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0章 万里江山,有我一份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雄鸡一唱,东方破晓,日出汤谷,光芒万丈,天光大亮之后,黎阳城慢慢的平静下来了,烈焰熄灭,浓烟消散,金鼓不鸣,喊杀停歇,一切仿佛恢复了原样,只有城头飘扬的‘萧’字大旗,明白的告诉所有人,这座黄河北岸的重镇,一夜之间易主了!

    此一役,玄甲军千里奔袭,深入敌后,在梁氏商队的帮助下,里应外合,一举破城,斩首一万七千人,生擒二万五千人,余着四散奔逃了,占领了重镇黎阳城,就截断了袁绍大军的退路,真可谓大获全胜,最为重要的是:城内的粮草保住了!

    “哒!-哒!-哒!”

    战事结束之后,萧逸领着一队亲兵,前往城北查看粮草,那是全军的命脉,一点不敢大意了,府库重地,防御森严,周围是高高的围墙,中间一条两丈宽的甬道,青砖铺设的地面上,尸体堆积,惨不忍睹,显然是一番激战之后,这才夺取下来的!

    让人惊讶的是,守军激烈的抵抗过了,里面的粮库却没有事,黎阳城内狼烟遍地,这里一个火星也没有,按照道理来说,守军可以放一把大火,不留下一粒粮食、一根牧草……

    答案就在甬道尽头,也是最后一道防线上,一具尸体斜靠在大门上,挡住了前进的道路,按理说,玄甲军骁勇善战,就是刀山火海,也会一往无前的,可是面对着这具尸体,众人不禁停下了脚步,甚至产生了敬畏之心!

    “赤胆忠心,天下无双,古今完人,莫过于此,请受我等虔诚一拜!”

    就在甬道尽头,萧逸领着一众将士们,单膝下跪行礼,眼中饱含热泪,这具屹立不倒的尸体,正是昔日的好友、现在的生死大敌,河北第一智囊--田丰!

    田丰身穿白衣,手持着一柄断剑,倚靠在大门上,身上插着十几支箭羽,鲜血流淌遍地,已经身亡多时了,一双眼睛微微睁开着,露出了焦急、愤怒、哀伤、无奈……各种情绪,综合起来一句话:‘我已经尽力了!’

    面对必败的局势,田丰没有畏惧,他手持宝剑,奋勇拼杀,坚持到了最后一刻,也尽到了人臣的责任:‘宁可战死,决不投降’,在尸体的后面,就是黎阳粮库了,里面粮草堆积如山,保存的非常完好!

    有人不禁疑惑了,田丰血战到底,选择做一名死忠之臣,为何在最后关头,没有放上一把大火,烧毁府库里的粮草,反而留给了敌人呢,这似乎有资敌的嫌疑,忠臣只做了一半吗?

    反过来,他不愿放火烧粮草,白白的留给了敌人,就应该弃刃投降,交出府库的钥匙,凭着他的地位、名气、才能,以及跟萧逸的私人关系,可保荣华富贵,平步青云,可是他却死战到底了,即没有投降,也没有逃跑呢?

    两种不同的选择,他都没有走到尽头,即没有投降,也没有烧粮草,二者严重冲突对立,让人很是疑惑,难道说,最后的时刻中,‘河北第一智囊’失心疯了吗?

    别人不理解情况,萧逸却是心知肚明,田丰没有得失心疯,相反的,他在最后时刻很清醒,做出的选择呢,看似互相矛盾,实则用心良苦呀!

    不投降,不逃跑,以文弱之躯,手持宝剑,血战到底,甚至用自己的尸体,阻挡敌人的步伐,田丰用一腔热血,报答了主公袁绍,做到了人臣的及至,至于留下了粮草吗,那是为了黎阳百姓呀!

    试想一下,如果田丰放一把火,烧光府库里的粮食,数万玄甲军进城之后,就会无粮可用了,萧逸身为统帅,为了天下大势考虑,绝不会放弃黎阳城,也不会让士兵饿肚子,剩下的办法只有一个--‘杀民养兵!’

    黎阳城有四、五万百姓,为了让士兵们有饭吃,萧逸唯一的办法,就是抢夺百姓的口粮了,此法虽然狠毒无情,可是为了战略大局,也只能忍痛为之了,一城的百姓哭泣,好过天下百姓哭泣,所以说,田丰一旦烧毁粮草,倒霉的只能是城内百姓!

    因此上,最后的生死关头,田丰宁可战死沙场,也没有放火烧粮,就是希望敌人有粮可用,不要骚扰无辜百姓了,临死之前,心怀苍生,这样的良苦用心,怎能不让人钦佩呢?

    因此上,萧逸才会带领将士们,行大礼参拜一具尸体,在高尚的人格面前,固然他是一位敌人,也值得尊敬的,要知道,‘鬼面萧郎’心高气傲,除了自家岳父大人,就是在当今皇帝面前,也没弯曲过膝盖呀!

    “用上等的棺椁,入殓元皓先生,不要陪葬金银俗物,放一些竹简就好了,在城外选一处高岗,让他入土为安吧,再修建一座祭祀神庙,希望元皓英灵不灭,护佑一方百姓平安!”

    萧逸迈步上前,拔出了尸体上的箭支,又解下了自己的大氅,覆盖在田丰身上,最后用手轻轻一抹,闭上了那双哀伤的眼睛--“河北袁氏灭亡,并非君之过矣!”

    一代忠心谋士,陨落沙场之上,河北栋梁折断,再也无力回天了!

    接下来,萧逸领人清查府库,结果是颇为满意,共有粟米二十万担、豆饼十余万斛、牧草一千多堆……大都是袁熙截流下的,盔甲、兵刃、器械更是不计其数,维持玄甲铁骑的日常消耗,绝对是绰绰有余了!

    萧逸当即下令:先拨出五万担粮食,分发给黎阳百姓,感谢他们相助之情,也算补偿一下战争伤害,百姓们分到了粮食,无不欢欣雀跃,称颂大司马的仁德,捎带唾骂袁氏暴政,人心尽皆归顺了!

    接下来,留下一万人马在城内,萧逸亲提两万大军,在黄河渡口扎下大营,监视对面的动静,截断了袁军的退路,战事发展到这一步,谁也无法逆天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一向安好,真是想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贤弟平安康健,我也想你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凉风阵阵,心旷神怡,黄河岸边一处高坡上,萧逸、梁小鱼相对而坐,共叙朋友之情谊,亲兵们都在百步之外,谁也不敢打扰二人,唯一能够靠过来的,只有‘白菜大爷’了,它也是小道观的一员呢!

    天下第一名将、与天下第一阔少聚会,理应是美味佳肴、山珍海味才对,事实正好相反,除了一大坛子美酒,其他什么也没有,简直可怜到了极点!

    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以前在卧虎山上,他们经常一起喝穷酒,早就已经习惯了,梁小鱼什么也没说,主动在周围捡拾干柴,升起了一堆篝火,至于下酒菜吗,就交给老大负责了,这是一个能‘无中生有’的男人!

    “嗷!……嗷!”

    一个慵懒的男人,是不用自己觅食的,只见萧逸扬起头来,发出了一声长啸,惊动四野,直冲云霄,片刻之后,一道金色身影出现了,从云霄中俯冲而下,原来是一只巨型金雕!

    两年时间过去,‘元宝’完全长大了,体重有六七十斤,双翅展开一丈二尺,一身翎羽赤黄如金,铁爪钢喙,锋利无比,双翅摇动,直冲云霄,性格更是凶悍无比,每日以野兽为食物,就是搏击猛虎恶狼,也丝毫不落下风呢!

    作为一名成年金雕,必须要自食其力,奋发向上,争取有所作为,早日娶妻生子了,因此上,萧逸给它安排了两样工作:

    其一,利用自身优势,盘旋在半空中,侦查敌方情况,及时的汇报上来,玄甲军千里奔袭,深入敌后,能够躲避开敌军兵马,‘元宝’居功至伟,相当于一双千里眼呢!

    其二,就是外出捕猎的时候,自己吃饱喝足之后,也给萧逸带一份回来,金雕的胃口很刁,能让它看中的猎物,必然是鲜美异常的,好吃的没话说呢!

    “嗷!--嗷!”

    ‘元宝’很是聪明,看到升起的篝火,就知道要开饭了,发出几声啼鸣之后,开始在黄河上盘旋,寻找着满意的猎物,片刻之后,身体直线俯冲而下,在水面上轻轻一划,再次飞起来之时,利爪中多了一条大鲤鱼……

    “嗖!--啪嗒!”

    ‘元宝’飞速滑翔过来,把猎物扔在了高岗上,是一条黄河大鲤鱼,黑背金鳞、大头长须,起码十五六斤重,落地之后,还在不停的蹦跳,试图重新返回水中……

    哈哈!-元宝好样的,明年给你娶个媳妇--嗷!“

    许下一个小承诺之后,萧逸拔出一柄小刀,开始划鳞、开膛、扣腮……把大鲤鱼收拾干净后,用一根木棍穿起来,放在篝火上烧烤,这就是他们的下酒菜了!

    “老大坐骑骏马,肩架金雕,纵横天下,所向无敌,数年之间,战功显赫无比,已成天下第一名将,真是让人羡慕呀!”

    “贤弟带领商队,行走四方,奇珍异宝,聚散如沙,数年之间,赚取了无数钱财,号称天下第一阔少,同样是可喜可贺呀!“

    “呵呵!-今日拥有亿万钱财,却换不回以前的快乐了,金银如山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又有何用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!-天下兴亡,与我何干,做一个小道士多好呀,笑傲山野,无忧无虑,可惜没机会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烤鱼已熟,香气四溢,二人相对而坐,品尝美酒,撕取鱼肉,谈论起以往之事,时而仰天大笑,时而唏嘘不已,高处不胜寒的感觉,只有自己心中知道呀!

    “去年秋天,我回了一趟卧虎山,小道观完好无损的,与当初一模一样,又在祭祀了一下仙师,祈求仙师在天之灵,护佑我们平安无事!

    卧虎亭也在修复中了,就按照以前的样子,等那些孤儿长大之后,就送他们回去居住,安居乐业,娶妻生子……这几年天灾不断、战乱频繁,幽州民生艰苦呀,多少的繁华村镇,都化成了一片废墟……”

    酒到半酣之时,梁小鱼话锋一转,提到了卧虎亭往事,而且言语之中,似乎大有深意,别看他是个商人,也有一片仁慈之心,如果人都死光了,留下钱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萧逸聪慧过人,立刻听出来了,这是借老道师傅的名义,在劝诫自己少杀人呢,如今的黄河南岸,包围着三十万袁军,以及双倍数量的辅兵、杂役、民夫,总人数超过了一百万!

    换而言之,河北四州的人口精华,都在包围圈中了,只要萧逸狠狠心,这些人一个也活不成,不知留下多少孤儿寡妇,三、四十年之内,河北休想恢复元气!

    “今日之战,罪在袁氏一族,与河北百姓无关,我会劝谏丞相大人,战后高抬贵手,给河北留下一些元气!”

    萧逸前世是帝都人,后世穿越到渔阳郡,从根本上来说,也是一位幽州子弟呢,对于自己的家乡人,自然有一定的感情了!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小弟代河北万千生灵,谢过萧郎的大恩大德,不过吗,就怕曹丞相不肯答应呀!”梁小雨站起身来,恭敬的行了一礼,可是面容之上,依旧有几分担心,坑杀降俘,自古有之呀?

    “贤弟放心吧,手下留情的事情,丞相不答应也得答应,别忘记了,苍穹之下,万里江山,也有我的一份呢!”

    萧逸手握宝剑,目视黄河,浑身散发出了一股气势,气吞山河,直冲霄汉,男儿若不守护家乡,空留八尺之躯何用?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