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1章 菩萨心肠,屠夫手段(下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七月流火,过我山陵,女儿耕织,男儿做兵;

    有功无赏,有田无耕,有荒无救,有年无成;

    悠悠上天,忘我苍生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时分-袁军大营,灯火稀疏,阴风阵阵,哀歌四起,军心浮动,现在的战场形势,简直是糟糕透了,内无粮草,外无援兵,进攻失败,后路断绝,全军陷入了绝境中,就是孙武、白起重生,也是无力回天了!

    自从乌巢失守之后,大营已经断粮十天了,袁军将士饥饿难耐,只能宰杀战马为食,问题是,人多肉少,难以周全,只能按照等级分配了……

    将军、校尉之类的长官,还能吃上一顿饱饭,普通的士兵吗,每天是三两马肉,再加上一些野菜汤,勉强的不饿死罢了,至于杂役、民夫只能啃食马骨、挖掘虫蚁,每天都在饿死人,境遇之悲惨,让人不忍直视!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再无希望可言,人们除了像恶狼一样,四处寻找食物之外,就是呆坐在营地里,瞭望着黄河北岸,吟唱思乡的民谣,自己遥远的故乡呀,恐怕再也回不去了,到了九泉之下,也是孤魂野鬼呀!

    “传令各部将士,再有动摇军心者-杀无赦!……老夫还有河北之地,还有几十万人马,可以卷土重来,绝不会认输的!”

    中军帐内-袁绍浑身酒气,双目通红,犹如一头发疯的公牛,用力的拍打着桌案,最近几天时间,他一直是烂醉如泥,试图忘记一切的烦恼,或者说,在逃避自己的责任,大军落入绝境之中,统帅难辞其咎呀?

    不多的清醒时候,袁绍也在反思往事,慢慢的懊恼之情,他后悔没听田丰之言,轻易的挥师渡过黄河,陷入了一片绝地之中;后悔让淳于琼守护乌巢,弄的粮草尽失,将士们饥饿哀嚎;更后悔生出了逆子袁熙,这个坑爹的坏东西,丢了重镇黎阳城,自己逃之夭夭了……

    可惜呀,一切都太晚了,战事失利,粮草断绝,几十万将士进退两难,无路可走,军心浮动之下,短短的几天时间,已经逃走了数万人,他们或是投降曹营,求取一顿饱饭吃;或是窜入荒野中,只能是自生自灭了……

    “哎!……粮草断绝,将士饥饿,有的营地开始吃人了,这可如何是好呢?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……人心惶恐不安,逃兵越来越多,不出三天时间,恐怕就要全军崩溃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军帐内,一群文武官员唉声叹气,全都耷拉着脑袋,谁也没有回天之术了,有的人紧咬牙关,准备做一名死忠之臣,与大将军同生共死;更多的人目光转动,心中暗暗的盘算,准备加入逃跑大军中,真是树倒猢狲散,各人顾各人呀!

    “战事不利,进退两难,理应上下一心,共渡难关才是,还望诸位献上一些良策,能够挽狂澜于即倒,扶大厦之将倾?”

    一阵吼叫之后,袁绍恢复了一些理智,终于承认了事实,也放低了姿态,开始询问脱困之法,尤其两位谋士:郭图、沮授,希望借用他们的智慧,挽救不利的局势,最好能够全身而退!

    “营中粮草断绝,将士饥饿难耐,恐怕难以打下去了,不如派出一位舌辩之人,携带重礼谦书,前往曹营议和,从此以后,两家以黄河为界,各分南北而治之,和睦相处,不起刀兵,曹孟德与主公有旧,看在往日的友情上,也许会……”

    郭图献计议和,可是声音很低沉,显然自己也没信心了,自古以来,两军停战不难,前提是要有实力,猛虎与雄狮对峙,双方势均力敌,才会坐下来谈判,如果是猛虎遇到了羊羔,只会是饱餐一顿,谁会放弃嘴边的肉呀?

    现在的官渡战场,袁军粮草耗尽,后路断绝,完全的处于劣势了,这种情况下,曹操会为了一点礼物,几句好听的软话,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吗,除非他的脑袋被驴踢了,才会放过生死宿敌,更别说划黄河而治了,奸雄野心勃勃,要的是整个天下呀?

    相反的,自从开战以来,袁绍不听劝谏,驱逐良臣,指挥上昏招不断,受挫后死不悔改,现在陷入绝境中了,又声嘶力竭的询问对策,这才是脑袋让驴踢了呢,而且不止是一头!

    “拼光亦光,不拼亦光,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放手一搏,屠尽营中马匹,让将士们饱餐一顿,而后全军猛攻官渡,与曹贼决一死战,只要大将军亲临战阵,咱们仍有三成胜算呀!”

    沮授的建议相反,不愿意去议和,也不想活活饿死,而是希望袁绍振作起来,就像当初的霸王-项羽,破釜沉舟,决一死战,只要攻破了官渡防线,袁军就能扭转败局了!

    “公与先生言之有理,与其受困而死,不如趁着有些力气,跟曹军拼死一战,也许杀出一条活路呢?”

    “说的到是容易,咱们用什么拼呀?……战马快要吃光了,士兵们饿的走不动路,更别提上阵厮杀了,还是想办法议和吧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种相反的计策,引起了轩然大波,上百位文臣武将,吵吵闹闹,争论不休,大部分人主张议和,就是割让几郡城池,赔偿百万钱财也可以,只求活着回到河北;少部分人坚决主战,要拼一个你死我活,也绝不向曹贼卑躬屈膝!

    “进退两难,无路可走……如之奈何?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家有千口,主事一人,到底是战是和,决策权还在袁绍手中,不过吗,这位河北霸主-目光呆滞,意志消沉,除了默默垂泪,一点魄力也没有了!

    如果倒退上七八年,袁绍还是诸侯盟主,意气风发,心志坚定,统领千军万马,席卷四方城池,别说是三成胜算了,那怕只有一成机会,他也敢豁出性命,与强敌拼死一搏!

    可是称霸河北之后,权势滔天,生活安逸,富贵、奢靡消磨了他的斗志,美酒、美人掏空了他的身体,现在的袁绍吗,就像一头年老的雄狮,空有一身华丽皮毛,可是肌肉松弛、爪牙迟钝,再也不能称王称霸了!

    “隆!隆!……杀呀!”

    “回家去!……咱们造反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在袁绍一筹莫展的时候,远处传来了奇异声响,仿佛大海潮起一般,波涛汹涌,浪花澎湃,隐约还有厮杀之声,而且越来越大……

    “报!--左营军士争抢食物,引发了强烈营啸,已经蔓延到四方了,还请主公速速定夺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名浑身是血的校尉,飞奔进入了大帐,一脸的惊慌之色,仿佛见到了洪水猛兽一般!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营啸……各营火速镇压,万万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听到‘营啸’两个字,中军帐内顿时炸锅了,人们顾不上争吵了,纷纷向外边跑去,神色惊慌至极,就连沮授、郭图两谋士,也是一脸的死灰色,天意如此,大事去矣!

    ‘营啸’之说,比较复杂,与周围环境有关,军营中规矩森严,禁止高声叫喊,或者聚众喧哗,士兵们提心吊胆的生活,日积月累下来,精神上十分压抑,尤其打了败仗后,亲朋好友战死无数,情绪更加的低落了!

    另外吗,袁军粮草断绝,人人忍饥挨饿,为了填饱自己肚子,难免有以强凌弱之事,军官欺压士兵,老兵欺压新兵,新兵欺压民夫……,层层传递,压力巨大,尤其是底层人员,饥饿难耐不说,还可能变成别人的食物,心中情绪紧张,随时可能崩溃!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一旦有人大声呼啸,或者打架斗殴,就会引燃人们的情绪,产生极大的混乱,丧失理智的士兵们,互相攻击,乱砍乱杀,就像一群疯狂的野兽,谁也控制不住他们了,这种疯狂的情绪,还会互相传染的,一营呼啸,全军皆乱……

    袁军就是如此,屡战屡败,死伤惨重,再加上饥饿的折磨,终于引发了‘营啸’,放眼望去,大营里火光冲天,喊杀四起,士兵们彻底的疯狂了,手持兵刃,互相残杀,比在战场上还凶猛,一些有积怨的军官,被乱兵砍翻之后,血肉都被撕扯分食了,真犹如修罗地狱一般!

    “各部将士归营,禁止互相攻击,再有不听号令者--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‘营啸’不加制止,有全军崩溃的危险,袁绍指派将领,火速回营整顿人马,又调集两万‘大戟士’,死守着中军营地,生怕乱兵冲进来,要了自己的老命,要说谁的积怨最深,袁绍可是当之无愧!

    可惜呀,发生‘营啸’的大军,就像一座死泥潭,无论注入多少清水,流出来的都是泥浆,袁军将校前往镇压,可是收效甚微,许多人一去不回头,死在了乱军之中,成为了饿兵的食物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”

    “杀!--杀!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自从火烧乌巢之后,曹军就掌握了主动权,萧逸奇兵偷袭黎阳城,一举截断了袁军的退路,战场局势更是急转直下,最近几天时间,曹操派出了大量游骑兵,紧盯着袁军大营的情况,如今机会出现了,奸雄岂会放过呢?

    趁你病,要你命,乃是兵家常理,得知袁军引发了营啸,几十万人马混乱不堪,对面的曹军开始行动了,各部人马开出壁垒,在中军帅旗的指挥下,整齐列阵,缓缓推进,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!

    为了振奋士气,曹操亲自披挂上阵,各部人马倾巢而出,全军分成了八队,从不同的方向,猛攻袁军大营壁垒,最后的大决战,终于要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