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7章 袁氏逆子,自毁基业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黎阳城-东依大伾山,西偎浮灵山,南临黄河,北通邺城,依山傍水,地势险峻,自古就是兵家重地,殷商末年时期,纣王就是在黎阳设下大营,囤积粮草,聚集军队,讨伐东夷部落的,结果国力消耗严重,这才让周人趁虚而入,夺走了江山社稷,留下了千古遗恨!

    汉光武帝-建武七年,正式设置黎阳郡,归属于冀州治下,成为北方重镇之一,建武十三年,为了控制河北之地,威慑地方豪强势力,朝廷拨下无数钱粮,征集了大量民夫,历时数年之久,重新修筑了黎阳城!

    新建成的黎阳城,周围一十二里,城高两丈四尺,厚一丈八尺,可以并行两辆马车,地基是巨石铺设、白灰灌浆,主墙体用桐油、铁砂、黄土、河沙……混合夯筑而成,耐磨防水,坚固异常,能够禁受铁锤百击,而墙体破损甚微,堪称是铜墙铁壁一般!

    此外,城墙上设有十二座箭楼,居高临下,易守难攻,四角修筑了卫城,与主城互相呼应、紧密配合,又引来黄河之水,环绕在城墙四周,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,并在四座城门外面,搭建石桥,修筑码头,通过河道运输物资,船只往来,十分便利!

    正是因为黎阳城-坚不可摧,交通便利,袁军大举南下之时,才以此地为大本营,调集粮草,供应军需,又派五万重兵驻守,确保后方万无一失……不过吗,袁绍似乎忘了一句话:‘没有不破的城池,只有不败的统帅!’

    城池再坚固,军队再众多,也需要一名好的统帅,才能发挥出威力,黎阳城几乎是完美的,唯一的缺陷就是:没有一名好的统帅,更加准确的说,它的统帅简直糟糕透了!

    袁绍挥师渡河之后,让次子-袁熙坐镇黎阳城,供应大军粮草,确保后路安全,这位袁二公子上任之后,搜刮钱财,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黎阳百姓如坠地狱一般,死走逃亡不计其数!

    凭心而论,袁家三位公子里面,袁熙足智多谋,文武双全,能力上最为出色了,虽没有三弟袁尚受宠,可是给他足够的时间,建立功勋,培植党羽,未尝不能夺取储位,成为袁氏下一代家主!

    很可惜呀,万丈雄心,大好前途,在白虎涧一役彻底毁灭了,萧逸射出的一支狼牙箭,废掉了袁熙的男儿身,也毁灭了他的一切梦想,悲剧发生之后,为了家族的脸面,大将军-袁绍杀掉了治伤的郎中,严禁谈论此事,试图遮掩过去,不过吗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河北四州人人皆知,袁二公子成了无根之人!

    常言道:‘身若废,心必残’,自从成为了废人,袁熙的性情大变,温文尔雅的佳公子不见了,相反的,人性阴暗的一面爆发了,自私、贪婪、狠毒、刻薄、嫉妒……可谓是五毒俱全,生活中两大体现:其一,贪恋女色,暴虐无比;其二,搜刮钱财,不择手段!

    有人疑问了,袁二公子是个废人了,如何贪恋女色呢?……这也不难理解的,人性本就如此,越是缺失了什么,就越疯狂追求什么,袁熙的身体残废了,心中****反而更强烈了,为了体现出男儿风范,四处搜罗美女,强行收入府中,竟然多达数百人呢!

    这些女人的下场,也就可想而知了,袁熙不能行人道,就用别的办法发泄了,皮鞭、蜡烛、棍棒、绳索、烙铁……花样繁多,手段毒辣,只有在女人的惨叫声中,他才能得到一点满足感!

    因为手段毒辣,屡屡折磨至死,袁府后门总是扔出死尸,最多一天扔出了六具,邺城人提起袁二公子,如闻地狱恶鬼一般,无不望风而逃!

    也有一些忠义官员,上报到大将军府,希望袁绍管教一下儿子,以免的民怨沸腾,动摇了统治根基,很可惜,袁绍一直心怀愧疚,不是自己胡乱指挥,次子不会成为俘虏的,更不会变成一个废人!

    因此上,袁绍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只是责怪了几句,没有过多的约束,如此一来,袁熙更加有恃无恐了,抱着‘天地俱焚’的心态,疯狂的虐待他人,也越来越变态了!

    自从来到黎阳之后,袁熙更是变本加厉,每日带兵横行街市,遇到年轻貌美的女子,就抢回府邸之中,百般折磨,****虐待,短短几个月时间,害死了数百无辜女子,百姓们敢怒不敢言,背后称他为--‘无根**,袁氏逆子!’

    正所谓‘上行下效’,袁熙荒淫暴虐,手下官兵纷纷效仿,每日里游荡街市,强抢财物,掠夺女人,带回军营中享乐,至于城防事务吗,统统的抛之脑后了,袁军如此扰民,黎阳百姓苦不堪言,民愤也越来越大,犹如江河之水,早晚会一发不可收拾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啪!-啪!……救命呀!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黎阳城-太守府,一阵女子的尖叫声,从后宅传了出来,杜鹃啼血,惨烈无比,不用说也知道,袁二公子找到了新宠,正在百般的‘疼爱’呢,这种事已经屡见不鲜了!

    “哎!-哎!……真可怜呀,多好的女子!”

    听到女子的惨叫声,侍从们也露出不忍之色,天下大乱之际,欺男霸女的很多,可是如此暴虐之人,却是闻所未闻呀,已经违背人伦底线了,袁家有子如此,人心丧失殆尽了!

    “二公子何在?……大将军再来急令,军中粮草即将耗尽,调拨五万担粮食,火速送到黄河南岸……呼!呼!”

    一阵焦急的脚步声中,府门外跑进一个人,身穿白衫,头戴素冠,手持一份急报,跑的满头大汗、气喘吁吁,正是河北第一智囊--田丰!

    田丰性格刚烈,屡屡直言上谏,惹怒了大将军-袁绍,结果发配到黎阳城,以待罪之身听用,这段时间以来,袁熙荒淫无度,不理政务,全靠田丰日夜操劳,供应军需,否则的话,袁军几十万人马早就饿肚子了!

    数日之前,曹军偷袭乌巢,一把大火烧光了粮草,袁绍心急如焚,立刻派人到黎阳城,调拨五万担粮草,以解燃眉之急,那知道,三天时间过去了,一粒米也没见到,只好再发鸿翎急报,催促黎阳城火速发粮!

    “元皓先生止步,二公子正在‘处理军务’,暂时不接见客人,还请稍候片刻!”

    行至后宅门前,几名侍卫拦住了道路,挤了挤眼睛,又苦笑了几声,一副心知肚明的神态,伺候着一位变态主子,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呀!

    “哎!-军情如火,危在旦夕,几十万将士饥饿难耐,二公子还有闲心玩乐……真是大厦将倾呀!”

    对于袁熙的荒唐事情,田丰听说的太多了,可惜劝说无用,管教无力,只能干瞪眼罢了,心中的懊恼之情,一言难以叙之!

    自己饱读诗书,胸怀大志,本想辅佐一位明主,平定天下,开创盛世,日后名垂青史,不负平生所学,那知道,袁绍刚愎自用,不纳良言,袁熙荒淫无度,虐待百姓,父子二人如此德行,河北基业岂能长久呀?

    有的时候,田丰也想一走了之,再寻找一位明主,可是思之再三,又无奈的放弃了,自古忠臣不事二主,既然选择了袁氏,又岂能半途而废,让天下士人耻笑呢,那比杀了他还难受呢?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田丰想起一个昔日的朋友、如今的敌人-萧逸,当初在洛阳-天机楼中,二人对弈饮酒,高谈阔论,彼此很是欣赏的,也有暗暗的较量之心,都想建功立业,青史留名!

    现在看来吗,还是萧逸胜利了,文韬武略、官职爵位暂且不论,光是选择主公的本领,人家就技高一筹了,曹孟德是乱世奸雄,也是一位旷世明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元皓先生前来,不知为了何事呀,本公子新得几位美人,先生也想分一杯羹吗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日落黄昏之后,袁熙才从内宅走出来,苍白如纸的小脸上,带着一种病态的满足感,还握着一根尖刺皮鞭,上面沾满了血迹!

    “二公子说笑了,军中缺粮,十万火急,大将军再发急报,让二公子火速送粮过去,万万不敢耽误呀!”

    田丰强忍着一股恶心,把鸿翎急报递了过去,袁军几十万人马,每日消耗粮草无数,一旦出现了短缺,引起军心浮动,后果不堪设想呢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久经沙场,营中岂会没有存粮呢,元皓先生太多虑了,再说了,运输五万担粮草,需要大量的民夫、车辆、船只,本公子要一一安排,总得花费几天时间吧?”

    看过鸿翎急报之后,袁熙一点没有着急,阴冷的目光之中,反而有一种幸灾乐祸,花花江山虽好,自己永远得不到了,又何必便宜别人呢?

    调拨粮草的事情,更是百般推脱,似乎有难言之隐,原来除了女色之外,他还有一个爱好:聚敛钱财,就像当初的‘十常侍’,视财如命,贪婪如虎,这也是阉人的通病吧!

    现在战乱四起,最值钱的就是粮食了,如今在邺城一带,一斗粟米价值三万钱,是平时的几十倍呢,因此上,坐镇黎阳城以来,袁熙利用手中权利,大肆的贪污军粮,从中谋取暴利,按照账面上记载,城中有军粮二十万担,实际上不到三成,一旦调走五万担,本城将士就无粮可用了!

    至于贪污的军粮吗,全部运到黑市上,用来谋取暴利了,袁熙别的本领不行,弄钱却是一把好手,选择的合作伙伴也厉害,正是天下两大财阀:邺城-甄家、蓟县-梁家,也只有他们两家的实力,才能消化几十万担粮食!

    对于贩卖军粮的事情,甄家比较低调,没有直接回复什么,可是送过去的军粮吗,一点也没有剩下,全都消化干净下了,至于最后流向何方,那就谁也不知道了!

    相反的,蓟县-梁家十分积极,总是高价购买粮食,而且是多多益善,就在数天之前,梁家少主带着大量伙计、车辆,亲自来黎阳城交易,准备来一个大通吃呢!

    真金白银送到眼前了,再把贪污的军粮吐出来,袁熙岂不难受死吗,这也是他推脱的原因之一,不过吗,军粮不送也不行,好在三天之后,邺城会送来一批粮草,正好补充了亏空,至于南岸的几十万人马,耽误几天也没啥大事!

    “将士们饥饿难耐,二公子岂能坐视不理呢,还望火速调发粮草,让属下亲自押送过河,黎阳城防也要加强了,以免让敌军偷袭,敌方的玄甲铁骑,一直未露面呢,属下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袁熙百般推脱,就是不肯调拨粮草,田丰急火攻心,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,自己劳心劳力的,可是为了袁氏基业呀?

    “先生修心养性,不要多管闲事,以免惹祸上身呢……至于玄甲铁骑吗,远在数千里之外呢,还能从天而降不成?”

    袁熙指着对方的白衣,提醒田丰是待罪之身,最好不要多事了,而后回去继续玩乐了--任他洪水滔天,与我有何关系,江山社稷如梦,及时享乐是真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