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1章 偷营劫寨,火烧乌巢(二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俗话说:‘熟能生巧,巧能生精’,说谎骗人也是如此,成功的骗开了第一道壁垒,后面的事情就顺利多了,一万曹军精锐死士,越走越大胆,越走越通畅,接连通过了几道壁垒,一点破绽也没露出来,期间也遇到过严格盘问,靠着旗帜迷惑,美酒为礼,全都有惊无险的通过了!

    当然了,路途如此顺利,也是有原因的:一则,大半年的对峙下来,袁军已经精疲力尽了,难免生出懈怠之心,更加无法想象,敌人敢来偷营劫寨;二则,那些伪造的旌旗、令牌、兵符……起了大作用,真可谓惟妙惟肖,以假乱真呀!

    有人怀疑了,许攸投奔曹营之后,必然泄露军事机密,袁绍并非无谋之人,为何不更换旌旗、令牌、兵符,提前做好防范呢……答案是: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!

    首先,河北几十万大军,人数众多,编制庞大,全部更换旌旗、令牌、兵符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光是制造这些东西,就需要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随后分发各部人马,又要折腾一阵子,一时间无法完成的!

    其次,旌旗、令牌、兵符……乃是军中重器,紧要无比,从制作、分发、使用、牢记……需要反复的训练,才能让大军熟悉,贸然更换的话,上层将领还好说,低层军官必然出错,出现‘军不识符,兵不听令’的情况,造成极大混乱!

    最后,如果是太平时期,就算事情再麻烦点,袁绍也会花费精力,把旌旗、令牌、兵符全部更换一编,问题是,现在是两军对垒,生死搏杀之际,稍微出现一点漏洞,就可能被曹军利用,到时候军令不通,指挥混乱,岂不是自找苦吃吗?

    考虑到以上几点,袁绍只能‘以不变,应万变’,一面传令各部人马,固守壁垒,加紧盘查,以免被曹军找到漏洞;另一面,派人捉拿许攸的妻妾、儿女,全部关入牢房之中,想以此牵制住许攸,让他不敢太过分了!

    很可惜,袁绍没有识人之明,许攸贪而忘义,人品低劣,为了荣华富贵,不惜一切代价,别说扣住妻妾、儿女,就是杀了亲爹亲娘,他也是‘向钱看齐,绝不回头!’

    就这样,靠着七分人谋,三分天助,一万曹军精锐死士,快速行军,风驰电掣,通过了袁军几道壁垒,终于在午夜时分,推进到乌巢泽附近,距离胜利,又进一步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‘乌巢泽’位于济水、濮水之间,地势低洼,河水泛滥,方圆几十里范围,全都是沼泽地,淤泥遍布,深不见底,人马一旦陷进去,无影无踪,必死无疑,乃是一片有名的绝地!

    “呱!……呱!……呱!”

    现在是初夏季节,天气逐渐炎热,黝黑的沼泽地中,蛙鸣阵阵,此起彼伏,蛇虫鼠蚁,往来穿梭,还有一些淤泥中,漂浮着人、畜白骨,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阴森恐怖,仿佛来到了地狱边缘,别说是走进去了,看一眼也要魂飞魄散呢!

    “咕!-咕!-咕!”

    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这是先锋官的任务,黄鼠双手拢起,发出三声鸟啼之后,带领着掘子军,扛着稻草、绳索、木板、铁锤、钢钎……义无反顾的向沼泽走去,准备用他们的生命,为大军开辟一条通道!

    ‘盗墓者’常年穿行地下,习惯了在黑暗中工作,时间长久之后,有人还练出‘夜视’的本领了,根本不在乎光线强弱,那些漂浮的白骨吗……呵呵,他们整天的刨坟掘墓、棺中摸金,别说是观看了,就是搂着睡觉也没问题,早就没有恐惧感了,反而十分亲近呢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刷!”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士兵,手持一丈五尺的木杆,他们的任务就是探路,沼泽地形复杂,真假难辨,有的地方看似厚实,下面全是淤泥,人马一旦踩上去,也就十死无生了;有的地方正相反,看着泥泞不堪的,只是几尺积水,下面是坚实的土地,人马走过去,不会有任何危险!

    这些‘长杆手’的任务,就是探明情况,做好标记,在这片绝地之中,为人马找到一条生路,为了安全需要,这些人全都短小精干,三个人用绳索连在一起,穿着特大号的草鞋,就算不小心陷入泥中,也可以搭救上来的!

    后面的人扛着柴草、木板、绳索,沿着标记好的地方,迅速的铺设道路,遇到特别危险的地方,还会插上一根白杆子,让后面的人小心一些,靠着技术熟练,分工明确,一条道路很快出现了,直奔乌巢泽深处……

    “掘子军身怀绝艺,屡建奇功,真乃是军中一大杀器,以后不可轻视了,必须搞好关系呢!”

    看着铺设出的道路,一群将校口中不说,心里却暗暗佩服,因为出身盗墓贼,‘掘子军’地位不高,甚至受到了一些歧视,如今看来,是他们有眼不识金镶玉了!

    就连曹操也暗下决定,大功告成之后,一定给他们加官进爵、封妻荫子,另外吗,还要扩大‘掘子军’编制,继续招募奇人异士,不管出身如何污秽,不管品行如何恶劣,只要有一技之长者,老夫皆可驾驭之:只用其才,不用其心!

    黄鼠领着手下弟兄,正在卖力的铺路,不知道众人的夸奖,如果知道的话,一定会说一句:“小人不敢居功,此皆大司马之力!”

    原来‘掘子军’北上之前,萧逸私下找到黄鼠,交待了一句话:‘注意乌巢,探索道路!’

    黄鼠不知所以,可是对萧逸无比信任,牢牢的记在心中,来到官渡之后,利用闲暇时间,数次潜入乌巢附近,熟悉地形,探索道路,做到了心中有数,如今铺设道路,自然得心应手了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嗖!……嗖!”

    ‘掘子军’前面开路,八千人马紧紧跟随,在漆黑的沼泽地中,就像一条巨型蟒蛇,上下起伏,向前游走,沿途之中,难免遇到一些危险,甚至出现了死伤,可是全军上下一心,走进无退,还是逐渐的逼近乌巢,距离胜利,近在咫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反过头来,再说乌巢里面,囤积着无数军械、粮草,乃是河北大军的生命线,袁绍自然不敢轻视了,派出三万精锐士兵,驻守在乌巢泽中,至于领兵之人,正是河北名将--淳于琼!

    淳于琼,字仲简,颍川人氏,出身名门望族,家中颇有钱财,自幼练武艺,好弓马,以勇力闻名本郡,后来往洛阳求职,花费大量的钱财,一番活动之后,在汉灵帝-中平五年,任命为西园八校尉之一,正式进入大汉官场!

    再后来,灵帝驾崩,宫廷喋血,董卓进京,天下大乱,淳于琼投奔了袁绍,南征北战,无役不从,靠着一身的勇力,立下了不少战功,深得袁家父子的倚重,赋予守护乌巢的重任,不过吗,人无完人,淳于琼骁勇善战,忠心耿耿,却有一大缺点--嗜酒如命!

    汉家风气豪迈,无论文臣武将,嗜酒者比比皆是,本来也不算什么事,问题是,淳于琼太爱喝酒了,到了嗜酒如命的程度,可以三天不吃饭,不能一顿不喝酒,经常是烂醉如泥,耽误了不少正事,军中好友也规劝过,可惜酒瘾已成,难以戒除!

    另外吗,淳于琼生性狂傲,听闻萧逸海量无双,心中很不服气,聚众豪饮之时,总是口出狂言,声称攻破许昌之后,一定生擒萧郎,好好的比拼一场,看看谁才是‘天下第一酒神’,对此,军中皆为笑谈,暗中讥讽不止,无论喝酒、武艺、智谋、统兵……十个淳于琼加起来,也敌不过一个萧郎呀!

    好在淳于琼虽然狂傲,也知道事情的轻重,自从驻守乌巢以来,前几月还是不错的,管理粮仓,修筑壁垒,亲自安排防务,尤其是在通道上,设下了十几座烽火台,一旦发现了敌情,立刻点燃烽火,全军也好上阵杀敌!

    可是时间久了,问题也就来了,守卫粮仓,枯燥无比,乌巢地域狭窄,没法游山玩水,整天对着沼泽地,听着瘌蛤蟆叫,好人也得憋出病来呀,为了排解寂寞,最近一段时间,淳于琼每日设宴,与十几名部将饮酒,经常是通宵达旦,烂醉如泥,很少有清醒的时候!

    正所谓上行下效,将领们日夜豪饮,不理军务,士兵们也就懈怠了,有的三五成群,跟着小酌几杯,派遣思乡之苦;有的躲在帐篷里,呼呼大睡、养尊处优;就连负责巡逻的士兵,也是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,反正有沼泽天险,敌人还能从天而降吗?

    很可惜,只有想不到的事,没有做不到的事,就在袁军防备松懈,呼呼大睡的时候,一万曹军精锐死士,已经在夜色的掩护下,摸到了乌巢边上……

    “将士们!-杀入敌营,焚烧粮草,建功立业,就在今夜--杀!”

    曹操当机立断,登岸之后,立刻指挥人马,犹如下山猛虎一般,直冲对方大营!

    “杀!……杀!杀!”

    曹军将士一夜行军,历经千辛万苦,就是为了建功立业,乌巢就在眼前了,还有什么犹豫的,因此人人奋勇,个个争先,挥舞刀枪,大砍大杀,真犹如虎入羊群一般,冲进了乌巢营地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了,沼泽里的恶鬼上岸了,大家快跑呀!”

    “不是恶鬼,是敌军偷袭……快点救火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看袁军一方,虽有三万人马,可是毫无准备,许多人在睡梦中,就变成了无头鬼,剩下的人吗,即摸不清情况,也没有将领指挥,只能是抱头鼠窜,根本无法组织抵抗!

    趁此机会,曹军兵分两路,一支人马直奔中军帐,准备抓住淳于琼,袁军群龙无首之下,也就必败无疑了;另一支杀向粮仓重地,继续沿途放火,一定烧个干干净净……

    “呼!……呼!呼!”

    初夏之日,凉风阵阵,一时间,风借火势,火助风威,整个乌巢大营,迅速成为一片火海,映红了半边天际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