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9章 白面书生,一腔热血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刷!-刷!-刷!”

    三更时分,万福楼的最高处,突然挂出了三盏彩灯,大如金斗,光芒橘红,深夜之中,极为醒目,紧接着,黎阳城内十几个地方,同时的窜起了火苗,一时间,火蛇飞舞,蔓延四方,浓烟滚滚,直冲云霄,阵阵喊杀之声,也随之响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原来梁小鱼进城之后,一方面耗费巨资,结交文武官员,侦查袁军的布防情况,再把消息传递给了萧逸;另一方面,以商队做为掩护,四处安插人手,收买敢死之士,准备里应外合,一举拿下黎阳城!

    按照约定好的,今夜三更时分,楼上挂出三盏彩灯,看到信号之后,商队伙计们一起行动,四处放火,鼓吹呐喊,以此扰乱守军人心,与此同时,黎阳城东门附近,展开了一场激烈厮杀,数百士兵临阵倒戈,正在争夺城门呢!

    财阀家族,必有底蕴,这些年以来,梁家除了四处行商,赚取了无数金银珠宝,也在暗中培植势力,从宗族子弟中选取俊杰,聘请名师教导之后,或是进入官场,或是从军入伍,渗透进河北各地,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络,也是梁氏家族的保护伞!

    俗话说:有钱好办事,以家族为大靠山,用钱财疏通关系,梁氏子弟的仕途之路,可谓是一帆风顺呀,多年培养之下,文官出了十几位郡守、县令,军队也有一些将军、校尉,都是手握实权的人物,比如黎阳城驻军之中:梁威、梁猛两位统兵校尉,就是梁家的嫡系子弟!

    秦汉时期,民智未开,人们思想狭隘,只有家,没有国,一切以宗族利益为主,家规凌驾在律法之上,家主比官员更有权威,因此上,梁小鱼一声令下,宗族子弟必须听命,就是造反也不会犹豫,绝对的赴汤蹈火,一往无前!

    “杀!--杀散守军,夺取城门,放下吊桥,接应大军进城呀!”

    黎阳城-东门附近,梁威、梁猛带领数百士兵,正在拼命的厮杀着,试图夺取下城门,他们驻扎黎阳数月之久,对于地形十分熟悉,再加上守军没有准备,不是砍翻在地,就是惊慌逃窜,因此上,兵变进展十分顺利,很快的就占领了东城门!

    虽说夺下了城门,梁家兄弟还是心中没底,站在城楼上观看,外面是漆黑一片,既没火光,也没动静,根本没有兵马的影子呀,要是城门打开之后,大队人马没有出现,那可就麻烦大了,城内守军得知消息了,必然会前来围剿的,这几百人就死无葬身之地了!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滴!--顾不上许多了,少家主的命令,绝不会有错的,立刻打开城门,点燃三堆篝火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有进无退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,梁家兄弟指挥士兵,卸下了横梁,用力推开城门,又转动着铁索绞盘,放下了护城河的吊桥,最后在城楼上面,点燃了三堆篝火,这是夺门成功的信号!

    “吼!-吼!-吼!”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三堆篝火升起,城外顿时就有动静了,先是一阵低沉的吼声,紧接着,从漆黑的夜幕之中,冲出了无数玄甲铁骑,他们高举火把,手持兵刃,犹如大海潮水一般,迅速的涌进了城门……

    原来天黑之后,玄甲军就离开了王屋山,一人三马轮番骑乘,不声不响,紧急行军,终于在午夜时分,赶到了黎阳城外,而后全军隐蔽起来了,人不喊叫,马不嘶鸣,一点响动也没发出,耐心的等待进城信号!

    三更时分,听到城内大乱了,又看到三堆篝火,萧逸这才下令:按照计划,分头行事,一路占领渡口,一路伏击援兵,自己亲领一万人马,杀进了黎阳城内……

    “杀呀!--生擒袁熙,千刀万锅!”

    “冲呀!--杀尽袁兵,救国救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玄甲军进城之后,立刻分成了数队,一面控制城门,攻打各处军营,冲击太守府邸,想要擒贼先擒王;另一方面,大声呐喊,制造声势,动摇守军的人心,局势越是混乱,对于他们越有利呢!

    黎阳城内有两万袁军,人数绝对的有优势,不过吗,袁军纪律松弛,平时吃喝玩乐,掠夺百姓财物,根本没想过打仗,还在营中呼呼大睡呢,顿时打了个措手不及,面对玄甲军的铁骑弯刀,袁军死伤无数,四散奔逃,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呢!

    另外吗,自从驻扎黎阳城,袁军残暴虐民,不得人心,百姓们积蓄的怨气,这时候也爆发出来了,看到玄甲军杀进城中,百姓们纷纷行动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胆子大一些的,手持棍棒、绳索、菜刀,三五成群,躲在暗处,专门收拾袁军散兵,看到一个,弄死一个,为枉死的亲人报仇雪恨!

    胆子小一点的,也会趴在墙头上,帮着摇旗呐喊,制造声势,再扔出几根火把来,或者为玄甲军指引道路,提供帮助!

    人心如此,胜负已定,玄甲军越战越勇,四处追杀袁兵,百姓们摇旗呐喊,紧密配合行动,一时间,黎阳城火光四起,杀声震天,守军全线崩溃下去,各处要害相继失守,再也无力回天了!

    再说萧逸本人,带领着一队亲兵,奋勇向前,大砍大杀,犹如虎入羊群一般,杀的尸横遍地,血流成河,而后调转马头,直奔城北而去,那里有自己要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黎阳城火光四起,唯独城北之地,一个火星子也没有,因为这里是府库,囤积着大量的粮草,早在入城之前,萧逸就传令各部,谁敢焚烧粮草-杀无赦,梁小鱼安排内应时,也避开了城北位置,就是怕烧到了粮草呢!

    玄甲军-千里奔袭,深入敌后,沿途没有任何补给,将士们携带的干粮,只能坚持五天时间,因此上,必须夺取袁军的粮草,全军才能继续作战,否则的话,就算拿下了黎阳城,也难以坚守下去!

    当然了,还有另一种办法,可以获得粮草补给,可是过于狠毒了,不到万不得已,萧逸不会使用的,现在敌军溃败,黎阳已破,唯一让人担心的,就是袁军逃跑之时,放火焚烧粮草,那可就麻烦大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了!--玄甲军进城了,杀神爷爷也来了,大家快点逃命呀!”

    “一群混账东西们,出什么大事了,城内是何人作乱呀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太守府-后宅中,袁熙酒足饭饱之后,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呢,听到了喊杀声,顿时惊醒过来了,连忙跑到外面观看,然后就惊呆住了……

    放眼望去,城内火光四起,浓烟滚滚,照亮了半边天际,太守府也是一片大乱,官员、护卫、丫鬟……东奔西走,狂呼乱叫,不少人在梦中惊醒,还都光着身子呢,一点脸面也不要了,只顾的夺路逃命……

    “玄甲军杀进城来了,城内驻军死伤惨重,还请二公子带领人马,火速前去迎敌吧!”

    几名忠心的官员跑来,详细的禀告情况,希望这位二公子争口气,带领着数万将士,再把敌人赶出去,也好守住黎阳城!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鬼面萧郎来了,快快准备马匹,本公子出城求援去,你们暂且抵挡一阵子!”

    袁熙凶残暴虐,只是对普通百姓罢了,让他披挂上阵杀敌,就变成了胆小的兔子,尤其听到‘鬼面萧郎’四个字,简直吓得魂飞魄散了,一点抵抗的意思也没有,直接选择了逃跑,离杀神越远越好呢!

    “驾!--驾!”

    大难临头,保命为先,金银珠宝、娇妻美妾全都不要了,袁熙身披单衣,骑着快马,在一群亲兵的保护下,趁乱从西门出城,直接逃之夭夭了,放弃了一片混乱的黎阳城……

    “二公子逃跑了!……黎阳城守不住了,咱们也速速逃命去吧!”

    “爹死娘嫁人,各人顾各人,撒丫子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袁军本就处于劣势,袁熙又逃跑了,群龙无首之下,形势更加不堪了,官兵们不再反抗了,或是丢弃刀枪,跪地投降,或是趁着混乱,逃出城外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城外也展开了激战,看到黎阳城起火,大伾山、浮灵山的两支袁军,火速前来支援,结果半路中埋伏,小斌、曹性带领着玄甲铁骑,横冲直撞,铁蹄践踏,杀的袁军溃不成军,很快就四散奔逃了!

    黄河渡口也是一样,守军一点准备也没有,让玄甲军一阵大砍大杀,不是做了‘无头鬼’,就是逼进了黄河中,成为了‘淹死鬼’,十几座浮桥全部烧毁,船只、木筏也被夺取了,袁绍几十万人马的退路,这次彻底的截断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谁也不准逃跑,各军速速整队,与我死守城池,击退进城之敌--杀呀!”

    府库门前,田丰身披白衣,手持宝剑,正在聚集败兵,试图挽回局势,不过吗,军心已经大乱,谁也不听号令,只是一味的逃跑罢了!

    原来袁熙不肯发粮草,为了前线的大军安危,田丰只好铤而走险了,深夜进入府库中,盘点好存粮数量,准备明天一早,就假传一道命令,亲自押送一批粮草过河,以解大军燃眉之急,至于会有什么后果,他已经无所谓了!

    可是三更时分,城内突然起火,紧接着,玄甲军冲入了城内,迅速占领了各处要害,田丰有心杀敌,可惜没有兵权,只好聚集了一些仆人、库丁,死守在粮草库门前,阻挡着敌军的推进速度……

    “敌军凶猛,难以抵挡,大人速速逃命吧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呀!”

    “粮草库守不住了,干脆放一把大火,烧个干干净净,以免落入敌人手中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双方刚刚一接触,库丁、仆人就死伤过半了,他们本就战力低下,如何抵挡玄甲铁骑呢,剩下的人围拢过来,苦劝田丰逃出城去,至于府库中的粮食,烧光了也不留给敌人!

    “呵呵!-有心杀敌,无力回天,事已到此,你们逃生去吧,剩下的事情,有我一人足矣!”

    田丰苦笑了几声,无奈的挥挥手,黎阳城失陷了,大军后路断绝,河北几十万人马,皆成了瓮中之鳖,恐怕难以逃脱了!

    至于主公袁绍吗,就算是侥幸不死,失去了几十万人马,实力也是一蹶不振,不出三年五载,袁氏一族必亡,自己就算逃出去了,早晚也是曹军的俘虏,既然如此,何必又多此一举呢?

    “大人多多保重,小的们还有妻儿,真心死不起呀!”

    库丁、奴仆们听到命令后,顿时做了鸟兽散,在他们看来,田丰准备焚烧粮草,尽最后一点力量吧!

    “有心匡辅社稷,留名青史之上,奈何命运如此,空成他人笑谈,苍天呀!……田元皓不是一位能臣,却是一位赤胆忠臣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田丰手持宝剑,在一阵疯狂大笑中,冲向了厮杀战场,身为白面书生,也有一腔热血,能够战死沙场,也算求仁得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