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7章 张绣效忠,许攸出逃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呜!呜!--丞相有令:打开营门,请张将军大帐相见!”

    “呜!呜!--丞相有令:打开营门,请张将军大帐相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苍凉号角,此起彼伏,中军下令,层层传递……接到命令之后,看守营门的校尉,指挥着士兵们打开营门、搬开鹿角、放下吊桥,确定来者身份之后,这才放开了道路,还不忘交待一句:“军营之中,禁止驰骋,敢有犯者,立斩不赦!”

    营门校尉并非恐吓,而是讲述军中铁律,自从汉文帝巡视细柳营,一代名将周亚夫-披坚执锐,军礼相见之后,汉军就有了这条规矩,任何人不许策马狂奔,以免扰乱了军营秩序,违令者-立斩不赦,就算皇帝犯了规矩,也要斩杀驭车之人,再砍断龙撵的横木,以示惩戒之意!

    “诺!-末将明白,不敢违反!”

    张绣久在军中,自然明白这条规矩了,只带了十几名护卫,一路上勒紧缰绳,让战马缓步前行,生怕惊扰了秩序,与此同时,偷偷观察大营的防御,以及将士们的训练,世人皆言:‘奸雄文武双全,善于练兵之术’,今日正好一探虚实呢!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好:‘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’,只见曹军大营中,壁垒森严,前后顾盼,出入有门,进退曲折,旌旗飘荡如云海,刀枪闪烁似山林,虽有千军万马驻扎,秩序却是丝毫不乱,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!

    “不愧是乱世奸雄,文能执笔-治国安邦,武能统军-征战四方,数年之间,横扫各路诸侯,李傕、郭汜、吕布、袁术……先后败亡,曹公雄才大略,日后为龙为蛇,恐怕难以预测呀!”

    看完大营之后,张绣先是一番称赞,佩服曹操的文韬武略,接下来吗,就是一阵后怕了,自己若是举兵反叛,恐怕顷刻之间,就要粉身碎骨了,幸好贾诩先生劝阻,这才没有铸成大错呀!

    “刷!--啪嗒!”

    心生敬畏,自然谦卑,距离百步之外,一行人就下马了,步行来到中军帐,主动交出配剑之后,又整理一番衣冠,确定没有失礼之处,这才进大帐相见!

    “末将参拜丞相大人-万福金安,功业日盛!”

    进入大帐之后,张绣不敢仰视,小步快行上前,而后单膝下跪行礼,真可谓谦恭至极了!

    “呵呵!老夫事物繁忙,许久没见将军了,今日前来大营,不知有何军情呀,快请落座叙话!”

    中军帐内,曹操端坐帅位上,正在批阅一些奏折,郭嘉、程昱两旁落座,帮着出谋划策呢,三个人都是神色如常,仿佛什么也不知道,至于几位宗族大将,早已经退出去了!

    这就是奸雄高明之处了,明知道对方的来意,却不点破缘故,反而装作不知情,来了一个难得糊涂……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如果见面之后,曹操出言斥责,询问昨夜之事,难免让张绣心中恐慌,就算双方和解了,心中也会产生芥蒂,对于军中团结不利,还会引出很多麻烦呢,人心一旦产生阴影,就再也无法抹去了!

    还不如装一次糊涂,让张绣自行说出来,开诚布公,坦诚相待,如此一来,彼此不相疑,日后好见面,双方还是姻亲关系,可以精诚团结,共抗外敌,于公于私都有好处!

    “启禀丞相大人,昨夜捉住一名奸细,携有袁绍的亲笔信,以及一枚将军金印,试图以高官厚禄,游说末将反叛,特意送来中军帐,请丞相大人发落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绣取出了一封书信、一枚征南将军大印,放到了帅案上面,又向后面一招手,护卫们推进一个人,五花大绑,口塞破布,正是袁军使者-许嵩!

    这位使者也算倒霉了,本来待在帐篷里,喝着小酒,吃着烤肉,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,那想到呢,突然冲进一群士兵,五花大绑起来,狠狠的收拾了一顿,而后以‘奸细’的名义,直接送到中军帐……许嵩死活想不明白,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,怎么就逆转了呢?

    “袁本初-卑鄙无耻,小人行径,想以高官厚禄,收买老夫的爱将,真是异想天开呢……来人呀,把奸细推出去,剁成肉酱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看过金印、书信之后,曹操面露温怒之色,二话不说,直接把奸细处死了,真可谓干净利落,就连审问的程序也免了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如此信任,末将感激不尽,必当奋勇杀敌,誓死不渝,此心此胆,可昭日月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审问,直接处死了许嵩,张绣不禁长出一口气,生怕询问出了内幕,让人知道自己动摇过,如今好了,杀人灭口,再无把柄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将军坚守壁垒,拼死力战,乃是有功之臣,老夫岂会生疑呢,来人呀,中军设宴款待,嘉奖将军战功,曹氏宗族皆来作陪,任何人不得推辞!”

    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曹操设下酒宴,一是安抚张绣,表彰他的战功,巩固双方的关系;二是化解他与曹氏宗族的矛盾,增加内部凝聚力,生死决战之际,天下大事为重,深仇旧怨,暂且放下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河南岸-袁军大营-中军帐内!

    “西凉小儿,不识时务,拒绝老夫一片厚爱,真是罪该万死呀,等到攻克许昌之后,一定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天下之事,凡有一欢乐,必有一痛苦,袁绍现在就很痛苦,可以说暴跳如雷,一口气摔了七八件玉器,还处死了两名倒霉的侍女!

    ‘反间计’失败了,面对高官厚禄,张绣没有动摇,直接回书一封:‘恕难从命,原物奉还’,这也没有什么,天下之大,自然有一些忠义之人了,真正让人郁闷的是……那些礼物少了一半!

    袁绍的第一反应是,张绣扣留了财物,可是转念一想:‘自古以来,收人钱财,替人消灾,还没听说收钱不办事的,那会受到天下人鄙视’,再说了,人家要是贪污钱财,大可以全部留下来,又何必送回一半呢,此事于理不通呀?

    “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……三万两黄金、五斗珍珠、十双白玉、二十位美女,数量只剩下了一半,子远先生可知道吗?”

    张绣没有扣留下来,黄金、珠宝没有腿,自己也不会跑掉,再联想到失踪的许嵩,以及许家贪污的事情,由不得袁绍怀疑,有人贪污了一半礼物!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,小侄深夜入营,游说敌将张绣,至今下落不明,至于一半的钱财,属下真心不知呀!”

    许攸都快哭出来了,自己喜欢钱财不假,可是再愚蠢的人,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贪污呀,起码玩一点手段吧,问题是,侄子没有回来,礼物少了一半,这事说不清楚了?

    难道说,许嵩游说失败之后,担心受到处罚,干脆带上一半财物,跑到天涯海角,准备做一个‘富家翁’,以自家侄儿的性格,这种事也不奇怪呢!

    “礼物缺少之事,自会慢慢查证的,终有水露石出之时……另外吗,子远日夜谋划,实在太辛苦了,还是安心修养一阵,不要再来中军议事了!”

    袁绍挥了挥手,就像赶苍蝇一样,让许攸离开中军帐,他已经打定注意了,大军回到邺城之后,立刻查抄许家满门,以前无论吃了多少,全都给我吐出来,一文钱也不能少了!

    “诺!-请子远先生回去休息,中军大帐重地,以后不要靠近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几名大戟士上前,直接把许攸拖出去了,俗话说:‘落架的凤凰不如鸡’,对于失势的官员,也不必客气什么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!-完了!--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?”

    回到营帐之后,许攸一头栽倒地上,不禁嚎啕大哭起来,袁绍薄情寡义,一旦产生了怀疑,再也不会重用的,今日驱赶自己出帐,明天是夺官免职,后天吗,就该抄家灭门了……

    再说了,自己人缘不好,收受贿赂,卖官鬻爵,得罪过不少的人,名声奇臭无比,一旦自己失去权势,这些人必然落井下石呀,到了那个时候,自身难保不说,恐怕一家老小也完蛋了!

    “老夫有金银珠宝、娇妻美妾,还有大把的好日子,万万不能死呀,想办法、快想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狗急跳墙,人急智生,许攸很怕死的,更害怕失去富贵,可是继续留在袁营,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,要想活下去吗,只有一条路--投奔曹营!

    许攸年轻的时候,与曹操相友善,算是不错的玩伴呢,只要投奔过去,必然待为上宾,若是透露一些机密,等到曹操获胜之后,自己必然高官得做,骏马得骑,荣华富贵,更胜往日呢!

    至于邺城的家人吗,许攸就顾不上了,只要自己当上大官,妻子可以再娶,小妾可以再买,儿子可以再生,一切都会有的!

    主意打定,事不宜迟,当天夜间,许攸弄了一匹快马,带上一些机密文书,以巡视防务为名,溜出了袁军大营,而后趁着夜色,直奔曹军大营!

    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处处不留爷,爷去投阿瞒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