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0章 菩萨心肠,屠夫手段(上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建安四年-夏,五月二十七-大破之日,凶神当值,白虎势压青龙,煞气冲入名堂,大地惨遭涂炭,人间血流成河,乃是一年中最凶恶的日子……不过吗,福祸相依,阴阳相生,万般杀戮之中,蕴含一线生机!

    黎明时分-日出东方,光芒万丈,第一缕阳光射进了帐篷里,萧逸立刻苏醒过来了,从软榻上一跃而起,仅穿着一件单衣,走到了帐篷外面,舒展身体,活动筋骨,享受阳光的洗礼,驱赶心中的阴暗,以及战争带来的一腔戾气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侍从们迅速行动起来了,生火、烧水、做饭……一切有条不紊,片刻之后,两碗粟米粥、六个野鸡蛋、一块腌鹿肉……全都进了肚子,萧逸又回到寝帐中,在赵雨、稻香的服侍下,沐浴身体之后,换上了一套八卦道袍!

    在大帐的后面,有一处单独的空间,里面有一张楠木香案,摆放着金樽、铜炉、香烛……各种祭祀之物,上面供奉着一副老道士画像,苍髯皓首,目光慈祥,手持拂尘,侧背宝剑,犹如神仙下凡一般,正是萧逸的恩师-出尘子,两旁还挂着一副对联:

    上联:大仁大义,一气三清,拯救四方黎民百姓!

    下联:无畏无惧,降龙伏虎,修成万劫不灭金仙!

    横批:天不杀生!

    “恩师英灵不灭,俯视天下苍生,弟子出山以来,辅佐盖世英雄,扫平四方诸侯,两军阵上,十荡十决,斩蛟剑下,尸山血河……弟子未忘教导,征战以求太平,杀人只为救人,保存一念仁心,不做疯狂屠夫……”

    每当大战前后,萧逸都会设下祭台,三跪九叩,焚香上拜,一是祭祀老道师傅,感谢多年栽培之恩;二是时刻提醒自己,不要在无边杀戮之中,迷失了自己的本心,成为一个嗜血恶魔!

    要想平定九州,成为天下共主,必须明白一个道理,发动战争的目的,是为了早日结束战争,无情杀戮的手段,是为了拯救更多百姓,否则的话,就算百战百胜,杀人无数,也不过是白起、项羽之辈,只能称雄一时,最终悲惨收场!

    祭祀之后,萧逸回到了大帐,脱下了八卦道袍,换上了蚩尤鬼面盔、螭纹寒铁铠,手执斩蛟剑、腰胯贪狼刀,原本和蔼可亲的小道士,瞬间变成了杀气腾腾的大司马,一阴一阳,一善一恶,同生共存,皆为本心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”

    辰时三刻,天光大亮,萧逸坐骑骏马,肩架金雕,在一群将校的簇拥下,高举着‘金狼头大纛旗’,开始向乌巢进发了,前去处置俘虏问题,与此同时,号角连绵,刺破云霄,一道道的军令传出,各部人马闻风而动……

    玄甲铁骑全部出动,硬弓上弦,长刀出鞘,占领了黄河渡口,控制了所有船只,而且设立岗哨,四处巡逻,在乌巢泽的外围,形成了一道封锁线,方圆百里之内,严禁任何人进入!

    陌刀兵、陷阵营、丹阳兵、西凉兵、徐州兵、掘子军……各部集结之后,手持锋利兵刃,排成整齐军阵,纷纷进入乌巢泽中,总兵力超过了十二万,皆为军中精锐之师,足够威慑几十万俘虏,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来了……恐怕有大事发生呢?”

    “杀神出马了,那个是呀?……大纛旗下面,那个黑脸青年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乌巢泽中-数十万俘虏议论纷纷,人的名,树的影,现在的大汉一十三州,谁不知‘鬼面萧郎’的名字,这位杀神带兵前来,恐怕是来者不善呀?

    看到了萧逸的身影,俘虏们更加慌乱了,有人心惊胆战、浑身颤抖,都不敢抬头仰视了;有人目光转动,想要聚众闹事,可惜无法成功呀,一方面:周围万马千军,监视的密不透风,根本没有闹事的机会;另一方面:俘虏们就是想闹事,也是有心无力呢,因为饿得没力气了……

    曹军一直粮草不足,将士们尚且半饥半饱,那有多余的粮食,喂养几十万俘虏呢,自从关进了乌巢泽,每天两碗稀粥、几个野菜团子……勉强不饿死人而已,根本没力气做别的,如此一来呢,曹军节省了粮食,也免得俘虏们闹事,可谓是一举双全!

    乌巢一处高坡上,早就搭建好了‘点将台’,人马安排好之后,萧逸登上高台,居中而坐,众将们依次排列:大牛、典韦、高顺、张绣、于禁、宋宪、魏续、曹性……皆为军中悍将,也是心腹之人!

    此外,张郃、高览也在其中,他们是主动跟来的,一路上忐忑不安,数次想要开口求情,又怕冒犯了‘杀神’之威,引出更大的祸端来,他们已经商量好了,如果萧逸真的坑杀俘虏,他们就与旧部同生共死了!

    “来人呀……端上食物,分发众人,让他们吃饱喝足了,再听取命令不迟!”

    萧逸大手一挥,身后出现一支火头军,抬着成筐的大饼、馒头、米饭……还有喷香的肉汤,俗话说的好,吃饱了不想家,要想安抚俘虏之心,没有比食物更好的了!

    “呼噜!……呼噜!呼噜!”

    俘虏们饥饿久了,看到喷香的食物,那里还忍受的住呢,纷纷的围拢过来,吃的格外香甜,当然了,也有一些聪明人,在吃饭的时候,在暗暗的思考着……

    按照战场上惯例,让俘虏们饱餐一顿,只有两种可能:一是在放生之前呢,吃上一顿饱饭,也好有力气走回去;二是人头落地之前,吃上一顿断头饭,免的做了‘饿死鬼’,现在的情况来看吗,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吃饱之后,可能要小命不保了,俘虏们顿时惊慌起来,有的以手捂脸,哭泣不止,想念远方的亲人;也有性格凶悍之人,悄悄的捡起几块石头,准备拼个鱼死网破!

    天生万物,皆有求生之心,小鸡雏挨刀之前,还要扑腾几下翅膀呢,何况是大活人呢,几十万的青壮俘虏,如果齐心合力的话,就算冲不出包围圈,也能拼个血流成河,总比任人宰割强一些吧?

    “青、幽、冀、并四州的将士们,袁氏父子暴虐无道,穷兵黩武,如今战败逃亡,乃是咎由自取也,丞相大人顺应天心民意,不日出兵北伐,袁氏灭亡之日,已经为期不远矣!

    不过吗,四州生灵无罪,众多将士无辜,凡是归顺朝廷者,还请自行站出来,愿意从军入伍者,分发铠甲、兵刃,从此为国效力,厌恶征战沙场的,分发田地、耕牛、种子……从此耕种为生,安居乐业!”

    大司马有令:告知青、幽、冀、并四州将士……

    大司马有令:告知青、幽、冀、并四州将士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点将台上,萧逸开始训话了,他每说出一句,将士们就呐喊一句,声浪犹如惊雷一般,滚滚的传播开来,确保让每一名俘虏,全能听的清楚明白……

    “袁氏暴虐无道,涂炭四州生灵,早就该灭亡了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神威无敌,我等愿意跟随麾下,一直打到天涯海角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袁氏父子刻薄寡恩,早就丧失河北民心,听完萧逸的喊话之后,不少人都心动了,纷纷的跪倒在地,表示愿意归顺朝廷,投入大司马麾下!

    天下大乱之际,建功立业之时,不少的河北子弟,就是以萧郎为榜样,带着兵刃、马匹离开家乡,投入到军伍之中,想杀出一份荣华富贵,因此上,他们对萧逸格外崇拜,现在有机会投入麾下,自然是千肯万肯了!

    另外吗,俘虏中不乏孤身一人,无牵无挂的家伙,那里不能活命呢,河北苛捐杂税,多如牛毛一般,百姓们难以生存下去,还不如留在曹军治下,好好的耕耘土地,这边的日子好过多了……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自愿留下的人站出来了,黑压压的一望无际,起码有十几万人,如此众多的俘虏,交给谁来统领呢,若是安排不当,没准会出事端呢?

    “张郃、高览何在?……这些人就交给你们负责了,强壮者入伍为军-征战四方,瘦弱者落户为民-安居乐业,至于需要的军械、钱粮、耕牛、种子……自会有人送来的,一切都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以降将,领降兵,上下不疑,同心同德,这就是萧逸的气魄了,他要的不止是收编俘虏,更重要的是人心归顺!

    “多谢大司马信任,赋予如此重任,我们二人尽心竭力,不敢稍有懈怠,日后军旗所指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张郃、高览大喜过望,连忙上前接令,并以大礼参拜,原以来曹丞相胸襟广阔,能够包容九州天下,今日才知道,鬼面萧郎的胸襟气魄,有过之而无不及呀!

    二人本是河北名将,在袁军中素有威望,带领着十几万俘虏,很快的离开了乌巢泽,前往新的大营安置,留强去弱,整顿队伍,准备在未来的战事中,也好大显身手,建立一番功业呢!

    接下来,萧逸下达第二道命令:“凡是十八岁以下,四十岁以上,以及负伤残疾的俘虏,每人领取干粮一份,铜钱一串,返回河北家乡去,沿途不会受到阻拦!”

    狠辣如‘杀神’白起,坑杀四十万赵兵之时,还放走了二百四十名年幼者,留下了一线生机,现在萧逸格外开恩,释放一些老弱病残,自然没什么问题了,就连周围的将领们,也是频频的点头赞许……

    “大司马-仁德厚爱,天下无双!”

    “小的们-感恩戴德,永世不忘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袁绍穷兵黩武,强行征调河北民夫,军中不乏老弱之人,再加上负伤的士兵,二者相加也有十几万人,听到命令之后,纷纷的跪地磕头,感激的涕泪横流,而后领取干粮、铜钱,排着整齐的队伍,顺利的离开了乌巢泽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身体强壮、无伤无痛之人,想要趁机溜出去,对待这种奸诈之徒,自然不必客气了,陷阵营挨个审查俘虏,凡是有浑水摸鱼的,一刀斩杀,绝不留情!

    真心归顺的留下了,老弱病残者放走了,俘虏的数量下降了一半,接下来吗,萧逸手握宝剑,目光冰冷,就要大开杀戒了,要想成为天下共主,即有恕天下之德,也要有屠天下之狠,这样才能执掌天下,手握乾坤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