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7章 大战结束,恩怨皆消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河北健儿!--誓死不降!”

    “河北健儿!--誓死不降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常言道:‘困兽犹斗,不可小觑’,袁军数十万将士,被围困在了黄河南岸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内无粮草,外无救援,如此绝境之中,大部分人弃甲投刀,成为了曹军的俘虏,也有一小部分人,负隅顽抗,垂死挣扎,上演了极为悲壮的一幕!

    袁家父子逃走之时,沮授、张郃、高览几人负责断后,他们凭着自己的威望,硬是聚集起一些人马,退入一处河湾之中,利用三面环水的地形,结成阵势,拼死力战,渴了饮浑浊的河水,饿了就以河蚌充饥,生吞活剥,如同野兽,就是不肯出来投降!

    面对如此顽强的敌人,曹军即是痛恨,又很钦佩,为了减轻人马死伤,只好重重合围,缓缓逼近,压缩对方的活动空间,同时派出小股骑兵,日夜不停的发起冲击,以此消耗袁军的体力,等到时机成熟了,再发起致命一击!

    沮授、张郃、高览不愧是忠义之士,纵然深陷重围,也丝毫没有怯懦,他们数次组织人马,向外发起了突围,可是曹军重重围困,犹如铜墙铁壁一般,突围均告失败了!

    接下来,袁军依旧不死心,他们砍伐河边树木,想要用木筏渡河,结果萧逸早有准备,玄甲军列阵北岸,万箭齐发之下,一个活口也没留下,白白的喂了鱼虾!

    人力有时而穷,就是再坚强的战士,也无法在粮尽援绝、军械短缺的情况下,一直的浴血奋战下去,三天之后-正午时分,一面白色的旗帜举起,残存的袁军终于投降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数日血战,抗拒大军,皆是我们二人之罪,情愿死于刀斧之下,还望丞相大人开恩,宽恕剩下的将士们吧--呜呜!”

    出来投降的首领,正是张郃、高览,二人神色憔悴,伤痕累累,甲胄残破,宝剑折断,走出包围圈之后,跪倒在曹军大旗下,情愿用自己的性命,换取部下们一条生路!

    张郃、高览弓马娴熟,骁勇善战,位列‘河北四大名将’之中,自从官渡大战以来,他们一直是袁军的先锋官,凡是硬仗、恶仗、险仗,总能见到他们的身影,冲锋在前,撤退在后,战术上也颇有造诣,杀伤了大量的敌军,提起二人的名字来,曹军上下咬牙切齿呢!

    二人穷途末路之下,前来跪地请降了,岂能轻易的放过呢,曹军将校纷纷建议,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,把二人千刀万剐,再用他们的人头,祭祀战死的将士们,不过吗,这个建议没有成功,因为有一个人反对--曹操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二位将军勇武过人,尽忠尽责,乃是当世之良将,老夫心中敬仰已久,岂会随意加害呢,日后忠心侍奉,必然荣华富贵-平步青云!”

    曹操亲自上前搀扶,又让人取来金甲、锦袍,赐予了张郃、高览二人,而且当场下令,让他们官升一级,依旧留在军中,执掌兵马重任,如此一番恩赐拉拢,二将感激涕零,发誓以死相报!

    对于投降的敌将,没有千刀万剐,反而赐予高官厚禄,这就是奸雄的手段了,在曹操的认识中,张郃、高就像两把锋利的刀子,他们冲锋陷阵,杀伤了不少曹军将士,不过是尽了刀子的责任,本身没有任何过错,犯错的是用刀之人--袁绍!

    现在袁绍战败了,二将前来投降,等于刀子落入曹操手中,作为一个明白人,绝不会销毁缴获的武器,相反的,还要用心保养,打磨的更加锋利,用来冲锋陷阵,斩杀敌人!

    最后一股袁军也投降了,可是缺少一个人-沮授,对此曹操很是关心,希望再收服一位谋士,那就是皆大欢喜了,可是降兵们眼含热泪,个个沉默不语,无奈之下,曹操派出了大队骑兵,在战场上反复搜寻,终于在黄河岸边上,找到了沮授的--尸体!

    一身青衫,一柄断剑,伏尸一人,血流五步……沮授自刎身亡了,就在黄河岸边,面对着邺城方向,死的极为安详,河滩上有两句遗言:男儿一腔忠义血,死后方敢对青天!

    “河北义士何其多也,可惜袁本初不能用之,田丰如此,沮授也如此,若有一人重用,施展胸中韬略,官渡之战的结局,恐怕就要改写了,如此人才:可惜!可叹!”

    看到沮授的遗言,曹操叹息良久,上前躬身行了一礼,让人准备上好的棺椁,以士大夫的礼节,安葬在黄河南岸边,并且立庙祭祀,与北岸的田丰墓--遥相呼应,共写忠义,河北栋梁,双双折断!

    凭心而论,田丰、沮授的身亡,固然是没遇到一位好主公,良策不听,忠言不纳,最终是全军覆灭,连累了两位当世奇才!

    不过吗,这也与田丰、沮授的性格、眼光有关,如果他们选择一位明主,比如曹操、孙策、刘备……绝对会大展身手,成为一代贤臣明相,留美名于青史之上!

    退一步说,如果二人性格柔和一些,方法巧妙一些,袁绍也许会听从的,不至于让一群卑鄙小人,影响到了军国大事,最终导致河北集团消亡!

    大争之世,在于人才,不但明君择臣,贤臣亦要择君,能否配合默契,共成大事,一是赌运气,二是看眼光!

    至此,官渡大战终于结束了,袁绍、曹操两位最强诸侯,投入了几十万兵马,动员上百万的民夫,耗费了无数的军饷、粮草、军械,倾尽心血,惊天豪赌,历时了八个月之久,血战连绵不绝,死伤不计其数,最终的结果:曹操运用谋略,以弱胜强,打败了人生宿敌,奠定了王霸基业!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几天,曹军人马全线出击,一举攻破了袁军大营,斩首八万有余,逼进黄河-淹溺而死十余万,死尸堆积,拥堵河道,黄河水为之不流,真是惨不忍睹呀,俘虏更是不计其数,漫山遍野,皆为降兵---河北之精兵强将,大半殁于此战了!

    至于逃跑的袁绍吗,犹如没了爪牙的狮子,已经不足为虑了,河北的谋士、勇将、精兵……几乎丧失殆尽了,没有了这些人,四州之地就守不住了,不出三年时间,袁氏一族必亡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夏季天气炎热,容易爆发瘟疫,如何处置如山的尸体,就成了一个大问题,有人建议:‘全部扔进黄河里面,喂了鱼虾鳖蟹,即干净,又省力,可谓是一举两得!’

    也有人建议:尸体也是资源,不该白白的浪费,不如相仿大司马的习惯,就在黄河南岸边,修筑一座巨型‘京观’,即证明了丞相大人的军威,又能恐吓河北人心,让他们再不敢反抗了,这才是最好办法呢!

    两个办法,各有千秋,一个省心省力,避免瘟疫,一个耀武扬威,恐吓敌心,为此事,曹军将校分成了两大派,吵吵闹闹,辩论不休,还没讨论出结果呢,谋士郭嘉说话了:“两个办法奇烂无比,一个也不能使用!”

    “萧郎嗜杀成性,喜欢以尸骨筑造‘京观’,不过吗,萧逸所屠皆为异族,雁门屠匈奴、陇右屠氏人、敦煌屠胡羯……手段凶狠,铁血无情,大振汉家雄风,威慑四方蛮夷,日后青史之上:必然是誉满千秋,也会谤满千秋!

    今日之事不同了,战死的袁军将士,也是汉家血脉,战场上互相残杀,已经愧对祖先了,用他们的尸骨修筑‘京观’,或者扔进黄河里喂鱼虾,绝非正人君子所为呀,天下有识之士,也会深深唾弃!

    再说了,这些阵亡将士的亲人,皆在河北四州居住,今日虐待尸体,结下血海深仇,明日大军北伐,必然步步为艰,遍地皆是敌人,丞相一统中原的大业,恐怕会平添不少阻力!”

    郭嘉高谈雄辨,讲述了不能‘虐尸’的原因,以及引发的严重后果,至于萧逸的凶悍作风吗,天下仅此一人,永远无法效仿!

    “奉孝言之有理,老夫身为大汉丞相,自当施以仁政,岂能虐待尸骨,失了天下人心,战事已经结束,以往恩怨皆消吧!”

    曹操一向从善如流,当即传下军令,选择一处风水宝地,小心安葬尸骨,再修建一座神庙,请来道士、巫师,用最隆重的法事,超度战死的英灵,让他们魂归故乡,享受家人祭祀吧!

    至于几十万俘虏吗,暂且押送到了乌巢,那里四面沼泽,只有一条小通道,整个一个天然监狱,关押俘虏再好不过了,再让夏侯惇、夏侯渊统领五万人马,驻守在出口处,也就万无一失了!

    一切安排就绪之后,曹军擂起战鼓,高唱凯歌,全军列队回营,热烈庆祝大胜,与此同时,曹操传下一道命令:让萧逸火速过河,前来中军帐商议大事,万万不得有误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