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5章 毒士出手,将计就计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敖仓大营-偏僻之处,有一座孤单的牛皮帐篷,面积狭小,装饰简朴,不插旌旗,不派侍卫,与寻常士兵的帐篷毫无区别,仅能供人居住而已,谁又能想的到,这座小帐篷的主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‘毒士’-贾诩!

    贾诩生性内向,沉默寡言,从来不羡慕虚名,一向最看重实际,更有一种‘窥探人心,百猜百中’的本领,出谋划策也是如此:阴暗狠毒,滴水不漏,犹如毒蛇之牙,只要咬上了一口,不死也得脱一层皮,先前的宛城之战,就是这位‘毒士’的手笔,差点坑死了一代奸雄,手段之高明,可见一斑了!

    ‘毒士’用计阴狠,本领高强,生活上却很朴素,平时闲暇无事,游走大营之中,只穿普通士兵的服饰,一点特殊待遇也没有,若是遇到了陌生人,都以为他是一位老军呢,就连居住的帐篷也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小小的牛皮帐篷,外表平凡,内部朴素,只是一被一褥、一案一榻、一杯一壶、一根牛油蜡烛,几件换洗的常服罢了,甚至连一个侍从也没有,平时清洗衣物、打扫卫生,都是贾诩亲力亲为,简直寒酸到了极点,一点配不上‘毒士’的名望!

    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……居善地,心善渊,与善仁,言善信,政善治,事善能,动善时,夫唯不争,故无尤……妙!-大妙!-哈哈!”

    深夜-小帐篷中,贾诩身披长袍,手持一卷《道德经》,正在秉烛夜读,看到精妙之处,不禁抚掌大笑,似乎融入书卷之中了,不过吗,老子推崇‘上善若水’,咱们这位毒士吗……‘溺水三千,渡者尽亡!’

    贾诩此人,不爱金银珠宝,不爱美食美酒,也不喜欢绝色佳人,唯一的生活乐趣,就是书籍了,随身带着十几个箱子,装的全是木渎、竹简,经常是通宵达旦,秉烛夜读,以至于忘记了吃饭,忘记了睡觉,犹如走火入魔一般!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军中急务,难以决断,‘虎头’深夜前来,打扰了先生雅兴,还请见谅一二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中,张绣来到小帐门外,整理衣衫之后,躬身行礼问安,而且上报乳名,完全以子侄辈自居!

    “呵呵!-将军深夜来此,必有重大事务,恰好老夫闲暇无事,想要找人秉烛夜谈呢,将军请进来吧!”

    小帐篷里面,贾诩手持书卷,端坐不动,气势稳如泰山一般,可是一双细长的眼睛中,却是精光四射,想来有了一些猜测!

    贾诩出仕以来,先帮李傕破长安,后助张绣胜宛城,神机妙算,料事如神,在谋士圈子里面,也算是颇有名气了,自从投靠曹营以来,曹操数次来请,想要让贾诩进丞相府,再安排一个不错的官职,却被他婉言谢绝了!

    一方面,曹操身边人才济济,郭嘉、程昱、荀彧、荀攸、毛玠……都是智谋之士,而且十分亲近,就算贾诩进入相府,也不过是二流位置,别看‘毒士’生活朴素,内心却很骄傲的,决不愿屈居人下,只会做首席谋士!

    另一方面吗,张绣心底纯朴,言听计从,平时以子侄礼相待,晨昏问安,从不怠慢,贾诩不忍弃之不顾,想要留在西凉军中,继续辅佐几年时间,以免张绣误入歧途,害了一家老小的性命!

    “袁绍派来一位使者,携带丰厚礼物,许下高官厚禄,让我效仿英布、李广利之事,临阵倒戈一击,攻破官渡防线,比事过于重大,不知如何是好,还请先生为我谋之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绣取出一封书信、一份礼单、一枚征南将军金印,全都放在了桌案上,对于这位‘西凉毒士’,他可是完全信任的!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贾诩听完之后,非但一言不发,还闭目沉思起来,半响没有动静,仿佛是睡着了一般!

    “敢问先生,事关生死,是叛是守,何去何从,看在家叔托孤之情,还请有一言相告呀?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张绣只好开口恳求,就连逝世的叔父都般出来了,没有贾诩出谋献策,他是六神无主呀!

    “呵呵!-将军不要误会了,提起倒戈一击之事,老夫想起了英布、李广利二人的下场,因此没有回答罢了!”

    贾诩的言语不多,却像是一记重锤,狠狠的砸在张绣心头,惊的他面如死灰一般,他也是粗通史书之人,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了……

    英布本为楚将,跟随霸王-项羽灭秦有攻,册封为九江王,统治九江、庐江两郡,后来被利益诱惑,投靠了汉王-刘邦,从背后猛攻楚军,更与诸侯人马一起,攻破彭城,合围垓下,逼的项羽自刎身亡,遗憾千古!

    大汉立国之后,册封有功之臣,以英布为‘淮南王’,统治江淮四郡之地,也算是威风八面了,不过吗,王位还没做热乎呢,汉高祖-刘邦开始杀戮功臣,先是诱杀楚王-韩信,而后把梁王-彭越剁为肉酱,英布一看大事不妙,立刻起兵反叛,结果一番激战之后,兵败身亡,九族尽灭!

    李广利也是如此,他是西汉中期将领,汉武帝宠姬-李夫人的长兄,依仗着裙带关系,李广利受封‘贰师将军’,赐爵海西侯,数次远征西域诸国,可谓是风光无限了!

    后来李广利野心膨胀,竟然勾结文武官员,干预储君之争,想要拥自己的外甥,受到了汉武帝的厌恶,无奈之下,只好故意兵败,投降了匈奴人,想要换取荣华富贵,结果一年之后,就被匈奴-单于杀掉,用来祭祀神灵了!

    贾诩用英布、李广利二人举例,就是暗示张绣呢,为了眼前的利益,临阵倒戈一击,背叛曹军阵营,也许会高官厚禄,风光一时,可是不久之后,就跟两个叛将一样,身首异处,下场凄惨!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有理,叛将难有好下场,不过吗,我手握数万雄兵,并非李广利可比,若是浑水摸鱼,未尝不能建功立业!”

    听了贾诩的话,张绣心中凉了半截,不过吗,还没放弃倒戈的想法,这个时代的人,讲究的是:‘男子汉,大丈夫,不得五鼎食,就当五鼎烹’,为了荣华富贵,可以不惜一切代价,很少考虑身后事,先享受一把再说!

    “荣华富贵,马上取之,以将军之武艺,只要奋勇杀敌,何愁富贵不得呢,若是心存侥幸,临阵倒戈一击,以捷径,取富贵,当有三害一败,还望细心听之!”

    贾诩也知道,三言两语之间,难以说服一位动摇的将军,因此竖起四根手指头,就临阵倒戈的利弊,仔细的剖析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本是西凉残部,流落四方,无依无靠,幸的曹丞相宽宏大量,收入自己麾下,封侯爵、赐食邑、结姻亲,相待甚厚,堪比旧臣,将军临阵倒戈一击,实属忘恩负义,天下人必然鄙视之,留下污名于四方,此其一害也!

    袁绍家族四世三公,号称‘天下第一门阀’,麾下文武大员,无不出身望族,只看门第高低,不论才能长短,如此用人之法,岂能成就大事呢……将军出身西凉寒门,若是投靠了河北集团,恐怕是人人排挤,无依无靠,再无飞黄腾达之日了,此乃二害也!

    自从投靠曹营之后,将军的妻儿老小,全部安置在许昌城,相府拨与府邸,赐予俸禄,安置的十分妥当,西凉将校的家人,大都也是如此的,若是将军倒戈一击,留在许昌的老小,恐怕性命难保了,此乃三害也!

    说完三害之后,贾诩停顿了一下,取出一个酒壶,一个酒杯,斟满之后,一饮而尽,低头叹息良久,而后遥望南方,目光深邃,有三分敬佩、三分疑惑、三分感叹、以及一分恐惧!

    “如果是两个月之前,将军不顾身后之事,决定临阵倒戈一击,外有袁绍人马策应,内有老夫出谋划策,突然起兵,焚毁敖仓,比事可有八成胜算,就算曹丞相老谋深算,也扭转不了大局了!

    可是现在吗,淮南之战结束,孙策损兵折将,一路逃回江东去了,南北夹击之势,已经荡然无存了,曹军十万人马北上,救援官渡防线,还带来大批军械、粮草,攻守之势已经转变了呀!

    最为可怕的是-鬼面萧郎,此人狡猾如狐,凶狠如狼,表面上按兵不动,肯定在暗中谋划,他不出手则已,一旦出兵偷袭,必然直指要害,袁绍岂有不败之理,将军聪慧之人,自当趋利避害,何苦投靠败军一方呢?”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极是,此时倒戈一击,等于自寻死路呢……我这就杀掉使者,退回各种礼物,以示决不投降之心!”

    听完‘三害一败’之论,张绣再没反叛之心了,想起‘鬼面萧郎’四个字,更是吓得魂不附体,今日自己举兵反叛,用不了多长时间,恐怕就变成一枚骷髅盏了?

    “使者、书信、大印……还是送到中军大营,交给丞相大人更妥当,也能表示将军忠义之心,赢得一众将领的好感……至于黄金、珍珠、玉壁、美女吗,可以留下一半,分与将士们享用,其余退给袁绍,再送上书信一封--恕难从命,原物奉还!”

    贾诩摆摆手,送到嘴边的肥肉,岂能不吃一口呢,至于吞掉一半财物吗,自然有人‘背黑锅’,运气好的话,还能让袁军内讧呢,那就有好戏看了!

    你用‘反间计’,想要收买大将,倒戈一击,老夫‘将计就计’,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论起腹黑心狠,西凉毒士,谁也不怕滴……当然了,萧郎例外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