辩论大会开不成,儒家的地位就保住了!

    相反的,萧逸没有畏惧,必然派军队镇压,双方一旦冲突起来,自己趁乱摔碎‘夫子灵牌’,把一盆脏水泼到萧逸头上,让他成为儒家公敌,千夫所指之下,就算骂不死他,也能骂臭了他!

    不过吗,孔融高兴的太早了,队伍出城没多久,就遇到麻烦了,不是有人阻拦,而是天公不做美……

    “吱了!……吱了!……吱了!”

    七月盛夏,骄阳似火,恰好晴空万里,一点云彩也没有,人们汗流浃背,头昏脑胀,就是强壮的汉子,身体也要吃不消了,何况一群摇头晃脑、身体虚弱的儒生呢?

    队伍走出十几里,就有儒生掉队了,接二连三,越走越慢,原本高昂的士气,也在慢慢的消退中,尤其一些白发老儒,直接中暑晕过去了,幸亏看热闹的有好人,把他们抬到车上休息,否则非出人命不可!

    “祖宗保佑!-祖宗保佑!……赐予一片阴云吧,热死不肖子孙了!”

    孔融也是白面书生,平时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那受过这个罪呀,双腿灌铅了一样,沉的迈不开步,原本整洁的服饰,也变得乱七八糟了,不是两个儿子搀扶着,他就要找孔氏祖先,去请教《论语》心得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孔融带领上千儒生,浩浩荡荡冲过来了,声称拆毁‘争鸣台’,还举着孔夫子的灵牌……真是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许昌城东-建筑工地上,萧逸一手持蒲扇,一手抱瓜果,正坐在树下乘凉,听到消息之后,真把他吓了一跳,儒家子弟-又臭又硬,打不得,杀不得,还骂不过,真的很难招架呢!

    不过吗,听说领头的孔融,高举着祖先-孔子灵牌,作为闹事的号召,萧逸顿时松了一口气,身为穿越一族,无数的影视、戏曲、……全都告诉过他,如何破解这一招,不过吗,还需要一点道具才行!

    于是乎,按照剧本安排,萧逸找来了原木、匕首、笔墨……开始准备起来,还派出一名亲兵,回侯府取一样东西,一样克敌制胜的宝贝,此物一出,天地失色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