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6章 权臣之路,路在何方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哈!-哈!……苍天有眼,乌云尽散了!”

    “呜!-呜!……神灵护佑,平安无事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牺牲了上百只兔子,换回曹丞相一条性命,无论如何计算,也是大赚特赚的了,救治成功之后,文武重臣们放心不下,依次进入寝室探视,曹操依旧昏迷不醒,可是面色缓和,呼吸平稳,伤口剔除腐肉之后,也敷药包扎起来了!

    眼看曹操转危为安,再无性命之忧了,一群重臣犹如顽童,又蹦又跳,仰天大笑,笑的满地打滚,笑的流出了眼泪,老天爷爷护佑呀,漫天乌云散开了!

    只要丞相平安无数,曹营集团内部不乱,那些心怀叵测之徒,就不敢轻举妄动,朝廷也就稳如泰山了,还有各路诸侯们,也会乖乖的臣服,不敢轻易挑起战事,百姓免受刀兵之苦,真可谓万千之幸!

    这次的刺杀事件,让群臣十分恐惧,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-‘储位未定,根基不稳’,不少人暗下决心,等到丞相大人康复了,立刻‘联名上书,建议立储’,诺大的曹营集团,不能没有一个继承人!

    另外吗,曹操的性命保住了,可是体内余毒未清,潜伏血液,腐蚀经络,极大的损伤了元气,起码修养上半年,才能慢慢的恢复过来,还会留下一些隐患,至少折损数年阳寿呀!

    彻底放心之后,文武重臣们略加商议,决定举行一场‘傩舞’,好好的热闹一下,一是祈求神灵护佑,冲散阴霾之气,庆祝曹丞相转危为安;二是警告别有用心之人,政治危机已经过去了,不要再有非分之想!

    扶摇万重兮,放我麒麟冲荡,

    清清渭水兮,舞我手中霓裳,

    飞飞青云来兮,月华璀璨递琏光,

    巍巍立于山兮,驰骋巍峨天上……

    一声令下,相府顿时热闹起来了,张灯结彩,鼓乐不绝,大堂设下酒宴,文武重臣手举酒杯,开怀畅饮,人人面带笑容,上百名金甲武士,头戴面具,手持金戈,跳着粗狂的傩舞,祈祷天下太平、五谷丰登!

    众人开怀畅饮之时,这次事件的最大功臣-萧逸,偷偷的离开了丞相府,带领一队心腹侍卫,快马加鞭直奔城外,他要去一个神秘地方,会见一个特殊的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昌城西-三十里外,有一座寂静的山谷,古木狼林,杂草丛生,位置隐蔽,人迹罕至,偶尔有樵夫、猎户、采药人……进入其中,也往往有去无回,久而久之,人们纷纷传言,谷中有恶鬼潜伏,专门吞噬迷路之人,因此谁也不敢靠近了!

    其实呢,恶鬼食人之说,不过是以讹传讹,用来恐吓普通百姓罢了,山谷中没有恶鬼,反而有一座城堡,壁垒重重,机关遍布,防御上极为森严,至于驻守的人马,正是大名鼎鼎的‘虎豹骑!’

    天下人皆知,‘虎豹骑’是曹操的亲军,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战斗力极为强悍,沙场上屡立功勋,天下人不知道的,‘虎豹骑’编制复杂,分成了两支队伍,一是虎卫营、二是豹骑营!

    ‘虎卫营’--虎痴-许褚统领,约有两万余人,皆为骁勇之士,冲锋陷阵,所向披靡,战斗力之强悍,不在玄甲铁骑之下,而且对曹操无比忠诚,护卫左右,誓死不渝!

    ‘豹骑营’--亲族=曹纯统领,人数不详,成员不详,一切如同迷雾似的,他们的任务是:探听诸侯消息,收买敌方人员,监视文武百官,暗杀异己份子,说白了,他们就是一支特务部队!

    特务组织,由来已久,自从人类建立了政权,特务也就出现了,夏代的‘女艾’,周代的‘邦谍’,秦朝的黑冰台,汉朝的羽林军……都是这样的存在,他们隐藏在黑暗中,如同一柄淬毒匕首,神出鬼没,防不胜防!

    曹操身为丞相,执掌军政大权,对外抗衡诸侯,对内震慑百官,自然需要一支黑暗力量,做一些特殊事情了,因此上,才让族侄-曹纯,招募人员,精心训练,组建了这支‘豹骑营!’

    “嗒!-嗒!-嗒!”

    萧逸带着数十名侍卫,一路上风驰电掣,直奔山谷而来,这里是‘豹骑营’驻地,也是一座秘密监狱,抓捕、审理、判决、处置……各种机构,应有尽有,论起权威之重,犹在天牢之上,让人闻风丧胆!

    对于这支‘豹骑营’,萧逸颇为了解,可说是羡慕、嫉妒、恨……感情十分的复杂:

    一方面吗:‘豹骑营’遍布朝野,监视文武百官,可谓无孔不入,就连无愁侯府之中,也有他们的成员潜伏,对于此事,萧逸是心知肚明,只是顾及到相府,才没有下手除掉,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,可是十分不舒服的!

    另一方面吗:要想执掌天下大权,必须使用黑暗力量,萧逸也想招募人才,成立一个特务组织,淬炼自己的‘毒匕首’,只是担心曹操怀疑,再上没有合适人选,一直没有行动罢了!

    豹骑营地,戒备森严,荒山野岭之中,密布无数暗哨,以防有人乱闯进来,可是看到萧逸的旗帜之后,他们并没有阻拦,反而主动引路,直奔城堡大门……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大司马,不知大驾光临,未曾出门远迎,还望大人赎罪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城堡内走出一队人马,刀枪明亮,列队整齐,为首的正是曹纯,此人武艺高强,聪明机敏,在曹氏将领之中,也算一位佼佼者了!

    “子和不必客气了,引路前往地牢,我要审问一下吉平,看他是否还有同党?”

    萧逸一点也没客气,跳下坐骑之后,直接往里面走,沿途士兵,不敢阻拦!

    “末将尊命……大司马里面请!”

    按照道理来说,必须有丞相的手令,才能进入城堡呢,可是曹操昏迷不醒,无法下达命令,来人又是大司马-萧逸,曹纯略加犹豫,还是主动引路了!

    城堡内建筑不多,土坯房屋,装饰简朴,青石路面,整洁干净,水井、厨房、马厩、练兵场……一应俱全,周围驻扎的士兵,约有三四千人,只能算是小型城堡了,可是地下世界吗,内容就丰富多了……

    城堡地下,暗洞无数,互相沟通,深不可测,都是天然形成的-鬼斧神工,奇妙无比,两旁开凿了石室,安装铁栏杆之后,就是最好的牢房了,用来关押犯人,即省力、又保险,与断魂谷-地牢,有异曲同工之妙呢,都是利用了自然资源!

    不过吗,这里的山洞更黑暗,血腥味道也更浓烈,放眼望去,墙壁上挂着刑具,皮鞭、夹棍、竹签、烙铁、油锅、铁莲花、剔骨刀……品种繁多,数不胜数,萧逸两世为人,也算是见多识广了,依然有大开眼界的感觉!

    “冤枉呀!--我们是冤枉的,没有刺杀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!--救救我们呀,下官给您跪下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牢里面-大呼小叫,鬼哭狼嚎,曹操遇刺之后,虎豹骑倾巢出动,满城搜索嫌疑犯,凡是吉平的亲人、朋友、同僚、同乡、邻居……统统的抓起来了,严刑拷打,日夜审问,不乏屈打成招者,再咬出更多同党,前后抓捕上千人了!

    其中不乏朝廷官员,他们看到萧逸之后,就像看到了大救星,有人跪地喊冤,有人大声呼救,他们心里清楚,要想恢复自由,只有两个人能做到,一是丞相-曹操,二是大司马-萧逸!

    吉平关押在最深处,一座巨型的石牢房,安装着两层铁门,设下了四道岗哨,日夜有人监视着,别说一个文弱医官了,就是一头斑斓猛虎,也休想逃出去!

    石牢的墙壁上,插着松脂火把,借着闪烁的火花,看到牢房角落中,有一团血肉在蠕动着,骨断筋折,遍体鳞伤,浑身再无用刑之处,让人惨不忍睹,正是太医令-吉平!

    “哎!……速速打开牢门,我要亲自审讯刺客,你们暂且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惨状,萧逸轻叹了一声,让人打开牢门,迈步走了进去,曹纯则带人退下,对于大司马的命令,他也不敢轻易违背!

    “咯!咯!……呵!呵!”

    感觉有人进来了,吉平也有了动静,身体蠕动半响,勉强抬起了头颅,又费了好大力气,这才看清楚来人,正是大司马-萧逸,二人四目相对,全都不发一言,却是无声胜有声……

    医学要想发展,必须互相交流,萧逸闲暇之时,经常召集医官、巫师、道士……各类人等,一同探讨岐黄之术,做些奇怪的试验,这在许昌城内,也算是一件奇闻呢,如果有人生活困难,或者研发新的药方,萧逸也会解囊相助,出手很是大方!

    吉平身为‘太医令’,对于医术极为痴迷,经常参加探讨会,讨论用药之道,常有惊人之言,深受大家好评,久而久之,萧逸、吉平因为共同好爱,成为了一对不错的朋友!

    “称平兄精通医术,以治病救人为天职,乃是大善大义之举,何苦卷入政治漩涡呢?”

    二人相处日久,萧逸深知吉平为人,正直、善良、仁爱、好学……乃是一等一的好人,为何刺杀丞相大人呢?

    “曹操把持朝政,上欺天子,下压百官,乃是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……不知遇刺之后,曹贼性命如何了?”

    纵然身陷囹圄、遍体鳞伤,吉平依旧目光坚定,他去刺杀曹操,不是个人恩怨,而是捍卫正义!

    “鹤顶红、孔雀胆、黑乌头、东青叶、黄藤条……”,萧逸没有直言,而是念着毒药成分,以此暗示着结果!

    “萧郎文武双全,乃是王佐之才,偏偏辅佐奸贼-曹操,犹如美玉落入泥潭……可惜呀!”刺杀失败了,吉平没有求饶,反而惋惜起了朋友,一颗赤心,光明磊落!

    吉平忠心汉室,为了国运永存,刺杀乱世奸雄-曹操,从君臣大义来说,他做的没有错!

    萧逸忧国忧民,为了平定战乱,辅佐治世能臣-曹操,从天下苍生来讲,他做的也没错!

    所谓‘悲剧’,就是善与善的冲突,二人的方向不同,信仰不同,为了各自的梦想,全都在奋勇向前,犹如两辆奔驰的战车,撞击的粉身碎骨……谁对?谁错?

    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,事已至此,多言无益……唯有两事相求,还望萧郎成全呢,一则:但求速死,莫受皮肉之苦了;二则:一人做事一人当,不要牵连无辜之人!

    吉平很清楚的,无论刺杀是否成功,自己必死无疑的,只是牵连到了亲人、朋友,心中很是不安,希望他们释放出去!

    “称平兄一路走好,你的妻儿老小,我会妥善照顾的,请放心吧!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之后,萧逸轻轻点头,又取出了酒葫芦,让吉平喝上几口,与此同时,伸手抓住他的咽喉,五指如钩,狠狠一捏……喉骨碎裂,气绝身亡,一点痛苦也没有了!

    “吉平身亡,以棺椁厚葬之,刺杀丞相之事,与其他人无关,凡是无辜之人,全部释放出去吧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