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0章 偷营劫寨,火烧乌巢(一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丞相万金之躯,岂能轻赴险地,末将不才,愿代前往!”

    “末将愿立军令状,前往乌巢劫营,若不成功,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闻曹操要亲自出马,一群文臣武将顿时炸窝了,有人出言劝阻,有人愿意代替,还有人抓住了衣襟,死活不肯松手,用尽了各种办法,希望曹操回心转意!

    双方大军厮杀,犹如棋盘对弈,车、马、炮、相、士、兵……无论死伤多少,也要保护主帅安全,主帅一亡,满盘皆输,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,曹操是大军统帅,真要是三长两短,麾下数十万人马,瞬间的土崩瓦解,再没有翻盘的机会了!

    “胜败存亡,在此一搏,无畏者生,怯懦者死,老夫心意已决,诸位不必劝阻了!”

    众人赤诚之心,曹操心知肚明,不过吗,偷袭乌巢,任务艰巨,稍有不慎就会功败垂成,诸将或是谋略不足,或是胆魄不够,无人可以胜任此事,唯有亲自出马了!

    决心已定,再无更改,要是没有一点魄力,如果扫平四方诸侯,成就无双霸业呢,可是内心深处,曹操想起了宝贝女婿:“若是萧郎在此,老夫断不亲往--可惜!可惜!”

    “丞相若是亲往,末将披坚执锐,护卫左右,以保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“末将愿为先锋官,为大队人马探路,纵有刀山火海,也会一往无前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要看无法阻止了,众人纷纷要求前往,即护卫丞相大人安全,也想一举建功立业,不过吗,将领人数太多了,不可能全都前往,必须留一部分看守大营,最后曹操做出了安排……

    曹仁、曹洪、许褚、徐盛、大牛、高顺、李典、乐进八位将军,一同前往乌巢,焚烧袁军粮草,至于开路先锋官吗,则让黄鼠来担任了,穿插防线,深入敌后,一路上需要随机应变,‘盗墓贼’却是合适人选呢!

    郭嘉、程昱、毛玠、刘晔、夏侯惇、夏侯渊……以及其余将校,留守在官渡大营,一方面:根据情况,伺机而动,做好接应的准备;另一方面:统帅外出,大营空虚,也要防备袁军进攻!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-许攸,久在袁绍军中,对情况了如指掌,按理说是最佳陪同人选,很可惜,在挑选人员过程中,这家伙突然‘肚子疼’,而且满地打滚,难以陪同前往了,无奈之下,曹操只好让他留守大营,好生的调养身体!

    不过吗,曹操出发之前,私下交代夏侯惇、夏侯渊,若是劫营失败,自己没能回来,立斩许攸,碎尸万段,奸雄生性多疑,从不相信任何人,何况是一名投降之臣,谁又敢保证,这次偷袭乌巢,不是袁绍的‘引蛇出洞’之计呢?

    遥想当年,兵仙-韩信挥师齐地,先派出一名使者郦食其,以休战议和为名,让齐人放松警惕,而后突然出兵偷袭,最后结果:韩信大获全胜,成为了新齐王,坐拥荣华富贵;至于可怜的郦食其,让人家扔进了油锅,死无葬身之地,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!

    要砍柴,先磨刀,要劫营,先选兵,深入敌后,焚烧粮草,绝对是九死一生,非武艺高强、悍不畏死之士,难以成其全功,因此上,在曹军大营里面,开始了一场极其严格,又十分隐秘的选兵活动!

    身材瘦小,战力低下者-淘汰,这是去拼命,不是去送死!

    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者-淘汰,鱼目混珠,深入敌后,即要勇敢,更要智慧!

    容貌俊美,笑容灿烂者-淘汰,人帅吸引目光,容易暴露身份,还是平凡一些为好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经过层层的选拔,反复的淘汰,终于挑选出了八千将士,都是头脑聪明、战力强大,能够以一当十的精锐,再加上两千‘掘子军’,刚好凑够一万人马,也是偷营劫寨的极限了,人数再多就暴露了!

    挑选完毕之后,立刻埋锅做饭,为将士们准备吃喝,饮食很丰盛,大饼、馒头、牛肉、羊腿……应有尽有,大家吃饱喝足之后,纷纷回帐篷里睡觉,也好保持最佳体力,另外吗,每人携带一天干粮,作为路途上的消耗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旌旗、令牌、兵符也在赶制之中,曹操唯才是举,不论出身门第,招收了不少奇人异士,其中就有造假高手,别说是军中物品了,只要有图纸、材料、工具,就是皇帝老子的玉玺,他们也能仿制出来,而且惟妙惟肖,真假难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日落西山,百鸟归巢,群星闪耀,夜幕降临……出发的时间到了,听到了号角声,原本沉睡的将士们,纷纷从帐篷里跑出来,收拾兵刃,分取干粮,做着最后的准备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曹操身穿牛皮甲胄,手持倚天宝剑,走出了中军大帐,深夜出兵偷袭,不同检阅三军,装束必须简单、实用、低调,一则:贴身轻便,可以加快行军速度;二则:隐蔽行踪,防止暴露出身份!

    其余将校也是如此,纷纷脱下华丽的盔甲,换上了普通的牛皮铠,还有一大部分人,干脆放弃了护甲、盾牌,只拿着刀枪、弓箭,这样通过沼泽地,可以降低一些危险呢!

    再者吗,他们是去拼命的,只要奋勇冲杀就好了,穿着甲胄多累赘呀,不见先秦之锐士,尽皆赤膊上阵吗?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天色暗黑之后,曹营大门打开,没有出征仪式,也没有鼓号助威,一万精锐死士,喝过了‘壮行酒’,就一声不响的出发了,犹如一支黑色利箭,直奔敌军的心脏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

    乌巢位于济水、濮水之间,距离袁营五十余里,距离曹营则是九十余里,一万人马必须快速行军,在午夜时分之前,逼近乌巢附近,而后通过沼泽地,立刻发起猛攻,烧光袁军的粮草,如果中途暴露行踪,或者没能及时赶到,这次偷袭行动,也就算彻底失败了!

    出发之前,有一些将领建议,人马向东绕路而行,从济水下游渡河,避开袁军大本营,就算是暴露行踪了,也能全身而退呢!

    很可惜,这个计划被否定了,曹操当机立断:不必绕路,不用躲藏,人马直接向北开拔,就从袁军大本营边上,大摇大摆的走过去,一是缩短路程,节约时间,以免贻误了战机;二是利用‘灯下黑’的心理,反而更加安全一些,谁又能想得到,曹军敢去偷袭乌巢呢?

    军令如山,谁敢不从,众人知道丞相性格刚毅,决定了的事情,绝对不会反悔,也就不劝阻了,反正是去拼命的,还有什么可怕呢,还是加紧赶路吧,就这样,一万人马快速北上,走出三四十里之后,就遇到了袁军的壁垒……

    “来者何处人马,速速停下脚步,亮明自己身份,否则开弓放箭了!”

    壁垒上面,火把高举,亮如白昼,在一名校尉指挥下,数百名袁军弯弓搭箭,瞄准了前进的队伍,另有几名士兵,手持牛角号,只要发现不对劲,立刻吹响号角,召唤援兵前来!

    “弟兄们不要误会,我们是蒋奇将军部下,派往乌巢领取粮草的,这里有通关令箭,还请开关放行呀!”

    开路先锋黄鼠,走南闯北多年,熟悉各地的风土人情,听出上面校尉是并州口音,立刻以同样口音回答,而且惟妙惟肖,活脱一个并州土著!

    “原来是蒋奇将军麾下,还请弟兄们稍等片刻,让我查看一下令牌,确定无误之后,立刻放你们过去!”

    最近几年,蒋齐屡立战功,位列‘河北四将’之一,深受袁家父子的青睐,谁也不愿得罪人的,再者说,来人还是并州同乡,心理上有一种亲近感!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吊桥放下,壁垒上走出几个人,为首的一名中年校尉,神态十分的彪悍,还高举着火把,准备查看来人的令牌!

    “弟兄们值夜辛苦了,夜晚风寒,容易伤身,快来喝几口烈酒,也好暖暖身子呀!”

    黄鼠游走四方,阅历丰富,最会跟人打交道了,见面之后,立刻拿出一个酒葫芦,双手递了过去!

    “呵呵!--兄台一番心意,在下不客气了,值夜守卫,的确受罪--咕嘟!咕嘟!”

    凡是当兵之人,有几个不好饮的,校尉接过酒葫芦,猛的灌了几口,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态,而后目光转动,借着朦胧月色,打量着面前的人马……

    放眼望去,对方打着‘袁’字旗号,服饰也没有问题,队伍拉的很长,人数估计过万了,可是装备水平很差,大部分人没有甲胄,一看就是三流部队,做些押送粮草的苦差事,查看一番之后,袁军校尉终于放心了!

    并非校尉粗心大意,双方对峙大半年了,一直未分胜负,军心难免懈怠了,再说了,谁又能想的到,曹军敢派出万人死士,大胆的穿过防线,前往乌巢劫营呢?

    “这是通关令牌,还请弟兄们查看,另外吗,难得遇到家乡人,这是几坛子美酒,全都送给兄弟们了!”

    递过令牌的同时,黄鼠向后一使眼色,手下人搬出几坛子美酒,算是他们的‘过路费’,这在军旅之中,也是常有之事!

    “哎呦!……兄台豪爽过人,小弟们真是多谢了,快快的搬开鹿角,打开壁垒大门,让这支队伍过去吧!”

    袁军被美酒吸引,谁还有心查看呀,再说了,对方的旗帜、服饰都没问题,粗粗的看了一眼令牌,也就主动放行了!

    就这样,旌旗、服饰做为掩护,加上有美酒开路,一万曹军精锐死士,顺利的通过一道防线,向着乌巢方向推进过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